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兩件關於飲食

可麗露和瑪德蓮

這陣子好像又開始流行法式西點了,先是Macaron,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最近則在很多人的blog上都看到了可麗露的照片,偉展之前帶我去晶華酒店吃 buffet時,還特別提醒我要吃一種名為可麗露(Cannelé)的點心,不過當時只剩下兩三只瑪德蓮(Madeleine)小蛋糕,而吧台後的點心師傅說,可麗露早就被掃光了。不過,我一直偏愛瑪德蓮小蛋糕,所以那天吃了巧克力、抹茶兩種口味的瑪德蓮也吃的很開心。(那天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柏麗廳的另一邊更像一個大型水族箱

星期四晚上,偉展拿著兩盒西點來,是他們同事在露天上團購的法式西點,他帶了七個可麗露和五個原味的瑪德蓮給我,還特別強調賣家是法國人哦!我第一次吃到可麗露,外皮吃起來有種焦糖香,脆脆的,有一點點咬勁,內心吃起來很柔軟,不會有甜到發膩的感覺,一個晚上,七個可麗露就吃掉了五個,留了兩個當星期五的早餐吃,即使隔了一晚,吃起來依然香氣十足。

不過,這個賣家做的瑪德蓮就比較沒那麼合我的味了,也許是自己一直保有第一次吃到的瑪德蓮是「又香又甜且吃起來紮實」的貝殼蛋糕,所以我猜想,也許是針對台灣人的口味有再調整過,但我也無從比較,因為不知道所謂道地的瑪德蓮是什麼口感。不記得Paul有無販售瑪德蓮,但印象裡店裡的可麗露一個售價為85元,幾乎比一個便當要貴,而台北101樓下的Jason's出口處曾有一個小點心櫃在賣法式點心,其中也有瑪德蓮,價錢也是接近一個便當,所以,平時要我去買這些昂貴的小點心,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第一次是吃到瑪德蓮,是年紀很小的時候,吃了別人家的喜餅禮盒,裡面有這種漂亮的貝殼蛋糕,吃起來又香又甜,一直念念不忘,長大後如果有吃到裡面有瑪德蓮小蛋糕的喜餅禮盒,我都會覺得新娘一定甜美可人,婚姻一定幸福甜蜜,呵!但小時候我不知道那貝殼蛋糕有個這麼可愛的名字,一直到我讀了《追憶似水年華》才知道貝殼蛋糕的名字這麼麼美麗,而叨絮的普魯斯特也在第一冊裡寫了近四頁因為瑪德蓮所引起的回憶:

母親著人拿來一塊點心,是那種又矮又胖名叫「小瑪德萊娜」的點心,看起來像是用扇貝殼那樣的點心模子做的。那天天色陰沈,而且第二天不見得會晴朗,我的心情很壓抑,無一中舀了一勺茶送到嘴邊。起先我已掰了一塊「小瑪德萊娜」放進茶水準備泡軟後食用。帶著點心渣的那一勺茶碰到我的上顎,頓時使我混身一震,我注意到我身上發生了非同小可的變化。一種舒坦的快感傳遍全身,我感到超塵脫俗,卻不知出自何因... ...那點心的滋味就是我在貢布雷時某一個星期天早晨吃到過的「小瑪德萊娜」的滋味,我來到萊奧妮姨媽的房內去請安,她把一塊「小瑪德萊娜」放到不知是茶葉泡的還是椴花泡的茶水中去浸過之後送給我吃...~《追憶似水年華 I 在斯萬家那邊 第一卷 貢布雷》P.50~53

從普魯斯特的文字可以知道,瑪德蓮小蛋糕吃起來應該是紮實的,可先用茶水泡軟後再食用,只是台灣都把它做成像雞蛋糕一樣鬆軟。昨晚在樂華夜市裡,經過一家門口大排長龍的雞蛋糕店,偉展說:「喏!台灣的瑪德蓮小蛋糕,要不要去排一下啊?」

另一個比較特別的經驗是在星期五晚上,偉展帶我去他們公司附近一間叫the villa herbs的餐廳吃晚餐。也許是太久沒去逛這類的店,所以也沒注意台北市還能看到這種庭園裝潢的餐廳,順帶一提的是,和公司附近的雙城街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大安區這一帶店家的感覺,也難怪,相較於以往,雙城街會沒落也是正常。

我們在the villa herbs點了兩個燉飯套餐,分別是海鮮燉飯和牛肝蕈菇類燉飯(好像是叫這個名字)。麵包十分鬆軟,溫度剛剛好,附了兩塊香草奶油給我們,我十分喜歡這個香草奶油的味道,湯也很好喝,前菜也很美味,燉飯的量很足,我的菇類燉飯裡滿滿的都是菇,因為燈光昏暗,所以只分辨得出有不少杏鮑菇,對於喜歡菇類的人來說是非常滿足的一道燉飯,香氣也很足夠,實在是非常飽足的主餐,我吃了半盤後,偉展幫我吃完半盤菇類燉飯。唯一的缺點是餐後所附的飲料,茶是司迪生的茶包,而咖啡,讓我的胃翻滾不已,但這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的飲料是要另外點的,偉展則是推薦他們的調酒。要另附30元水費,可選氣泡水或礦泉水,氣泡水是我的拒絕往來戶(我無法理解,沛綠雅這麼難喝的水為什麼可以賣這麼貴),所以我選一般礦泉水,工作人員會當著客人的面開一瓶礦泉水(幸好不是evian,evian也不對胃口),只要看杯子快沒水了就會主動幫客人加水。沒特別注意是哪個牌子的水,但口感也不差,算是好喝的水,如果沒記錯,大潤發還是中和環球購物中心樓下的超市裡好像也有賣。(為了調花精,試過很多瓶裝水,最後我發現,自家的水反而比這些進口水來得讓我安心)

餐廳的氣氛很好,不會催客人吃飯的速度。偉展吃東西速度較快,但他們會等到我吃完後才會上下一道菜,所以我們從八點吃到十點多,九點多時才上主餐,那時我看了看錶,九點十分則讓我想起小說《茶花女》裡的人物們總是很晚才吃晚餐,可能晚上十點才開始他們的晚餐約會,然後吃到凌晨兩點。我喜歡慢慢用餐的感覺,腸胃比較不會消化不良,心情也比較輕鬆,也比較能嚐到食物的味道和料理師傅的用心。the villa herbs的裝潢和餐點都讓我很難忘,可惜的是昨晚的音樂和咖啡都令我胃痛。依偉展和公司同事聚餐的經驗是中午時間來會有較多的餐點可以選擇,附餐飲料的選擇也較多樣,當時他點的是一杯調酒,也建議我若有機會可以嚐試。

  • 店家:the villa herbs(網站
  • 地址:台北市樂利路11巷30.32號
  • 電話:(02)2732-3255

今年其實有不少關於食的經驗,不過也很不想多拍照或多敘述,寫這篇只為寫個文章數而已。其實我有種不想再照顧blo的感覺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