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使用 RSS Read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當 Google 停止 Google Reader 服務時,對我造成了困擾。以往我可以藉由 Google Reader 閱讀一些部落格、新聞資訊,藉由社群平臺朋友們的引導,可以看到更多平台的資訊,再自己選擇是否訂閱。當大家完全依賴社群平臺的資訊時,Google Reader 就停止了服務,並讓使用者匯出資訊到其他平台,例如我現在使用的 Feedly

在使用很長一段時間免費版的 Feedly 後,在 2019 年決定付費,主要原因如下:
  1. 提供搜尋、畫線、分類、註記等功能
  2. 可以直接在閱讀介面上把內容寄給好友或分享至社群平臺(Facebook、LinkedIn、Twitter...等)、Evernote、Pocket 等服務上存檔。
  3. 把介面調整成對眼睛較舒服的顏色
  4. 身為讀者,可以專心的閱讀完整內容
  5. 不需要再看到亂七八糟的網路廣告
  6. 不會被演算法干擾
  7. 身為作者,只要專心提供優良的內容品質,而不是有沒有人來看網站中的廣告
當愈來愈多的文字內容在網際網路上可以閱讀後,有些人認為平面媒體或傳統的媒體會消失,但這也是平面媒體和舊型式媒體的轉型機會,因為他們多數人比一般文字撰寫者擁有更嚴謹的文字及編輯訓練,這是他們的優勢,而數位化是工具,妥善運用工具,就可以讓具有優勢的媒體跑得更快,這是網際網路的特性,如果體質夠好,網際網路會讓你占盡優勢;如果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就可能會讓整個服務消失。

由於網際網路使用者過度依賴社群平臺、即時通訊軟體的演算法餵養,於是所接收到的訊息來源會愈來愈單一及固定,也會讓人在同溫層中失去查證事實的動力;對內容提供者來說,過度依賴社群平臺的協助傳播,就不得不付費靠社群平臺推廣,原本是因為品質優良的內容而吸引讀者,卻幾乎倒果為因,先吸引讀者進入網站,而沒有心思提供好的內容,也陷入惡性循環,為了增加收入,在網站的版面上放上多則廣告,讓演算法去污染你的視覺畫面。

漸漸的,有許多網站不再提供 RSS 或 ATOM 讓讀者訂閱,或是根本不再維護,有些網站只提供部份的資訊,逼讀者一定要去他們的網站上閱讀,例如台灣中央社的重點新聞所提供的 RSS,我每次看到那行:「此摘要項目的內容經過刪剪,請瀏覽我的網站以檢視全部連結和內容。」這種直接翻譯不經修飾的文字,都會讓我忍不住笑出來:


在 RSS 裡提示這樣的文字其實是一種冒險,但對於閱讀者來說,他了解需要到原本的網站去閱讀這則新聞。有些 RSS 則不會提示類似的文字,例如下圖是 iThome 的新聞內容,如果不是因為了解 iThome 的報導不可能只有幾行字,我可能也不會再開啟視窗到其原始網站去。


我覺得閱讀是極度私密的事,因為它會顯示一個人的喜好、個性,所以可以從他人的閱讀清單、分享的內容去大概知道這個人在網路上,試圖營造的形象是什麼,不過這是個人選擇是否公開。

以閱讀者的身份,我很希望這些媒體內容網站多著重於自己的內容品質,參考統計數據了解網站使用者的喜好、提高內容的品質或是網站的親和力,而不是去營運及操作網路廣告、搜尋引擎排序;畢竟又不是花納稅人錢的公部門 (計畫) 網站,需要看那些統計數據或用這些數據來證明自己需要有一個網站。

很重要的畫線、分類、註記功能

並不是所有的網站都提供 RSS 或 ATOM 訂閱的服務,但我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服務,可以讓我把網站上的文章收取下來,讓我畫線、註記感想,日後可能成為我寫文章的參考資料之一。Evernote 有提供 Web Clipper 的服務,可以在瀏覽器上安裝套件,它會幫使用者把畫面上的廣告都清空,只留下文章,我們就可以在上面畫線、駐記,存檔後就是存在 Evernote 的伺服器上。

熱門的寫作社群平臺 Medium 也有畫線、註記留言的功能。作者可以看到讀者標記的內容、回饋,作者和讀者都能互動:

Evernote 的使用者需要付費來增加自己的儲存空間,也曾為了想開發人工智慧,甚至要侵犯使用者的隱私;而 Medium 除了需要付費閱讀外,使用者在畫線、註記的內容也僅限 Medium 上的文章,儘管 Medium 上的文章有不少的品質都是非常優良的,但其演算法也只會讓使用者固定在  Medium 平台上,同而畫線註記的文章,在之後是不容易找回來的,等於是畫線後就忘了。

後來因為參與了 Don Tapscott 和 INSEAD 在 Coursera 的區塊鏈線上課程,他們在課程裡希望大家可以多交流,但 Coursera 的課程介面較為個人化,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在看線上的影片,所以 Don Tapscott 在課程開始之初便要大家學習使用 Hypothesis 網站,他們在裡面建立了一個課論區塊鏈課程內容社團 BRMOOC,在 Hypothesis 網站上註冊一個帳號,並在瀏覽器上裝上套件,登入後就可以在頁面上畫線或加上自己的看法,這些文字會被儲存在 Hypothesis 裡。可以在上面分享所看到的文章,並進一步的連結課程的學生,藉由 Hypothesis 的平台交流、討論,除了網頁上的文字外,PDF 也是可以註記的。

這些畫線、討論的內容不會影響到原始文章,也不會干擾閱讀,也不需要像 Evernote 一樣擷取網站全文。Hypothesis 可以在不同的網站上使用,而且可以建立不同的群組、設定公開與否。使用者或是社團的成員就可以專心的在上面討論,而不用擔心會有廣告或訊息干擾的情況出現。下圖以藍色線框框起的部份就是使用在 Chrome 上安裝 Hypothesis 工具時會出現的畫面:


Hypothesis 也有提供 API 和程式檔案讓大家檢視、使用,只是目前我使用的 Blogger 平臺沒有這樣的功能,這也是我先前會搬到 Medium 上的原因,但 Medium 愈來愈封閉後,我還是選擇回到 Blogg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網際網路裡的工具很多,光是社群平臺的形式就有很多種。有些搶得了先行者優勢,於是獨霸網際網路,也造成大量的使用者上癮、互相牽制於同一個訊息平臺中。2018年11月,我在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上,就親耳聽見一個不怎麼喜歡使用 Facebook 的網路使用者說,他並不喜歡使用 Facebook,但他沒有選擇,因為他的親朋好友們都在 Facebook 上,他不得不使用。我還記得在之後與其他與會者討論替代的方案,例如 twitter 或 Telegram。

而我自己是覺得,生活裡雞毛蒜皮的事太多了,Facebook 上的私人生活其實大同小異,與其把時間用在別人的雞毛蒜皮上,還不如多充實自己所需要的知識與資訊。

這種想法不近人情,但這就是現實。

在我開始付費使用 Feedly 後,雖然不見得每篇文章都會閱讀,會以有提供全文閱讀的文章優先,註記自己的心得、存檔,這對我來說比在社群平臺上寫完心得後,就再也找不到來得方便。曾經想要使用 Hypothesis 來建立線上討論的社團,讓參與者專心在文章及討論上,而不要被演算法、廣告、照片干擾,不過這在台灣可能還不是主流的網路使用方式,所以只是一個人註記、畫線、思考而已,但的確這些工具讓我遠離了 Facebook 上,許多的無病呻吟或影響心理健康的謾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生活裡處處可見的網路治理議題(1)

以往在談論電子治理、電子化政府、推動政府開放資料、公民參與,或是主張程序透明、當責、數位經濟發展⋯等議題,這些都屬於末端應用,而非基礎端或是在推廣這些議題時都少了一個支撐它的基本主軸。

從2016年開始參與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之後才豁然開朗,原來這些網路應用層面的議題,都在國際間稱為「網路治理」的框架內。藉由之後實際參與活動、工作小組,從台灣到亞太區網路治理論壇,摸索與體驗什麼是「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Multistakeholder Machenism)」,到基礎概念的網路發展歷史、網路治理論壇的歷史與基礎建設,於是才知道,原來這麼多年來都在看應用而忽略了網路基礎建設的重要性。

台灣的政黨政治為了讓民眾快速的看到經濟發展政策的成效,大多著重在應用層面的議題,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