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有星光的月夜

晚上,雨停後,我們去秀朗國小跑步。一走進操場,我很驚訝操場上居然沒有開燈,以往都是會開著很亮的燈,直到九點半才熄燈。
在暖身後,我慢慢的跑著,試著喚醒超過一個月沒有運動的身體,慢慢喚著跑步的感覺,去感受腳踏著地板及反作用力的感覺,還有那不爭氣的左小腿和左腳底板,試著避免因為一個姿勢不正確而又抽筋。
暖身時就看到昇起不久的月亮掛在矮小的公寓上,因為傍晚下過大雨的原因,月亮上蒙著一層霧氣,矇矇矓矓的,在農曆十七日的夜晚,月亮雖然沒有很圓,但卻因為這層矇矓的霧氣而看似圓滿。
抬頭望向月亮升起相反的方位,雲漸漸的散了,可以看到一兩粒星星,一顆紅的,一顆青白色,雖然亮度不明顯,但也難得在有月亮的夜晚裡看到星星。
操場上未乾的水窪反射著四周公寓住戶的燈光,有白的也有黃的,也因為這些水窪而無法在中央打羽毛球,只能在跑道上跑著。平常會跑來打籃球的青少年們大概也因為擔心地板濕滑而沒有出現,於是在籃球架附近的跑道難得的空了下來。
聽著其他一同慢跑的人,他們的鞋子摩擦著PU跑道發出尖銳的聲音,或是老伯伯氣喘噓噓的跑著(他可是跑最外圈也是每天都會跑好幾圈的人),又或是帶著小朋友來散步的家長在和小朋友的童言童語。
濕熱的空氣中偶爾會送來一陣伴著水氣的涼風,一邊跑步一邊看著月亮緩慢的上升,隨著跑道的彎度及她的軌道,偶爾會看不到她的身影。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操場上不開燈,是看不見月光照在雲上的矇矓美感,也看不到微弱的星光,更不會用除了眼睛之外的感官去感受四周的一切:聽覺、皮膚的感覺還有嗅覺。我想平時真的太依賴雙眼了,但眼睛見到的事物,並不是每一件都可以相信的啊!
我想到了「眼、耳、鼻、舌、身、意」對應著「色、聲、香、味、觸、法」,而世界是我們自身對一切的投射所構成;沒有了眼睛,還有其他的官感,但這些官感又不可信,因為臭豆腐是臭的,但吃進嘴裡又不是那麼的噁心,呵!
扯遠了。會有這些想法,除了夜晚的經驗,最主要是白天時,我參加了一場無障礙網頁的說明會,除了對視障者提供無障礙網頁外,也對老年人或是使用其他系統的人來達到閱讀網頁沒有障礙。
多年前在我開始接觸無障礙網頁後,我一直在想:「沒有了視覺,怎麼辦?」之前感冒時,耳朵聽不清楚,我也問過大哥:「沒有了視覺,也沒有聽覺,怎麼辦?」大哥說,一定有辦法讓人感受到真誠,沒有視覺和聽覺,人體還有觸覺,大抵上身體的皮膚都有小小的感受器,都能藉由肢體的碰觸去感受對彼此的真誠善意。
所以,只要這六種官能沒有完全喪失,都還能感受到這個世間美好的一切吧!至少,我還能看到月夜裡有星光的景色,就應該要很慶幸了。

留言

  1. 講個小笑話。

    前陣子,男友讀中班的姪女忽然問我一個問題:
    "yogo姨~ 人為什麼有二個眼睛啊? 一個就可以看了啊!"

    呃...:"因為可以看的比較大啊"

    姪女:哦。

    雖然她還是覺得一個就夠了XD 小孩的世界很容易滿足吶~

    回覆刪除
  2. XD
    當人沒有眼睛時,也許其他的官能會代替吧!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