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book100讀書會]07年之閱讀十二問

看到雨漣寫了【book100讀書會】07年之閱讀十幾問,然後看到博客來在辦這個活動,所以我也手癢了,也來回顧2007年的閱讀心得,但沒打算參加抽獎。這十二個問題我覺得不是很好回答。

Q1:2007年我最喜歡的一本書?
偷書賊
想了很久…又參考了anobii統計下來今年閱讀的書籍,撇去每年都會重看的書…單就2007年來說,只剩下《偷書賊》。

Q2:2007年我最想推薦給情人的一本書?
深河
《深河》。我們兩個人在宗教信仰上有一些意見相同和很多意見不同的地方,會想推薦給他這本書,也是希望他在休息時不要再想那些煩死人的電子商務,世界的物質層面想久了,休息時想想靈魂層面的東西也好。雖然,他還有更多書要看,甚至休息時寧可什麼都不想。

Q3:2007年我看過了,但是還想要重看一次的書?
很多。例如:《百年孤寂》每年閱讀都有不同的感受;《偷書賊》需要靜下來再仔細的看上一回;《勿忘我》可以輕鬆的閱讀,雖然讀完心情都很悶…。

Q4:2007年看過最難懂的一本書?
太多了,通常都是看不完。榮格與鍊金術、與神對話…通常這一類書都會讓我讀到頭痛。如果已經看完但還是有看不懂的感覺,例如《海上花》,我有一本吳語版的《海上花》,這就是很難看得懂。《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也是很難懂。

Q5:2007年我覺得封面最美的一本書?
第十三個故事
一樣也是想了很久,把畫冊去除後,剩下《第十三個故事》的英文版書封。

Q6:2007年讓我看完後最快樂的一本書?
潘妮洛普的圖像
《潘妮洛普》,讀完有種KUSO的感覺。

Q7:2007年看完後最後悔的一本書?
花.骨頭.泥磚屋的圖像
《花.骨頭.泥磚屋》。這本書的小標應該叫「走進作者眼中的歐基芙的世界」。

Q8:2007年我看時真的有流淚的一本書?
愛像非洲一樣寬
其實是兩本:《偷書賊》,實在是太沉重;《愛像非洲一樣寬》沒看完,可是看三分之一就不忍心再看下去。

Q9:2007年我買了但一直沒看的書?
The Bridge of San Luis Rey
原文書。除了巴哈花精的課本因為需要不得不看之外,2006年買的Middle Sex和2007年買的The Bridge of San Luis Rey,這兩本書我一直很想看,總是要在翻開時又放下了

Q10:2007年我最喜歡的一位作家是?
沒有。

Q11:2007年哪本書的行銷做的最好?甚至會吸引我買?
《失物之書》和《偷書賊》,《偷書賊》本身是內容就非常的好,由於頁數多,有一點行銷活動會比較好銷售。《失物之書》則是因為試讀本做的漂亮,開頭的內容真的很吸引我,結尾就很無力了,在《失物之書》後,很多書籍的行銷手法都是一樣的,行銷就是如果有人做了第一個,後面再做同樣方式的就是抄襲。

Q12:2008年,我第一本要讀的書是?
SATURDAY星期六的圖像
The Bridge of San Luis Rey。我已經從書堆裡抽出來了。當然還有挑隊等候中的《贖罪》和準備要買的《SATURDAY星期六》,另外,追憶似水年華漫畫的中文譯本第四集今年會出來嗎?好期待。

我讀的書比較大眾化,也多屬於小說,丹尼和阿潑的書單比較特別,很值得一看:

另外,小小書房的這篇「寒冬裡的邊境閱讀,談2007小小(書房)之十大」真的值得一看。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

感受大數據的威力

小時候和家人外出,學會如何看地圖找方向。在爸爸的腦海裡有一個自動導航系統,當高速公路塞車時,他會從最近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找到其他的替代道路,帶我們到達目的地,減少塞車時所受的痛苦。 爸爸教我的一句話:路是長在嘴巴上的,不知道路時,就下車問店家,如檳榔攤、小吃店。 之後出現了車用衛星導航軟體,在車上架個小型面板或機器,設定好目的地後,導航軟體會規劃路線,帶用路人到達目的地。初期最常出現的社會是:車子開入田中、掉入水溝中、開入窄巷或市場、夜市中進退兩難。 有了這些車用導航後,駕駛人都十分依賴它,也不曾再看人下車問路了,但我也沒看過哪個駕駛像爸爸一樣,只要方向沒錯,就可以透過省道、縣道帶我們回家。

也是習慣旁觀他人之痛苦

在參與幾堂NII台權會所辦理的的網路治理課程裡,總是不時被提醒: 在網際網路的世界裡,永遠是WINNER TAKES ALL. 只要有第一家服務出現,就別想當第二,因為不會有第二。

當Dropbox出現後,有提供 30GB免費服務的 COPY,最後出現了Google Drive(不談台灣的Hinet什麼的)。最後,COPY的服務收掉了,Dropbox雖然最初是由病毒行銷打下市場,但近期除了資安問題一直出包外,它也不再是當初的獨角獸。我甚至覺得Google、Amazon會在家用市場開戰,勝利者就可能的雲端儲存會把整個市場吃掉。

也許有不少人聽過Hotmail,這也是曾經紅極一時的郵件服務,剛開始申請時還有10MB的郵件空間,也是透過病毒行銷的方式拓展使用者市場,但當Google Mail(現在的gmail)出現,Hotmail服務也消失了,日後是否還有郵件服務,可能還未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