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對於那些不懂的事-從樂生談到身邊

樂生這個話題已經在報紙和各媒體上談了很久,說實際話我到現在還不是很了解狀況,也不是很敢相信哪一個報導,唯一比較反感的,是台北縣縣長的作為,從他上任到現在,我還沒看到什麼政績,只看到他三天兩頭就要拆古蹟,凡是日治時代的文物或是紀念,他都要拆,真好奇他們家是不是在日治時期被折磨過而留下了什麼樣的傷痕?不過,我也不否認,討厭他還有一些個人因素,例如我家的政治背景和從小我遇到的一些不公平待遇-這些不只針對他,還針對了整個KMT。

每當提到樂生,我就會想到Calvino在《馬可瓦多》一書裡所寫下的「清新的空氣」也沒有特別的原因,只是聯想。最近的樂生事件,看了一些報導,本來想去看的紀錄片因為那天行程太趕也沒看成,我只能自爸爸的口中知道,那裡原本是個三不管地帶(新莊、樹林和龜山),根本沒有人要去管他們的死活。這個地區曾經是許多色情行業的聚集地,由於抓不勝抓,當媒體一揭露山上有間日治時期的痲瘋病院後,這些色情理容院就這麼的消聲匿跡了。在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曾經有陣子看到媒體在報導著漢生病患被人誤解的一面,然後所有的新聞都不見了,直到這幾個月,台北縣長說樂生的存在會影響捷運的開通也會影響當地經濟的發展,所以要拆掉療養院,要把這些病人們遷到另一個地方。然而對這些已經被世人遺忘的人們來說,無疑又是一場折磨,我猜測有不少人只求在療養院裡平靜的過完一生,對他們而言得到這樣子的病症已是一生中最大的波折。

就現實的眼光來看,不斷的破壞就會帶來創新與機會,特別是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台灣,特別是台北,當利益與人道起了衝突時,要選擇什麼?取柏拉圖最適嗎?不幸的是,就算找到一個最適點,永遠都有輸家存在,通常是那些手上資源較豐盛的人會獲得勝利,而可憐的是無辜捲入紛爭的民眾。

姑且不論政客的行為或是經濟利益又或是人道/人權,對於投入抗爭的青年們我感到敬佩,尤其是在這樣一個冷漠的年代,在這樣一個對公益不再熱心的年代裡,還有一群人在努力著。

關於樂生的事,可以參考以下的幾篇文章,裡面的見解和回應,我覺得都值得一看:

前一陣子,在壹陸壹裡客人比較少的時候,大哥說他想做T-shirt,但做T-shirt並不是只有賣衣服而已,而是希望藉著這個活動,來喚醒一種對公益活動支持的意識。怎麼說呢?他的初步想法是做T-shirt,主要目的是提醒大家關懷兒童,所以壹陸壹的mark只會在一個小小的角落,而所得到的金額在扣除製衣的成本後全數捐給關懷兒童的福利機構,當然他也調查過哪些公益團體不是被企業/財團/政客拿來節稅或洗錢用的,而在將這筆金額捐贈出去後,他也不會做一些流於形式的作法,他希望這些金額能妥善的被利用,雖然他還不能確定剩下的金額是多少,也不會像一些業者說要提撥多少多少用於公益活動,他只是有一個念頭想要提醒大家關懷兒童也想喚醒大家對公益活動的認同與協助。

從小到大,我看著許多人是為了功德在做公益,看到許多人自己家裡的老人不照顧反而去別人家做牛做馬,看到藉著支持公益活動來建立良好企業形象的行銷手法,還有藉公益之明行斂財之實的行為,更有人藉支持公益來樹立自己個人的形象、想建立自己「熱血且不同於一般人」的行為-這些假公益真是讓人心寒,也相信對許多人而言讓人對支持公益活動卻步,但我抱持的態度是,也許人家真的是在做公益,不了解的事就不要多評論。

那天我潑了一桶冷水,很要不得,但的確是一桶冷水。我支持這個行動,我不擔心壹陸壹會做什麼假公益,從他們日常的行為就可以了解他們是真的想要關懷社會,大哥也一直在想方法希望能幫助更多人,我聽他說過有很多想法,但我們也都了解實行起來,有些問題會更難解決,做衣服這件事算是最簡單的行為。但我擔心的是那些喜歡嚼舌根、見不得人好的人。

同樣的,除了假公益的人見多了,喜歡道人長短的人也看見不少,我不能說質疑是錯的,每個人都有質疑的權力,更何況質疑的立場只要保持中立,也沒有不好,但就是有那種為反對而反對,因為看誰誰不爽就在blog裡說誰誰的公益活動是假的(所以我也無法評論樂生的事,因為本身的立場已經不中立)似乎也有失公道-你可以選擇直接捐獻給你願意協助公益團體或活動,但也不要評論人家的對錯。沒錯,政府的確是為了鼓勵大家支持公益活動,希望企業能夠回饋社會而讓他們可以藉此節省稅捐,但並不希望是企業假公益之名行斂財之實,我們無法避免人會有偏差的行為或思想,但總是能盡一份自己的心力。

剛看到新聞上報導著星期日下午的遊行活動,我肯定部份人的作法,也否定參與人的部份行為,但我只看到了的只是片刻的畫面,對不了解的事情我不多加評論,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誤解與傷害。

Tags:

留言

  1. 這其實是上星期寫的,今天下午大哥說了一些事情後,我想我是想太多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 LTUX.Taipei 活動

一些朋友大概知道我並不喜歡站在講台上,主要的原因是比我努力的人更多,而他們才是更需要大家掌聲的人。所以,有站上講台的機會,應該把機會讓給別人,而我偏好在幕後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學習。
去年在 COSCUP 2018 ,我準備了以新聞角度切入的網路治理議題,希望能讓初次接觸「網路治理」的參與者能自新聞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當我從講桌往下看時,參與者卻多是已沉浸其中許久的朋友們,我還是以非常基礎的角度,粗略的去談自己在網路治理會議中所學習到的經驗,當作是基礎交流,然後就回家準備去 Vanuatu 參與 APrIGF 2018。
在兩年接觸網路治理的議題研究後,今年非常希望能接觸不同圈子的人,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參與網路治理或至少有個人資料保護的危機意識。所謂不同圈子的人,可能是聽都沒聽過什麼是網路治理,也可能不覺得網路治理與自己有關的人,這些人,才是我想交流的對象,因為到了任何物件都連網、服務即將全網路化、所有資料都變成 0 與 1 儲存的年代,都需要關注「網路治理」,它不再是只有高深的網路基礎架構的爭論,而涉及更多生活中的時事議題。

近日的一些決定:停止使用Facebook,搬回Blog

去年11月底時,我開始練習遠離 Facebook,對一個 2007 就開使使用 Facebook 的重度使用者來說,要戒除 Facebook 難度真的很高。之前在LTUX.Taipei 的分享裡,我也和參與者交流,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個人帳號與工作帳號是無法切割的,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在使用社群平台這麼長一段時間後,我認同工作帳號與個人帳號是需要分割的理念。

我曾經喜歡在這些平台上分享自己的閱讀心得與評論,也很喜歡與讀者互動,如果可以面對面的交流,我也儘量參與。

直到去年底,從一些網路使用者的言論裡,感受到使用社群平台對我產生了明顯的負面影響,甚至已經到具侵略性的監控,曾經有個陌生人告訴我,他從我在網路世界的使用足跡裡,推敲出我在其他社群媒體的帳號。雖然稍具網路使用資歷的人多知道怎麼做這件事,但我自己從未感受到這麼強烈的恐懼感。

悄然成型的數位社會評等制度

當我在讀 Creditworthy 這本書時突然意識到原來在我們使用「信用卡」的當下,已經成為了願意被政府、財務金融體系追蹤與分析消費行為的消費者。政府、銀行、任何一方,都可以透過合法的管道取得這些消費記錄、個人財務的信用評等制度。

對於擁有規律收入的民眾來說,信用評等制度同時也決定了個人在金融財務體系的信用等級。它可能決定了在申請貸款時的金額、信用卡的額度、影響到一個人如果要移民去其他國家的機會⋯⋯估計在一般生活情境裡都會認同這些財務金融體系的信用查核與稽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