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210525 本月的三件網路治理重點事件

25日晚上參與了 DiploFoundation 每月都會舉辦的網路治理議題研討會。五月的三個主題其實在台灣也有人談,只是最近被 COVID-19 疫情所影響,所以音量小了很多:

  1. Facebook 對內容的管理、Donald Trump 的停權處置是否恰當。
  2. 供應鏈/基礎建設的安全性:油管公司被攻擊、SolarWinds、QNAP 的事件、公衛系統的安全性,軟體的安全性。
  3. 關於加密貨幣的討論。

社群平台、言論管制、言論自由

因為台灣的年輕世代已經不太用 Facebook 了,大多是中壯年族群、銀髮族群會固著在上面,更多是在 LINE 的同溫層裡,所以 Facebook 從關閉 Donald Trump 帳號所出現的言論管制政策、更早為了不實訊息、帳號而出現的「全球獨立監督委員會」(Facebook content oversight board),在台灣的討論聲量並不高。

但在今天的討論裡卻很熱門。DiploFoundation 還邀請了 Universal Rights Group 的執行長 Marc Limon 和參與者一同討論關於網路人權、言論自由等看法,中間則穿插著 DiploFoundation 執行長的意見,聊天室裡也有固定參與的人表達自己的意見並進行討論。例如,Facebook 說到底還是是一家私人企業,有權力決定自己的公司政策,但是當它大到具有全球影響力時,應該要怎麼處理這些議題。

關於網路安全,順便聊一下 OEWG 的 Final Report

第二件是談到網路安全。這在台灣應該只有技術圈會討論,例如美國的 Colonial Pipeline 遭到 DarkSide 以勒索軟體(Ransomware)攻擊,所以停止營運一日 (新聞);又例如因為 IT 設備監控軟體 SolarWinds Orion 的漏洞,造成美國政府單位、民間企業有許多資料被外洩,包括微軟的 Exchange、Azsure 和美國不少重要的政府單位 (詳細內容);又或是像健康資料的機構被駭客駭入取得資訊。這些網路安全的新聞,在台灣可能就會放在技術類別,例如如何去預防 Ransomware 的攻擊、讓員工有資安意識⋯⋯等。

在聊天室的討論裡,大家則談到基礎建設對於網路的重要性,電力、管線,稍微有個閃失,網路就不存在了,平常看似穩定的網路,沒有保護好基礎建設,其實相當脆弱。另外,在 聯合國開放式工作小組 (Open-ended Working Group,簡稱 OEWG) 今年所產出的最終報告裡,就提到了供應鏈的資安問題是很難管理的,廠商對於軟體的安全、漏洞回報機制流程不夠清楚,是需要改善的方向。

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網路安全最佳實作論壇(Best Practice Forums - Cybersecurity; BPF Cybersecurity) 在 2020 年的主題:「Exploring best practices in relation to international cybersecurity agreements 」,所有參與者分析了 22 份來自於社群、政府組織、商業公司聯盟等不同型態組織的網路安全文件,這些也包含了企業對網路安全的承諾,的確也缺乏明確、具透明度的漏洞回報機制。這個就是非技術社群可以參與的內容,在 OEWG 的報告中也討論了「國際法」 (International Law) 和「規範」(Non-binding Norms) 在網路安全的貢獻與各組織之間的規範。這點其實也是企業在進行數位轉型時、政府在鼓勵企業數位轉型需要考量的,如何讓企業有這樣的共識去建立漏洞回報機制?供應鏈的軟體安全問題,有沒有辦法減輕災害損失?如果像基礎建設、醫療機構遭受網路攻擊而癱瘓時,該怎麼迅速的回復?這是在資安領域裡十分重要,持續討論的事。

加密貨幣的狂熱現象

在線上會議裡除了談到 Elon Musk 的「炒作」外,其實也談到了中國、印度和許多國家強力管制加密貨幣,而自己研究是否發行央行數位貨幣(CBDC)。

在聊天室裡愈來愈熱絡的討論:

  1. 加密貨幣是以「去中心化」的特點在吸引人的,是為了什麼?預防被追蹤?還是為了要反抗國家的貨幣政策?反對第三方驗證機構的身份驗證?再由「去中心化」去討論加密貨幣 的「分散性」是否更具有穩定性?事實是,網路網路其實也是分散性的,但網際網路並不穩定,還會受到政治因素、地理位置的干影響與干擾,還因為依賴基礎設施而相當脆弱。所以加密貨幣並不具有穩定性,且漲跌幅度太大、政府無從介入管理,根本不適合作為一國的央行數位貨幣。
  2. 由於中國在發展數位人幣上已經是領先全球的程度,許多國家還在「研究要不要發行」的階段,而中國已經快速的在各種情境裡測試,所以許多國家也在趕著自己是否要發行 CBDC。

半導體晶片、COVID19 疫情,Taiwan can help 變成 Nobody wants to help

「Taiwan can. help」是去年民進黨執政政府大力向國際宣傳的標語。然而目前的狀況,儘管世界都需要台積電的晶片,但沒有其他國家真的可以支援我們能更順利的取得疫苗、也沒有國家給我們安置與照顧重症患者的協助建議。

美國也決定投入自己生產晶片、南韓也可能加入美國的陣營。聽到主持人憂心忡忡談到台灣目前缺水、電力不足和 COVID-19疫情爆發,不知道是否能在六月完成訂單。這令我也很憂心,去年一整年的 Taiwan can help 能否在今年的此時 Help Taiwan.

Photo by Dan Nelson on Unsplash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衝突的人性

有些事情,雖然說放在心裡會好一些,不過,這幾天下來,我對人性這東西有不同的體驗,為了避免情緒性用字,簡短的寫寫就好。 貪小便宜 並不清楚瀏覽這個Blog的族群(年鹷層/職業/居住地...etc.)分佈在哪,所以我要說的情況可能只有某些人能理解。 也許有人參加過某些政府舉辦的課程或會議,這些活動通常都是機關主辦,但委由外面的單位來辦活動,不論是半天或全天,多少都會有所謂的休息時間讓與會人員活動一下提神或上廁所,也可以讓台上的講者休息一下。通常,委辦的單位都會供一些小茶點或飲料讓與會人員及講者食用,主要目的是在於幫這些人提神。 不過我卻遇到一些奇特的狀況: 有次,我看見一個阿姨,她攔住了拿著盛滿點心茶盤的小姐,請服務人員稍等一下,接著,阿姨打開了手提袋,把大半的點心裝進自己的手提袋裡,當空了一半的茶盤再被放進教室時,阿姨又去拿了幾個茶盤上點心食用。 有次,某個課程的下課時間,第一次提供的即溶咖啡喝完了,與會者直接站到工作人員的服務桌前問:「還有沒有咖啡?我沒喝到。」還有人說「點心沒有了,我沒吃到。」另一個人,趁著工作人員在準備物品時, 順手 就拿走了還在排盤的點心,其他人也就有樣學樣的跟著做,甚至 主動 到工作區域裡翻動委辦單位的工作箱。 有次,我看到有幾個其他單位的人拿著杯子問工作人員:「這次你們怎麼沒有提供咖啡?所以人比較少囉?」 有次,某間辦公室的小姐經過會議室,拉住工作人員,問說:「請問你們這次有提供像上次一樣的咖啡嗎?」當工作人員表示沒有時,她一臉失望的離開。 當台上的主講者因辦活動而贈送禮品,主要目的在於鼓勵大家多接觸相關議題,所以禮品中有一本相關議題的書,而禮品的收受者在會後,悄悄的問工作人員:「有沒有其他禮品可以選擇?」 委辦單位為了鼓勵大家參與會議或想得到一些新的想法及回饋,所以提供了一些小小的,推廣用的禮品,但是要先填寫問卷才能拿禮品。總有人不繳回問卷就要拿禮品;也有人表示沒帶筆,只要拿了贈品筆就有筆可以填寫問卷;也有人說他家裡有兩個小孩,只拿一個回家會不公平;也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完全漠視工作人員的存在,拿了就跑。 要錯大家一起錯 有次,同事在會議現場請教台上某位講者(來自於評定公家機關網站的單位),是不是非中文母語者,在瀏覽網路時,都習慣主選單在上方? 這個講者的回答是超過90%的外國人都習慣主選單在 左 邊,而另一位某個英文報的業者也十分堅持這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