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usic]Mi Sueño-Ibrahim Ferrer

我的夢想CD封面

提到古巴,應該會聯想到雪茄、棒球、卡斯楚(Fidel Castro)、切 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摩托車日記;如果有人提到Ibrahim Ferrer,多數人應該會直接連想電影「樂世浮生錄(BUENA VISTA SOCIAL CLUB)」。這個共產國家,一般人很少對它真的非常了解,我對它也了解不多,當《樂世浮生錄》在台灣沸沸揚揚時,也無力去欣賞它。查了一下wikipedia,原來古巴除了上述名人及名產外,還有許多農產品,包括了咖啡豆。

昨天下午,我問大哥:「古巴有產咖啡豆嗎?」他說:「有啊!共產國家產的咖啡豆…」接下來的聲音就被磨豆機的聲音蓋掉了。

常在聽到電影中出現類似曲調的配樂,像是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悄悄告訴她(Hable Con Ella)裡的Cucurrucucu Paloma、揮灑烈愛(Frida),還有Antonio Banderas所演的一些電影(當然不會是蘇洛)會聽到一些配樂,偶爾會出現西班牙或是墨西哥民謠,通常我都會很籠統的歸類到拉丁民族的歌曲。只是在聽了許多歌手的演唱後,其實沒有找到能帶給我有「百年孤寂」書中感覺的音樂,也沒有找到那份熟悉感。很難形容那種熟悉感,古巴音樂的形式有很多種,倫巴(Rumba)應該是台灣人較熟悉的形式,因為在台語或國語老歌裡可以找到不少倫巴曲風的歌曲。

Mi Sueño的中文專輯名稱為「我的夢想」,由Ibrahim Ferrer個人演唱多首Bolero Ballads,其中還有一首是1998年的錄音。Bolero,查尋wikipedia時得到的結果是:

The bolero is a type of dance and musical form.
而在唱片上所看到對此專輯的說明是這樣的:
The last album by the great Cuban vocalist and Buena Vista Social ClubTM star, Ibrahim Ferrer. The project he dreamed of realising all his life- an album devoted to the most meltingly romantic of all Cuban styles- the bolero.
也就是由Ibrahim Ferrer演唱巴西情歌,簡單的說就是這樣。在誠品聽到這張專輯時,很驚訝它帶給我的感覺,像是我進入了「百年孤寂」或是「愛在瘟疫蔓延時」書中的感覺,午後昏黃的光線染黃了整個街道,空氣中還瀰漫著一種燒菸草的味道,不是稻草也不是已製成菸捲的菸草,而是燒生菸草的味道,一種昏昏欲睡,但又很醉人的感覺,這大概是歷年買過最貴的一張唱片,僅次於四張CD的巴哈平均律。

幸運的是,這也是一張耐聽的CD,可以一再反覆的聆聽,當聽到Quiéreme mucho,拿起了歌詞看它和其他歌詞的英文翻譯,都是很溫柔的情歌,但特別的是又不同於我們常聽到的拉丁情歌那樣的熱情奔放。不同於Bossa Nova,Bossa Nova的曲風慵懶比較適合在逛墾丁大街和夏天的星期五夜晚聽,如果在做事情時重覆不斷的聆聽,其實會讓想把它關掉,即使是Stan Getz & Gilberto這張專輯。

如果仔細聽Mi Sueño,會聽到熟悉的樂曲,對熟悉國台語老歌的人絕對不是難事,只是我很難戒掉不聽這張專輯,特別喜歡Quiéreme mucho,而專輯裡的每一首歌都讓我想起「愛在瘟疫蔓延時」裡,烏爾比諾醫生在月圓的夜晚喝了茴香酒,經過費爾米納的窗台時:

…茴香酒的作用,使他覺得庭園就跟飄浮的水面似的,用布蒙起來的鳥籠,則像一個個夢寐中的鬼影。新開的枸櫞花,散發出陣陣暖哄哄的香氣。縫紉室的窗戶敞著,工作台上亮著一盞燈,幾幅沒畫完的圖,放在畫板架上,似乎在展覽。「你在那裡,無處不在。」…
如果是「百年孤寂」,我想到的是克列斯比因被亞瑪蘭塔拒絕求婚發狂的敘述:
…有一天晚上,他正在唱歌,馬康多的人醒來,聽到那有如仙境才有的古琴聲和凡人不可能唱出的熱情曲調,覺得恍如身處天使的國度裡。這時克列斯比看見全馬康多的窗子都亮起燈光,只有亞瑪蘭塔的窗子例外…
Quiéreme mucho的歌詞表達的是男子對心愛的另一半所唱的情歌,希望另一半也能真心的愛他,兩人相愛至死不渝。歌詞很短,但同樣都在說痴心人的故事,雖然烏爾比諾醫生不像克列斯比有那麼悲慘的命運,他雖然與費爾米納結婚,但我很難看出費爾米納與他之間存在的是愛情還是友情,倒是阿里薩對費爾米納不變的炙熱情感更適合Quiéreme mucho這首曲子。

這張專輯,其實我一點都聽不懂Ibrahim Ferrer在唱什麼。對於拉丁音樂,實際上了解不多,常要看它的英文歌詞翻譯才能了解歌手在唱什麼。音樂是一種很特別的形式,它能把一個國家的特色、民俗性唱入其中,我們可以從歌手演唱時的聲音、伴奏樂器的節奏來感受到歌曲帶來,該國的特色,拉丁美洲的音樂有這種特色,除去被「美國化」包裝的音樂,當我們聽到一個拉丁歌者唱著他們的民俗歌謠時,就能深刻的感受到他們的熱情。

比方說,Selena,在電影之初就可以看到她的父親因為只會唱英文歌曲而在拉丁民族聚集的餐廳遭到台下的聽眾扔垃圾趕走,差點引發暴動,而Selena在唱英文歌曲之前也是以拉丁舞曲開始演唱,受到墨西哥民眾的歡迎後走紅回美國(她是墨裔美國人);還有像是西班牙的Julio Iglesias。不止拉丁民族,義大利、法國的歌者在演唱自己國家的歌曲時,通常都可以讓聽眾感受到該國的風情。

所以在聽這張專輯的同時,我想到的是台灣本土的音樂。台灣本土的音樂,除了原住民的音樂外,台語老歌多是以日本曲為基底,當然在稍微開放一些時,就有一些改編的曲調,國語的老歌也是,不過也沒聽過多少,還有客家人的歌曲。如果Ibrahim Ferrer的歌聲能傳到全世界,在一個不怎麼支持音樂的共產國家裡,透過Wim Wenders的電影把這些老歌手們的音樂推向全世界,在Ibrahim Ferrer辭世前還能環演世界,那台灣…除了走搖滾風的閃靈外,其他的老歌手們,他們也能像Ibrahim Ferrer、Omara Portuondo一樣讓世界聽到嗎?

在YouTube找到Ibrahim Ferrer對於這張Mi Sueño專輯所說的話,唱Bolero是他的夢想,這也是這張專輯被命名的原因。一如以往,我找了一些相關的影片於其中,特別是他與Omara Portuondo合唱的Silencio,也就是第四支影片。偉展問我為什麼喜歡這首曲子?我說這首曲子聽起來特別的有一種滄桑和悲傷的感覺,彷彿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