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陽光和蓮花的回憶(1)

從外婆家門內看外面每到夏天,曬死人不償命的太陽會讓我想起三個地方:墾丁、白河、高雄,墾丁和高雄就不說,白河的回憶似乎變成一種獨特的思念。

小時候,每逢過年和暑假的行程我們是這麼規劃的,暑假回南投過四天到兩個星期(住到小孩子都打起來了),之後回台南白河住兩到三天;過年則是從除夕的前一天回南投,然後初二到初四再選一天回白河住個兩到三天,記得有一年好像住到四天,不太有印象了。住在白河的時間其實比較少,甚至少於我去墾丁玩的日子,但也許就因為在那的時間比較少,所以對於那裡的點點滴滴更為想念。

外婆是一個人居住在白河的平房裡,相較於南投的大家庭,外婆家的人口比較簡單些,回到家裡只有外婆一個人,外公在知道我們回家後會來泡茶聊天,我對外公的印象很模糊,只知道他有另一個家庭,有來過台北家裡一次。外婆算是那個年代苦命女性的另一個縮影,第一任丈夫被日本人派到南洋打仗就再也沒回來過,自己一個女人撫養一群孩子長大,還要與前任丈夫的家人打官司…外婆在我心中是個很堅強的女性,每次回白河家裡,都會看到她站在小小的平房前等我們回家。關於外婆的故事很多但也不是那麼容易說。

在學會「外婆」這個詞前,我都叫她阿媽,所以和弟弟或同學聊天時會說「白河的阿媽家」和「南投的阿公阿媽家」。那年夏天,下了車,衝著阿媽叫「外婆」叫了一整天,隔天早上醒來,媽媽跟我說:「昨天晚上,阿媽問我:『為什麼一直叫我歪婆?』叫阿媽就好了。」

外婆在白河都靠打零工來過日子,夏天時會幫附近的蓮農處理蓮子,一大包從蓮蓬裡取出的蓮子還有一層殼,我們坐在外婆房裡的榻榻米上,媽媽和姨媽把帶殼的蓮子滾過以兩塊木頭夾著的刀片,去殼取出蓮子後交給我和弟弟,我們兩個人手上都有一根牙籤,一個人負責剝除蓮子上的薄膜,另一個負責取出蓮子心。這兩個動作都不好作,薄膜不太好剝,又不能傷到白嫩嫩的蓮子,這樣煮湯不好看,蓮子心也不好取,以一枝細細的牙籤對準蓮子的圓鈍端穿入蓮心再從尖端穿出,技術差的會把蓮子多穿了一個孔,不但不能取出完整的蓮心還會把蓮子分成兩瓣,這樣煮起來也不好看。取下來的薄膜、蓮心都不能丟掉,這些都能入藥,應該說,整株蓮花都能入藥。有次我舔了一下剛取出蓮心的手指頭,真是苦透了。

外婆會把我們加工好的蓮子分裝成一袋袋的再交回給蓮農,我喜歡看一包又一包分裝好的蓮子,那袋子裡的蓮子圓圓白白的比珍珠還漂亮,還冒著水蒸氣,就是告訴人,這袋蓮子多麼的新鮮。餐桌上出現蓮子湯更是常有的事,我們可能當天就能吃到自己剝的蓮子,白白圓圓的蓮子在排骨湯裡,那種幸福感啊!現在外面看到的蓮子加工都很粗糙,特別是取蓮子心的步驟,把蓮子開了個大孔,真是難看的要死,讓我食慾全無。

夏天回白河有幾道菜是必會出現在餐桌上的:米腸、破朴子、蓮子湯、雞捲、藕粉(這是甜點)。在小學的時候向同學提起「藕粉」,沒人知道是什麼東西,小時候的我也很難解釋這是什麼食物。長大後,大家都稱之蓮藕茶,蓮藕茶也好,藕粉也好,我最喜歡外婆煮的藕粉,沒人煮的比她好吃。現在有些黑心的人會拿蓮子薄膜混太白粉魚目混珠,也有一些人直接把蓮藕曬乾碾成粉。正統藕粉的製作程序很費工,要洗、要揉、要曬、要刨,所以藕粉很貴不是沒有道理的。外婆煮藕粉的步驟也很複雜,滾水後分多次灑粉、加黑糖,方可煮出一鍋有口感的藕粉,冰涼後飲用更添風味;我自己喝就比較偷懶,先用冷水溶化藕粉和黑糖,再倒入熱水攪拌至半透明,放冷就可以了,不過就比較沒口感,也沒那麼香。外婆知道我愛吃藕粉,每年夏天都會準備一大鍋,當我在庭院裡跑累了、看電視無聊、讀書讀到煩了,就走到冰箱前拿出那冰涼的藕粉,盛入磁碗裡唏哩呼嚧的就喝進肚子裡,喝入一碗清涼的夏天。

破朴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吃過?目前餐廳裡的樹子蒸魚裡的樹子就是破朴子,但我不喜歡吃餐廳裡的樹子,不是太甜就是太鹹,加上因為蒸的魚多半是吳郭魚,所以都會有種腥味。在白河家裡吃的破朴子很簡單,大約捏成一個碗大的破朴子餅,只要給我四分之一塊再配上幾碗白稀飯就可以吃的很愉快,每次都和媽媽比誰盤中的樹子多,最後都是因為怕我吃太多鬧肚子而禁止我吃。住在高雄的大舅舅一家吃破朴子的吃法比較特別,是把破朴子餅掰開成多塊,再以薑、大蒜和辣椒炒過,很香且非常下飯,大舅媽做的破朴子餅味道很棒,總會讓我停不下來,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米腸和雞捲也是外婆的拿手菜之一,用料很實在,口感很紮實,也沒有因為使用腸衣而有一種特殊的腥味,每年從台南回台北時,外婆會準備很多米腸給我們帶在車上吃,避免因為塞車時肚子餓找不到東西吃。外婆過世後,我只在樂華夜市的米粉湯的攤位上吃過一次口感類似的米腸,之後就沒再賣了,其他的米腸不是米粒太硬、不黏就是腸衣太薄口感像塑膠一樣,所以也不愛吃。媽媽說,外婆沒有教她怎麼做米腸和雞捲,所以在家裡就吃不到,真可惜。

除了藕粉,還有碗粿,台南碗粿真的好吃,真材實料的用米,吃得到米香,也是紮實的口感,以前每天早上除了有饅頭、包子可以吃,外婆會幫我買一碗碗粿當早餐吃,我通常就是碗粿吃完後再喝一碗藕粉就跑去庭院野了;我有一個小枕頭,是外婆為我縫的,枕頭套是紫色的小碎花,我睡到國中都捨不得換掉。外婆很疼我,可能因為她都是孫子比較多,孫女那時又還沒出生,所以當外孫女的我是非常的幸福,只是,當時的國小不准說台語(當時說台語要是被打小報告不但會被老師打,還會被罵是沒水準的小孩),所以我的台語只有聽得懂日常用語但無法開口說的程度,也無法和老一輩的人溝通。

外婆在我國小時過世,有年夏天她跌倒受傷,之後轉送到高雄的醫院,所以那年還是國小的我在高雄過了兩個星期,白天都在大舅媽開設的美髮店裡玩。那次受傷之後,她身體一直沒有好轉,最後因病過世。在喪禮的那天,我們也吃到了藕粉,好像是當地的習俗,只是藕粉裡加的是白糖,不是黑糖,吃起來,什麼味道都沒有。

過世後,我們就不像以前一樣每年會回去過年或過暑假,房子也空了下來。我曾夢過外婆兩次,一次她穿著她的藍色短旗袍跟我說她在那裡當校長(外婆雖沒讀過書,但據媽媽說,外婆常會念一些四句聯),一次跟我說她在那裡過的很好。這幾年我總會說服媽媽讓我一個人回去台南住在外婆家過夏天,但總是因為其他的因素而未能成行,其實也不太方便。今年應該會回去吧?在蓮花節結束前。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我只去過一次白河,就是跟雨漣去環島的那一次,但是很喜歡那種安靜的田野感覺,騎著還不太會騎的自行車在田間小路鑽來鑽去,感覺很棒

    回覆刪除
  2. 嗯,是啊!就是那種寧靜的感覺,那是在台北找不到的,空氣中還有一種特殊的味道。
    我還沒在白河騎過腳踏車,因為不小心會被附近的戰車輾到 XD
    其實是天氣太熱,在白河也沒有腳踏車所以沒得騎。
    有機會的話,我們一起去住外婆家:D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會議中關於資料自決權的討論

這一週是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 的會議,主題是Data and Digitalization for Development。時間是4月25日至29日,這次是混合型會議,實際地點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但就算是線上會議,在亞太地區的時區(台灣是 UTC+8)也是下午四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要跟會議其實是蠻累的。也不建議再回頭看錄影,因為會浪費更多時間,加上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討論很多都是高度理想化的。 外交基金會(Diplo Foundation)每天會替大家整理相關的重點,可以參考他們的 頁面 ,也提醒大家可以參考: Promotion of trustworthy data spaces and digital self-determination 。就不需要那麼累去跟會議。不過昨天有一場討論是關於「資料自決權」(Data self-determination),這在台灣比較少被討論,多數的討論會停留在「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和「資料在地化」(Data Localization)。 不討論「資料自決權」的原因很多,企業不會希望政府做出規定,政府可能也擔心如果人民討論起資料自決權,在法治教育不是那麼足夠的社會,會在行政上出現很多麻煩。歐盟的資料保護法GDPR,大多數人會想到GDPR第17條的被遺忘權,但其實很少人再進一步想關於資料自決權。 國際網路競爭網絡(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Network ,ICN)和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都有發現這點,網路企業會因為網路效應、規模經濟,用一些手段提高消費者的轉換成本、學習成本,讓消費者必須被綁在自己的服務平台上,例如,穿戴式裝置,各位手上的智慧手錶。Fitbit 的使用者如果想要更換其他品牌的智慧手錶,可否把資料從 Fitbit攜出,和 Garmin 或是 Huawei、Samsung、Apple watch 上使用?很難,非常難用。這樣的議題大家可能會想到歐盟最近通過的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 Act,簡稱 DMA)、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 Act,簡稱 DSA)主要還是限制平台的行為、資料的使用,若是關於資料的治理政策還要自歐盟要達成的目標、還有其資料治理相關的法規,如歐洲議會在今年4月所通過的 Data Governance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