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女人,好辛苦

生理期來總是會讓我想寫些什麼或胡言亂語些什麼,也許是黃體素作祟的關係。說到這個,去年我做了一個關於生理期保養的專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裡,我覺得當女人好可憐,以一個月二十八天來說,只能漂亮生理期後的那七天,生理期七天很不舒服,從排卵日到生理期的那十四天又因為黃體素作祟有一大堆皮膚和心理問題,試想想,要辛苦三個星期才有一個星期的美麗,要是保養不當又有導致應該美麗的濾泡期又得和皮膚症狀對抗…當女人真的好辛苦。

有時我不免羨慕更年期後的婦女或是羨慕另一個性別的人,永遠沒有生理期的困擾。但基於我也作過更年期保養的專題,更年期還有更多要煩惱的事,我覺得,當女人好辛苦。

昨天下午癱在辦公室裡,完全不能動,不過已經是比較好的狀況了,以前是倒在床上抽搐、冒冷汗、嘔吐、頭痛,嚴重時是整個人在床上摔。中藥是有用的,也許再加上工作後作息恢復正常的關係。

我的電腦椅會發出尖叫聲,那吱吱叫聲已經陪了我三個星期,每當轉身或是想換個角度伸展雙腿或是想起身去茶水間時,這張椅子就會尖叫,彷彿在告訴其他人我要離開座位了。下午癱在這張會尖叫的椅子上,想起來前一陣子有個朋友跟我說,她並不想當職業婦女,她想當全職的家庭主婦,讓丈夫外出打拼,而她把家裡整理妥當,假日時可以去社區大學或是參加一些社團活動。記得那時我跟她說,這大概只能算是少奶奶的生活了,現在哪個女性在畢業後不用進入職場?接案也是在職場裡啊!

在上一代裡已有不少全職家庭婦女,孩子與家庭就是她們的事業,在賢妻良母的外表下渴望能外出工作,擁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和人際關係,孩子與家庭使她們與當時的現實社會脫了節。於是在某段時光裡總是看到婦權團體在街上爭取工作的權益、追求男女平等、升職的權益、抗議玻璃天花板、抗議性別歧視…於是我看到了愈來愈多的女強人出現證明女人的能力不輸給男人,愈來愈多的公司或跨國企業裡的高階主管是女性。我工作的單位,清一色都是女性,在現今的職場裡,已經沒有那種女性只能做行政工作,男性做工程相關工作的界限。

也許是我過度敏感,我總覺得,不是所有的女性都想要在外面拋頭露面。如果不是日子不太好過,小孩要養,欲望更多的話,是不是所有的女性都不想當賢妻良母?

工作是為了什麼?有沒有人想過這個問題?昨天早上,我在辦公桌上抽了張漣漪卡,上面的字是這樣的:

Work is not just to make money, but it is my opportunity everyday to become a more accomplished, more aware, wiser person.
工作不是只為賺錢,它讓我每天有機會能夠成為一個更有成就、更有覺知、更有智慧的人。
好正向的文字,下午就變成我之前抽的那張對於生病和挫折的文字了。

有個親戚,她是位出色的職業婦女,鐵飯碗高收入,當然她不是沒有努力的,白天努力工作,晚上還要挺著大肚子還去上在職專班把學歷補足。他們一家的經濟狀況是沒有問題,但有一陣子,小朋友的家教問題還不算少,差點被送入警局。有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據說是某個外商公司的中階主管,常看到她的MSN暱稱後面會拖著一串貧血、昏倒、住院,印象裡她也是痛經一族。每天坐捷運上下班(抱怨一下,搭捷運好貴),看著車廂裡的上班族女性,黃著臉的、蒼白著臉的,多數眉頭都緊鎖著,連那一抹嫣紅都是人造的,難得看到燦爛笑容的女孩倚偎在男友身上或是臉上有粉嫩妝容的高中或大學女生,當我看到她們時,希望青春就這麼在她們身上停住,就像我渴望巷子口的櫻花樹一直都開著花一樣。

有天我回家,車上有個阿姨在講話,她說她們家巷子口的哪家豆漿濃純不摻水也不摻粉,又便宜;哪家的花卷好吃又紮實,菜價怎麼漲,花卷裡的蔥花可沒少過,順帶教了同車廂的乘客們花卷要怎麼吃才好吃。她一路講啊講的,連哪些物價上漲都細數了出來,我也聽著她說到頂溪站下車。於是我在想,每個人對自己的人生希望都不同,這個阿姨在她生活的世界裡可以算是個萬事通了,她會渴望到外面工作嗎?也許她是有一份工作的,但要把這菜價物價說得這麼仔細,倒也是上班族少見的景象。在聽她說這些事情時,突然覺得心裡有一種平衡的感覺。

讀著雜誌裡的一些專訪,其實我不太喜歡那種鳳辣子型的女人,但這種女人就是手腕高明,我則欣賞她們處理事情的果決和乾淨的手段,因為我永遠也學不來,然而世界上真正的鳳辣子並不多,大觀園裡也只要有一個就夠。不過,再怎麼寵愛自己,再怎麼告訴自己是一個完整的圓,心中也還是有一處缺口,對生活、對感情、對欲望、對理想。女人是不是一定得外出工作才能找到自我?那些媒體報導的女強人們,連在女性雜誌裡都看不出她們真正要表達的意思,我所看到的是她們如何運用手上的資源過人們眼中她們該過的生活,感覺不像是她們真正想過的生活,也不像是她們真正想說的話語,太矯情。

現在有哪個女人敢對她的人生伴侶說:「我想當賢妻良母,不想外出工作」?這句話說出來大概會給共度下半生的牽手很大的壓力吧!剛才我在Twitter上看到詩人銀色快手寫了這段文字,心裡有所感觸,這段文字,大概只能對靈魂伴侶說:

能夠讓我愛一輩子的伴侶,唯一的選擇條件,就是能一起攜手在生活和寫作與周圍人際關係各方面取得平衡。
記得我阿媽在挑媳婦時,她已經把媳婦有沒有一份工作和穩定收入當作是一個考慮的因素了,誰說老一輩的人都希望女人在家相夫教子呢?我只是覺得,相夫教子已經變成一種難以觸及的夢想,如果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人生事業就是相夫教子,為什麼要語帶嘲諷呢?

其實我還蠻鼓勵女人在家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如果一位女性把自己的事業定義為在家相夫教子,為什麼不鼓勵她?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啊!如果男人想要在家相妻教子,當然也可以,只要能讓一個家庭正常的運轉,小孩不是鑰匙兒童,天黑時有個人在家裡等你,也許社會的問題可以少一點。當然也有例外,我曾聽過一個小女生說,她這輩子沒什麼遠大的期望,只想給人包養,這讓我聽了有點,嗯,三條線掛在臉上。

回到看似一般的想法下,其實只是好奇,為什麼單純的家庭主婦的生活已快變成一種奢侈的夢想?當我的朋友跟我說她只想當個家庭主婦時,我也想過她曾有的一些夢想,也想過我自己的夢想。如果,「當家庭主婦」這件事和內容從原本的家庭的一個成員功能變成一種貴婦級的職業,總覺得有點悲哀。

與本文無關,只是想到的:愚人節快樂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1. 愚人節快樂,每天快樂 (抱歉已經過期了XD)
    靈魂伴侶是很難找的.(嘆)
    於心有戚戚焉.

    回覆刪除
  2. :)
    別這麼想...會傷到人的哦!
    開心就好。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