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夏日應讀詩--蔣勳--來日方長

來日方長封面

夏日應讀詩
高溫使文章如奶油般融化
油膩
無法坐在室內讀長篇大論
西南風帶來狂燥
唯有
詩詞 一幅畫
水墨 一片清涼
短句 一個世界

以上是隨手謅的,算是詩嗎?從我國小畢業後就沒再認真寫詩,久了就忘了要怎麼寫,之後讀五專也沒什麼機會再仔細的學習國學常識,所以只會寫啦哩啦雜的散文,加上讀的書不是商管就是翻譯小說,就連紅樓夢在翻到第二冊的一半就昏頭大睡,所以我不會寫詩了。

夏天是適合讀詩詞的,不管是中國的古詩、詞曲還是現代詩,都讓人覺得清涼,隨手一翻就是一個世界,一個不同的情境,不像小說,如果跳到後面看結局就喪失了閱讀的趣味,如果隨手翻開一個章節也無法進入狀況,特別像是《追憶似水年華》,我總要想很久才能想起這個人物在主角小時候造成什麼樣的感想之類的。

第一次買的詩畫集也是翻譯的,是德國詩人所寫,插畫家布赫茲所繪的《波光奏鳴曲》,陸續也有買幾本口袋詩集,但每每要讀時總是找不到,我一直很想買本《花間集》不過一直沒找到我喜歡的,可以說很「麻煩」,除了內容,封面如果太隨便也沒有購買的慾望。喜歡詞牌是因為國中上了幾課詞曲,詩和詞的境界不同,詞曲有一定的韻律,古詩可能需要幾句來畫出一幅畫,而詞曲雖說多在敘述,但短短的詞可代表著一種心境。

會買《來日方長》有很多原因,在五專時就有位很疼我的英文會話老師送了我一本蔣勳先生的筆記書,雖然捨不得在裡面寫字,但很喜歡翻著看,裡面有一些詩很感人,而貓玲玲的寫字檯裡偶爾也會出現他的詩。一首詩旁就有一幅畫,多數是畫花,有些是畫景,我特別喜歡其中兩首:

小座
有時因為一瓶花
或一杯新沏的茶
可以靜靜小坐
一個下午
只聽到屋外潮汐
來去
這首詩讓我想到淡江的宮燈花園和松濤館,淡江其實聽不到海水的聲音,但宮燈花園在夜晚時分燈光美氣氛佳,白天有風吹過花園裡的松樹時可聽到松濤,唰!唰!很像海浪的聲音,這也是松濤館命名的原因,不過這兩處相隔很遠,中間還有條情人的小徑。在我大三那年,宮燈花園整修完畢,成了附近鄰居和情侶們的散步場所,在宮燈教室上課其實很難專心,因為外面太漂亮了,夏天的早晨時分、下午四點後陽光沒那麼炙人時,可以坐在涼亭裡,偶爾會看到松鼠爬過樹枝或是聽到松樹枝椏們的歌聲,最美的是秋季的午後,橘黃色的陽光穿過枝葉投射出的光影,總讓人沉醉其中。

另一首:

花季
他們說的
所謂繁華
只是前生
忘不掉的
一次花季
次頁是一束盛開的白百合,百合花很美,在國外,百合是喪禮用的花朵。這短短的幾句就是讓我有所感觸,既然是前生難忘的一次盛開的花季,還不如努力,在今生再開出更勝前次的燦爛。

沒有讀完整本詩畫集,也沒有參加七月七日的座談會,非常的可惜。整個七月,不知什麼原因我身體一直很不舒服,影響了活動力,大抵是壓力的關係。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原著:La Reine Margot作者:Alexandar Dumas中譯:瑪歌王后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導演:派提斯薛賀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