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四年一度的政治狂歡節

公園裡的櫻花本來什麼都不想說,政治文不是專長,但這四年一輪的政治狂熱,特別是今年,實在是熱的一點意義也沒有。

316那天下午,去台大醫院探病,原本應該安安靜靜的病房,卻被遠處傳來的加油聲吵的不得安寧,坐在床上休息的病人抱怨說:「吵都吵死了,怎麼休養?」鄰床的病人本來在讀書,最後也被刺耳的喇叭聲和群眾的歡呼聲,混合著我們刻意壓低聲音的聊天,最後還是離開了病房。

不論當時從病房窗戶望出去是藍是綠,都讓我覺得他們吃飽太閒,好好的一個星期日午後,不去郊外曬太陽,反而在台北市裡吸廢氣和讓自己激情高血壓,都是不健康的手法,也直接影響到需要安寧的醫院病人。在台北市工作了一個星期,我覺得台北市的空氣實在糟到不行。

下午五點我離開中山南路往捷運台大醫院站走去,想當然而,整個街道塞滿了人,我被塞到完全不能走,而人這種動物,只要聲勢壯大,有同夥,就會欺負弱勢的人。我急著回家,走這也不是,走那也不是,一氣之下乾脆停下來打PP簡訊:

[選舉]有沒有搞錯?在醫院旁邊辦造勢活動,病人們怎麼休息?這些候選人怎麼盡搞這些浪費資源的事?這些人會不會太閒?
我很生氣,因為我完全不能動,就連台大醫院前盛開的桃花、李花、杜鵑花都不能平撫我的情緒,最後口不擇言的又發了一則簡訊。我不能想像這樣一個美好的假日午後就這麼的被政客的活動所毀了。一定會有人笑我何必在那天出門?其實我根本不知道316那天有什麼活動,我只知道,那天下午,兩點半我到壹陸壹時,大家已經開始排隊等喝咖啡,大哥和希洛請客人離開店內,讓他們休息抽支菸,三點準時開工。

316之後,每天晚上的新聞時刻,也就是晚餐時間,我都看到藍營的廣告,這個時段的廣告費特別貴,轉台,還是他們的廣告,連轉四台,四台都是他們的廣告,廣告內容都不同,他們真是有錢,廣告內容雖然都是在挖敵人痛腳,不可否認表現手法的確特別,特別到讓我覺得:「要不是有DPP,這些貪污的官員還抓的出來嗎?為什麼他們敢明目張膽的貪?還不是KMT多年來執政的惡習所留下的結果?」。

昨天在辦公室裡收到一封mail,分析兩個陣營的政策分別對台灣有什麼影響,還蠻有趣的,但我也只當玩笑話看看。不過,在政治立場上,受到老爸和大舅舅的影響,我是偏綠的,也是偏台獨的,但我從不認同那些在螢幕上耍嘴皮的立委,因為他們除了耍嘴皮和作秀外,好像也沒什麼建樹。如果問我為什麼不支持藍色陣營?其實很簡單,一來我不想看到以後有個自以為很帥很有魅力的傀儡總統,漂亮的臉蛋不能治國,沒聽過紅顏禍水啊?雖然他永遠都不會是我定義中的美男子。

昨晚我在路邊攤買了個髮夾,賣髮夾的大姐在收錢時問我:「妳總統要投給誰?」
我笑說:「這話題真敏感,妳問這個很危險啦!」
她連忙點頭說:「對啊!像那個阿婆下午就和人家為了投票的事吵起來…好像都這樣吼!挺藍的比較溫和,挺綠的比較激進。」
我聳肩,笑著說:「不管藍的綠的當選,選舉過了,日子還是要過,工作還是要做。」
她也訕訕的笑說:「也是啦!該做的還是要做。」

我把這番對話當笑話,在等偉展到壹陸壹時說給他們聽,大哥有點感慨的表示,不管誰當選,如果人心不變的話,經濟也很難改變,並不是因為誰當選就能帶來繁榮的好生活,而是人心的改變,減少那些怨懟和貪婪,靠自己努力而不是靠那些政治人物和朝令夕改的政策,才有可能讓整體環境變好。

有一個廣告好像是說人生本來就是選擇,所以讓銀行幫你解決不必要的選擇題。去投票與否?投給誰?領公投票與否?贊同與否?這些都是選擇。去年第一次公投,我們這一鄰的公投票領得有點刻意,得分成兩次來領。當我在圈票亭裡時,外面有個女人大喊:「我不要領公投票!」於是我體會到教育的重要,如果我們懂得尊重別人,領票投票與否,都應該是每個人自身的權益,選擇領票表達自己的意見或不領票抗議公投這件事,都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成年人該做的事,不然我們何必規定年滿二十歲才能投票?我們是該尊重每個獨立的個體表達權益的行為。

還好,選舉就快結束了,不論藍綠,當選舉結束後,大家都是一樣,都是人而已,就像跨年一樣,跨過了一個年,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真正會改變未來的人是自己。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