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三十分鐘的用餐風景

最近能節儉就盡量不花錢,但到了南京東路,一個人要吃份不超過百元的晚餐,除了敦化國中對面巷子裡的八方雲集(蘿蔔園)的食物外,慶城街那也有家評價不差的海南雞飯可以選擇。昨晚因為下雨,加上只有一個人,佛學會裡也不好意思買煎餃或海鮮鍋之類的重口味葷食(藏傳佛教是鼓勵儘量吃素),也懶得走太遠,便在旁邊的巷子裡找店家吃飯。
要一百元以內的晚餐是有的,有大餛飩麵、三六九素食、燒臘便當店,還有可以單點主餐就不會破百的妞呀小廚。然而,決定既然只有一個人吃晚餐,就不要吃得太孤單,我選擇了對我而言是高價位長壽三好庵。
推開門,因為是晚餐時間,所以店裡人還不少,沒看到兩人座的位置。我向老闆娘比了1,表示只有我一個人用餐,就坐到角落的四人座上,坐下時才看到櫃台前有一張兩人座的桌子,原以為會被建議挪往兩人座的位置,但老闆娘在我坐定後,便送上了熱茶和菜單,就忙著去服務其他客人了。
這是第二次進去長壽三好庵。一個人其實很不好點菜,想吃玉子燒,但那份量並不小;想吃小炸豬排飯+小蕎麥湯麵,在沒有其他人陪我的狀況下,我還不敢這麼直接的宣告我的大食量,是的,雖然是名為小炸豬排,其實是一大塊炸豬排,很好吃,但吃完會太飽。點了冬季限定的特製拉麵,開始習慣的聽著鄰桌的對話。
店內的座位大致可分成三大排,中間那一桌的三個上班族是日本人,他們點了一些菜,一瓶看似冰透了的燒酎,綠色的玻璃瓶還滲著水珠,他們熱烈的交談著,但音量並不大。靠近店內日式擺飾裝潢的四人座位,則坐了一對上了年紀的夫妻,另一桌四人座位則坐了兩位男性。我前方的四人座則是坐了一男一女,聽他們對話的內容,比較像是朋友或同事,也許是交往已久的情侶,聽見的只是工作的內容及行程,偶爾熱絡的對談,但沒有太私人的對話。
接著進來了一對情侶,還有一個小姐。他們選了各自的座位坐下後,喝著熱茶、點菜。那個單獨進來的小姐坐在日本上班族後方的四人座,老闆娘放了兩杯茶、菜單,女子拿出手機來盯著螢幕。
我的特製拉麵送來了,老闆娘在送上拉麵的同時,也放了一瓶七味粉和一瓶也許是胡椒的調味料在桌上。我看了這碗拉麵,店裡的燈光映在白色湯頭的油光上,閃著溫暖的光,上面有一個黃金蛋對切、四片叉燒,還有很多的高麗菜、豆芽菜。
喝了一口湯,原以為會像第一次去日本時所吃到的拉麵,老闆在送上拉麵的同時,看到台灣人還會附上一杯冰水,沖淡舌頭上的鹹味好繼續品嚐他的拉麵。那是一碗能滋養身心的味道,淡淡的,但第一口喝下去就覺得身體開始有力氣了。再來吃了一塊叉燒肉,粉紅色的豬肉,柔軟的讓人感動。
一邊吃著麵喝著湯,聽著店裡的日本音樂,日本客人們談話的聲音,我想起那次去日本,被雨淋得一踏糊塗後,和同事們躲進一家小店吃小點心的回憶。接著,我又想起自己第一次吃拉麵,好像是在微涼的夜晚裡,到南京東路松江路花旗銀行後面巷子裡的樂山娘,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一個瘦高的女子進了店,坐在那獨自前往的女子對面,她們點了什麼我不記得了,其實也不少,但兩個人吃也很適合。她們的話題十分特別:如何把不會再穿戴的服飾及珠寶賣掉?跨年活動要不要安排出海?年底的活動好多,簡直都快瘋了……。店裡突然傳出了坂本龍一的Merry Christmas to Mr. Lawrence的鋼琴前奏,接著一個日本人拿著手機走到餐廳外面去,音樂聲就停止了。原來那是他的手機鈴聲啊!真是有禮貌的人,走到餐廳外才講電話。
我低著頭默默的吃著晚餐,發現湯還是會鹹的,愈見碗底,才開始嚐到鹹味,不知道是叉燒肉泡在湯裡久了釋放出的鹹味還是其實我應該在食用之前先攪動麵與湯,但還是很容易的吃完了。偷偷的瞄著對角線的那一對老夫婦,老太太很珍惜的,把碗裡的湯喝乾淨,模樣很可愛。
結了帳,240元,摸著飽足的肚子要回去幫學會的阿姨們整理名單。進電梯前,決定先去買一杯咖啡。
習慣在用過餐後喝上一杯咖啡,如果是在家裡,就自己手沖黑咖啡,陸壹的豆子很好沖,再差的手法都可以沖出好喝的咖啡,不會沖出毒龍湯。沒有陸壹時,我在外面都選擇喝有巧克力和奶油的美式摩卡,補充一下體內需要的甜份。南京東路三段的伯朗咖啡很寬敞,也許也是因為和旁邊銀行合用一層樓的關係,所以沒有壓迫感。吧台提醒我這是有奶油和巧克力的哦!我笑著說,是的,就是這個。
等待咖啡時注意到坐在吧台前面的一桌,有兩個年輕女孩和一個歐美人士。大概是在做英語教學吧!教學的人提醒她們,也要多靠自己。其中一個女孩子看著英文教課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場景讓我想到,專科時也曾找了一些同學,聘了一位加拿大籍的老師,約了每個週日早上的十點到十二點,在咖啡廳裡上會話課的場景。持續約幾個星期,老師覺得沒什麼好教我們的了,也是告訴我們要多靠自己。
過去就像摩卡咖啡上的奶油和巧克力,甜滋滋的,可以滋養身心。然後我想起了最近才開始接觸的open data,龐大的資料量就像下不停的大雨一樣,還沒釐出個頭緒,桌上的蜂鳴器突然滴滴滴的響了起來,讓人有點措手不急。 回到現實,昨晚的工作是要幫上一代的非電腦世代處理電腦事務呢!
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

參與 1 月 11 日的「資通安全管理法」公聽會感想

如果有人讀過由去年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 Richard H. Thaler 的《不當行為》,也許就會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理性的經濟學者,而不被衝動或個人習慣沖昏頭進行不當的消費。書中所提到的一些概念其實更可以運用在各個場域裡,包括已參與幾次的座談會到今日公聽會的「資通安全管理法」。
法學專家們的疑問 大概整理了幾點: 如何避免技術性的規避或離開市場?行政救濟的相關事項。擬這套法案時參考美國、日本、新加坡等這些國家的依據是什麼?是經濟或科技發展情況還是剛好搜尋到這個國家有這套法律,所以拿來用?這部「資通安全管理法」的主管機關是台灣的行政院,行政院主要是整合政策的功能,本身無執法的能力,僅能要求被管制者義務執行,也就是主管機關的管制責任是空虛的。參考的國家都有編制專責的單位與規劃預算,如果在台灣這套法令通過了,開始實行了,有編制的人力嗎?執行的能力嗎?可能沒有。「資通安全管理法」有主管機關,但「個人資料保護法」沒有主管機關。這兩部法一樣重要,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