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抄書]無有歌

Seer忘了是大二還是大三,我修了一門課叫「世界宗教及其對話」,一般學生除非對宗教有興趣,不然是不會修這門課,畢竟這門課的老師是傳說中的大刀,而這代的年輕人對於宗教信仰的觀念也愈來愈薄弱。我雖然沒有特別的信仰,總之,還是修了。
這門課讓我印象最深的是講到印度的宗教,因為時間有限,所以講師只能簡單的把重點講過,學生自己再看講義。整學期的課我只保留三本講義,分別是印度宗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當老師在上印度的宗教時,講到了吠陀(Veda)的思想,其中的無有歌(nasada-asiya sukta)讓我印象深刻。
先解釋一些字詞:
  1. 吠陀(Veda)是梵文,是印度最古老的聖典,是古印度波羅門教根本聖典的總稱,原意為知識,也就是婆羅門教基本文獻的神聖知識寶庫,是與祭祀儀式有密切關聯的宗教文獻。原有三種:梨俱吠陀(Rg-veda)、沙摩吠陀(Sama-veda)、夜柔吠陀(Yajur-veda),此三者稱為三明、三吠陀、三韋陀論、三部舊典,再加上阿闥婆吠陀(Atharva-veda)就是四吠陀。
  2. 梨俱吠陀(Rg-veda):譯為讚通明論、作明實說。是有關讚歌(rc)之吠陀,是世界最古老的聖典,約完成於西元前1,400年至西元前1,000年,共有10卷,讚歌1,017篇(加補遺歌11篇則為1,028篇),10,580首頌。太古時期,雅利安人移居印度五河地方,崇拜自然神,集結這些讚歌,就是梨俱吠陀(Rg-veda),也是四吠陀的根本,之後變成勸請僧(hotr,請神官)的祭典書。

在梨俱吠陀卷十中的哲學讚歌有六篇,無有歌(nasada-asiya sukta)是其中之一,它的意思是宇宙之初只是一片無差別的混沌,只有虛空所包的「太一」(Ekam),它由自身的「熱力」(tapas)產「生意」(manas)的種子,因而展現生機和「欲愛」(kama)。從胎兒受孕的過程來觀察宇宙生成,「由欲愛而發展出宇宙萬有」也就是後世佛教所說的十二因緣,十二種因緣生起之意即構成有情生存的十二個條件:無明(avidya)、行(samskara)、識(vijnana)、名色(nama-rupa)、六處(sad-ayatana)、觸(sparsa)、受(vedana)、愛(trsna)、取(upadana)、有(bhava)、生(jati)、老死(jara-marana)。
這都不好懂,但如果有在讀心經的人可能可以稍微聯想一下,心經中有提到五蘊分別為:色、受、想、行、識,有一段是這樣的:
…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 無眼耳鼻舌身意 無色聲香味觸法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 亦無無明盡 乃至無老死 亦無老死盡…

圖說
以下讚歌的歌詞,手中只有英文和中文的對照,有興趣者可以配合上面這張圖繼續讀下去:
  1. At first was neither Being nor Nonbeing. There was not air nor yet sky beyond. What was rapping? Where? In whose protection? Was Water there, unfathomable deep?其初無無(asat)亦無有(sat),無空界亦無其上之天界。有何覆蓋之耶?蓋於何處耶?誰擁護之?彼水何在?無底之深水何在?(水:人對生命根源的想像)
  2. There was no death then, nor yet dethlessness; of night or day there was not any sign. The One breathed without breath by its own impulse. Other than that was nothing at all.其時無死亦無不死(混沌之中),無畫與夜。獨一之彼(Tad ekam),無氣息而自呼吸,彼外曾無何物。
  3. Darkness was there, all wrapped around by darkness, and all was Water indiscriminate. Then that which was hidden by Void, that One, emerging, stirring, through power of Ardor, came to be.唯有黑暗耳!一切為黑暗(無知)所掩,成無光之波動界。彼虛空所包之原子:偉大之熱力生出彼一。
  4. In the begging Love arose, which was primal germ cell of mind. The Seers, searching in their hearts with wisdom, discovered that connection of Being in Nonbeing.展開而出欲愛(kama),此乃心識(manas)之胚胎、原始之種子。此是聖者等依其洞見,索於心所發現之有無之連鎖。
  5. A crosswise line cut Being from Nonbeing. What was described above it, what below? Bearers of seed there were and mighty forces, thrust from below and forward move above.彼等之繩尺延展開,在上者何?在下者何?射精者(含種者,指有生命原始胚胎)存,張開者(保勢力者,孕育生命)存,自在力(自性-不動)在下,衝動力(力用-動)在上。
  6. Who really knows? Who can presume to tell it? Whence was it born? Whence issued this creation? Even the Gods came after its emergence. Then who can tell from whence it came to be?誰實知之?今誰得說明之?彼由何處生出(ajata)?這造化來自何處?諸神遲於世界而生,誰知其何處生?
  7. That out of which creation has arisen, whether it held it firm or it did not, He who surveys it in the highest heaven, He surly knows – or maybe He does not!彼,此世界由來之源,果造作之耶?抑未造作耶?惟在最高天監視者知之,或亦未知之乎!
英文是由Raimundo Panikkar教授所翻譯的,中文大概是台上的講師翻的吧?只記得後來他好像也沒再淡江開課了。
就算加上了中文,畢業了這麼多年我也只能了解前兩段的意義,其實前三段說的是太一,也就是原始狀態,之後的四段只能藉由當時的筆記去了解。簡單的去看,其實可以看作是男女交歡而精卵受孕的過程,每個人都是一個小宇宙;再擴大來看,在這西元前一千多年的思想裡,已經可以描寫出胎兒在母體內形成的過程,更以這樣的過程比喻成宇宙生成的過成,也就是生命的存在是因為本身渴望存在,整個世界都是由欲望成的,生命的選擇,同時,在這古老的讚歌裡也看到了他們對於眾神的觀念是:「眾神是在世界生成之後才出現,在之上還有一個最高天監視者,也就是還有一個最高的神。」
最能引起我產生共鳴的是最初的那一句:At first was neither Being nor Nonbeing.中文譯為「其初無無亦無有」,這裡的Being指的是生命的存在。我一直覺得「存在」是一個很奇妙的動詞,因為,「無」不代表不存在,「有」也不代表存在。我們的認知裡,知道的被稱為「是存在的」;不知道的就被稱為不存在;但不知道不等於不存在,且,人類總是選擇性的去認知這個世界。比方說A認識B,所以B對A而言是存在的;A不認識C,所以C對A而言是不存在的;然而C和B是朋友,所以對B而言,A和C是存在的;C也許曾聽過B談論A這個人,所以對C而言雖然不認識A,但C知道A的存在;對整體世界而言,A、B、C三個人是同時存在的,但有一天,B過世了,B變成了過去式,變成「存在過」。
人類依賴感官來認識世界,因為有視覺(眼)、聽覺(耳)、嗅覺(鼻)、味覺(舌)、觸覺(身)等五感而建立起對世界的認知(意),也因為欲念的產生,想要更多的感覺去認識或是去建構所謂的自己的世界,或是為了自身的滿足、認同感的需求又或是渴望身份地位,而去擴大對世界的探索。但在佛教的理念裡,欲望也是帶來痛苦的來源。在佛經的說法裡,因為有欲望所以會出現業,業的行成會不斷的循環、輪迴,出現煩惱,甚至是一種惡性循環,所以才會要人修行,也才會提醒所謂的五蘊皆空,一切都是空、不實的。
不同於藥師經文中的語句較像是如果人要達到什麼的話就要去修行、去供奉藥師佛和以五色線編織十二藥叉的名字以求延年益壽,心經比較像是個人的修行,追求一種對於空的體認,像是無有歌中的「其初無無亦無有」,當一個人對於「有無」看的沒那麼重時,似乎也就能進入到另一個階段裡。
回到無有歌裡,自己是覺得一個人在這個人世裡就是一種修行,歌中不是說了,透過自生的熱力產生意的種子,這個熱力也可以把它作為是一種修行的過程而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或是這個世界的存在。

右上角這張牌叫Seer,我叫它先知牌,也就是經由修練苦行後所達到的一個地位,具有權力及引導他人的一張牌。在我讀無有歌第三和第四段時,腦海裡浮現的就是這張牌。
不知道要看哪些書才能更深入的去了解這樣一個古老宗教的思想?而又不會太怪力亂神或是太吹捧某個教派或是哪個代表人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