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已消失的言論自由

剛才翻譯完一篇GVO的文章Barbados: Blogs in Danger?是關於巴貝多的部落格對於選舉的影響以及巴貝多的部落客們如何為言論自由去努力。巴貝多這個國家,也許在某個國際新聞上聽到過,但也只有這次因為翻譯的關係而了解到,哦!原來這個國家在美洲,是加勒比海上的一個島國,原來這裡也因為政治選舉而鬧哄哄的。當地的部落客們努力的把消息放到檯面上讓民眾知道,也努力的告訴民眾以往的新聞媒體是被政府所控制著的,當然也受到了相當程度的打壓。

也許因為之前選舉的原因,我注意到這則新聞,然後想起了台灣目前的情況。礙於個人有限的求知慾,我只大概知道美國也要進入選舉,而美國人不喜歡小布希的情緒與台灣人對於現任總統的不滿情緒應該是不相上下,也還知道美國幾個較引人注目的民主黨參選人Obama和Hillary兩個人搶光了整個新聞版面,但對於他們的政見,我就很少去注意了,也許哪天我在新聞中,只要一點點也好,聽到他們對於台海兩岸的處理方式,我會多瞄個一眼。

政治一直不是我的菜。

只是看到巴貝多這個小島國家那麼努力的在爭取言論自由,傳遞他們的訊息,台灣似乎是太過自由?昨天晚間的另一則新聞是有個女學生在討論區裡提到某間餐廳的行為後使該餐廳生意一落千丈,而該餐廳老闆一怒之下把文章列印下來提告,兩年後查證確實有此事但卻是一名離職員工所為,所以法官判這個女學生和家長各賠八萬元。

年輕氣盛,覺得看不過去的事就要寫在網路上,我不太確定網路是真正能發揮什麼正面力量(因為這群人的影響力實在有限,而實際行動力又更有限),只是當你看不下去時,也許應該站出來抗議。當然單就這件事來看,如果女學生站出來抗議百分之九十以上會對自己造成危險,只是有很多事她沒料到,也許她沒料到這個見義勇為的行為卻讓自己母女倆損失十六萬。其實老闆也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在女學生把事情放在網路上後,他的餐廳生意也一落千丈,我注意了記者在拍這則新聞的方式,店名拍出來了,店老闆拍出來了,怎麼看對這間餐廳還是沒有幫助,這間餐廳的未來更不樂觀。

就餐飲業的角度來說,上了網路媒體或是太出名都不是件值得樂觀的事。好的評論在寫手的妙手生花之下可能會幫你帶來商機,但同時也會帶來很多無法預見的,嘴刁或期望值太高、不懂得體諒人的客人;壞的評論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客人自身的口腹之慾或是自尊的需求沒有得到滿足,就不斷誇大渲染,甚至以訛傳訛。只要無關於自身利益,人都沒有去追求事實的動力。

這只是民生,如果再談到新聞的言論自由,我每天都在好奇,還有什麼是我應該知道但卻不知道的,有哪些新聞是我不必要知道但又重覆播放的,為什麼?後者比較容易舉例,比方說王先生的跳海新聞,就足足炒了快兩個星期,簡直是免費的新聞廣告,這則新聞要告訴觀眾什麼?王先生說話算話?還是never say never?

然後,在台灣熱門的前十大部落格中,幾乎是沒有討論政治的,有時我會想,這是台灣人真的患有政治冷感?還是因為政治已成為了禁忌話題?又還是談論政治已是不入流的行為?還是談政治太沉重,不如風花雪月吃喝玩樂,比較快樂?似乎一個部落客就像藝人一樣,只要被貼上標籤,就很難再平反。

比較有趣的是,國外政治話題的部落格一直都是熱呼呼的,可能是支持者成立的,也可能是派個寫手去經營,至少他們還知道要經營這回事;反觀台灣的政客們在選舉期間所成立的部落格到最後都變成了空無的、浪費資源的空間,很像一些中小型企業或商店在受到網路行銷公司慫恿後,也跑去某個平台做一個部落格以為能招攬人氣,卻忘了基本面是要經營,還有他們真正為民喉舌的心(雖然我覺得都是黑心)。

台灣應該也有過像巴貝多那樣的努力爭言論自由的時光甚至引發許多社會新聞,像是美麗島事件,但也開啟了人民真正追求新聞及言論自由的開始,而不是受限於政府所制定的新聞內容及虛偽的偉人傳記(想到在河邊看魚上游的故事,就全身起雞皮疙瘩)。但在現在的情況卻是資訊大爆炸,新聞太多了,但民眾能取得的新聞還是太少了,也受限於媒體的立場或是管道,廣告性的新聞也太多了,十天內我看到關於佛跳牆價差的新聞就看了三次,不知道什麼原因都要加上M型化三個看到煩的字眼。如果人民的生活已經夠辛苦,何必再提醒民眾生活這麼痛苦?甚至同一個在喜宴劃破人家皮包的小偷,在兩個新聞台分兩天抓到。

我還是會看報紙,但總是好奇為什麼演藝圈的新聞可以多達五個版面?哪個藝人買了兩萬元的墨鏡到底有什麼稀奇?但國際新聞可能不到一個版面,還要再自己上網找新聞看,最無力的是,我昨天在報紙上看到偽裝成河馬的新聞,今天在晚間新聞上看見由於。我一直把報紙當作訊息端的最後一道供給者,所以當我在今天的新聞上看到昨天的新聞時,真的有種無力感。

我們真的有言論自由嗎?那個年代已經過去了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我也一直覺得台灣的言論自由很有問題
    不久前寫了這篇:
    http://blog.roodo.com/benla/archives/4597651.html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