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桃花源的遺憾-Le Grand Meaulnes

Le Grand Meaulnes海報

  • 電影名稱:美麗的約定(Le Grand Meaulnes)
  • 導演:Jean-Daniel Verhaeghe
  • 演員:Jean-Baptiste Maunier
    Nicolas Duvauchelle
    Emilie Dequenne
    Clemence Poesy
  • 原著中譯:失落的莊園(遠流出版)
    高個兒莫南(先覺出版)
  • 作者:亞蘭-傅尼葉 Alain-Fournier
  • 右圖海報取自於海鵬影業網站
把原著改編成電影的很多,但無法改變的是,要把一整本書濃縮成一部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又要維持原汁原味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於是有些導演會稍微改變結構讓這部電影除了維持書中文字所帶給人的感受外,同時也能表達出導演及編劇的風格,這樣的作品不多也很難得,有些作品甚至比書本帶給人更多的想像空間。不以故事的角度去看,這部電影可說是在向《Le Grand Meaulnes》的作者致敬,而不止是只有拍攝書中的故事而已。

作者在撰寫這部小說時,將自己投射為書中的兩個角色:法蘭斯瓦佘瑞(電影翻譯為馮斯華賽雷)和莫尼-法蘭斯瓦代表了作者的孩童時期:都是老師的父母、依循父母規劃成長的孩子;莫尼則是作者的理想:早熟、富有個人魅力、叛逆,但同樣都有著冒險的夢想。

電影的主軸大致是依循著故事在走的,叛逆的莫尼來到奇異的莊園參加了一場夢幻的婚宴,遇到了心怡的女子,但這場婚宴並沒有舉行,在曲終人散後,莫尼離開了莊園回到了現實生活,開始找尋這個桃花源。當然,因為必須把這部小說濃縮在一個半小時內結束,有很多人物、事情發生的順序情節都被更改,例如書中的法蘭茲在發現新娘逃走後,與同行的波希米亞人離開家裡四處找尋新娘,但因為打擊太而在森林裡舉槍自盡,後來被波希米亞人救回,但傷口仍然造成很大的影響。法蘭茲後來便與波希米亞人偽裝成馬戲團橫走整個歐洲只為找回心愛的華蘭汀妮,甚至到莫尼與法蘭斯瓦所就讀的學校與他們一同讀書,在那時補全了莫尼的地圖,也是在那個時候,法蘭茲與莫尼訂下了約定和暗號,書中是這麼寫的:

…當我呼喚你們的時候-當我這樣呼喚的時候(他發出一種奇異的呼聲:嗚--嗚!…),你們一定要回答我。莫尼,您先發誓!
電影中有特別強調莫尼會雕一些短笛來發出聲音,然而整部電影中出現短笛聲音的是莫尼離開學校前往巴黎,法蘭斯瓦在房裡覺得受到背判而憤怒的吹著莫尼留給他的短笛,坐在馬車上的莫尼流露出了一個微笑。法蘭茲的暗號在小說裡是有意義的,在小說中莫尼回到莊園,與伊凡妮結婚的當天晚上,法蘭茲正在庭園裡發出暗號提醒莫尼該實現承諾。

依照小說中的安排,莫尼在到了巴黎後的確是與華蘭汀妮發生了感情,但當他知道華蘭汀妮就是法蘭茲的未婚妻時,並不是像電影般的逃避現實,而是直接粗暴的對待華蘭汀妮,使她傷心的離開兩人的居所,之後莫尼在找尋不著她的身影後回到家裡準備出發尋找華蘭汀妮的下落,倒也不是為了法蘭茲,書中是這麼寫的:

可是對莫尼來說,這時愛情只有一個,就是那未獲滿足,慘遭踐踏的愛情。而在所有少女當中,他最該保護,最該拯救的一位,卻被他送上了淪落之途。
就在莫尼準備出發找尋華蘭汀妮的當下,法蘭斯瓦帶著伊凡妮的消息出現,莫尼在還不知道的情況下對法蘭斯瓦說:
…發現無名的莊園的時候,我自己是在一種完美,純潔的境界與層次上。過後,我再也無法達到那種境界與層次了,也許我只能在死亡裡尋回當時的美了,就像我寫信告訴過你的…
也就是當他從華蘭汀妮口中得知伊凡妮已嫁人時的絕望讓對伊凡妮的愛情全都消失了,即使之後法蘭斯瓦告訴他其實伊凡妮未婚時,他也很難找回當初的那份悸動,就算與伊凡妮在野餐會上面對面,伊凡妮努力的要喚回兩人之間的感覺,莫尼最初的那份感動已經消失了。

也許是對華蘭汀妮覺得虧欠,還是害怕使另一個女孩淪落,莫尼娶了伊凡妮卻讓她在法蘭茲與華蘭汀妮的兒戲婚姻裡犠牲了,不管是在電影裡還是在書裡,伊凡妮都是抑鬱而終,只可惜電影中我們看不到的,是伊凡妮(書中是法蘭茲的姐姐)和祖父(書裡是父親)對法蘭茲的放縱與溺愛,也因為如此,伊凡妮才會讓莫尼離開去找尋法蘭茲的未婚妻,自己一個人帶著法蘭斯瓦去看他們為法蘭茲和新娘準備的「法蘭茲家」,聽法蘭斯瓦講著莫尼在學校裡的日子。雖然電影裡拍的好像是伊凡妮因為愛著莫尼,不希望莫尼改變而讓他離開。

華蘭汀妮之所以會告訴莫尼關於伊凡妮已結婚一事也是因為當天她從自己的婚禮上逃跑,被法蘭斯瓦的叔公和嬸婆在從莊園回家的路上帶離莊園,待在他們家好一陣子後又回到巴黎,卻仍寫信探問關於德嘉雷一家的狀況,而老人家為了讓孩子斷了念頭就回信告訴她,德嘉雷家中的少女已嫁人,而年輕人下落不明。

書中最後沒有交待莫尼是怎麼找到華蘭汀妮和法蘭茲,只有他們這對新婚夫婦站在法蘭茲家,而莫尼抱著女兒離開了淒冷的莊園。電影的最後,當身旁的觀眾驚嘆影片裡飾演莫尼女兒的演員好可愛時,我以為電影要結束了,最後一段才真是讓我差點沒嚇到,以為導演要拖時間才多那麼一段。如果能大約了解作者的生平就能理解為什麼電影版的《Le Grand Meaulnes》會多出這麼一段結尾。

從作者本身的經歷來看,十二歲以前他的生活是書中的法蘭斯瓦,在父親的學校讀書,十二歲後被送往巴黎讀中學,開始書中莫尼叛逆、追求自由的生活方式,之後,在1905年的夏天,在巴黎認識了已訂婚的伊凡妮,當時兩人的短暫交談如同電影裡伊凡妮與莫尼短暫的相會,在莫尼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電影和書中奇異慶典即浮尼葉所參加的展覽會。兩次報考高等師範學院落榜後於1907年入伍服役兩年,1911年開始著手撰寫《Le Grand Meaulnes》這部小說並於1912年出版,1913年作者找到了初戀對象伊凡妮時,她已經結婚生子,而作者於大戰爆發後入伍,在1914年09月22日受到德軍突襲全連喪生。

於是導演將作者的故事融合了小說的故事呈現在觀眾面前,也呈現了少年時期對愛情的夢想在成年後幻滅的無奈與矛盾的愛情,也讓莫老大在這部電影之後不會像《天才雷普利》一樣還會出現在其他續集裡。所以單就這對作者Alain-Fournier致敬而言,我覺得這部電影有拍出感覺,但如果說要呈現小說裡的感覺,因為整個小說的劇情在電影裡幾乎整個被刪改、人物角色被更動(法蘭茲的職業被改動,波希米亞人和德路希這兩個重要角色全都不見了),所以還是不要抱著看小說的心態去看這部電影會比較恰當。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會議中關於資料自決權的討論

這一週是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 的會議,主題是Data and Digitalization for Development。時間是4月25日至29日,這次是混合型會議,實際地點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但就算是線上會議,在亞太地區的時區(台灣是 UTC+8)也是下午四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要跟會議其實是蠻累的。也不建議再回頭看錄影,因為會浪費更多時間,加上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討論很多都是高度理想化的。 外交基金會(Diplo Foundation)每天會替大家整理相關的重點,可以參考他們的 頁面 ,也提醒大家可以參考: Promotion of trustworthy data spaces and digital self-determination 。就不需要那麼累去跟會議。不過昨天有一場討論是關於「資料自決權」(Data self-determination),這在台灣比較少被討論,多數的討論會停留在「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和「資料在地化」(Data Localization)。 不討論「資料自決權」的原因很多,企業不會希望政府做出規定,政府可能也擔心如果人民討論起資料自決權,在法治教育不是那麼足夠的社會,會在行政上出現很多麻煩。歐盟的資料保護法GDPR,大多數人會想到GDPR第17條的被遺忘權,但其實很少人再進一步想關於資料自決權。 國際網路競爭網絡(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Network ,ICN)和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都有發現這點,網路企業會因為網路效應、規模經濟,用一些手段提高消費者的轉換成本、學習成本,讓消費者必須被綁在自己的服務平台上,例如,穿戴式裝置,各位手上的智慧手錶。Fitbit 的使用者如果想要更換其他品牌的智慧手錶,可否把資料從 Fitbit攜出,和 Garmin 或是 Huawei、Samsung、Apple watch 上使用?很難,非常難用。這樣的議題大家可能會想到歐盟最近通過的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 Act,簡稱 DMA)、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 Act,簡稱 DSA)主要還是限制平台的行為、資料的使用,若是關於資料的治理政策還要自歐盟要達成的目標、還有其資料治理相關的法規,如歐洲議會在今年4月所通過的 Data Governance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