跳到主要內容

【閱讀】全新中文版HBR

哈佛商業評論全球中文版 9月號/2006圖片取自博客來網站裡哈佛商業評論全球中文版 9月號/2006。 其實不止換新包裝,連發行所也換人了,從封面上看起來應該是從九月起,原本由資訊傳真發行的哈佛商業評論中文版就換成天下遠見,連資訊傳真的網站也不見了。 之前有收到訂閱的廣告,不過我一直沒有特別在意,主要是因為一來自己已經沒有多餘的空間放這麼一本精裝雜誌,當然因為沒有收入也不敢再訂這麼一本貴族雜誌,另一個原因是,如果要看可以到附近的圖書館窩一個下午看自己有興趣的主題就好,直到發現這個月在博客來書局有特價66折再使用e-coupon,一本約兩百元就可以看得到,於是下了訂單購買。 當我們在7-11拿到雜誌時我還很懷疑,因為HBR是精裝雜誌,但包裝裡只有一本軟皮書,對了,也沒有氣泡紙。但打開包裝一看,是HBR沒錯啊!不過包裝已經不是精裝書皮,而是一般的平裝,這是件好事,過度的包裝沒有實際價值也不環保,即使看起來精裝書似乎比較貴氣,但我相信真正有價值的是內容而不是包裝。因為是偉展買的,所以他先看,我還沒看到內容,只是先就版權頁與發行人的話稍微研究一下才驚訝原來出版社已換成天下遠見,整個編輯團隊也換掉,其實是有點意料外但也不會太驚訝,在我訂閱的那一年裡,真是讓我見識到如何砸掉一本好雜誌。 換由天下遠見來發行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可以在他們的網站線上單篇購買想要閱讀的文章和國外HBR、McKinsey Quarterly、Economist網站一樣,對哪篇文章有興趣想要讀再花錢買,HBR的確不是一本像流行雜誌一樣三天就能翻完的雜誌,偉展在當兵時我也會寫一些書中的案例給他和他討論,但往往一個月讀不完一本,當然也是自己懶惰的原因。 突然想起有次在BBS上和專科時期的朋友談到了HBR這本雜誌,結果友人回應要看就應該看英文版的,對中文版的內容與翻譯似乎頗有意見。其實不論中文英文,中文能減少第一個閱讀門檻,對於英文欠佳的人而言直接閱讀中文也能加速吸收能力,而且,在當時訂閱中文版會比英文版便宜近兩千元,沒經濟能力的我也會選擇去圖書館看中文版。 不過讓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資訊傳真不再繼續出版了?為什麼天下遠見在出版源起裡說的HBR好像是「今年九月」才由他們引進的?完全否認了之前資訊傳真所出版的HBR? 這期的一些主題看起來還不錯,希望能趕快讀到它,雖然圖書館有,但最近圖書館出現一些沒公德心的人會把書偷藏起來,這點實在是很討厭,而且,我還是喜歡窩在房間裡讀書。
之前在幾本雜誌裡有提到Business2.0可以線上閱讀,目前Business2.0已經納入CNN下面很久了。文中有提到一些國外可以線上閱讀的雜誌,順便整理在這裡好了,某些文章是完全開放給會員看的,當然一些有價值的文章就需要付費了:以上的雜誌大多都可以使用RSS閱讀器訂閱,我自己是使用Bloglines,不過這些網站更新的速度也很快,常常讀不完啊!

留言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