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遠距工作沒有報導中的那麼浪漫

上圖應該是很多人對遠距工作的想像情境,但下面這張圖會是台灣較有接近的遠距工作者狀態:

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的關係,許多媒體開始鼓吹遠距工作的優點和指責台灣企業至今不願意轉換為遠距工作是老舊、不知變通、不信任員工的守舊、古板思想及行為。

就我自己所接觸到的,完全沒有辦公室的「三人以上的公司」也只有一家,其他可能是個人工作室、以家庭為單位所組成的小型公司,在 Marissa Mayer 擔任 Yahoo! 的執行長期間,2013年起更禁止員工遠距(在家)工作,也有一些公司開始思考遠距(在家)工作和在公司裡實際參與的優缺點。

雖然我是可以遠距工作的人,也知道遠距工作的優點,也偏好遠距工作。但遠距工作在實際執行上的缺點也不少,而且會讓工作量和設備成本、管理成本增加很多,這些則是許多倡導遠距工作的人不會寫的,那些浪漫文字報導的背後,證明他們很少或根本沒實際想過要去處理這些行政問題(因為他們可能不是行政人員)。

先不去想那些浪漫報導所帶來的浪漫願景,大家實際一點想想:

你願意工作整天之後,在凌晨三四點開會嗎?我知道外商、進出口貿易相關的公司很多這種情況,但台灣全體朝九晚五習慣的公務員性格,有人願意嗎?先撇開勞基法的規定,我只想知道,一個員工熱愛自己的工作到什麼程度,才會讓自己幾乎可以長時間在工作狀態裡,且不計較這中間會發生的成本、管理、法律的實際問題。

  1. 家用網路、硬體設備是公司資產還是個人資產?你拿個人資產做公務,是不能抵稅的哦!這也是許多台灣人公私不分的原因,而且家用或個人網路的資安規格,要拉到公司符合資安要求的層級,也不是一般人或家庭做得來的。如果人人都能負擔得起這樣的資安規格,那也會是一件好事,也是我們在網路安全裡的 Capacity Building 有真正的影響到每個家庭、甚至到個人,而受惠的業者則包括了資安設備的硬體廠商、相關軟體廠商。
  2. 每個員工都有良好的使用習慣嗎?因為台灣資安法和個資法的關係,有些公司、公務機關都會禁止員工在公司電腦裡插私人儲存設備和私人的儲存空間。當一個人不在公務環境下時,公司的現有制度對資料的讀取權限進行分級規劃?有沒有辦法保障公司的營業機密、客戶的個人資料不會因為遠距工作而被洩漏?
  3. 私人電腦裡使用的軟體是合法的嗎?軟體、產出物的所有權是誰的?例如你用個人的電腦設備買了Office 365,但你是用自己的錢去付的,公司不會幫你付錢,但你是拿來處理公務,產出文件的所有權歸屬是誰?著作權歸誰?如果你用自己的錢去買了設備和軟體,但公司平時的管理費就有列入資產設備和軟體的費用,在合作結束後,設備的歸屬是誰?如果是公司,折舊攤提後怎麼處置?你買的軟體,公司要出錢嗎?如果你用非法軟體在公司的電腦上做事情,被抓到使用侵權的軟體,算公司的還是算個人的?
  4. 網路費與相關設備的維運在公司算營運成本,還包括了公司建築主體空間裡的設備與網路維運的設及人事成本。今日若用家用網路連至公司,在做公務,除了資安這些考量之外,你還會在家用網路看 Netflix、購物、個人娛樂,但每個月的網路費支出算誰的?今天你用公司的伺服器在寄送email,還是需要 IT 維運人員天天維護設備啊!你能完全相信 Google、Amazon的雲端服務不會出事嗎?從家用端、個人端到公司端這中間的網路維運怎麼去看待?
  5. 差旅費的計算,有些公司會給員工通勤用的交通卡,但當你天天遠距工作時,怎麼證明你的外出是公務。不要說信任問題,你是個體、個人公司時這些都好解決,公司規模一大,超過10個人時,就會有管理成本的相關支出。
  6. 管理與協作。在很久以前的年代,有些較大型的公司會有所謂的企業內部系統、協同工作平台、Enterprise Information Portal(EIP,企業入口網站),會有像是Lotus Notes或是其他開放軟體可以使用,或是近期有些專業的專案管理系統,但這些系統的導入都需要付出高額的學習成本,有些員工更是拒絕使用。同時,儘管免費的服務很好用,但總是得冒著空間不夠用、資訊存在別人家伺服器的風險,如果團隊裡有個人下了決心付費買服務,資訊還是存在別人家,而且團隊也不見得樂於分攤這些購買服務的成本,也不見得願意花時間學習使用新平台。當員工遠距工作時,也會降低其對團隊、公司的向心力,而忽略了這是團隊工作,而不是個人工作。
  7. 其他公務設備的使用。在公司裡,會因為公務需要而使用印表機、掃瞄器等事務機器,有些甚至還在使用傳真機,這些工具在目前的環境下,一般人也不會在家裡常備這些工具,便利商店的事務機器通常是在急迫之時才會選擇的考量,除了費用昂貴之外,所謂的雲端儲存也是存在對方的設備上,你能把握這些資訊不會被外流嗎?
  8. 辦公設備、水電等營運成本。下圖是比較多新手遠距工作者可能的實際狀態,雖然很多理想的工作狀態可能會在咖啡廳或是在其他的工作空間,但實際上,咖啡廳其實是一個吵雜容易分心的工作環境,你也無法避免四周人來人往,你的臉皮也要夠厚才能忽略店員們希望提升翻桌率的眼神與心情,坐在那張椅子與桌子旁一整天。另外,當你需要視訊會議時,你還是需要有一個較單純的環境與會,不會穿著睡衣或休閒服,在一個吵雜的環境下視訊。另外,在公司工作,公司也支出了大量的水電成本,你喝的水、上廁所的水、良好充足的光線、安全的網路環境,這些都是營運成本,通常專業的個人工作室,通常他們的收費也不會太低,因為這些成本都要考量在裡面,甚至工作環境需要三個或四個螢幕或事務機器時,就不會坐在床上處理事情,還是需要辦公桌椅等工具。電腦使用的電、網路連線費用、衛生紙、文具用品,你不能把這些成本都轉嫁到咖啡廳裡。當你身處於公司環境時,這些都是成本支出,你也是在為公司服務,所以公司也付出了這些成本,但遠距工作者就全都需要自己負擔這樣的支出了,你願意嗎?
  9. 責任歸屬問題。一個簡單的情境狀況,當你在咖啡店,用店家的WiFi連線上網,如果資訊外洩,責任算誰的呢?如果在交通的過程中,出了意外,這要怎麼認定是因為公務還是因為私人?
對企業主來說,除去信任感與職業道德問題,讓員工遠距工作實際是在降低公司日常的營運成本,如果規劃得當,可能可以大幅降低維運成本,例如減輕房租壓力、相關設備的折舊攤提、不同部門間的成本分攤問題等。一間公司的正常運作其實是需要很多行政人員默默的工作與執行,不是腦力密集工作者光靠想就能完成的,除非這些腦力密集工作者也願意分攤行政作業,又或是企業主一個人可以承擔的行政工作(通常公司規模也不會太大),一間 50 人以上的公司,可能只有部份人員可以遠距工作,行政人員還是得坐在辦公室裡。

遠距工作真的沒有那些報導寫的那麼浪漫,不然 1980 年代開始實行遠距工作的 IBM 也不會在 2017年時,選擇取消遠距工作的制度。工作還是務實一點,在目前的薪資水準與勞資關係狀態下,要求遠距工作,對每個受雇於人的職員來說,只會造成更大的損失,而不會有報導中的浪漫情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Longford)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IMDb--LongfordWikipedia--Myra Hindly:Myra Hindley米拉·韓德麗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Frank Pakenham圖片來源:Amazon:Longford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讀了《懺悔錄》,感受到她心中的兩個聲…

參與網路治理線上課程的經驗與感想

「網路治理」四個字在台灣,對多數網路使用者來說,是很陌生的詞。從2016年中旬開始參與相關的會議活動,到現在2020年,四年的時間在這個領域裡,但處於台灣的我,一直覺得缺少了某些重要的資訊,每年開完台灣網路治理論壇,我最常問自己的問題是:「這就是網路治理嗎?」我相信每年的議題都具有當年度的代表意義,也極具有當年的代表性,只是對我自己來說,就像是拼圖裡少了幾片什麼,在台灣似乎不會在這個場合裡談到、政府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也不希望再增加議題的更多或直接的利害關係人,就像是看到公開在網路上的法律案件,有一大段被抹除,身處於其中,只能霧裡看花,愈走愈偏頗。也曾經向一些朋友請教自己該補足的知識,但我的目標也不是成為工程師,許多很棒的建議,也無法解決我的問題。台灣有很多很棒的線上教育平台,也有很多傑出的講師,相信與參與的學生們也都有很好的互動。但目前台灣的網路治理裡,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前輩、專業人員、學者,可以從不同面向切入各個議題,但還沒有完整的線上課程內容,如果只聽一位或兩、三位講者來講,加上缺少國際與會的機會,可能會和我面臨同樣的疑惑。全球網路治理其實有著共同面臨的問題:「語言」,就算是聯合國有六種官方語言,但在舉辦各種會議時、網路治理論壇時,還是以英文為主要的溝通語言。以2017年線上參與的實際經驗,聯合國的官方中文口譯是會打馬虎的,當他翻譯來不及時,就會以「這個、那個」來呼攏線上的中文聽眾。亞洲國家有不少國家、經濟體系是以英文為官方語言,但有些專業人員還是習慣以自己的母語、常使用的語言來表達意思,於是也會面臨英文說得流利的參與者不見得可以說出正確的技術知識;而具有專業知識的技術人員,不見得可以準確的用英文表達出自己的意見。因為平時交流還是以普通話為主,所以我也在2018年的 APrIGF 會議上吃過一次語言的虧,所以我也想藉著參與國外的課程來增加英文的能力。當然,每個專業組織都致力於將知識用當地的語言表達出來,希望能讓更多人參與,所以一直努力的鼓勵參與者用自己的語言寫作,這我會在稍後提到今年所參與的Internet Society課程裡再細談。ICANN、APNIC、Internet Society 都有提供免費且十分專業的線上課程,今年還有 Virtual School of Internet Governance 也加入了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教學,如果要參與國際網路組織…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