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已消失的言論自由

剛才翻譯完一篇GVO的文章Barbados: Blogs in Danger?是關於巴貝多的部落格對於選舉的影響以及巴貝多的部落客們如何為言論自由去努力。巴貝多這個國家,也許在某個國際新聞上聽到過,但也只有這次因為翻譯的關係而了解到,哦!原來這個國家在美洲,是加勒比海上的一個島國,原來這裡也因為政治選舉而鬧哄哄的。當地的部落客們努力的把消息放到檯面上讓民眾知道,也努力的告訴民眾以往的新聞媒體是被政府所控制著的,當然也受到了相當程度的打壓。

也許因為之前選舉的原因,我注意到這則新聞,然後想起了台灣目前的情況。礙於個人有限的求知慾,我只大概知道美國也要進入選舉,而美國人不喜歡小布希的情緒與台灣人對於現任總統的不滿情緒應該是不相上下,也還知道美國幾個較引人注目的民主黨參選人Obama和Hillary兩個人搶光了整個新聞版面,但對於他們的政見,我就很少去注意了,也許哪天我在新聞中,只要一點點也好,聽到他們對於台海兩岸的處理方式,我會多瞄個一眼。

政治一直不是我的菜。

只是看到巴貝多這個小島國家那麼努力的在爭取言論自由,傳遞他們的訊息,台灣似乎是太過自由?昨天晚間的另一則新聞是有個女學生在討論區裡提到某間餐廳的行為後使該餐廳生意一落千丈,而該餐廳老闆一怒之下把文章列印下來提告,兩年後查證確實有此事但卻是一名離職員工所為,所以法官判這個女學生和家長各賠八萬元。

年輕氣盛,覺得看不過去的事就要寫在網路上,我不太確定網路是真正能發揮什麼正面力量(因為這群人的影響力實在有限,而實際行動力又更有限),只是當你看不下去時,也許應該站出來抗議。當然單就這件事來看,如果女學生站出來抗議百分之九十以上會對自己造成危險,只是有很多事她沒料到,也許她沒料到這個見義勇為的行為卻讓自己母女倆損失十六萬。其實老闆也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在女學生把事情放在網路上後,他的餐廳生意也一落千丈,我注意了記者在拍這則新聞的方式,店名拍出來了,店老闆拍出來了,怎麼看對這間餐廳還是沒有幫助,這間餐廳的未來更不樂觀。

就餐飲業的角度來說,上了網路媒體或是太出名都不是件值得樂觀的事。好的評論在寫手的妙手生花之下可能會幫你帶來商機,但同時也會帶來很多無法預見的,嘴刁或期望值太高、不懂得體諒人的客人;壞的評論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客人自身的口腹之慾或是自尊的需求沒有得到滿足,就不斷誇大渲染,甚至以訛傳訛。只要無關於自身利益,人都沒有去追求事實的動力。

這只是民生,如果再談到新聞的言論自由,我每天都在好奇,還有什麼是我應該知道但卻不知道的,有哪些新聞是我不必要知道但又重覆播放的,為什麼?後者比較容易舉例,比方說王先生的跳海新聞,就足足炒了快兩個星期,簡直是免費的新聞廣告,這則新聞要告訴觀眾什麼?王先生說話算話?還是never say never?

然後,在台灣熱門的前十大部落格中,幾乎是沒有討論政治的,有時我會想,這是台灣人真的患有政治冷感?還是因為政治已成為了禁忌話題?又還是談論政治已是不入流的行為?還是談政治太沉重,不如風花雪月吃喝玩樂,比較快樂?似乎一個部落客就像藝人一樣,只要被貼上標籤,就很難再平反。

比較有趣的是,國外政治話題的部落格一直都是熱呼呼的,可能是支持者成立的,也可能是派個寫手去經營,至少他們還知道要經營這回事;反觀台灣的政客們在選舉期間所成立的部落格到最後都變成了空無的、浪費資源的空間,很像一些中小型企業或商店在受到網路行銷公司慫恿後,也跑去某個平台做一個部落格以為能招攬人氣,卻忘了基本面是要經營,還有他們真正為民喉舌的心(雖然我覺得都是黑心)。

台灣應該也有過像巴貝多那樣的努力爭言論自由的時光甚至引發許多社會新聞,像是美麗島事件,但也開啟了人民真正追求新聞及言論自由的開始,而不是受限於政府所制定的新聞內容及虛偽的偉人傳記(想到在河邊看魚上游的故事,就全身起雞皮疙瘩)。但在現在的情況卻是資訊大爆炸,新聞太多了,但民眾能取得的新聞還是太少了,也受限於媒體的立場或是管道,廣告性的新聞也太多了,十天內我看到關於佛跳牆價差的新聞就看了三次,不知道什麼原因都要加上M型化三個看到煩的字眼。如果人民的生活已經夠辛苦,何必再提醒民眾生活這麼痛苦?甚至同一個在喜宴劃破人家皮包的小偷,在兩個新聞台分兩天抓到。

我還是會看報紙,但總是好奇為什麼演藝圈的新聞可以多達五個版面?哪個藝人買了兩萬元的墨鏡到底有什麼稀奇?但國際新聞可能不到一個版面,還要再自己上網找新聞看,最無力的是,我昨天在報紙上看到偽裝成河馬的新聞,今天在晚間新聞上看見由於。我一直把報紙當作訊息端的最後一道供給者,所以當我在今天的新聞上看到昨天的新聞時,真的有種無力感。

我們真的有言論自由嗎?那個年代已經過去了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我也一直覺得台灣的言論自由很有問題
    不久前寫了這篇:
    http://blog.roodo.com/benla/archives/4597651.html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原著:La Reine Margot作者:Alexandar Dumas中譯:瑪歌王后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導演:派提斯薛賀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