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總要面對的死亡與輪迴(2)

Mandala-轉世《深河》中前往印度的團員們到達印度後,磯邊與美津子兩人在庭院中喝酒聊天,聊的是兩人唯一的共同話題,磯邊的妻子去世前,關於轉世的想法,妻子的遺言在丈夫心中無法被遺忘。然而認為自己無法愛人的美津子對於這樣的愛情無法體會,也感到孤獨。
在我們的一生,某個東西終了,但並非一切都消失。~河畔的市鎮,P.148
美津子與大津之間的情感令人玩味,她不覺得自己對任何人有愛的感覺,但心中總是牽掛著這個自己在學生時期捉弄的男人,新婚的蜜月旅行也選擇與丈夫分開,獨自一個人到蘭德的森林中渡過,心中牽掛的仍是在里昂讀神學院的大津;離婚後,她在醫院當義工看到磯邊夫婦兩人的感情,之後又在聚會中得知大津在印度的下落,她也前往印度的瓦拉納西找尋大津。這是不是她對大津的愛情而不自覺?又只是她對於年輕時捉弄大津感到愧疚?
書中的這句話,想起常掛在心裡的「緣起緣滅」,當一段關係結束並不代表緣份真的結束,留在心中的回憶也代表著這段關係的存在,不論好壞,只要念一起就有緣起,就會有因果,總有一天緣份也許會結束,在這一世的結束不代表下一世不會再繼續,這也是我之前一直反覆讀無有歌的原因。在歐美人士的心中,對於輪迴或因果的體會不似亞洲人的深刻,但在多數的宗教裡都有來世或是另一個世界(天堂或地獄)的存在。有時我會想,所謂的天堂大概是指逝者在離開人世後,親友們對於逝去者的美好回憶,而地獄大概是指對該位逝去者不好的回憶。
在台灣民間傳統信仰裡並不希望生者一直惦念著逝去的亡者,因為這個想念的頻率會使亡者的靈魂捨不得轉世,反而被生者的思念綑綁在人世間,就像是有些人在至親的人死去後還是會覺得他們活在身邊,雖然有些心理因素成份在其中,但也有可能是因為過度的思念造成的一種現象。當我看到《奇想之年》最後:
「你必須感覺潮湧的變化。順應變化。他這樣告訴我。小麻雀無人眷顧,但他確實這樣告訴我。」~P.262
親人的離開在心中的確會造成傷痛,有時造成更大痛楚的原因就是因為生者對他們的想念,無法接受他們離開的事實,心中存有的那些鮮明的印象對應著靈堂裡的照片或是棺木裡冰冷的屍體,又或是磯邊看到了妻子火葬後的白色骨塊無法相信那就是曾經默默的伴著他的妻子。這種對比,任誰都無法接受。
還有一種傳說是,逝去的祖先或親人會投胎回自己家族裡,如果用科學的方式來想,有點像是遺傳,祖先們的基因在幾代間流傳著,證明著某個人是出自於另一個人的身上,不會消失,也許有天還會明顯的顯現出來。
曾經,我們這棟公寓裡有一對夫妻,租了樓上的房子,結婚許久好不容易懷孕,生下一個身體虛弱的男寶寶。這對夫妻對這個孩子疼愛有加,但對於體質虛弱的寶寶也感到憂心忡忡。有一天,這個家庭的妻子急忙按我家的電鈴,尋求媽媽的幫忙。忘了是什麼原因,這個孩子從樓上抱下來時臉色已經青紫了,媽媽急著打電話叫救護車,陪著年輕媽媽搭救護車把孩子送到醫院裡。媽媽臨時拿了件外套蓋在小嬰孩的身上幫他保暖,但外套和孩子再也沒有回來過。
孩子的身體太虛弱了,最後回天乏術,媽媽安慰年輕的媽媽說:「如果這個孩子跟你們有緣,會再回來當你們的孩子。」年輕夫妻難過的搬離了公寓。一年後,我們接到電話,這對夫妻說他們又有了一個孩子,身體非常健康,希望能到我們家中拜訪。
我看著這個在我們家小小客廳中活潑好動的孩子,聽著他的爸媽說著不可思議的話語,年輕媽媽說,這個孩子很特別,眼神很像先前的孩子,而且對於家中擺飾物品的喜好也和先前的孩子一樣。

圖片是在小小書房參加藝術治療課,其中一堂課所繪製的曼陀羅,如果沒有記錯,這是在自由書寫後,針對自己有感覺的文字再以左手畫的,而讓我有感覺的文字是「轉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智慧城市的出發點應為宜居城市

當全台灣正為著智慧城市議題發燒,設立各種美好願景的同時,國際間也有不少「宜居城市(Liveable Cities)」評比報告出爐,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s Forum)先為大家整理出幾份具有指標性的報告「These are the top 5 most liveable cities」,各個調查都有不同的依據標準。

經濟學人以穩定性、健康照護、文化與環境、持續性、教育、基礎建設為5大分項,各分項下又有不同數目的評比指標,共約30個,今年度前五名的宜居城市為:墨爾本、維也納、溫哥華、多倫多、阿得雷德、卡加利,有三處位於加拿大;另外也列出了排名最後五名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