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參與 Taiwan Open Data Census心得(2)

*
讀這篇之前請先讀:About Open Data Census Taiwan(初期心得)、參與 Taiwan Open Data Census心得(1)

資料的所有者不是地方政府機關:
在評批的過程中,採購契約、選舉投票資料、商工公示資料清冊、空氣品質資料、公司登記資料,在地方政府的網站上僅提供連結到政府電子採購網、中選會、經濟部商業司、環保署的監測資訊站,有些地區因為未設置空氣監測站而無法提供數據。
即時路況資訊部份地方政府會直接連結到交通部運輸研究所(以下簡稱運研所)或國道高速公路局單位所建置的即時交通資訊網站,有些地方政府會運用運研所之資料,建立一個即時交通資訊網站,但也無法提供使用者下載使用這些資料。
就大眾運輸時刻表,由於當地的交通規劃,可能是由當地運輸業者提供時刻表供人下載參考。
資料格式不易編修、也不易被機器讀取:
依照「政府網站版型與內容管理規範」中第5項第6條中對政府入口網站及主題網站中檔案下載格式之規定,需要提供一種可編輯(如:純文字檔或其他商業文書檔案)或具開放性(如PDF、.odt、HTML)的檔案格式。在政府開放資料平臺中的資料多屬於開放格式的資料,如.csv、XML、.json等機器可以直接讀取的資料,然而不被刊載於開放資料平台中的資料,在其他的政府網站則多會提供PDF或是Word、Excel、PowerPoint、HTML、格式的檔案,並進行加密,讓使用者下載後也無法取得檔案內的資料進行資料分析或運用,這樣的情況不止出現在縣市政府網站,中央機關部會的網站也有同樣的情況。
如前述的交通事故資料而言,有些地方政府的警察局會提供已處理過的分析資料,提醒用路人哪些路口易發生事故,但若是要讓民眾運用資料進行分析或是設計學童的安全上學路線(如:加拿大的School Zone)是無法自由運用的。
就網站評比機制上,相較於其他各國原有較成熟的評審制度,而台灣今年則第一次將地方政府網站加入評比,同時評比的人選也是開放於網路上自由加入,所以可見到以下的情況:
評比者的來源:
目前的評比者的來源主要以自動參與為主,並未設置任何的要求或規範。
無一致的評分標準:
由於部份地方政府已成立資料開放平台或是利用現有的政府資料開放平台提供資料,但有些政府則是以公開資料的方式呈現,在評比時可能也無法公平評分。
由於前述部份資料的擁有者並非當地縣市政府,造成對評比標的網站之標準無法一致。
同時,因為評比者並未先對評分標準有一致的共識,在給予分數的標準也不一致,同一評比人員可能會因為不同時間的加入或評比資料而給予不同分數。
評比者本身對台灣地方政府網站的熟悉度不同
由於評比者對台灣政府網站資料的熟悉度不同,不了解資料可能會散落於哪些地方政府部門,造成可能會誤判該資料不存在的情況出現。
國情及語言的障礙
目前的評比網站介面還是以英文為主,而設計的項目也是以其他國家的架構來擬定,所以相較於台灣,會有國情不同,調查的項目不同,但提供的資料在台灣可能都是同一部會所提供,或是原本就不存有該份資料,而文字上的不同也容易造成進入障礙,有些使用者可能清楚中文資料放在哪個網站的位置,但因為評比項目為英文,卻因為語言進入障礙而在評比上增加阻力。
填寫後不易修改
因為程式設計及為求公平性,若需要更改前次的錯誤,則需要重新再進行一次評分,還需要透過另一位檢視人員審視過後才能進行更正,若是參與的人少,無法即時修改,也同樣造成評分修改上的阻礙。

結語:
由於部份的地方政府對於「資料開放」的觀念仍保留在「公開資料」的階段,所提供的檔案都不具有前面提到的開放資料的特點,而資料的著作權仍然屬於各地方政府部門,使用者若要使用資料仍然無法自由取用,也不易找尋。不需要急著建立自己的政府資料開放平台,因為國家發展委員會所提供的政府資料開放平台並不是只給中央部會機關使用,目前線上可見到台南市政府與嘉義市政府都有使用這個平台。
就台灣本地的評比者、評比平台來說,可能需要評比者們對於評分制度有一個共識、有共同的評比標準,了解各評比項目的內容是什麼及在各地方政府部門的資料位置所在,以著重其內容、架構、資料品質進行評比,才能達到公平也客觀,較能提供有效的建議,讓公部門與民眾之間能平行的交流與互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短記】關於域名爭議的處理和區塊鏈技術應用

主要是這幾天看到 TWNIC 的部落格有一篇關於 ICANN 對於通用頂級域名保護的簡介,然後我想到了在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世界裡,有不少人都會去註冊 Handshake 的 HNS 或是 ENS 位址,也有不少人認為,自此以後可以避開網路網路想要買域名,或想經營 gTLD 的人,不得不定時繳費給域名註冊商或是註冊了 New gTLD 卻不知該如何好好運用時,已經花費巨額資金出去。 我會在這篇文章快速的寫,就像筆記一樣,畢竟不是很多人有興趣在探討如何應用區塊鏈技術在域名的領域。 ICANN  的域名爭議處理機制目前還是以歷史悠久的「統一域名爭議處理政策」(Uniform Dispute Resolution Policy,簡稱 UDRP) 來處理。處理的時間比較長,但比較周全,它會考量商標、專利、智財這些註冊的法律,也因此許多企業會直接走法院訴訟,直接取回自己的商標域名。TWNIC: 通用頂級域名(gTLD)權利保護機制簡介 。 ENS 在我的認知比較像是「轉址」服務。它的註冊域名是 .eth ,持有者可以把錢包位址、網站位址都轉向這個 .eth 的網址,但因為 .eth 並不是註冊的TLD,所以你的域名如果是.eth 必須變成 .eth.link 才可以用一般瀏覽器瀏覽。當然如果你的瀏覽器上有掛著擴充套件,例如 MetaMask 就可以付款或交易。ENS 也是要付費的,而且是用 eth 付費,而 eth 的交易 gas fee 是嚇死人的高,所以並沒有說使用 ENS 購買域名就比較划算,你的域名可能只有0.003 eth 但要付上 0.018 eth 的 gas fee,真的很可怕。相關的頁面: EthDNS and EthLink 。ENS 有一個蠻完整的 ecosystem,也有和 ICANN、IETF合作,但我倒沒特別注意到如果有域名爭議時,有什麼機制可以處理,也許也是參考 ICANN 吧? HNS 在之前就已經掀起一股「 用一美元買自己域名 」的旋風了,但需要使用特定的瀏覽器和設定,才能用 HNS 格式的網址來瀏覽,在缺乏相關的保護機制下,你等於是讓瀏覽者曝露在風險裡。為什麼 ICANN 會努力推廣 DNSSEC 就是為了保護瀏覽者在輸入域名時就是到達域名所指向的位址,也有一些文章認為像這樣的域名格式,其實就像 Tor 網路、暗網一樣,破壞了網路的「互相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 Longford ) 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 IMDb -- Longford Wikipedia--Myra Hindly : Myra Hindley | 米拉·韓德麗 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 Frank Pakenham 圖片來源: Amazon:Longford 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 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 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 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