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死亡並沒有想像中的瀟灑

昨天凌晨流著眼淚看完水蜜桃阿嬤,連醒來的家人都問我在哭什麼?哽咽的說不出話來。現在想起來都還是覺得難過。不敢匆促的寫下感想,怕模糊了焦點,這樣的一部紀錄片點出了很多的社會問題,就看觀者和主導者要從哪裡著眼,從何處著手去吸引大眾去注意到這些問題的存在。

昨晚晚餐時間把這個故事和其他的紀錄片簡單的敘述給偉展聽,他聽完後的臉色很凝重,也許是我敘述的方式已經模糊了焦點,導引他把注意力放在卡債、貧富不均、小孩子的心理教育、城鄉差距…上面,他關心的說:「有沒有人去幫助他們?」我說:「有啊!是專業的心理輔導人員。」他低頭想了一下:「是社工團體嗎?」他很擔心這些孩子們的價值觀會被商業行為利用及扭曲,也擔心「有目的」的救助行為無法使這家人和其他需要幫助的人真正的被幫忙。

從YouTube連結過來的相關影片,分別是三十秒的廣告、三分鐘的廣告和兩段導演的會談(感謝Vista上傳試映會的對談,讓沒有去的我也能看到):


可以在這次的官方部落格分段看到影像較清晰的紀錄片完整版。

然而商周的這個主題是「生命教育」,希望透過這支紀錄片能讓社會大眾體會「生命教育」的重要,也希望能從兒童時期就能透過學習的方式預防未來自殺的可能。這個理念是好的,但是,有誰能保證接受這些教育的兒童們在不可預知的情況下會結束自己的生命?還記得去年看「醫生」這部電影,永遠沒有人知道為什麼Felix會結束自己的生命,只留下傷痛的父母和許多永遠沒有答案的疑問。

自殺其實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有一次偉展問我:「憂鬱症真的那麼可怕嗎?」我只能用力的點頭,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恐怖的感覺-會很疲倦(不論心理還是生理),每天眼睛一打開什麼念頭都會湧進來,腦海裡還會有個聲音不斷的告訴你要怎麼做,完全的走不出去,對什麼事情都失去了興趣:不想踏出房間門、不想梳洗、不想進食、不想說話、沒有情緒、連人都不想看到,也許身體還會保護自己,還有另一個聲音從心底浮出來告訴我怎麼樣都要撐下去…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確實很容易被低潮的情緒打敗,特別是大學時,有一個一起修課的同學跟我說:「有一天我遇到我們修心理與生活的老師…她跟我說之前在商管大樓遇見妳…她叫我要幫忙注意妳。」我愣了一下,浮現很想哭就是哭不出來的情緒。

那是很矛盾的,大家都說如果在情緒低潮的時候有人伸出援手,不管是交談還是幫忙,多少都能救回一個人的生命,但很多時候這些人是悶著也不願與你交談,就像影片中阿嬤說當兒子看到媳婦自殺後就不說話了,所有的壞情緒就在心裡發酵,就像Plath說的,坐在鐘形瓶裡,慢慢熬煮酸化自己的空氣。你無法預期這個人什麼時候會結束自己的生命,別說自殺被救回的人,有自殺念頭的人就算這念頭已經消失,但比一般人還是容易就會再出現。

每個人都會有情緒低潮的時候,低潮的情緒也可以算是一種心理壓力的釋放,就像我們會憤怒會哭泣會悲傷,當心理上的壓力被釋放了,其實也會回復到正常的狀態,比較特殊的是屬於被負面情緒控制的人-因為心情不好傷害自己和家人或做出傷害社會的行為,這就是我們所要擔心的。雖然我常看到的,是把自殺行為英雄化或是偶像化的報導,我不知道為什麼,殺害自己也是殺生,別以為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死亡後,留下的傷害和痛苦是無法抹滅的,心理諮商能幫上的只是幫忙排解當下的傷痛,撫平在受創時所受到的衝擊,但後續的問題,是無法解決的。佛經裡很多都是警惕世人不要輕生的語句,可惜的是想不開的時候就是一個死結,要是遇到一個冒失鬼,隨便闖進他人的傷痛,其實更容易讓被負面情緒控制的人走上絕路。

在這裡提供一份以前課本裡的資料,相信很多人都在各種媒體管道上看過,也就是Kalafat(1990)所提出的FACT警訊:

  1. Feeling感覺:無望、無助、無價值感、害怕無法掌控自我、過度的罪惡感、悲傷、憤怒。
  2. Action or Events 行動或事件:吸毒或酗酒、個人經歷失落的經驗,如死亡、離婚、分離、關係的破裂,或失去工作、金錢、地位、自尊。出現爆發性的攻擊、魯莽性的行為。討論或撰寫死亡的相關情節。
  3. Change改變:睡眠、飲食習慣的變化、對似往喜歡的活動失去興趣。個性改變,有時變得退縮、厭倦、冷漠;有時變得喧鬧、多話、外向。
  4. Threats預兆:有計畫的安排事物、將心愛的物品分送他人或丟棄、研究自殺藥物、獲取自殺武器,言語上透露出想死的念頭,如「乾脆去死,反正也沒有人關心」之類的話語;自殺的企圖,如服藥過量或割腕。
以上取自《心理學》(ISBN :9573037262)第十二章,第403頁上方的自殺的迷思。提供以上的文字時我也在擔心,會不會有那種有樣學樣的人?千萬不要把這件事當玩笑,因為意志力的力量很大,不小心就會弄假會成真。如果身邊的朋友或是自己(曾經)有這樣的狀況,都不要忽略這些訊息,不喜歡進醫院,可以找專業的心理諮商師聊聊;我不是不鼓勵身邊的朋友主動的去幫忙解決,而是有時非專業的人只會讓情況更糟糕,這是親身的經驗。

殺害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瀟灑,我不相信有人真的可以了無牽掛的去死,大多數人都是被逼死的,如果在去做這個動作前,還有聲音告訴你再等一等,一定要相信這個聲音,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麼運轉的,在資本主義盛行的情況下,這些經濟狀況是可以預見的(只是那些經濟學家都已經作古了)。


於是我才走入學習花精,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不是去學習心理學或是心理治療而去學這樣一種同類療法?台灣有許多人是非常排斥進醫院的,主要原因在於台灣的醫學沒有心理治療只有精神科,在以前有哪些人會出入精神科呢?從媒體及傳統教育都能感受到走進精神科去尋求協助是一件「怪怪」的事。當一個人被負面情緒所控制時,就更不願意承認自己需要這方面的協助,或是排斥藥物,有些藥物的副作用會帶給他們更大的壓力,例如嗜睡、失憶,有些人會過度的依賴藥物,有些人會因此而更否定自己。當人陷在那樣的情緒時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不斷的沉下去,伸出手卻什麼也抓不到,在自我毀滅的同時,其實也會伸出手來尋求協助,他們並不是真的想死,只是被情緒控制了。有不少人在尋求花精的協助,真好,希望我也能幫助其他的人走出情緒的低潮。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會議中關於資料自決權的討論

這一週是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 的會議,主題是Data and Digitalization for Development。時間是4月25日至29日,這次是混合型會議,實際地點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但就算是線上會議,在亞太地區的時區(台灣是 UTC+8)也是下午四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要跟會議其實是蠻累的。也不建議再回頭看錄影,因為會浪費更多時間,加上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討論很多都是高度理想化的。 外交基金會(Diplo Foundation)每天會替大家整理相關的重點,可以參考他們的 頁面 ,也提醒大家可以參考: Promotion of trustworthy data spaces and digital self-determination 。就不需要那麼累去跟會議。不過昨天有一場討論是關於「資料自決權」(Data self-determination),這在台灣比較少被討論,多數的討論會停留在「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和「資料在地化」(Data Localization)。 不討論「資料自決權」的原因很多,企業不會希望政府做出規定,政府可能也擔心如果人民討論起資料自決權,在法治教育不是那麼足夠的社會,會在行政上出現很多麻煩。歐盟的資料保護法GDPR,大多數人會想到GDPR第17條的被遺忘權,但其實很少人再進一步想關於資料自決權。 國際網路競爭網絡(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Network ,ICN)和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都有發現這點,網路企業會因為網路效應、規模經濟,用一些手段提高消費者的轉換成本、學習成本,讓消費者必須被綁在自己的服務平台上,例如,穿戴式裝置,各位手上的智慧手錶。Fitbit 的使用者如果想要更換其他品牌的智慧手錶,可否把資料從 Fitbit攜出,和 Garmin 或是 Huawei、Samsung、Apple watch 上使用?很難,非常難用。這樣的議題大家可能會想到歐盟最近通過的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 Act,簡稱 DMA)、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 Act,簡稱 DSA)主要還是限制平台的行為、資料的使用,若是關於資料的治理政策還要自歐盟要達成的目標、還有其資料治理相關的法規,如歐洲議會在今年4月所通過的 Data Governance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