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仔細想一想,也不用想太多

週期表

上圖,用人話來說:A區是成長期,B區是平原期,C區是衰退期,D區是被淘汰的區域。

每分每秒網路上都會推出各種服務、小遊戲、通訊、話題,當我開始使用這些服務或看其他相關話題,它可能會在剛開始給我高度興趣,接著就進入平原期,這段平原期有多久呢?看這個產品能滿意多久,所以我在橫軸的時間放上了四種選擇:月/日/時/分/秒。這個曲線在行銷學裡四處都看得到,被應用在各種分析裡,搞不好,你的老闆也常常告訴把這個曲線掛在嘴巴上,例如:「我們要把自己的產品(或服務)的平原期延長…」

墨爾曲線

上圖是墨爾曲線,A區是創新者,B區是早期接受者,C區是早期主力消費者,D區是後期主力消費者,E區是後知後覺者,很常見到,Seth Godin的書裡畫了很多墨爾曲線,以常用的各種國外網路服務來說,我可能屬於DE區中的一員。

前幾天我們才在討論,因為各種產品在台灣的產品生命週期很短,國外廠商很喜歡拿台灣來做測試市場的風向球,例如手機。當他們做好一款新手機,就先拿台灣市場做測試,如果在台灣賣得好,那在國外應該也能有不錯的銷售量。值得開心嗎?我覺得很諷刺。

至於什麼反制置入性行銷的話題,你能忍受在看古墓奇兵裡美豔的裘莉小姐低頭看手上的錶或是在漁船上神奇出現平面電視時,電影畫面打上:「此為廣告畫面。」的字眼嗎?甚至每隔三到五秒就出現一次這些字眼嗎?不可否認的是,因為行銷,我們的生活才有樂趣,也才能成為CDE中的一員,才能融入社會。有什麼不好?總能自己判斷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