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四年一度的政治狂歡節

公園裡的櫻花本來什麼都不想說,政治文不是專長,但這四年一輪的政治狂熱,特別是今年,實在是熱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316那天下午,去台大醫院探病,原本應該安安靜靜的病房,卻被遠處傳來的加油聲吵的不得安寧,坐在床上休息的病人抱怨說:「吵都吵死了,怎麼休養?」鄰床的病人本來在讀書,最後也被刺耳的喇叭聲和群眾的歡呼聲,混合著我們刻意壓低聲音的聊天,最後還是離開了病房。

不論當時從病房窗戶望出去是藍是綠,都讓我覺得他們吃飽太閒,好好的一個星期日午後,不去郊外曬太陽,反而在台北市裡吸廢氣和讓自己激情高血壓,都是不健康的手法,也直接影響到需要安寧的醫院病人。在台北市工作了一個星期,我覺得台北市的空氣實在糟到不行。

下午五點我離開中山南路往捷運台大醫院站走去,想當然而,整個街道塞滿了人,我被塞到完全不能走,而人這種動物,只要聲勢壯大,有同夥,就會欺負弱勢的人。我急著回家,走這也不是,走那也不是,一氣之下乾脆停下來打PP簡訊:

[選舉]有沒有搞錯?在醫院旁邊辦造勢活動,病人們怎麼休息?這些候選人怎麼盡搞這些浪費資源的事?這些人會不會太閒?
我很生氣,因為我完全不能動,就連台大醫院前盛開的桃花、李花、杜鵑花都不能平撫我的情緒,最後口不擇言的又發了一則簡訊。我不能想像這樣一個美好的假日午後就這麼的被政客的活動所毀了。一定會有人笑我何必在那天出門?其實我根本不知道316那天有什麼活動,我只知道,那天下午,兩點半我到壹陸壹時,大家已經開始排隊等喝咖啡,大哥和希洛請客人離開店內,讓他們休息抽支菸,三點準時開工。

316之後,每天晚上的新聞時刻,也就是晚餐時間,我都看到藍營的廣告,這個時段的廣告費特別貴,轉台,還是他們的廣告,連轉四台,四台都是他們的廣告,廣告內容都不同,他們真是有錢,廣告內容雖然都是在挖敵人痛腳,不可否認表現手法的確特別,特別到讓我覺得:「要不是有DPP,這些貪污的官員還抓的出來嗎?為什麼他們敢明目張膽的貪?還不是KMT多年來執政的惡習所留下的結果?」。

昨天在辦公室裡收到一封mail,分析兩個陣營的政策分別對台灣有什麼影響,還蠻有趣的,但我也只當玩笑話看看。不過,在政治立場上,受到老爸和大舅舅的影響,我是偏綠的,也是偏台獨的,但我從不認同那些在螢幕上耍嘴皮的立委,因為他們除了耍嘴皮和作秀外,好像也沒什麼建樹。如果問我為什麼不支持藍色陣營?其實很簡單,一來我不想看到以後有個自以為很帥很有魅力的傀儡總統,漂亮的臉蛋不能治國,沒聽過紅顏禍水啊?雖然他永遠都不會是我定義中的美男子。

昨晚我在路邊攤買了個髮夾,賣髮夾的大姐在收錢時問我:「妳總統要投給誰?」
我笑說:「這話題真敏感,妳問這個很危險啦!」
她連忙點頭說:「對啊!像那個阿婆下午就和人家為了投票的事吵起來…好像都這樣吼!挺藍的比較溫和,挺綠的比較激進。」
我聳肩,笑著說:「不管藍的綠的當選,選舉過了,日子還是要過,工作還是要做。」
她也訕訕的笑說:「也是啦!該做的還是要做。」

我把這番對話當笑話,在等偉展到壹陸壹時說給他們聽,大哥有點感慨的表示,不管誰當選,如果人心不變的話,經濟也很難改變,並不是因為誰當選就能帶來繁榮的好生活,而是人心的改變,減少那些怨懟和貪婪,靠自己努力而不是靠那些政治人物和朝令夕改的政策,才有可能讓整體環境變好。

有一個廣告好像是說人生本來就是選擇,所以讓銀行幫你解決不必要的選擇題。去投票與否?投給誰?領公投票與否?贊同與否?這些都是選擇。去年第一次公投,我們這一鄰的公投票領得有點刻意,得分成兩次來領。當我在圈票亭裡時,外面有個女人大喊:「我不要領公投票!」於是我體會到教育的重要,如果我們懂得尊重別人,領票投票與否,都應該是每個人自身的權益,選擇領票表達自己的意見或不領票抗議公投這件事,都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成年人該做的事,不然我們何必規定年滿二十歲才能投票?我們是該尊重每個獨立的個體表達權益的行為。

還好,選舉就快結束了,不論藍綠,當選舉結束後,大家都是一樣,都是人而已,就像跨年一樣,跨過了一個年,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真正會改變未來的人是自己。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演員:Tim Roth配樂:Ennio Morricone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只有那艘大船,當他的…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導演:Arturo Ripstein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的心理封閉了這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