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書愈難賣,行銷活動要愈注意細節、日期和備案

夜晚街景

現在的出版社很辛苦,書不好賣是真的,紙價上漲,後來部份出版社退出某個經銷店減少了銷售點,又要顧及讀者的閱讀品質加上希望以提高吸引力紛紛做出節錄的試讀本贈送讀者閱讀,之前的《偷書賊》、《失物之書》都是在讀了試讀本之後覺得內容很不錯便下了訂單。

也許是這樣的動作吸引了大量的訂單,許多出版社便做了節錄的試讀本,不管是電子當的Flash版、PDF版,或是紙本的試讀版,更聰明的是結合所謂的部落格行銷。之前的書籍行銷結合部落格是在書本發行前請有興趣的網路使用者在部落格上放個貼紙連結以提高page rank增加曝光率,或是像《偷書賊》、《失物之書》請讀者在閱讀後分享心得及連結、引用。書籍是很美妙的,一本好書,沒有時空的限制,只要是經典,不需要特別行銷手法,什麼時候都會有銷售量。但站在出版社成本與獲利的想法,除了前面那一波讀者外,也需要持續的行銷活動以吸引更多未讀過這本書的人來閱讀,也就是下邊那張圖的D、E兩區。

其實這類的行銷活動,我不知道是出版社自己負責還是外包給外面的人去負責?因為曾經接到一通電話,說是要將某本書的行銷活動委外,但在我看過那本書的內容前五頁,因為與個人的道德觀差異太多,那是很有挑戰性的企劃,但我怕在死後原要下十八層地獄又因為那本書的關係會被打入二十八層地獄,剛好那陣子也忙所以拒絕了。

現在的行銷活動成本又更高了,要先印整本的試讀本給部份讀者,再請讀者在個人網站裡放心得做連結至自家網站,雖然提高成本,但實際回饋給讀者的部份並不多,大概就是一本試讀本吧!

我參加一些活動沒有再收取什麼行銷費用,多半是參加好玩的,也覺得有書可讀是件很棒的事,會覺得出版社也很辛苦,要寄要送要挑選讀者,對編輯或行銷企劃來說是一個負擔,只是這一次,我參加的這個活動就頗不爽了:

  1. 8/13:我收到出版社的來信表示錄取試讀活動,隨信附上貼紙一枚,希望能幫忙放在網站上。我冒著被博客來取消策略聯盟的風險掛上去。這個活動內容原訂是在8/26前完成publish感想及貼貼紙後,會選出5名讀者可獲獎勵金1000元及1000元等值的大塊文化圖書(可自由選書)。
  2. 8/16:沒收到書,寫信去問沒下文。
  3. 8/17:收到書了,原來是透過民間郵政傳遞,畢竟不是官方組織,難免會有誤。但每次宅急便都準時送達,看來民間郵政要好好檢討。
  4. 8/18~20:這中間我都在閱讀,也發現好像很多人因為颱風的關係沒收到試讀本。
  5. 8/21:下午接到電話問我有沒有收到書?晚上收到來信,問候並提醒讀者在寫完心得後要主動回信告訴大塊。因為心裡有壓力所以忍著肚子痛趕快寫一寫放到網站上並回覆。
  6. 8/22:收到回信表示在deadline前完成即可。晚上,又收到來信表示因為颱風天許多讀者沒收到書,所以截止日從原本的8/26延長到8/31,第一階段名單於9/7公佈。後來我把那篇文章隱藏起來,在twitter上發牢騷,還被偉展罵阿呆。
  7. 8/23:收到通知,並表示因延期及配合中時電子報平台作業時間,再另行活動預告。
  8. 8/24:那篇心得重新修改後再publish,之後擷取部份相關文字到anobii上去,看到anobii關於《秘密之書》的心得,都被加上「欲詳全文請至…」坐在電腦前自己一個人發笑。
  9. 8/28:看到大塊活動網頁的公告,第一階段的徵文活動已變更:
    為閱讀《秘密晚餐》後,在中時藝文村秘密晚餐徵文活動平台寫下您的感想(字數不限)。徵文時間為8月22日至9月15日。由大塊文化自所有留言中,選出20位入圍者,每人可以獲得《秘密晚餐》獨家音樂CD一片,並可角逐第二階段萬元獎金的寶座。
    活動內容改了啊?怎麼都不知道,再去官方活動網站去看,咦?整個活動內容好像有變,然後,我好像不需要為了這樣的獎品再把自己的資料「賣」給中時吧?

感覺差很多咧!我也不見得一定要拿1000元獎金和1000元購書金,活動變更內容也沒告知(不見得要打電話給我)但也沒收到通知信,怎麼說呢!整個fu(我不太喜歡這個字)就是給它很差,有總被占盡便宜的感覺,你只拿一本書給我,個人資料還要被賣兩次。

這也提醒我,下次如果有機會再接協助行銷書本的案子,不要犯同樣的錯誤。我真是壞人。

這次木馬文化另一本書我也參加試讀了,人家直接了當的就說了他們有權利拿作品去作行銷用途,好吧!所以我在信中也說了,那可以請你連回來嗎?


8/31:收到來信表示活動將要結束,大塊的工作人員會代貼至中時平台不用再註冊一次。真辛苦,loading又加重啦!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1. 聽起來真的是一個很不好的行銷活動,在活動公告前沒有規劃完成,而又隨便更改內容,這樣讓人覺得蠻不舒服的。

    回覆刪除
  2. 親愛的宣宣,
    我發現這中間可能是大誤解,唉~
    真搞不清楚這個活動是怎麼規劃的。昨晚收到了得獎名單,裡面提供的獎品是當初的內容,也就是1000元獎金 OR 1000元購書金。
    所以完全搞不懂他們這個活動是分開還是什麼?也許是我懶得思考誤解了他們行銷企劃要表達的東西,可是說真的,我還寧可簡單一點。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