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機器人生的現在與未來


昨天去三創看了pepper 應用的決賽。因為個人因素只看到下半場,意外的是其中一組還是認識的朋友,自己一個人完成幼兒照護程式與智慧家電的應用開發。

聽其他朋友介紹 Pepper,因為已將必要的程式模組化,所以之後的市場重點會在開發應用程式,也因為基本程式皆已模組化,所以應用程式的開發門檻都會降低許多,而且使用的程式語言是容易入門的python ,所以在未來會是重點市場。

下半場的發表應用範圍不外乎在照護、取代第一線服務工作人員的,較難得的是看到所謂商業化的應用,例如獲獎的第一名隊伍是讓 Pepper 結合頭戴式裝置應用程式進行銷售及獲取使用者資料、進一步製造病毒行銷,而且是建議在機場時時都要應付來自各國、各時區有客人的免稅商店使用。 從另外兩組與照護相關的應用是與失智老人、遲緩兒的教學與互動。從這些應用都可以看得出來,如果連結上網路,就可以進行遠距照護及醫療的相關應用。

在未來,機器人可以取代的工作還不少。誇張一點的說法,只要可以標準化的作業流程、作業內容重複性高的動作,都可以透過機器(人)來處理。這裡的機器人已經不再只受限於外形是人形的物件,可以泛指透過程式即可執行作業的機器。那人類存在的意義會是什麼?

在台下與朋友聊到未來可能會是這樣的情況:去銀行開戶、辧信用卡時,已經可以透過機器人和網路連絡協助完成。去超商時,站在櫃台後面的服務人員可能是機器人,或是透過一台機器配合各種支付工具,掃瞄物件上的條碼就可以完成基本的商業行為。上架、銷售、店面維護都能讓機器人來完成,如果不幸遇到不付錢的客人,門口可能就會有機器人攔截客人,或是立刻把影像傳送至警局報案,加速抓到犯人,而幫忙做筆錄的「人」可能還是機器人。人類店員可能做的是較細膩的工作,例如控制機器人或是在忙碌時協助機器人(此時的人類已非主要工作人員了)。

在「未來產業」這本書裡還提到,在未來,極有可能將醫療報告判別的工作交由機器(人)來判別,再由醫生給予醫療建議。

在各組上台發表的過程裡,我想到了關於這個機器人本身的一些情況: 在未來各家應用程式開發後,這個機器人是否可以讓不同開發者的程式都相容?

今天各組上台發表時,發生了這樣的狀況:由於展示的機器人身上已經載了不少程式,所以可能會影響到下一組的發表。中間出現了與機器人問答時產生無限迴圈的鬼打牆情況。

未來若機器人擔任智慧家庭中的管家任務,它的身上可能會有來自不同廠商的程式,要如何避免這些程式在執行時互干擾?

機器人的回收性是否會造成個資的外洩?機器人的使用期間是長久的,所以在前一個使用者不再使用這台器人時,使用者可能會選擇讓這台機器人回收。回收時,機器人身上的資料會如何處理?如果是儲存在雲端,伺服器中的資料擁有權是屬於誰的?要如何處理?這些相關的配套措施似乎都還未出現。

機器人與相關應用的發展已經是必然,但與「人」相關性愈高的議題及應用,就更應該提供完整的配套措施。

同樣在「未來產業」書中,作者提到日本的調查顯示老人寧可讓機器人照護,也不想給外籍看護工照護。可能是為了隱私、尊嚴,但當機器人或是程式寫得不夠安全時,被有心人士破壞造成惡意行為的後果都是我們不願意見到的。 這也是我在參加APrIGF後的感想,當科技發展的更加便捷時,更需要去保護使用者的權利與隱私,使用者自己更是要注意資料安全與應用程式使用的安全,這樣才會有良好的發展與未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 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 導演:Arturo Ripstein 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 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 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 「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 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 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 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

為什麼我支持《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在經歷許多次反抗台灣政府所立的網路相關法案後,我其實沒想過除了《數位通傳法》草案外,我還會再支持另一部法律草案,雖然 《數位通傳法》草案還壓在某處,但如果有人讀過《數位通傳法》的草案,再讀這部《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就會知道這部草案的重要性,而且也可以顯示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成熟度,更重要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引入國際網路治理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法律草案,而且是用在正確的地方。 有興趣想知道我在讀法條時的筆記和當下的感想,可以看我這則  Tweet 。這篇不使用逐條讀法條的方式來寫,因為那會讓人昏昏欲睡,我也不去比對歐盟《數位服務法》,因為我在讀《數位服務法》草案時,該草案特別強調是加強歐盟 E-Commerce Directive  ,而不是取代它,而且更多著重在預防盜版、仿冒,保護消費者的法案。所以當有輿論提到參考自《數位服務法》的《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限縮言論自由時,我其實是一頭問號的,但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時間讀《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這篇文章出自於我的個人經驗和閱讀法案的心得,與擔任的職務無關。 如果最近注意一下網路的資訊,有幾件事該注意一下: 有許多人在社群平台,如Facebook或是其他網路看到一些廣告,而這些廣告可能是要你支持台灣農產品、台灣製的產品,結果你收到時,上面還寫著簡體字,通常這是所謂的一頁式廣告詐騙,而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在 2019 年時就有新聞稿在警告「 一頁式廣告詐騙多 小心查證保障多 」,之後像公視或是其他單位都有相關的活動在提醒大家小心這類廣告。但目前這些廣告其實多數不易處理,因為不容易取證、保留證據,等到追查到時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有不少親密照片與影片在情侶分手後,被報復性的上傳到情色網站或透過即時通訊傳到親友的帳號裡,或是被洩露個資,遭到公開的霸凌。 之前有一個專題:「 青春煉獄: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光是讀完這個專題報導我就覺得受傷。 有人使用 Deep Fake 把台灣名人的臉部照片合成至色情影片再上傳至色情影片平台,今年 7 月才被判刑。 還有許多創作者藉由網路分享作品時,被人盜用,甚至有國外的使用者修改台灣人的作品去參與比賽還獲獎。 有一次打電話問某個部會,如果消費者在國外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但資料被外洩怎麼辦?雖然政府願意協助,但衡量至國外打官司的時間和成本,就會讓人卻步。 有些行為在現實世界裡有法可管,例如《兒童與

[電影筆記]全民情聖(Hitch)

片名:全民情聖(Hitch) 導演:安迪泰南 演員:威爾史密斯、伊娃曼德絲、凱文詹姆斯、安柏瓦雷塔、傑夫瑞唐納文、亞當阿金、傑夫瑞唐納文、凱文詹姆斯 看多了總是探討生命裡的悲苦與無奈,那天我們走進錄影帶出租店以百元的價格租了這部喜劇片,外加送出我的資料。 劇情是很老套的,不過在電影開頭的那段口白實在是經典,但我不記得了。看多了灑狗血的電影,再看到這種美滿大結局的戀愛故事(其實也蠻狗血的),加上Hitch在談話配對的場合大吼了那麼一句「就是這樣戀愛才變得這麼難!」心裡有種很難說出的感受。 晚上十點,Yahoo!奇摩網站上的三條頭條新聞其中一則為「7成單身女 錯失黃金交友期」,戀愛真的很難。哦!七月號的PPaper也建議缺乏戀愛經驗的男女們多看看這部電影。 戀愛這件事,往往總是跳脫得開的人才能像Hitch這樣客觀的當上戀愛顧問,有趣的是,總是旁觀者才看得清楚這兩個人玩的遊戲,身陷其中時,永遠無法客觀的去看待自己和對方,儘管很多人都說戀愛要能體諒對方、要了解對方、要什麼什麼…這些,沒有戀愛過的人大概只能像背書一樣背出來。 Hitch在大學時一次不愉快的戀愛經驗後,讓他成了戀愛顧問,幫助Albert這樣一個平凡的會計師追到有錢人女繼承人艾莉桂,讓許多男子追到夢中情人。印象比較深的是那句:「女人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似乎是如此,現在很多女人都高唱獨立自主,這是一件好事,但在獨立的過程裡極有可能迷失在其中,電影「真情假愛(Intolerable Cruelty)」裡的女人們就有一種迷思,認為要有錢才能獨立,所以用盡心機在不正當的賺錢手段裡,最後只有胃潰瘍和蒼白如死人般的皮膚陪伴她。好啦!我承認不管男人女人沒錢也很難獨立啦! 在Hitch這部電影裡相當獨立的Sarah,似乎也有著痛苦不堪的戀愛回憶,她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工作上。如果仔細觀察她身邊的同事,有婚姻美滿的主管、同性戀的同事,她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現實生活裡每一個常見的女強人一樣,工作努力、生活似乎較空虛了點,很難想像在渡假時還能夠報導八卦新聞。 當Hitch被人發現自己是dating consultant時,Sarah、艾莉桂…這些女人會暴跳如雷是很正常的,那是一種被騙的感覺:「原來我會愛上這個男人、與他邂逅、相知相惜,一切都是『算計』中的。」沒有一個男人/女人不希望自己是獨特的、保有神秘感的,即使每個人都很謙虛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