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淡水.回味

淡水河岸旁很看著以前拍的照片驚覺很久沒再去遠一點的地方了,好像學生時期真的比較自由,愛去哪就去哪,追著夕陽跑,當有經濟壓力時就會把自己困在某一個點而不動。

一覺醒來,天氣很好,決定去淡水走走。

週休二日還是不要去淡水比較好,奇怪的是,如果週休二日不往這些景點去,那又該去哪裡?一直悶在家裡對身體健康並不好,一般上班族也只有週休二日和國定假日可以四處走動。偉展覺得淡水的商機無限,我擔心會不會日後像台北車站周邊一樣又亂又詭異?

兩家賣甜甜圈的店面就在捷運淡水站出口,當然是有桌椅的店面較多人潮。到了淡水站,我卻只想去一個地方,就是大學時不存在的有河Book。憑著twitter裡686每天都會報導樓下野台戲表演曲目的記憶,找到了這家書店,爬上樓梯打開門口,心裡驚訝著這大概是我逛過最迷你的書店了。儘管陽台下方的歌仔戲唱得嘶聲力竭,店裡坐滿了人,一種反差很大的寧靜,走路時要小心免得踢到電線。

有河Book樓梯與門口偉展一直記得我想看《黑塔》,雖然他常常念著要我多讀正經書少讀些小說,但他仍拿起了包裝成一套放在櫃裡的《黑塔》給我,然後走到一旁看書袋和書籤。我在看完包裝的簡介後便放回櫃裡,其實也不是那麼愛看史蒂芬金,我只想知道《勿忘我》中的布羅廷根是不是和這套未出齊的《黑塔》有關?但光是這個念頭就會讓我想翻它。之後我走到二手書架前的繪本區,看到了《靈魂的出口》這本絕版書,本想買回來送給一個壹陸壹的客人,他們曾經對這本書很好奇,然而去PageOne卻沒有找到,但可惜封面有些髒污,不好意思送人,便再放回箱裡。因為人很多,所以也沒有機會吃到阿餅做的美味點心。

偉展挑了幾張書籤和一張名信片要送給住在遠方的同學,有河真的太晚開了,在我們畢業後才開,真的好可惜。離開有河,我問偉展:「如果有河在我們畢業前就存在的話,小蔣應該會很喜歡這個地方吧?」偉展說:「大概吧!」

淡水今天沒下雨,但我們也不想往海邊或是待在臭氣薰天的河邊或是老街,而且今天我們主要目的是想去淡江走走。

大學城旁的入口大概國小和五專都在小鳥學校裡吧!我很喜歡淡江那種看得到夕陽、有花園、有大圖書館又不會迷路的感覺,雖然以前從商管大樓走到宮燈上課或是從商管走到當時新蓋好的游泳池大樓是種很遙遠的感覺,但是淡江風景好,一望出去就是觀音山的感覺很不錯。

其實學校已新蓋了兩棟大樓吧?五虎崗那有棟新的大樓,大學城原本指南客運的總站位置也蓋了新的大樓,去年回去時有看到。

經過福園時,我想起班上有個同學被丟入水池的景象也想起有個多事的男學生對著被同學丟入福園的女朋友大吼大叫的畫面及吼叫內容。丟福園是淡江的一個傳統,自從他女朋友被丟入福園後,我相信他也寫信或什麼方式或理由總之讓學校明文規定禁止把人丟入福園的水池裡。女孩子濕淋淋的不送她回去換衣服,應付接下來的考試,反而在人最多的商管大樓門口對女友大吼大叫,這麼不體貼的男人......。

在學校裡拍了幾張照片,偉展看到後說:「這種感覺的照片,妳以前就拍過了啊!」聽到這種話有些心酸。我們去大田寮那吃黑糖剉冰和旁邊的燒烤,據偉展說,這兩間店都算是大田寮的經典小吃,我吃了吐司夾烤肉,很久沒有去野外烤肉,吃一份來安慰自己。

走回操場,一路我們都在講哪個同學最常到這附近吃飯,哪個同學以前住在這後來又搬到哪裡...。走下英專路,有些店面改了,有些店面不變,還記得以前一起坐捷運回家的同學偶爾會跟我說哪裡有雞蛋糕或甜甜圈的,要不要吃點東西再回家?記得午餐時大家一起坐在地下室吃鍋燒麵,我永遠是不要沙茶的人,偶爾同學會記得;記得午餐時被誤會把胡蘿蔔放到同學盤裡(再怎麼不吃胡蘿蔔也不會做這麼缺德的事);也記得同學一直叫我多吃點東西,偉展說那時的我真是太瘦(現在則煩惱以前的褲子穿不下)...。

出了英專路,我們拖著已經不能動的腳走到三協成買冬瓜肉餅回家吃。還好從淡水回家這一路上都有椅子可以坐,我們就像大學時期一樣的在車上睡著再準時醒來換車。

今天大概只是回味以前當大學生時的快樂生活吧!聽偉展說以前班上的同學的事,吃一些學校旁邊的小吃,最可惜的是因為午餐吃太飽不能去吃鍋燒麵(不知道還在不在)也不能吃英專路上的台G店,戰力變差了啊!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1. 看著看著不知怎的
    我也有點心酸
    這是前中年期的強說愁?
    時光不再
    就是時光不再
    呵呵
    多舊地重訪個幾回就好嘍(?)

    回覆刪除
  2. 嗯.時光不再:)淡江大概是第二或第三個會讓我有這種感覺的地方,每重遊一次就會加重這種感覺。
    前中年期?不會吧!XD

    回覆刪除
  3. 前中年期說的是我自己啦
    好聽一點就是輕熟女?
    哈哈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