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一些貓狗事

被叫作阿肥的貓

注意照片裡的這隻貓約有兩個月,牠總是慵懶的躺在車子的引擎蓋上享受餘溫,有些經過的路人驚訝於牠的體型而停下來拍牠睡覺的身影,而這隻貓可能曾經是某人家中的寵物,所以完全不會怕人,牠配合度相當高,即使在睡覺,我們輕輕喚牠,牠也會瞇著眼抬起頭來,好像在說:「我在睡覺啦!」

剛注意到這隻貓也是因為牠的體型,以野貓來說,這樣的體型實在是很誇張。我曾經拍下牠的身影給熟識的人看過,他們都說,一隻野貓能混成這樣也真是厲害。

雨漣還跟我說了一隻一餐吃七頓的貓的故事,大意是說有隻貓,每到晚餐時間,牠會在第一條街上吃晚餐後再到另一條街,每條街上都有人會餵牠,牠就固定在這七條街閒晃。有天,這隻貓似乎生病了,第一條街的人家帶牠去看醫生,在獸醫面前叫了牠一個名字,獸醫為牠打了一針後,這家人就把牠放回街上;這隻貓又跑到第二條街,第二條街的人也看牠身體似乎不健康,帶牠去給同一個獸醫醫治;第三條街、第四條街…獸醫覺得奇怪,怎麼又看到同一隻貓但又被叫另一個名字?有不同的主人?這隻貓的行為終於被拆穿了,原來牠「劈腿」這七條街上的人家。後來,這隻貓跑走了。

故事結東後,我笑著對雨漣說:「這哪是在說貓,明明就在說人。」我們在壹陸壹的窗台前笑了起來。

最近上下班都走牠出沒地盤的那條巷子,只想看看牠,牠都是懶洋洋的躺在引擎蓋上,偶爾會柔柔的喵一聲。但如果我回家後,換個手提袋,牠就會主動跑下來磨蹭我,要是偉展在旁邊,牠撒嬌撒得更勤,因為牠知道,只要牠一撒嬌,我們兩個就會拿貓食罐頭餵牠。

小花貓這個月裡,牠身邊多了一隻瘦弱的小貓,從這附近出沒的貓隻來看,估計是某隻兇巴巴的花貓的小孩。我們從不知道被我們喚作「阿肥」的貓的性別,只是這隻小花貓跟在牠身邊,看起來像是貓媽媽帶貓小孩一樣。第一次餵食阿肥罐頭時,這隻小花貓也跟過來吃,甚至獨占一整個罐頭,阿肥則是吃了幾口後就坐在一旁讓給小花貓吃。要不是偉展把小花貓趕開,阿肥可能什麼都沒得吃。幾次餵食後,大概是小花貓知道跟著阿肥就有東西可以吃,連坐姿都學起阿肥來,簡直就是貓界的東施效顰。

昨天晚上趁著沒雨時去壹陸壹喝熱巧克力,在往壹陸壹的路上,這隻原本躺在引擎蓋上的貓跑了下來在偉展和我的腳邊磨蹭。我餵過牠幾次貓食罐頭,牠還挺喜歡雞肉和魚肉的罐頭。這隻貓,雖然很溫馴、很親人,其實,牠只認罐頭,誰的手中有罐頭,牠就向誰撒嬌。

我拎著常放著貓食的小手袋對著這隻撒嬌的貓說:「我沒帶罐頭,回來再帶給你吃。」回家時,只看到那隻小花貓蹲坐在引擎蓋上,沒看到阿肥的身影。

上樓後才知道,媽媽和妹妹回家時,阿肥離開常出沒的巷子,跑來坐在我們這棟公寓的樓梯口,踡在媽媽的摩托車座墊上,看到媽媽時,還喵了一聲。牠跳下座墊想跑進樓梯間,媽媽和牠玩了起來,不讓牠進樓梯間,牠還站起來拍門。後來樓上一位年輕太太下班回來,看來阿肥和媽媽在門口玩,就和媽媽聊了起來。原來他們也有餵這隻貓,而且,這隻貓還會跑進樓梯間裡和他們玩,但因為房東禁止他們養寵物,所以只能任牠在樓梯間裡閒晃,他們夫妻倆叫這隻貓作「胖喵」。媽媽說我都叫牠「阿肥」,年輕太太笑說:「反正都是胖。」接下來妹妹告訴我,之後四樓的小姐下樓,她看到這隻貓時,也對牠說:「唉呀!我手邊沒帶罐頭耶!」

所以,在這棟小小的公寓裡至少有三戶人家在餵這隻貓,真是好「貓」命,難怪看牠一天到晚都在睡覺,反正醒來就有東西吃,何必拼命去抓老鼠、麻雀或是翻垃圾堆呢?

不過看牠昨晚四處找東西吃的情況,可能沒有人餵牠剩菜剩飯或是罐頭,當我帶著罐頭要餵牠時,牠不知道跑到哪棟公寓的樓梯間裡還是躲到哪去了,只聽見貓叫聲卻不知道牠「貓」在哪裡。

洗澡後,我突然想起很久沒見到巷子裡那隻咖啡色老狗,前幾天只看到狗主人牽了隻花狗,原本的老狗呢?媽媽說,狗主人說那隻老狗被人綁走了。於是我想起前幾個星期的某一個凌晨,我聽見樓下有狗在「吹狗雷」,再更早之前還有聽見狗的哀號聲,本以為是外面的狗跑進牠的地盤所以被老狗教訓一頓,現在想想,可能是那隻狗遭遇了不測。

那隻狗兒年紀很大了,也不會主動去追人或追貓,我曾看過牠和一隻幼貓大眼瞪小眼的,在冬天有溫暖陽光時,牠也是躺在停車場上曬太陽。想到以後看不到牠,其實心裡還挺難過的。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留言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