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1個關於愛情的人生場景

LPC-唱作俱佳組合照
唱作俱佳組演員(左至右):李宏鳴、李忠琪、江翊睿、史茵茵、德仔、陳品伶

  • 劇名:I Love You, You are Perfect, Now Change(簡稱:LPC
  • 售票資訊:兩廳院售票系統
  • 地點: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B1 地圖
  • 票價:$750/$1,500(兩廳院會員打九折,學生憑證打八折)
  • 嵐創作體:官方網站|部落格
很愛「聽」音樂劇,因會經濟因素很少看國內的表演,都是買CD回來聽,自從去年看了嵐創的拜訪森林後,就很希望每年至少看一場國內的表演。還記得去看《拜訪森林》後心情的激動,淡水本來就很美,北藝大的校園及夜景也很美,音樂和演員都很棒,唯一的缺點是離舞台好遠。雖然驚豔於國內也可以聽到這麼美妙的英文音樂劇,但好像少了些什麼。

今年嵐創作體有兩齣劇,原以為錯過了,還好今年還有這麼一部,剛好雨漣在找團購,我們就決定去囉!偉展很希望在北藝大,不過這次在台北的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要趕去其他地方會近一些。

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把二十一段愛情場景全部演完,從神創造男女的開始,男女之間的情感從生澀的戀情、花樣年華的戀情、拉警報的求愛、追求婚姻、妥協、婚禮、婚姻與家庭的經營及在幾十年後夫妻之間是否還存有當初的悸動,就在這些場景裡全部演出。

這部戲在國外演了十二年,感覺起來,人類的戀情模式在這十二年中沒有太大的改變,儘管男女之間的距離從表面上看起來愈來愈少,甚至女性從以往的被動轉為主動或主導戀情,但總是像劇中所演出的一樣,男女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沒有改變-其實女性心底還是希望自己是被動、被呵護、被了解的那一方。

整個劇中讓我印象深刻的總共有三段,在開始之初的Tear Jerk,這是讓我會心一笑的片段。那次看完《最遙遠的距離》,雨漣、阿PO和我三個人在聊天,我說偉展因為工作的關係,如果看比較文藝的電影,他會睡著,所以我會自己去看試映會,偶爾我們會租一些比較輕鬆的劇情片或喜劇片一起看。其實我們第一次一起看電影,是看他送我的《The Big Blue》DVD,在片尾我們兩個人一起流淚,我一直沒有問他為什麼。昨天晚餐時我就問他了:「為什麼那個時候你會流眼淚啊?不會是想睡覺,眼睛流淚吧?還是被劇中兩個潛水員的友情感動了?」他本想不理我的,最後他說:「才不是感動,是覺得男主角的結局太悽慘了。」

於是我告訴他美國版的Happy Ending,還有Jacques Mayol本人最後如何了結餘生,那才是讓我鬱悶與不解的結局。偉展跟我說潛水員在年老時生理上所受的痛苦,能撐那麼久已經是意志力很強了。然後我們又愈扯愈遠,只是看到James痛哭時,我轉頭望向偉展,因為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男性不會抑制自己的感性的一面,我很難忘。

其次是The Lasagna Incident這一段,女生對於男生始終不表態而採主動的模式,就像在球場上一樣,她主動詢問男方的意思,甚至主動邀他到家中晚餐,及主動表示要發生親密關係。男人離開後,她唱起了美妙的I'll be loved tonight,歌詞中盡是對愛的渴望,還有夜晚孤枕難眠的寂寞心聲。台上女演員的演唱很動人,她的表情可以讓人感受到那種寂寞和喜悅不用孤單入眠的感覺,要為她感到開心時,瞄到她後方的陰影卻出現了另一個畫面-男人與另一個女人的親密舉動。不知道其他場會不會這麼演,但在YouTube其他國家的演出版本上是沒看到。那種感覺很特別,彷彿現代的女性寧願成為第三者或有第三者的存在而不願孤單。

另一幕讓我印像深刻的是最後結婚三十多年的老夫老妻,丈夫質疑與妻子的感情,是不是該繼續還是離開?我想到很久以前曾經收到一封轉寄信件,上面寫著男女之間的感情不會維持超過三個月還是三年以上。有些朋友交往十幾年後結婚,有些朋友交往近十年後分手,看過喜歡在別人家吵架吵二十多年的夫妻,看過丈夫與妻子互相怨恨幾十年的夫妻,看過忍受丈夫不斷外遇的婚姻…我也很好奇,結婚幾十年後的夫妻之間還剩下什麼?看了《奇想之年》,像書中那樣的夫妻在結婚幾十年還依然深愛對方,我總好奇,那是對家人的愛?還是當初那份讓彼此心靈悸動的愛?如果那份激情消失了,留下的是什麼?是什麼讓人從原本的獸性甘心變成專一的一夫一妻制?那是什麼樣的愛呢?

這次因為舞台與觀眾的距離很接近,所以可以看到台上演員們的眼神,有人紅了眼眶,有人流下淚水,演員與觀眾也是有互動的,感覺很好,添加了很多趣味。與之前看拜訪森林不同的是,這次有字幕,舞台兩邊都看的到,但建議在節目開演前先買節目表,有演員的介紹和劇情簡介,看過後就可以專心看他們的表演。我沒看過另一組的表演,偉展這次會想來聽,本是想聽《拜訪森林》中的王子唱歌,不過他說昨天聽到《拜訪森林》中的Baker唱歌和小提琴的演奏也十分滿足。我跟偉展說,這個團體裡面的每個人都好漂亮,特別是江翊睿和史茵茵,他們兩個站在一起就是會讓人眼睛一亮,很有fu。

看著向雨漣借來的節目手冊,曾經有年輕男子請這部戲的演員幫忙在戲的最後向女友求婚,不知道這個月的演出裡會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那一定是完全想通了,像戲中的婚禮一樣,儘管知道婚姻這條路沒有那麼容易,卻仍願意牽手走一輩子。還蠻期待這個畫面或消息會出現。

唯一的缺點是場地吧!雖說場地小能與觀眾互動很有趣,不過也因為場地小,大家都擠在一起,坐板凳的人會坐到全身麻痺,而台上的演員在與觀眾的距離太接近的情況,臉上的妝會過濃,粉底似乎太厚。不過服務人員很貼心哦!我們因為開場前才到所以沒有位子坐,想說去最右邊的板凳,雨漣和阿PO也在那裡,後來他們的工作人員建議我們坐到入口處有腰靠的座位上,腰會比較舒服,那個空間剛好還能勉強塞下我們,不過也許他們要用那兩個板凳也不一定。

三位有看過整排的小姐們所寫的感想(文章標題都好長,HTML好難編):

在YouTube上找到由他們上傳的兩位主角所演唱的歌曲:


碎碎念部份:

  • 昨天醒來抽到的牌是Love,就是網頁上的這張牌,想想昨天聽到的愛情故事,抽到這張牌是有原因的。
  • 看到他們的網站和部落格,想到那次聊天,雨漣很著急他們把網頁做成都是Flash、loading要等好久、不易找到資訊…讓我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呵。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親愛的容顏
    閱讀你的部落格給我很多藝文資訊,謝謝你用心的介紹好看的電影和表演 慧芳

    回覆刪除
  2. 這篇文章中的連結的Blog都是我的藝文資訊來源,慧芳也可以多去看看哦!

    回覆刪除
  3. 覺得很不錯呢~
    有DVD之類的可以看嗎?
    我也要來去找找看~~

    回覆刪除
  4. Hello~
    這是現場演出的音樂劇囉!如果有得租也是國外的,應該在學校裡會有吧?如果在一般的DVD店比較難租到,不曉得他們之後會不會出DVD。
    不過現場去看表演會比較有不同的經驗,像是與演員互動,觀察他們的服裝和小動作,有些感覺是無法靠DVD得到的囉!特別是音樂劇:)
    他們連續演出一個月,也就是這個月都看得到他們的表演,有空的話也可以去看看,用學生證買票還可以打八折哦!

    回覆刪除
  5. 您好,我是嵐的jackei
    想要問你說可不可以把這篇,轉到我們的部落格呢?還有這個戲全世界都沒有dvd,至少沒有合法的......youtube上面找的到..XD

    回覆刪除
  6. Hello~Jakie,
    當然可以,附上連結連回來就好了。

    謝謝你在我的blog處於混亂時忍受這樣的混亂狀態 XD

    YouTube上還真的是不少,呵。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讀歐盟「數位服務法」和「數位市場法」草案心得

在 3 月 24 日時參與了 台灣網路講堂 所舉辦的 活動 ,這個活動是以在台灣較知名的美國 Parler 案為題,來討論歐盟的「數位市場法」 (Digital Market Act. 簡稱 DMA ) 對於「守門人」(Gatekeeper) 平台的管制,並邀請了從競爭法、經濟學、公平會、傳播及科技法律不同角度的講者來討論這個議題。 受限於時間,講者們只能把不同角度的重點讓參與者了解,事後再看 DMA 時,才了解並不是只有單純只對守門人做規範,而是從整個歐盟打算將會員國打造成「數位單一市場」(Digital Single Market)的整個脈絡,並從其發展資料經濟 (Data Economic)所發展不同階段的相關政策、指令與法律,而主管 (也是當天活動的引言人) 也提醒,還可以自歐盟在 2018 年 5 月正式執行的「一般資料保護規範」(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簡稱 GDPR) 觀察,歐盟當局不是只有外表看到的禁止、設限,更重要的,它是希望藉由明確的「法遵」 (Compliance) 要求,建立一個健全、具有發展與競爭機會的數位經濟市場。 這些法遵要求不論是對歐盟會員國境內發展數位服務的廠商、中小企業、不同規模的平台,到跨國企業進入歐盟市場發展,除了要面臨相關的市場調查外,也同樣要遵守。 如果無法看整個歐盟的數位單一市場發展,應該要了解 DMA 其實是「The Digital Services Act package」的法案之一,另一個則是「數位服務法」 (Digital Service Act. 簡稱 DSA ) ,DSA 規範了不同規模的「線上中介產業」 (online intermediary) 該做的事及責任,而 DMA 則是針對法案草案中所規範的守門人更加上了「義務」(Obligation)。由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已在其部落格中有整理相關的 摘要 ,且台灣網路堂也會公布當天活動的錄影,所以在這篇文章就不再解釋 DSA 和 DMA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再去閱讀兩個法案的草案內容,歐盟執委會也有整理許多相關的問答在其網站中,十分好閱讀。 DSA、DMA 與歐盟其他法案的關係 在歐盟執委會網站中有提到,DSA  是一個水平的計劃,重點關注線上中介業者對第三方內容的責任,網路用戶的安全或對信息社會的不同提供者的不對稱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 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 演員:Tim Roth 配樂:Ennio Morricone 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 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 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 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 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 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 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 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