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一次又一次的腦力激盪

Code for Tomorrow與Etu合辦的Data Science Program(以下簡稱DSP)第一期結束後,因為個人的因素便沒有再加入第二期。第二期的步調相對於第一期而言,速度加快,而且在多災多難的三月裡,不止結束了課程,更是在三月底時將成果展現在大家眼前。
我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參加了昨天的Data Fiesta,看到了許久不見的朋友。平時都在網路上閒聊,但真正見到彼此卻是在昨天。尤其是互相問候時:「最近好嗎?」「不生病都好。」到了這個年紀,似乎除了健康之外,大概就是330占領凱道活動了。
這期DSP與上期最大的不同處在於除了使用原本的政府公開的實價登錄資料之外,也因為與Pixnet舉辦Hackathon的緣故,所以五組中也有兩組使用了Pixnet所開放出來的資料,一組是針對Blog Marketing來規劃部落客銀行,一組則是做旅遊規劃。
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則是運用實價登錄資料及銀髮族所規劃的「尋找失傳已久的龍穴」(愛住易-infographic,請見http://go.cft.io/1e0NTaD)。由於台灣逐漸邁向高齡化的人口結構,但在許多的政策及規劃上並沒有真正在為銀髮族群來設計,甚至在許多商品及行銷規劃上,只能看到針對年輕族群的行銷案,對於銀髮族的「住」的需求,真的是少之又少。這一組針對了入選為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台北市來做分析,並將指標定義在:醫療、疾病、休閒綠地、教育、社會參與,並做了相當棒的視覺化設計,讓在場的人能透過視覺化的圖表馬上取得資訊,這組的表現真的讓我印象深刻。
愛住易:尋找失傳已久的龍穴。
愛住易:尋找失傳已久的龍穴。
另一組也運用了實價登錄資料並搭配Pixnet資料的主題:千金買房,萬金買鄰。這個主題雖然也曾在第一期出現過,但這一組反而喚起先前曾瀏覽過的Community Insight網站的印象。這一組的所運用的資料不少,由於自己也參與了Open Data Census,看了一些台灣各地方公部門所公開的資料,所以還可以再配合各地區政府所公開的教育局的資料、犯罪統計的資料、交通事故的資料、工商名錄(或商業清冊)……等,就可以做到比房仲網更清楚及實用的功能。(如果有房仲真的這麼幹了,請捐錢贊助Code for Tomorrow基金會成立。)
由於這次也使用了民間公司所開放的資料,所以我也特別留意了前面所提到的兩組使用Pixnet blog所提供資訊所規劃出來的成果。
在部落客銀行這一方面,因為自己工作性質的緣故,我覺得可以再進一步的包裝成完整的行銷公司,又或者,他們的目標是整合行銷公司。如果單就一個部落客資料庫來說,民間的整合行銷公司其實有非常熱門的部落客資料庫,從3C、飲食、旅遊、彩妝、消費型生活用品等都有相當完整的規劃,更進一步的,他們自己培養(創造)部落客,安置在不同的媒體平台中,讓他們隨時可以應付客戶需求,依據行銷預算,從不同的媒體到實體生活的體驗來做出一個較完整的行銷規劃,而不是只把行銷預算放在Blog marketing裡。但單就部落客銀行這個企畫案來說,他們著重的是在Text Mining,如何分析部落格文章內的文字,找出關鍵字、分類、讓業主在短時間內找到符合需求的部落客來搭配。現場馬上就出現了一個業者表示他有商品,但是要如何透過這樣的功能來進行Blog marketing?這就是讓我看到台灣最常發生的情況:一方是有好商品、大量的資金,一方有程式、有功能,但就少了行銷規劃。這也是台灣製造業總是落入OEM的原因之一。
另一組運用Pixnet資料的則是想運用這些資料來做旅遊建議,由於這樣功能的網站、APP非常的多,台灣的公部門更是製作了許多類似的APP,更讓我想到農委會藥毒所曾經建製了一個結合深度農村旅遊的台灣自遊網
這是活動結束後,Gene和Johnson在我旁邊討論統計、文字探勘、資料視覺化的畫面。
這是活動結束後,黑貘大大和講師Johnson在我旁邊討論統計、文字探勘、資料視覺化的畫面。
最後的Lightning talk都是與視覺化資訊、text mining有關的主題,利用自3月18日太陽花學運開始至今在不同媒體上所呈現的資料,運用文字探勘做出分析,並將分析結果視覺化,讓觀看者在當下就能取得自己需要的資訊。
由於DSP一直以來都是在鼓勵以團隊的方式來做事,在這樣的團隊合作過程裡,重點不見得是要在短時間之內產出什麼,而是在這樣的合作過程中,可以了解自己在面對大量未處理的資料時,在團隊裡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是清理資料的人?找出資料的人?分析資料的人?程式設計人員?還是說故事的人?
在活動中間,與Lightning Talk的講者之一的黑貘大大稍微聊了一下,除了聊他在會中努力coding要運用在330凱道遊行的作品(捍衛民主、退回服貿、人民站出來、打卡現民意)外,也聊到了DSP參與者們在這樣短而緊湊的過程裡學到了什麼。我想在這樣的課程中,每個人都可以透過合作經驗來反視自己的能力與角色,能扮演什麼?這個社會期望你扮演什麼?自己的能力可以呈現出什麼?在參與這樣的活動後,可以帶回給自己服務單位的回饋是什麼?這是我自己參與Code for Tomorrow裡的心得。
這是活動結束時,大家聚在一起拍的合照:
DSP 第二期工作人員大合照
DSP 第二期工作人員大合照

 其他更仔細的資訊: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活在網路世界的巨型高牆內

中國政府在網路世界裡築了一道「高牆」,一方面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其國家內部網路使用者進行內容審查及言論的控管,另一方面也擋住外界的網路產業在其國內快速增長,扶植中國內部的網路科技產業,也透過這個技術讓台灣部份研究單位無法讀取其政府公告的法規文件,這道被戲稱為 Great Firewall (GFW) 的「網路長城」,常成為世界諷刺中國網路治理的事件,同時也是自認享有網路言論自由的台灣人們嘲笑的對象。 不過,我也常問自己,除了目前我們所瀏覽的網頁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是我無法透過現在的瀏覽器視窗裡看到的資訊?我們目前所看到頁面、資訊,雖然不像中國網路使用者一樣只能閱讀通過政府審查的資訊、被過濾過的資訊,但還是有著一般人看不到的網路世界,那個被統稱為「暗網」(Dark Web) 的網路世界,就如同海平面底下的冰山一樣,一般人無法瀏覽,但可能透過影視作品的宣傳略知一二,一般人的對「暗網」的認知就是:非法藥品、非法的槍枝彈藥流通、暴力或情色的影片、虐待兒童青少年等不合法的影片或資訊、都使用無法被追蹤的加密貨幣進行交易...等。 正確的說,就如同這篇文章開頭所使用的圖片一樣,我們平常看到的網路世界就像是海面上方的冰山,它十分的巨大,渺小的人類站在冰山之前其實看不到全貌,更不用說在海平面底下的冰山,我們也無法了解它有多深、多巨大。 誰有權力決定使用者發言的權力? 「網路碎片化」(Internet Fragmentation) 這個詞已經被濫用到各種定義都有,只要是有心的人,都會用這個詞來恐嚇網路使用者。 2015 年時,APNIC 的首席科學家 Geoff Houston 便寫了一篇:「 Thoughts on the Open Internet - Part 2: The Where and How of "Internet Fragmentation" 」,在這篇文章中談到政府透過法規管制或民間企業透過對網路不同層級的控管、施予壓力,都會影響網路世界與經濟的發展,在該篇文章中談到了許多對基礎建設的控管方式。在 2016 年時,網際網路先進 Wolfgang Kleinwächter、William J. Drake、Vinton G. Cerf 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出版了《 Internet Fragmentatio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