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週末後的碎碎念

*

星期五陪偉展參加他們部門的聚會,本來是不打算去的,因為很久沒進去KTV了,本來就很少聽流行歌,而且在場的人都是我不熟的,勉強是去擋酒?後來媽媽叫我去看看世面也好,換過衣服就出門了。

真的很不喜歡去KTV,除非是有比較常見面的朋友在場,但每次去KTV都是當分母的,會唱的歌沒幾首還只會副歌而已。

不喜歡KTV的空氣和燈光,昏暗不明,空氣很不流通,冷氣只是在欺騙人的嗅覺和感覺,而且,在那種場合裡,不管人平常有多正經,在那種燈光下看起來就是很像魑魅魍魎。但說穿了,是我不喜歡那種場合裡的虛情假意,那種交際場合,雖說是公司內部聯絡感情,但還是嗅得出來大家各懷鬼胎或故裝和諧的氣氛-弄得我全身不自在。

第一次去KTV是專三打工時,因為我們的單位要結束營業,所以老闆帶我們去唱歌,一樣很無趣,那時也沒什麼好吃的東西。之後還有因為參加校外的網聚活動,大家都是學生,可以在非假日時價錢比較便宜往KTV跑,而且沒有那種利害關係,去也是沒有唱幾首歌,在場的人也都是僅限於網路上交談認識,所以也不能說真的很熟,但也許因為沒有利害關係,所以去聽他們唱歌、去看看本尊長什麼樣子也是一種樂趣。唱完歌或唱歌前有時會去打保齡球,如果白天唱歌,晚上可能會去烤肉,有時男生們會去旁邊打籃球,人少一點的話,大家找地方吃飯聊天,對其他人來說,重點可能在白天的唱歌活動,對不會唱歌的我來說,重點在唱完歌後的活動,因為聊天時會聊很多東西,很多風花雪月。

再不然可能就是約一約去貓空泡茶聊天,後來可能就約出來聊天、泡山洗溫泉,到了進大學前一年都還是這樣玩的。進大學後,因為有些人去當兵,有些人在外地讀書,有些人忙於工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漸漸的就比較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

當我陪偉展進到包廂裡後,他必須做做公關,而在場的人又都不熟,只好想以前的事情,偉展也知道我不喜歡那種虛蛇委蛇的場合,我也是直性子,臉色也不太好看(加上白天在案子處理上有些不太愉快),所以我坐在那像呆子一樣的算自己有多久沒踏入這種聲色場合。

老實說,我不喜歡辦公室政治也是這樣,太假了,這裡敬一杯那裡敬一杯,偉展因為顧慮我,所以沒喝多少,事後又碎碎念。我也討厭從包廂裡出來全身都是一股味道,菸味和酒味,有人被灌到跑去廁所裡吐。

我討厭虛情假意假的場合和皮笑肉不笑的臉比討厭KTV還多。所以我做不成大生意。

從KTV離開後,全身不舒服,好像被什麼東西吸附了一樣,甩也甩不掉,很沉重,想辦法讓自己舒服點,心裡卻還是不舒服。於是星期六在幫人算完塔羅牌後,我們跑去烏來,以下三段twitter文字,提供日後想去烏來的人參考:

  • 兩天沒開電腦,七頁的twitter,有點想念沒開電腦的日子,在烏來混了一個晚上。臨時跑去烏來,想住的民宿都沒有房間,只好彎回花月,勉強接受206 房卻要忍受冷氣滴水的困擾,離開前向櫃台反應,得到的是:「我們會改進。」要真有改進就好了,有霉味的地毯、差點滑倒的浴室、莫名其妙門口有廁所(馬桶)。
  • 烏來花月始終是我心中的大地雷。一般民宿每三年就翻修一次,他們連修都沒修。但住在花月總比住在那間讓我晚上夢到有個傢伙跟我說我睡了他的房間還硬要擠上床的那間民宿來得不易做惡夢...雖然說那間民宿生意好到不行。
  • 因為去了烏來,所以墾丁就不能去了(反正也沒房間)。今年沒有墾丁也沒有澎湖,也沒有花蓮和台南,只能在家裡寫試用和試讀報告。真是有點哀怨。

從烏來回來後其實很累,累到從下午一路睡到晚上,幸好還有醒來去小小上課,也幸好老師教我們如何做空間的淨化,房間的感覺瞬間就改變了。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原著:La Reine Margot作者:Alexandar Dumas中譯:瑪歌王后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導演:派提斯薛賀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