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艾瑪的禮物--平淡與沉重

艾瑪的禮物劇照
  • 導演:史凡塔迪肯 Sven Taddicken
  • 演員:茱蒂翠貝兒 Jordis Triebel、約根沃格爾 Jurgen Vogel
  • 語言:德文
  • 原著: Emmas Glück
  • 作者:Claudia Schreiber
  • ISBN:9783379008051
  • 圖片取自Emmas Glück電影官方網站。
上星期五晚上,我們去長春看這部電影,其實看完後很平淡也很沉重,但也沒有特別強烈的感覺。
影片一開始就是艾瑪屠宰豬隻的畫面,她與豬仔在陽光下嬉戲,然後帶到舖滿乾草的樹蔭下,輕柔的耳語,再快速的在咽喉部劃下一刀,讓豬仔「平靜」的離去。
接著她處理豬隻,而導演將畫面交替切換對比城市中做檢查的麥斯,艾瑪俐落的下刀分解豬隻,而醫院裡的醫生正用精密儀器掃瞄麥斯的腹部,當艾瑪可以從豬隻內臟顏色來判斷一頭豬隻有無染病時,醫生則是用依數據和掃瞄結果告訴麥斯他來日無多。
接下來我們看到這兩個主角開始追求自己的幸福,艾瑪是個祖父養大的女孩,一個女性必須承擔農場的生計,她自給自足,包括性的需求也自有解決方式,當她騎摩托車在鄉野奔馳追求快感時,男主角則是悶悶不樂的走回汽車公司,似乎決定了什麼事,開口搭訕女同事時,就獲得了當天第二次的拒絕,第一次的拒絕是在醫院裡,死神宣告了他的死期。當然艾瑪也不是沒有煩惱,農場的抵押無力償還、水電費繳不出來,六週後整個農場就要被銀行沒收,而這個訊息的傳遞者則是村裡追求她的警員,而這個警員不論到哪裡都離不開媽媽,就連求婚,媽媽也在場,這是多諷刺的情景。
艾瑪和麥斯原本是不屬於同一個世界的人,連個性都是完全不同,相對的。屠夫原是傳統男性的工作,艾瑪可以精準俐落的下刀,但她在家事上完全不行,房子欠缺整理,個性直接坦率,因為保護自己,警覺性很強;麥斯從事汽車銷售的內勤工作,處於辦公室內,偶爾需要招呼客人,比較內向,從他打包行李的動作和房子內部井然有序的佈置以及打電話做預訂房間的行為看得出來他是一位喜好整齊、規律,也同時看得出來他平常很少社交活動,不善與人交際。
癌症破壞了麥斯井然有序的生活方式,於是失序的他偷了公司的資金、偷了公司裡的好車、違背了朋友漢斯之間的情誼,依照計劃他是要竊取這筆黑錢到國外去渡過剩下的日子,不過,生命裡的意外不嫌多,下雨天、遇到進行不法交易的漢斯、跑車追逐,最後他放手衝撞護欄,也衝進艾瑪的生命裡。在雨夜裡救了麥斯的艾瑪,也發現了那一大筆金錢,把錢藏了起來,燒了車,照顧這個從天而降的男人,她也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病得不輕的人,但在兩人相遇的第一個晚上,她似乎就愛上了這個男人。
場景回到艾瑪殺豬的畫面,她對麥斯說:「害怕死亡,比死亡更可怕。」之後,兩人一同站在處理豬隻的室內,艾瑪取出豬隻的內臟,而臉上浮出恐懼表情的麥斯問了艾瑪:「胰臟在哪裡?」她讓麥斯面對自己長久的恐懼。麥斯把一團亂的廚房整理的一塵不染,連罐頭都像得了強迫症似的依照字母順序排放,把艾瑪的摩托車修好…這些都破壞了艾瑪原先的生活方式,也重新讓艾瑪發現身為「女性」的特質,她開始打扮自己、主動挑逗麥斯、保護和照顧這個男人,而麥斯在與這位農家婦女相處的過程裡得到了另一種程度的解放,我想,愛情大概是老天給這兩個遇見不同生命瓶頸的人的最大的禮物。
求婚場景如果仔細回想,這部電影從一開始就出現了不少性暗示和挑逗,但最讓我覺得好笑的,是那個到哪都帶著媽媽的小警察,他就像現代許多男性一樣,總在最不適當的時機發出求愛訊號:
  • 在艾瑪享受個人快感時,他開著警車宣告農莊將被銀行沒收的訊息,車上還載著媽媽,他在兩個女人的面前大言不慚的講著他的幸福計劃,讓兩個女人彼此敵對。
  • 在艾瑪騎著麥斯修好的電動腳踏車在田野間奔馳來回三趟後,正準備要和麥斯愉快晚餐時,他又跑到艾瑪家裡求婚,還打斷了愉快的晚餐氣氛,一開口就是:「我今天聽著妳騎車騎著三遍了…」,被拒絕的他惱羞成怒的對艾瑪吼叫:「等妳想結婚再來找我好了。」
說真的,哪個女人會喜歡這樣的一位男性呢?頂多就是在幾次的幫忙裡又得到幾張好人卡吧!
電影中,艾瑪和麥斯結婚,她開著農車馳騁在馬路上,麥斯倚在她的肩上,她快樂的笑著,幸福甜美讓路人都覺得嫉妒,而警察的也能難過的在母親的懷中哭泣,媽媽說:「她太野了!」
出現在此段的配樂是Damien Rice的Older Chest,這首曲子在O這張專輯裡有,之前聽的時候就很喜歡它的意思,出現在這場結婚場景裡,有點感傷,這大概是麥斯當時的想法:
there's always time
on my mind
so pass me by
I'll be fine
just give me time
彷彿是在祈求死神,如果可以的話先跳過他吧!多一點時間讓他享受生命裡最美好的時光,他獲得了朋友的原諒、妻子、債務已清償的農莊與陽光。畫面走到了艾瑪抱著丈夫走到舖著稻草的樹蔭下,艾瑪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邊流著淚,邊說話,拿刀俐落劃過丈夫的頸部,在輕柔的數數聲中,麥斯也得到安息,她在他耳邊哽咽的說:「謝謝你陪我走過這一段」。當艾瑪與警察站在房裡看著頸部有著大洞的麥斯時,光線是清冷的,我看著那缺口,心裡有種冷意。猜又是警察的幫忙,麥斯被放入棺中,此時這位媽媽的男孩似乎終於長大了,他對艾瑪說:「如果要喝酒記得找我。」戴上警帽恢復警察的身份離開。
片末的音樂似乎是艾瑪的心聲,由Azure Ray所唱的Safe and Sound:
Love is how it's lost .. not how it's found
Love is when I'm lost.. not when I'm found
她望著不遠處,正在修圍籬的麥斯的幻影,轉向鏡頭一個微笑,這個意外禮物,很美,很平淡,也很沉重。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新加坡 Smart Nation 初探

在陸續的聽了一些關於新加坡 Smart Nation 相關計畫的介紹(研討會、網路新聞)及資料收集後,看看台灣目前的作法,寫下一點點心得。

先自一些線上調查來看,聯合國2014年對193個成員國所做的的電子化政府評比中,新加坡的電子化政務(EGDI)是在前三名,電子參與(EPI)也是前十名;世界經濟論壇今年初所完成的全球資訊科技報告(Glob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2015)中也提到新加坡的網路就緒指數(Network Readiness Index)在所調查的143個經濟體中排名第一。這些評比成果都顯示新加坡在電子政務上、基礎建設上都相當完善。

新加坡的 Smart Nation 很明確的定義出 Smart Nation 是要解決問題,對象是「人」。他們找出了要解決的問題:人口老化、教育、交通、資源的問題,針對這些問題擬定了要解決的作法,例如為了解決日後人口老化所衍生的健康照護問題,他們建造智慧住宅,對住戶的生活習慣收集資訊、分析日常行為,如果有一些行為是反常的,可能就會進一步的通知或實地查訪。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會覺得隱私被侵犯,但這是最有可能解決獨居老人發生意外而無人及時救援的方案之一。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