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茶包咖啡試驗

EYE 2 EYE鐵盒

在家宅了三四年,上班後讓我困擾的,就是飲料的問題。吃的東西還好,帶便當就可以解決,可是飲料,我承認被壹陸壹給養壞了。

每次到外面,有可能的話會自己帶水,家裡的水衛生又便宜,鮮少會進便利商店買飲料,因為會呆在冰櫃前不知道要挑什麼,最後可能只是買瓶裝水。在沒有壹陸壹前,會選擇罐裝咖啡,那也算是不錯的選擇,但在習慣午後自己手沖單品或是到壹陸壹喝咖啡後,喝咖啡就變成了一天中十分重要的事。

在家手沖單品還可以和家人一起喝,在壹陸壹是和大哥他們及客人,還有戶外的天氣一起喝咖啡,在公司當然也可以和同事一起喝,不過我這個人實在是懶,要我帶豆子、磨豆機、濾杯、濾紙、手沖壺(我用花茶壺手沖)去,真的是很麻煩,變成公司一組、家裡一組,我是一定要在家裡沖單品給老爸喝的,有益健康。再加上,雖然目前公司的位置還蠻空的,但看到其他同事們的桌上都堆了很多文件,我也不好意思把桌子變成吧台吧?煩惱了幾個星期,也喝不慣美式咖啡,不少人都是人手一杯City Coffee,但要我站在小七的櫃台前說:「熱拿鐵」…真的很難說出口。

前幾天去壹陸壹,大哥說把豆子磨一磨,用茶包袋裝著,再拿個拉鏈袋裝起來,帶去公司沖就好了,何必想那麼多。這讓我有點吃驚,因為這已經變成先磨豆子,而不是現喝現磨,因為我習慣在下午喝,就變成早上出門前把豆子磨好,裝好再帶出門。磨好的豆子非常容易吸收雜味,所以要如何避免讓咖啡粉變成除臭劑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想了幾天,我也買了一瓶即溶咖啡放在公司,不過因為之前有半磅豆子還沒喝完,而且出油了,所以就拿它們來試驗。

家裡還有不少拉鏈袋可用,除了拉鏈袋外,原本要賣掉的ppaper和FILIP PAGOWSKI 合作的EYE 2 EYE鐵盒就成了最好用的保鮮盒,而且一次可以放兩個。茶包袋則是去50元商店買,大小約9.5*7.0公分,可以放入3g的細碎馬黛茶葉。

豆子的量、水溫和沖煮的時間,都還在摸索,前天第一次試著這麼做,舀了三匙豆子,分裝成兩袋,早上和下午各一袋,但是這樣的粉量太多,水沖下去後,咖啡粉會滿出來,而且會滿口咖啡渣。星期三則是同樣三匙豆子磨成粉分裝成三袋,其中一袋給老爸下午外出前可以自己沖來喝,另外兩袋則是早餐在家裡喝掉和下午午休後喝。這次就比較成功了,咖啡粉沒有湧出茶包袋,但因為水溫和沖煮的時間沒有控制好,所以還是有雜味在裡面。

由於公司的水是飲水機的水,溫度不像手沖可以控制,也因為直接放在出水口沖,所以水流的粗細也是無法控制的。第一天時,我像泡茶一樣先把馬克杯放了熱水後再放咖啡包,大約三分鐘後拿起來,味道稍淡,水溫約96度左右,之後我好奇的把這個已沖過一次的咖啡包再沖一次,放了約五分鐘,因為粉量很多,所以還有點咖啡的味道,但雜味還不少。第二天時,我看飲水機的溫度顯示在100度,這回是把咖啡放在杯裡,用熱水去沖它,然後放了五分鐘:

容顏: [coffee]今天的咖啡泡了五分鐘.水溫是100度,雜味出來了。
小柯:@容顏 :手沖水溫大概九十左右就夠了
容顏:@小柯:我在辦公室裡.沒有手沖壺.用的是飲水機的水直接沖裝在茶包裡的咖啡粉XD
James:@容顏[咖啡] 能不能考慮用沖茶器,效果還是比熱湯直沖好不少?
容顏:@小柯: 有那種專門的掛耳包濾袋.但問題是不在辦公室裡放磨豆機和豆子,所以要早上先磨好再放茶袋裡,下午才喝:) 早上喝另一半 ...
小柯:@容顏:我這兩天用的也是類似的方法,不過是歐舍的掛耳包,如果在辦公室看妳要不要多準備ㄧ個杯子,先把飲水機熱水裝起來,再沖
豬老大: @容顏你可以試試看用紙杯裝水,把杯口壓扁,手沖倒水時比較好控制水量,會比直接在飲水機沖好一點
由於我下午一邊在想BASE要怎麼用,又一邊用功能有限的Excel統計關鍵字,所以一邊想,一邊twitter的後果就是:
容顏: 差點把磨豆機key成磨頭機XD
其實有想過使用濾壓壺,也就是一般的沖茶器,但是如果沒將咖啡渣清乾淨,下次再煮的味道會很恐怖;也想過帶個什麼去倒熱水…紙杯不是沒考慮過,不過紙杯有種味道,而且,內層有蠟,熱水下去會可能會帶有蠟的味道…我是個又懶又龜毛的人,但是星期三下午的結果已經達到60%了,勉強可以接受的程度,已經不是我專科時期的毒龍湯,所以,目前用的是最簡單的方法,要達到在家手沖的效果還是有一段距離。

至於為什麼不用耳掛式的咖啡包?一來是不便宜,二來是沖出來的味道非常淡。有請教過大哥要怎麼沖耳掛式咖啡包,他拿了個耳掛式的濾紙給我們看,他說,要用很細的水流去沖煮咖啡,再解釋一次手沖咖啡的原理;至於已經磨成粉,包裝成一包的那種,他覺得已經沒有味道了。

這個實驗還會繼續下去,不過,在這半磅豆子用完後,還有半磅花神要喝掉,花神如果這麼沖就太浪費了。對了,用這個方法最重要的,是杯子不要用有顏色的,一定要白色的,就像泡茶一樣,才看得出來咖啡的顏色,還有,大哥說咖啡包不要放在水裡太久,上下晃個兩下就好拿起來了,不然咖啡因會太重-這是事實,我下午精神非常的好,但也一直跑廁所。


  • 圖片就是EYE 2 EYE鐵盒,很有質感,幸好沒有賣掉,現在一打開盒子就有濃濃的咖啡香。
  • 咖啡粉照片,想到時再補上。
  • 千萬不要先把咖啡粉磨好,要喝的當天早上再磨,儘量縮短磨成粉與沖煮的時間,不然會有愈來愈多的雜味。曾經有個客人向大哥買了大概兩磅的豆子後請別家店磨成粉,每次磨三分之一,之後覺得味道不對,帶著沒開的一磅和還未磨成粉的三分之一磅豆子,去向大哥反應。大哥在了解情況後,和氣的說:「我把錢退給妳,豆子也拿回來,也請妳以後不要跟我買豆子。」客人大概覺得很不好意思,堅持只想知道要怎麼避免味道走樣,也不想退錢,於是在大哥解釋為什麼不要先磨成粉後,客人帶著這些豆子離開了,大哥說,這個客人應該會去買磨豆機。磨豆機絕對是值得投資的,我是有兩台磨豆機,分別是常見的手搖式郵筒和百靈電動磨豆機,我喜歡用手搖式的磨豆子,比較香、粉也不會太細。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