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女人,好辛苦

生理期來總是會讓我想寫些什麼或胡言亂語些什麼,也許是黃體素作祟的關係。說到這個,去年我做了一個關於生理期保養的專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裡,我覺得當女人好可憐,以一個月二十八天來說,只能漂亮生理期後的那七天,生理期七天很不舒服,從排卵日到生理期的那十四天又因為黃體素作祟有一大堆皮膚和心理問題,試想想,要辛苦三個星期才有一個星期的美麗,要是保養不當又有導致應該美麗的濾泡期又得和皮膚症狀對抗…當女人真的好辛苦。

有時我不免羨慕更年期後的婦女或是羨慕另一個性別的人,永遠沒有生理期的困擾。但基於我也作過更年期保養的專題,更年期還有更多要煩惱的事,我覺得,當女人好辛苦。

昨天下午癱在辦公室裡,完全不能動,不過已經是比較好的狀況了,以前是倒在床上抽搐、冒冷汗、嘔吐、頭痛,嚴重時是整個人在床上摔。中藥是有用的,也許再加上工作後作息恢復正常的關係。

我的電腦椅會發出尖叫聲,那吱吱叫聲已經陪了我三個星期,每當轉身或是想換個角度伸展雙腿或是想起身去茶水間時,這張椅子就會尖叫,彷彿在告訴其他人我要離開座位了。下午癱在這張會尖叫的椅子上,想起來前一陣子有個朋友跟我說,她並不想當職業婦女,她想當全職的家庭主婦,讓丈夫外出打拼,而她把家裡整理妥當,假日時可以去社區大學或是參加一些社團活動。記得那時我跟她說,這大概只能算是少奶奶的生活了,現在哪個女性在畢業後不用進入職場?接案也是在職場裡啊!

在上一代裡已有不少全職家庭婦女,孩子與家庭就是她們的事業,在賢妻良母的外表下渴望能外出工作,擁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和人際關係,孩子與家庭使她們與當時的現實社會脫了節。於是在某段時光裡總是看到婦權團體在街上爭取工作的權益、追求男女平等、升職的權益、抗議玻璃天花板、抗議性別歧視…於是我看到了愈來愈多的女強人出現證明女人的能力不輸給男人,愈來愈多的公司或跨國企業裡的高階主管是女性。我工作的單位,清一色都是女性,在現今的職場裡,已經沒有那種女性只能做行政工作,男性做工程相關工作的界限。

也許是我過度敏感,我總覺得,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想要在外面拋頭露面。如果不是日子不太好過,小孩要養,欲望更多的話,是不是所有的女性都不想當賢妻良母?

工作是為了什麼?有沒有人想過這個問題?昨天早上,我在辦公桌上抽了張漣漪卡,上面的字是這樣的:

Work is not just to make money, but it is my opportunity everyday to become a more accomplished, more aware, wiser person.
工作不是只為賺錢,它讓我每天有機會能夠成為一個更有成就、更有覺知、更有智慧的人。
好正向的文字,下午就變成我之前抽的那張對於生病和挫折的文字了。

有個親戚,她是位出色的職業婦女,鐵飯碗高收入,當然她不是沒有努力的,白天努力工作,晚上還要挺著大肚子還去上在職專班把學歷補足。他們一家的經濟狀況是沒有問題,但有一陣子,小朋友的家教問題還不算少,差點被送入警局。有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據說是某個外商公司的中階主管,常看到她的MSN暱稱後面會拖著一串貧血、昏倒、住院,印象裡她也是痛經一族。每天坐捷運上下班(抱怨一下,搭捷運好貴),看著車廂裡的上班族女性,黃著臉的、蒼白著臉的,多數眉頭都緊鎖著,連那一抹嫣紅都是人造的,難得看到燦爛笑容的女孩倚偎在男友身上或是臉上有粉嫩妝容的高中或大學女生,當我看到她們時,希望青春就這麼在她們身上停住,就像我渴望巷子口的櫻花樹一直都開著花一樣。

有天我回家,車上有個阿姨在講話,她說她們家巷子口的哪家豆漿濃純不摻水也不摻粉,又便宜;哪家的花卷好吃又紮實,菜價怎麼漲,花卷裡的蔥花可沒少過,順帶教了同車廂的乘客們花卷要怎麼吃才好吃。她一路講啊講的,連哪些物價上漲都細數了出來,我也聽著她說到頂溪站下車。於是我在想,每個人對自己的人生希望都不同,這個阿姨在她生活的世界裡可以算是個萬事通了,她會渴望到外面工作嗎?也許她是有一份工作的,但要把這菜價物價說得這麼仔細,倒也是上班族少見的景象。在聽她說這些事情時,突然覺得心裡有一種平衡的感覺。

讀著雜誌裡的一些專訪,其實我不太喜歡那種鳳辣子型的女人,但這種女人就是手腕高明,我則欣賞她們處理事情的果決和乾淨的手段,因為我永遠也學不來,然而世界上真正的鳳辣子並不多,大觀園裡也只要有一個就夠。不過,再怎麼寵愛自己,再怎麼告訴自己是一個完整的圓,心中也還是有一處缺口,對生活、對感情、對欲望、對理想。女人是不是一定得外出工作才能找到自我?那些媒體報導的女強人們,連在女性雜誌裡都看不出她們真正要表達的意思,我所看到的是她們如何運用手上的資源過人們眼中她們該過的生活,感覺不像是她們真正想過的生活,也不像是她們真正想說的話語,太矯情。

現在有哪個女人敢對她的人生伴侶說:「我想當賢妻良母,不想外出工作」?這句話說出來大概會給共度下半生的牽手很大的壓力吧!剛才我在Twitter上看到詩人銀色快手寫了這段文字,心裡有所感觸,這段文字,大概只能對靈魂伴侶說:

能夠讓我愛一輩子的伴侶,唯一的選擇條件,就是能一起攜手在生活和寫作與周圍人際關係各方面取得平衡。
記得我阿媽在挑媳婦時,她已經把媳婦有沒有一份工作和穩定收入當作是一個考慮的因素了,誰說老一輩的人都希望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呢?我只是覺得,相夫教子已經變成一種難以觸及的夢想,如果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人生事業就是相夫教子,為什麼要語帶嘲諷呢?

其實我還蠻鼓勵女人在家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如果一位女性把自己的事業定義為在家相夫教子,為什麼不鼓勵她?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啊!如果男人想要在家相妻教子,當然也可以,只要能讓一個家庭正常的運轉,小孩不是鑰匙兒童,天黑時有個人在家裡等你,也許社會的問題可以少一點。當然也有例外,我曾聽過一個小女生說,她這輩子沒什麼遠大的期望,只想給人包養,這讓我聽了有點,嗯,三條線掛在臉上。

回到看似一般的想法下,其實只是好奇,為什麼單純的家庭主婦的生活已快變成一種奢侈的夢想?當我的朋友跟我說她只想當個家庭主婦時,我也想過她曾有的一些夢想,也想過我自己的夢想。如果,「當家庭主婦」這件事和內容從原本的家庭的一個成員功能變成一種貴婦級的職業,總覺得有點悲哀。

與本文無關,只是想到的:愚人節快樂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愚人節快樂,每天快樂 (抱歉已經過期了XD)
    靈魂伴侶是很難找的.(嘆)
    於心有戚戚焉.

    回覆刪除
  2. :)
    別這麼想...會傷到人的哦!
    開心就好。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