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使用 RSS Read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當 Google 停止 Google Reader 服務時,對我造成了困擾。以往我可以藉由 Google Reader 閱讀一些部落格、新聞資訊,藉由社群平臺朋友們的引導,可以看到更多平台的資訊,再自己選擇是否訂閱。當大家完全依賴社群平臺的資訊時,Google Reader 就停止了服務,並讓使用者匯出資訊到其他平台,例如我現在使用的 Feedly

在使用很長一段時間免費版的 Feedly 後,在 2019 年決定付費,主要原因如下:
  1. 提供搜尋、畫線、分類、註記等功能
  2. 可以直接在閱讀介面上把內容寄給好友或分享至社群平臺(Facebook、LinkedIn、Twitter...等)、Evernote、Pocket 等服務上存檔。
  3. 把介面調整成對眼睛較舒服的顏色
  4. 身為讀者,可以專心的閱讀完整內容
  5. 不需要再看到亂七八糟的網路廣告
  6. 不會被演算法干擾
  7. 身為作者,只要專心提供優良的內容品質,而不是有沒有人來看網站中的廣告
當愈來愈多的文字內容在網際網路上可以閱讀後,有些人認為平面媒體或傳統的媒體會消失,但這也是平面媒體和舊型式媒體的轉型機會,因為他們多數人比一般文字撰寫者擁有更嚴謹的文字及編輯訓練,這是他們的優勢,而數位化是工具,妥善運用工具,就可以讓具有優勢的媒體跑得更快,這是網際網路的特性,如果體質夠好,網際網路會讓你占盡優勢;如果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就可能會讓整個服務消失。

由於網際網路使用者過度依賴社群平臺、即時通訊軟體的演算法餵養,於是所接收到的訊息來源會愈來愈單一及固定,也會讓人在同溫層中失去查證事實的動力;對內容提供者來說,過度依賴社群平臺的協助傳播,就不得不付費靠社群平臺推廣,原本是因為品質優良的內容而吸引讀者,卻幾乎倒果為因,先吸引讀者進入網站,而沒有心思提供好的內容,也陷入惡性循環,為了增加收入,在網站的版面上放上多則廣告,讓演算法去污染你的視覺畫面。

漸漸的,有許多網站不再提供 RSS 或 ATOM 讓讀者訂閱,或是根本不再維護,有些網站只提供部份的資訊,逼讀者一定要去他們的網站上閱讀,例如台灣中央社的重點新聞所提供的 RSS,我每次看到那行:「此摘要項目的內容經過刪剪,請瀏覽我的網站以檢視全部連結和內容。」這種直接翻譯不經修飾的文字,都會讓我忍不住笑出來:


在 RSS 裡提示這樣的文字其實是一種冒險,但對於閱讀者來說,他了解需要到原本的網站去閱讀這則新聞。有些 RSS 則不會提示類似的文字,例如下圖是 iThome 的新聞內容,如果不是因為了解 iThome 的報導不可能只有幾行字,我可能也不會再開啟視窗到其原始網站去。


我覺得閱讀是極度私密的事,因為它會顯示一個人的喜好、個性,所以可以從他人的閱讀清單、分享的內容去大概知道這個人在網路上,試圖營造的形象是什麼,不過這是個人選擇是否公開。

以閱讀者的身份,我很希望這些媒體內容網站多著重於自己的內容品質,參考統計數據了解網站使用者的喜好、提高內容的品質或是網站的親和力,而不是去營運及操作網路廣告、搜尋引擎排序;畢竟又不是花納稅人錢的公部門 (計畫) 網站,需要看那些統計數據或用這些數據來證明自己需要有一個網站。

很重要的畫線、分類、註記功能

並不是所有的網站都提供 RSS 或 ATOM 訂閱的服務,但我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服務,可以讓我把網站上的文章收取下來,讓我畫線、註記感想,日後可能成為我寫文章的參考資料之一。Evernote 有提供 Web Clipper 的服務,可以在瀏覽器上安裝套件,它會幫使用者把畫面上的廣告都清空,只留下文章,我們就可以在上面畫線、駐記,存檔後就是存在 Evernote 的伺服器上。

熱門的寫作社群平臺 Medium 也有畫線、註記留言的功能。作者可以看到讀者標記的內容、回饋,作者和讀者都能互動:

Evernote 的使用者需要付費來增加自己的儲存空間,也曾為了想開發人工智慧,甚至要侵犯使用者的隱私;而 Medium 除了需要付費閱讀外,使用者在畫線、註記的內容也僅限 Medium 上的文章,儘管 Medium 上的文章有不少的品質都是非常優良的,但其演算法也只會讓使用者固定在  Medium 平台上,同而畫線註記的文章,在之後是不容易找回來的,等於是畫線後就忘了。

後來因為參與了 Don Tapscott 和 INSEAD 在 Coursera 的區塊鏈線上課程,他們在課程裡希望大家可以多交流,但 Coursera 的課程介面較為個人化,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在看線上的影片,所以 Don Tapscott 在課程開始之初便要大家學習使用 Hypothesis 網站,他們在裡面建立了一個課論區塊鏈課程內容社團 BRMOOC,在 Hypothesis 網站上註冊一個帳號,並在瀏覽器上裝上套件,登入後就可以在頁面上畫線或加上自己的看法,這些文字會被儲存在 Hypothesis 裡。可以在上面分享所看到的文章,並進一步的連結課程的學生,藉由 Hypothesis 的平台交流、討論,除了網頁上的文字外,PDF 也是可以註記的。

這些畫線、討論的內容不會影響到原始文章,也不會干擾閱讀,也不需要像 Evernote 一樣擷取網站全文。Hypothesis 可以在不同的網站上使用,而且可以建立不同的群組、設定公開與否。使用者或是社團的成員就可以專心的在上面討論,而不用擔心會有廣告或訊息干擾的情況出現。下圖以藍色線框框起的部份就是使用在 Chrome 上安裝 Hypothesis 工具時會出現的畫面:


Hypothesis 也有提供 API 和程式檔案讓大家檢視、使用,只是目前我使用的 Blogger 平臺沒有這樣的功能,這也是我先前會搬到 Medium 上的原因,但 Medium 愈來愈封閉後,我還是選擇回到 Blogger。

戒除社群平臺上癮症

網際網路裡的工具很多,光是社群平臺的形式就有很多種。有些搶得了先行者優勢,於是獨霸網際網路,也造成大量的使用者上癮、互相牽制於同一個訊息平臺中。2018年11月,我在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上,就親耳聽見一個不怎麼喜歡使用 Facebook 的網路使用者說,他並不喜歡使用 Facebook,但他沒有選擇,因為他的親朋好友們都在 Facebook 上,他不得不使用。我還記得在之後與其他與會者討論替代的方案,例如 twitter 或 Telegram。

而我自己是覺得,生活裡雞毛蒜皮的事太多了,Facebook 上的私人生活其實大同小異,與其把時間用在別人的雞毛蒜皮上,還不如多充實自己所需要的知識與資訊。

這種想法不近人情,但這就是現實。

在我開始付費使用 Feedly 後,雖然不見得每篇文章都會閱讀,會以有提供全文閱讀的文章優先,註記自己的心得、存檔,這對我來說比在社群平臺上寫完心得後,就再也找不到來得方便。曾經想要使用 Hypothesis 來建立線上討論的社團,讓參與者專心在文章及討論上,而不要被演算法、廣告、照片干擾,不過這在台灣可能還不是主流的網路使用方式,所以只是一個人註記、畫線、思考而已,但的確這些工具讓我遠離了 Facebook 上,許多的無病呻吟或影響心理健康的謾罵。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Longford)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IMDb--LongfordWikipedia--Myra Hindly:Myra Hindley米拉·韓德麗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Frank Pakenham圖片來源:Amazon:Longford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讀了《懺悔錄》,感受到她心中的兩個聲…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導演:Arturo Ripstein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的心理封閉了這個家…

[小小書房]一個階段的結束

看到這篇文章:震撼!寫在最後一夜之前:小小店1,走入歷史的第一段話,實在很難不被驚嚇到:本來這篇文章要寫得很感傷、很悲情,但是寫一寫覺得最近傷心的新聞好多喔,幹嘛加重大家的心裡負擔,因此,就全都刪了,重新開始。總而言之,簡單來說,就是傳說中的美麗的小小書房,即將在10下旬結束營業……詳細的情況還是請大家自己去看吧!總之,看完就能鬆一口氣。真正的踏入小小書房應該是一場報了名卻又沒去的《百年孤寂》讀書會,這本書在昨天凌晨又讀了一遍。後來,原本的金額就轉到了第一屆塔羅班,認識了很多人,有很難忘的回憶。參加塔羅班像是一個轉折點,因為之後又在國內修習了第一次在台灣辦的巴哈花精的Level 2班級,同時又參加了小小的藝術治療課,也因為藝術治療課,我讀到Yalom和Frankl的書,然後,決定今年努力的想跨進心理諮商的大門。總之去年在小小的經驗就是很奇妙,是這些經驗的開始。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塔羅進階班也沒得上,也很少有機會踏入小小,不過這個地方一直都掛在心裡的某個角落。我會想念以前塔羅班的同伴們,想念以往曾和幾個朋友約在那裡聊天的經驗。以下的照片,就是參加這次照片活動串連的照片:
這個門口旁的座位應該是最多人喜歡的座位,海蒂也在這裡幫大家用塔羅占卜。
在塔羅成果發表會前拍的照片。
第一屆塔羅班成果發表會。
塔羅聚會後,大家把小寶幫畫的每個人代表牌放在一起拍照。
在小小也很常看到貓哦!小小書房回顧
2007年10月21日塔羅發表會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