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使用 RSS Read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當 Google 停止 Google Reader 服務時,對我造成了困擾。以往我可以藉由 Google Reader 閱讀一些部落格、新聞資訊,藉由社群平臺朋友們的引導,可以看到更多平台的資訊,再自己選擇是否訂閱。當大家完全依賴社群平臺的資訊時,Google Reader 就停止了服務,並讓使用者匯出資訊到其他平台,例如我現在使用的 Feedly

在使用很長一段時間免費版的 Feedly 後,在 2019 年決定付費,主要原因如下:
  1. 提供搜尋、畫線、分類、註記等功能
  2. 可以直接在閱讀介面上把內容寄給好友或分享至社群平臺(Facebook、LinkedIn、Twitter...等)、Evernote、Pocket 等服務上存檔。
  3. 把介面調整成對眼睛較舒服的顏色
  4. 身為讀者,可以專心的閱讀完整內容
  5. 不需要再看到亂七八糟的網路廣告
  6. 不會被演算法干擾
  7. 身為作者,只要專心提供優良的內容品質,而不是有沒有人來看網站中的廣告
當愈來愈多的文字內容在網際網路上可以閱讀後,有些人認為平面媒體或傳統的媒體會消失,但這也是平面媒體和舊型式媒體的轉型機會,因為他們多數人比一般文字撰寫者擁有更嚴謹的文字及編輯訓練,這是他們的優勢,而數位化是工具,妥善運用工具,就可以讓具有優勢的媒體跑得更快,這是網際網路的特性,如果體質夠好,網際網路會讓你占盡優勢;如果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就可能會讓整個服務消失。

由於網際網路使用者過度依賴社群平臺、即時通訊軟體的演算法餵養,於是所接收到的訊息來源會愈來愈單一及固定,也會讓人在同溫層中失去查證事實的動力;對內容提供者來說,過度依賴社群平臺的協助傳播,就不得不付費靠社群平臺推廣,原本是因為品質優良的內容而吸引讀者,卻幾乎倒果為因,先吸引讀者進入網站,而沒有心思提供好的內容,也陷入惡性循環,為了增加收入,在網站的版面上放上多則廣告,讓演算法去污染你的視覺畫面。

漸漸的,有許多網站不再提供 RSS 或 ATOM 讓讀者訂閱,或是根本不再維護,有些網站只提供部份的資訊,逼讀者一定要去他們的網站上閱讀,例如台灣中央社的重點新聞所提供的 RSS,我每次看到那行:「此摘要項目的內容經過刪剪,請瀏覽我的網站以檢視全部連結和內容。」這種直接翻譯不經修飾的文字,都會讓我忍不住笑出來:


在 RSS 裡提示這樣的文字其實是一種冒險,但對於閱讀者來說,他了解需要到原本的網站去閱讀這則新聞。有些 RSS 則不會提示類似的文字,例如下圖是 iThome 的新聞內容,如果不是因為了解 iThome 的報導不可能只有幾行字,我可能也不會再開啟視窗到其原始網站去。


我覺得閱讀是極度私密的事,因為它會顯示一個人的喜好、個性,所以可以從他人的閱讀清單、分享的內容去大概知道這個人在網路上,試圖營造的形象是什麼,不過這是個人選擇是否公開。

以閱讀者的身份,我很希望這些媒體內容網站多著重於自己的內容品質,參考統計數據了解網站使用者的喜好、提高內容的品質或是網站的親和力,而不是去營運及操作網路廣告、搜尋引擎排序;畢竟又不是花納稅人錢的公部門 (計畫) 網站,需要看那些統計數據或用這些數據來證明自己需要有一個網站。

很重要的畫線、分類、註記功能

並不是所有的網站都提供 RSS 或 ATOM 訂閱的服務,但我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服務,可以讓我把網站上的文章收取下來,讓我畫線、註記感想,日後可能成為我寫文章的參考資料之一。Evernote 有提供 Web Clipper 的服務,可以在瀏覽器上安裝套件,它會幫使用者把畫面上的廣告都清空,只留下文章,我們就可以在上面畫線、駐記,存檔後就是存在 Evernote 的伺服器上。

熱門的寫作社群平臺 Medium 也有畫線、註記留言的功能。作者可以看到讀者標記的內容、回饋,作者和讀者都能互動:

Evernote 的使用者需要付費來增加自己的儲存空間,也曾為了想開發人工智慧,甚至要侵犯使用者的隱私;而 Medium 除了需要付費閱讀外,使用者在畫線、註記的內容也僅限 Medium 上的文章,儘管 Medium 上的文章有不少的品質都是非常優良的,但其演算法也只會讓使用者固定在  Medium 平台上,同而畫線註記的文章,在之後是不容易找回來的,等於是畫線後就忘了。

後來因為參與了 Don Tapscott 和 INSEAD 在 Coursera 的區塊鏈線上課程,他們在課程裡希望大家可以多交流,但 Coursera 的課程介面較為個人化,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在看線上的影片,所以 Don Tapscott 在課程開始之初便要大家學習使用 Hypothesis 網站,他們在裡面建立了一個課論區塊鏈課程內容社團 BRMOOC,在 Hypothesis 網站上註冊一個帳號,並在瀏覽器上裝上套件,登入後就可以在頁面上畫線或加上自己的看法,這些文字會被儲存在 Hypothesis 裡。可以在上面分享所看到的文章,並進一步的連結課程的學生,藉由 Hypothesis 的平台交流、討論,除了網頁上的文字外,PDF 也是可以註記的。

這些畫線、討論的內容不會影響到原始文章,也不會干擾閱讀,也不需要像 Evernote 一樣擷取網站全文。Hypothesis 可以在不同的網站上使用,而且可以建立不同的群組、設定公開與否。使用者或是社團的成員就可以專心的在上面討論,而不用擔心會有廣告或訊息干擾的情況出現。下圖以藍色線框框起的部份就是使用在 Chrome 上安裝 Hypothesis 工具時會出現的畫面:


Hypothesis 也有提供 API 和程式檔案讓大家檢視、使用,只是目前我使用的 Blogger 平臺沒有這樣的功能,這也是我先前會搬到 Medium 上的原因,但 Medium 愈來愈封閉後,我還是選擇回到 Blogg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網際網路裡的工具很多,光是社群平臺的形式就有很多種。有些搶得了先行者優勢,於是獨霸網際網路,也造成大量的使用者上癮、互相牽制於同一個訊息平臺中。2018年11月,我在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上,就親耳聽見一個不怎麼喜歡使用 Facebook 的網路使用者說,他並不喜歡使用 Facebook,但他沒有選擇,因為他的親朋好友們都在 Facebook 上,他不得不使用。我還記得在之後與其他與會者討論替代的方案,例如 twitter 或 Telegram。

而我自己是覺得,生活裡雞毛蒜皮的事太多了,Facebook 上的私人生活其實大同小異,與其把時間用在別人的雞毛蒜皮上,還不如多充實自己所需要的知識與資訊。

這種想法不近人情,但這就是現實。

在我開始付費使用 Feedly 後,雖然不見得每篇文章都會閱讀,會以有提供全文閱讀的文章優先,註記自己的心得、存檔,這對我來說比在社群平臺上寫完心得後,就再也找不到來得方便。曾經想要使用 Hypothesis 來建立線上討論的社團,讓參與者專心在文章及討論上,而不要被演算法、廣告、照片干擾,不過這在台灣可能還不是主流的網路使用方式,所以只是一個人註記、畫線、思考而已,但的確這些工具讓我遠離了 Facebook 上,許多的無病呻吟或影響心理健康的謾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語言是進入網際網路的第一把鑰匙

全球化與網際網路發展的影響下,英文成了國際間通用的語言。使用網際網路必須要先透過26個英文字母,或至少得先記住幾個入口網站或搜尋引擎網站的英文位址,再自透過搜尋或入口網站的連結找到自己的目的地。

自圖 1 可以得知在網際網路裡最常被使用的前十大語言:英文的使用人口數為第一,其次是中文 (無特別區分正體中文或簡體中文),第三為西班牙文,除了英文的普及性造成使用人口較多外,中文的使用人口數也不遑多讓。雖然這三種語言為全球使用人數居多的語言,然而在網際網路的內容上,則有不同的呈現。


[movie]虛偽、傲慢與人性--Dogville

片名:厄夜變奏曲DOGVILLE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演員:Nicole Kidman…IMDB花絮:厄夜的告白(Dogville Confession)續集:命運變奏曲(Manderlay)目前桌上放著的,是《在黑暗中漫舞》和《命運變奏曲》,克制著自己不要接著看下去,雖然我覺得看完再寫會比較完整,特別是看完《命運變奏曲》。昨晚已先看了《厄夜變奏曲》的花絮,在拍完這部電影後 Nicole Kidman還是沒能再接下去演《命運變奏曲》。如果沒看過這部電影的人,不建議再繼續看下去,免得壞了看電影的興緻。這部電影共分為九幕和一個序,沒有任何的「場景」,像是舞台劇般的在每一幕開始時有旁白,所謂的場景則象徵性的在攝影棚的地上劃出房子的地基、動物;在實體場景上,只有商店有門和展示櫃,看不見的McKay家有片落地窗,醫生有藥櫃,作家有書桌,七個孩子的果農家有張床和黑板…每個實際存在的物品都代表了住在那一「格」的居民的職業和對他們最重要的事物。也許因為沒有了場景,演員的表現反而被突顯了出來,劇情更容易讓人印象深刻。在「序」這一段裡介紹了Dogville和裡面的人物。在第一幕到第五幕裡,從Grace來到這個貧瘠的村莊,而村長Tom的行為與用意也讓人難以忍受,到此為止,大部份村民看起來是善良的,如同在序中介紹的善良正直。雖說在看電影前已經有人提醒我要小心電影情節的黑暗面,在第六幕開始時也有字幕提醒,但在看到第六幕時就想關掉了。因為從這一幕開始,才開始看到什麼是人性,而從第六幕開始,才是真正的人生。「傲慢(arrogance)」是最常出現在電影中的字詞,當Grace與Tom相遇時,她對Tom表示她必須自己教育自己,所以必須處罰自己不能進食;在第二幕裡,Grace認為Tom很「傲慢」而傲慢是不對的,一直到最後,第九幕,她到了車上依然與父親爭論「傲慢(arrogant)」。從車上兩個人的爭論裡,名字代表優美、優雅Grace終於顯露了她的本性:The Big Man:…but I, I call them dogs…
Grace: The dogs only obey their nature. Why shouldn't we forgive them?直到最後,她的決定讓整個村子燒光只剩下一隻狗,而她原諒了那隻連肉骨頭也不願施捨給她,甚至是讓她經歷整個黑暗…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導演:Arturo Ripstein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的心理封閉了這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