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茶包咖啡試驗

EYE 2 EYE鐵盒

在家宅了三四年,上班後讓我困擾的,就是飲料的問題。吃的東西還好,帶便當就可以解決,可是飲料,我承認被壹陸壹給養壞了。

每次到外面,有可能的話會自己帶水,家裡的水衛生又便宜,鮮少會進便利商店買飲料,因為會呆在冰櫃前不知道要挑什麼,最後可能只是買瓶裝水。在沒有壹陸壹前,會選擇罐裝咖啡,那也算是不錯的選擇,但在習慣午後自己手沖單品或是到壹陸壹喝咖啡後,喝咖啡就變成了一天中十分重要的事。

在家手沖單品還可以和家人一起喝,在壹陸壹是和大哥他們及客人,還有戶外的天氣一起喝咖啡,在公司當然也可以和同事一起喝,不過我這個人實在是懶,要我帶豆子、磨豆機、濾杯、濾紙、手沖壺(我用花茶壺手沖)去,真的是很麻煩,變成公司一組、家裡一組,我是一定要在家裡沖單品給老爸喝的,有益健康。再加上,雖然目前公司的位置還蠻空的,但看到其他同事們的桌上都堆了很多文件,我也不好意思把桌子變成吧台吧?煩惱了幾個星期,也喝不慣美式咖啡,不少人都是人手一杯City Coffee,但要我站在小七的櫃台前說:「熱拿鐵」…真的很難說出口。

前幾天去壹陸壹,大哥說把豆子磨一磨,用茶包袋裝著,再拿個拉鏈袋裝起來,帶去公司沖就好了,何必想那麼多。這讓我有點吃驚,因為這已經變成先磨豆子,而不是現喝現磨,因為我習慣在下午喝,就變成早上出門前把豆子磨好,裝好再帶出門。磨好的豆子非常容易吸收雜味,所以要如何避免讓咖啡粉變成除臭劑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想了幾天,我也買了一瓶即溶咖啡放在公司,不過因為之前有半磅豆子還沒喝完,而且出油了,所以就拿它們來試驗。

家裡還有不少拉鏈袋可用,除了拉鏈袋外,原本要賣掉的ppaper和FILIP PAGOWSKI 合作的EYE 2 EYE鐵盒就成了最好用的保鮮盒,而且一次可以放兩個。茶包袋則是去50元商店買,大小約9.5*7.0公分,可以放入3g的細碎馬黛茶葉。

豆子的量、水溫和沖煮的時間,都還在摸索,前天第一次試著這麼做,舀了三匙豆子,分裝成兩袋,早上和下午各一袋,但是這樣的粉量太多,水沖下去後,咖啡粉會滿出來,而且會滿口咖啡渣。星期三則是同樣三匙豆子磨成粉分裝成三袋,其中一袋給老爸下午外出前可以自己沖來喝,另外兩袋則是早餐在家裡喝掉和下午午休後喝。這次就比較成功了,咖啡粉沒有湧出茶包袋,但因為水溫和沖煮的時間沒有控制好,所以還是有雜味在裡面。

由於公司的水是飲水機的水,溫度不像手沖可以控制,也因為直接放在出水口沖,所以水流的粗細也是無法控制的。第一天時,我像泡茶一樣先把馬克杯放了熱水後再放咖啡包,大約三分鐘後拿起來,味道稍淡,水溫約96度左右,之後我好奇的把這個已沖過一次的咖啡包再沖一次,放了約五分鐘,因為粉量很多,所以還有點咖啡的味道,但雜味還不少。第二天時,我看飲水機的溫度顯示在100度,這回是把咖啡放在杯裡,用熱水去沖它,然後放了五分鐘:

容顏: [coffee]今天的咖啡泡了五分鐘.水溫是100度,雜味出來了。
小柯:@容顏 :手沖水溫大概九十左右就夠了
容顏:@小柯:我在辦公室裡.沒有手沖壺.用的是飲水機的水直接沖裝在茶包裡的咖啡粉XD
James:@容顏[咖啡] 能不能考慮用沖茶器,效果還是比熱湯直沖好不少?
容顏:@小柯: 有那種專門的掛耳包濾袋.但問題是不在辦公室裡放磨豆機和豆子,所以要早上先磨好再放茶袋裡,下午才喝:) 早上喝另一半 ...
小柯:@容顏:我這兩天用的也是類似的方法,不過是歐舍的掛耳包,如果在辦公室看妳要不要多準備ㄧ個杯子,先把飲水機熱水裝起來,再沖
豬老大: @容顏你可以試試看用紙杯裝水,把杯口壓扁,手沖倒水時比較好控制水量,會比直接在飲水機沖好一點
由於我下午一邊在想BASE要怎麼用,又一邊用功能有限的Excel統計關鍵字,所以一邊想,一邊twitter的後果就是:
容顏: 差點把磨豆機key成磨頭機XD
其實有想過使用濾壓壺,也就是一般的沖茶器,但是如果沒將咖啡渣清乾淨,下次再煮的味道會很恐怖;也想過帶個什麼去倒熱水…紙杯不是沒考慮過,不過紙杯有種味道,而且,內層有蠟,熱水下去會可能會帶有蠟的味道…我是個又懶又龜毛的人,但是星期三下午的結果已經達到60%了,勉強可以接受的程度,已經不是我專科時期的毒龍湯,所以,目前用的是最簡單的方法,要達到在家手沖的效果還是有一段距離。

至於為什麼不用耳掛式的咖啡包?一來是不便宜,二來是沖出來的味道非常淡。有請教過大哥要怎麼沖耳掛式咖啡包,他拿了個耳掛式的濾紙給我們看,他說,要用很細的水流去沖煮咖啡,再解釋一次手沖咖啡的原理;至於已經磨成粉,包裝成一包的那種,他覺得已經沒有味道了。

這個實驗還會繼續下去,不過,在這半磅豆子用完後,還有半磅花神要喝掉,花神如果這麼沖就太浪費了。對了,用這個方法最重要的,是杯子不要用有顏色的,一定要白色的,就像泡茶一樣,才看得出來咖啡的顏色,還有,大哥說咖啡包不要放在水裡太久,上下晃個兩下就好拿起來了,不然咖啡因會太重-這是事實,我下午精神非常的好,但也一直跑廁所。


  • 圖片就是EYE 2 EYE鐵盒,很有質感,幸好沒有賣掉,現在一打開盒子就有濃濃的咖啡香。
  • 咖啡粉照片,想到時再補上。
  • 千萬不要先把咖啡粉磨好,要喝的當天早上再磨,儘量縮短磨成粉與沖煮的時間,不然會有愈來愈多的雜味。曾經有個客人向大哥買了大概兩磅的豆子後請別家店磨成粉,每次磨三分之一,之後覺得味道不對,帶著沒開的一磅和還未磨成粉的三分之一磅豆子,去向大哥反應。大哥在了解情況後,和氣的說:「我把錢退給妳,豆子也拿回來,也請妳以後不要跟我買豆子。」客人大概覺得很不好意思,堅持只想知道要怎麼避免味道走樣,也不想退錢,於是在大哥解釋為什麼不要先磨成粉後,客人帶著這些豆子離開了,大哥說,這個客人應該會去買磨豆機。磨豆機絕對是值得投資的,我是有兩台磨豆機,分別是常見的手搖式郵筒和百靈電動磨豆機,我喜歡用手搖式的磨豆子,比較香、粉也不會太細。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什麼在這個年代,線上與會還是如此困難?

2020年的這個鼠年春節,就如同某個長輩說的,歷史記錄上,每逢鼠年就少有好消息出現。從2019年末,中國開始傳出肺炎的消息,到了春節這個亞洲人口大遷徙的期間,讓病毒更容易隨著人的移動而擴散。這場肺炎對旅遊業、交通運輸航業的經濟衝擊,應該會造成嚴重的傷害。

在一月初時,我收到邀請去印度參與一場討論建立人工智慧政策的工作坊的信件,談到對方協助辦理機票、住宿和簽證。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演員:Tim Roth配樂:Ennio Morricone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只有那艘大船,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