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最近的心情

陰天的沙崙海邊

應該要開心才是,只是不知道,也許是作息不正常的關係,所以就像照片一樣,陰暗的,但又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不過我真的想去看海,颱風天不宜就是。大起大落,只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情緒,像野獸般躲在某個暗處在等待機會被釋放。

聽偉展說下個月初有大學同學會。同學會這三個字有點陌生,再加上大學時的同學所辦的同學會,更陌生了。仔細想一想,大學時只有三、四個同學比較常在一起修課或一起搭捷運回家。有時候會在沒課時,其中一位同學開車載大家去他家玩、去海邊,也只有幾次而已。有次,印象很深,四個人考完試去白沙灣,我跑到一個沙洲上,突然一個漲潮打來,突然四周就被海水包住無處可逃。他們三個小朋友看到這情景當然是在旁邊哈哈大笑,其實心裡嚇得要死,要是再一個海浪過來,大概就有可能被捲下去了,那天的天氣也是很陰霾的。跳啊!跳的,跳離危險的沙洲,和三個同學一起笑自己的蠢行為,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上面的照片,忘了是什麼原因,和同學去沙崙,開車的同學家住在淡水,他說:「沙崙的沙好髒,我們家人幾乎都不去。」那天去的時候是退潮,我拍了一張退潮時的沙崙,還看得出接圖的痕跡:。

退潮時的沙崙

畢業後,偶爾會約出來大家聚一聚,像是他們剛退伍時就曾經在人性空間小聚一下。最近的一次是他們約出去吃午餐,而我讀《失物之書》一夜未睡而沒去。

五專的同學,似乎可算是完全沒有在連絡了,連email也沒有了,再加上不用MSN,可以說完全的斷了音訊,結婚生子出國讀書的應該也不少吧!

最近睡前會翻翻以前拍的照片,電腦裡的或是已沖洗成紙的,看著看著,覺得自己的人生可以切成很多塊,國小到五專前三年、專科後兩年到大學前一年、大學三年、大學畢業後。忘了什麼原因,昨晚跟雨漣說:「和以前的朋友都沒有連絡了。」人生似乎就是這樣,有緣就會相聚,緣份盡了,就散了,幸好我們的大腦裡還保留著回憶,而人腦總是下意識只留下好的回憶,不快樂的回憶會被刪除,最棒的是,當我們年老後,由於腦部的記憶功能退化,所以只會記得年輕時的回憶。最後,也只是回歸塵土。

最近在聽一些舊的日文歌,反正也聽不懂,音樂好聽的就找找歌詞翻譯,其中由中島美嘉所唱的「桜色舞うころ」歌詞中有幾句翻譯後是這樣的

只有環繞在身邊的樹群凝視著我倆
同時告訴我們 人生是不會停留在某段時光的

年初時,參加朋友的喜宴,那是第一次參加朋友的婚禮。他為婚禮節目選了一些照片,我看著一些照片,回想其中幾張照片背景的故事,那也是一生中難忘的經驗吧!再叫我爬一次七星山?算了吧!沒那個體力了。不過我還記得下山時,其他人的尖叫聲。

照片裡的人,有的出國了,有的結婚了,有的已經當媽了...。人生似乎就是如此,合則來不合則散的法則也一直存在。

潮起潮落,很多在當學生時會計較的事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幼稚,幸好普魯斯特有教我:

「一個人,不管多麼明智,在年輕時的某一階段,沒有說過什麼話,甚至過著某種生活,事後回憶起來覺得很不愉快,希望將其抹掉,這樣的人恐怕是沒有的。但是他不該絕對地為此而悔恨,因為,只有經過所有的可笑、醜惡之現形,他才能有把握在可能管圍內變成一個賢哲。這一切可笑、醜惡的現形應該是這最後現形的先導…」
不過最近我比較喜歡的是這段:
「你尋找的東西在哪裡,你並不知道而且長時期迴避由於別的原因每個人都請我們去的地方。」
這提醒我,閱讀追憶似水年華這個工程已停滯許久。

很難會有人能避開回憶所帶來的難堪或負面情緒,我想這大概是一種試煉,看看哪一天心臟強到可以負荷的了這樣的重量,或是看看哪天,我能像用抹布擦拭玻璃一樣把這些情緒擦掉,擦拭過後的玻璃特別明亮,也才能看清楚。

又想起,專二時與幾個同學和教我們會計的傅老師去貓空泡茶,在下山的路上,她對我說:「人生何必看得那麼清楚呢?」是啊!何必看得那麼清楚。


其實寫這篇是賺字數以餵飽旁邊的小蝙蝠。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1. 看到最後一句我放心的笑了。呵呵

    回覆刪除
  2. 七星山,上去過一次就夠了,哈哈。

    我們以前還真健康吶~

    回覆刪除
  3. 七星山、東北角、陽明山、烏來、墾丁...好像還不少...除了院長、rx、阿國之外,不記得有誰會過健康的日子,我們都是夜遊族,半夜不睡不知道在做什麼 XD。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