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總要面對的死亡與輪迴(3)

曼陀羅魚
有多少人相信「輪迴轉世」呢?我把文章的題目寫上「輪迴」,其實「輪迴」與「轉世」是不同的,「輪迴」指的是死後靈魂隨生前的行為而受生到相對應的境界;當果報已盡,再轉生到另一界而永無止息,是一種概念;「轉世」比較像是動詞,也就是這個情況中的動作。
生命的存在就是一種緣起,沒有終止的一日,在走過的歲月中總是會在留下一些痕跡在處於同一時空的人心中。在《深河》書中所謂的「轉世」是一種記憶與理念的傳承,如果說轉世者帶有前世的記憶,那麼這些被傳播開來的理念深植在信仰者的心中,不斷的傳送到世人心中,就是一種「轉世」的行為。
書中的大津捨棄神來與美津子在一起,但與美津子分手後,他回到神的懷抱,藉由模仿來體會神的愛;美津子也念念不忘大津的存在,模仿大津的行為去體會自己所缺乏的愛與被愛。書中還有另外的主角,像是童話作家沼田,他認為九官鳥代替他本人的死亡,於是當他到達印度後,也買了一隻九官鳥到保護區放生,以這樣的儀式來釋放自己對於動物的情感;木口在恆河旁誦經,為了超渡他的戰友和戰爭時的敵人,我想更多的成份也是為了自己心靈上的平靜。
大津、美津子、磯邊、沼成、木口這五個人在當時的時空裡都在找尋神的存在,如果像大津說的「神」就是「愛」,那麼這五個人都藉由一種模仿或追尋的儀式來找尋愛:夫妻、友情、對動物的愛情。
復仇、憎恨不只存在於政治世界,即使在宗教世界也一樣。這個世界只要有團體就會有對立、鬥爭,來貶抑對方的謀略。~大津物語,P.249
這一段是出現在磯邊獨自在恆河邊醉酒且疑惑著為何自己找不到妻子時,他聽見岸邊印度教徒與錫克教徒發生紛爭的聲音時的想法。這個想法相信也出現在每個人的心中,奇異的是,各個宗教都是勸人向善的,都是倡導和平的,甚至在理念上都有共通點,但只要成為團體產生影響力後,或是兩個團體為了教義上的解讀或理念不同時,就會互相仇恨,甚至殺戮。
人,比起愛,更因憎恨而結合。人因有共同的敵人而結合在一起。長久以來,任何國家、任何宗教都如此延續下來。~轉世,P.259
這次不拿書中的句子,我拿大學時修讀宗教課程裡關於伊斯蘭教的講義內容。我們都知道伊斯蘭教稱神為阿拉(Allah),Allah是「那個神」的意思。在伊斯蘭教裡的有所謂的六信五功是作為穆斯林的基本條件。「六信」是他們的六大信仰分別是:信真主、信天仙(使)、信經典、信先知、信後世、信命運。在伊斯蘭教中,真主曾派315位先知,其中最有名的六大先知分別為:阿丹、努海、易卜拉欣、穆薩、爾撒和穆罕默德,除了穆罕默德外的五位先知,其實就是聖經中的亞當、挪亞、亞伯拉罕、摩西、耶穌,在伊斯蘭教中,穆罕默德是最後一位先知,也是最偉大的先知,是至聖;而「信後世」則是指相信死後復活及末日審判。
在伊斯蘭教創始初期,穆罕默德因為公開號召信仰唯一的神阿拉,反對多神崇拜,所以被貴族迫害,與信徒一起遷移至麥地那,之後建立政教合一的制度,「哈里發」是伊斯蘭教宗教領袖的尊稱。在穆罕默德逝世後的四十年,每十年都有一位哈里發,但在第四任哈里發阿里.伊本.艾比.塔里卜之後,伊斯蘭教又分為什葉派和遜尼派,就我所知的是,這些教派還有很多派別,終年爭戰不已。
這是我所不解的,在中國的歷史上雖然都有佛教傳入中國後的改變與道教興起後,各自興衰的時期,但好像除了文化大革命時期外,還不至於終年征戰(當然也可能是一種表面上看不到的戰爭),也許是因為地域、國情及民族天性的不同,以宗教為名的戰爭似乎也少於西方歐洲國家一些。

圖片是藝術治療課程中所繪的曼陀羅魚,好像也是左手畫的,當天畫的第二張曼陀羅。偉展說好像人腦,還蠻像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創新政策中所談論的包容性

最近因為工作所以也在讀其他的東西,主題之一是 Inclusive Innovation。從 2017 年參與 APrIGF 、IGF 至今,Inclusive Innovation 一直都是必要討論的議題之一。Inclusive 並不是將所謂的縮短數位落差包裝於這樣的文字之下,而是藉由政府制訂政策,來提供社會金字塔底層、被排擠族群加入社會活動的機會。

先前參與了聯合國高階數位合作專家小組會議 (High Level Panel Digital Cooperation,簡稱HLPDC) 的線上會議,在這場線上會議裡的不同講者都提到了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基本精神,就是藉由這些發展的新興科技,AI、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IoT 來協助縮短不同國家與區域間的落差,國際間較明顯可知的,如非洲、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想藉由數位科技來協助他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快速,但使用這些新興科技的同時,同時也需要建立相關的機制來保護人權、資料、隱私,建立使用原則與機制。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可以透過聯合國體系來建立通用性的原則或體制,例如 AI for SDGs、AI for Good 之類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