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Curry]在咖哩中遇見努力

Synergy「老闆,跟他們說說你的創業之路吧!」我們四人之中有一位是常客,在老闆準備打烊休息時,她提出了這個要求。

鍾老闆坐了下來開始跟我們講他的創業之路:一個開車開了十六年的計程車司機,有天覺得這麼下去不是辦法,便到公館那去擺小吃攤,擺著擺著沒有起色,遇到了一個有兩家店面的老闆正想把手上一間比較小的店面頂出去。兩夫妻咬著牙把房子再向銀行二胎貸款,把所有的錢都匯給那位老闆,開始了他們的創業之路。

在剛開始時,也經歷了所謂的慘澹經營,台灣人的特色之一就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剛創業時,原本「指導」他們開店的老闆不告訴他們咖哩香料的配方,只給他們調配好的調味包,也不願多說些什麼,只說:「照著做就是了。」於是自己想辦法找配方找香料,偏偏這些進口原料又貴,在惡性循環下,客人愈來愈少。直到有天,有個客人在店裡用餐後跟老闆說:「這個香料不行。」同時表明自己是個常帶團至印度的導遊,大概在深談後願意幫助他們。於是,兩夫妻又分別前後到印度取經,了解香料,直接從產地進口香料,少了層層剝削,少了等候的時間,拿到新鮮又實惠的原料後,再細心改良為適合台灣人口味的印度式咖哩。

講話帶點草根味的老闆說:「光是牛肉咖哩就用了二十一種香料,還有你們吃的霜降豬肉咖哩…東南亞回教、印度教誰在給你吃豬肉啊!可是在台灣,豬肉可算是主食耶!不賣豬肉就死定啦!和我老婆想了很久才想出這樣的味道來。」根據這期的ICB雜誌Business Plus專欄第45頁中就提到台灣是全世界第七大的豬肉消費地,當初McDonald's進來台灣因為沒有豬肉漢堡和米食差點垮掉。

菜單上的咖哩種類不少,也有蔬菜、雞肉、魚的咖哩,口味分大、中、小辣和不辣。我點的是完全不辣的霜降豬肉咖哩,比較偏我在家常吃的日式風味;偉展吃的是小辣的南瓜排骨咖哩,他的前同事,兩個女孩分別吃介於小辣和不辣之間的咖哩霜降豬肉和不辣的咖哩牛肉。據說隱藏的菜單是烤薄餅,不是胖胖的Naan,如果有人去過浦城街的印渡風情,應該有吃過這種烤餅。不過我們沒有口福,烤餅已經吃光了。

由於現在出門帶塔羅牌的機會大於帶相機,加上下雨,所以今天也沒帶相機,就盡我所能的描寫一下我點的霜降豬肉咖哩。送上來時,是一盆約15*15*5(單位:公分)的方缽裝滿了咖哩和一盤附有青菜和醃漬小菜的飯。咖哩是重頭戲,深褐色的咖哩汁液裡有兩塊約嬰兒拳頭大小的胡蘿蔔和馬鈴薯,肉片的厚薄剛好,口感也很柔軟,裹滿咖哩的肉片送入嘴後也不會因為咖哩的味道而蓋掉豬肉的香氣。沾滿了咖哩的馬鈴薯也真好吃,鬆軟到用叉子就可切開,在口中久了會有自然的甜味。

飯量約一碗,有一部份加有薑黃粉增添視覺的美麗,其實拌開就是香飯,飯吃不夠可以再添,忙裡忙出的老闆也會隨時注意客人有沒有吃飽,小菜是百香果泡菜,有奇異果、大頭菜和鳳梨,青菜是大黃瓜。由於我挑食,不吃胡蘿蔔、大黃瓜和奇異果,所以只吃咖哩、飯和醃漬小菜。醃漬小菜很清爽,不會酸,與濃郁的咖哩呈對比但不會衝突,如果想休息一下可以吃一口小菜,而且大頭菜的脆度也很足,不會讓人有咬樹根的感覺。周遭客人的吃法是把飯中間挖個洞,再把咖哩汁液舀進洞中,這樣吃比較不會浪費咖哩汁液且也不會讓盤子看起來一片狼藉。每個人吃法不同,我先吃一口有染上薑黃粉的黃金米飯後,再把咖哩舀在飯上,不拌醬也很好吃。

附餐有金桔檸檬、紅茶和咖啡三種飲料,我今天已喝過咖啡,加上對金桔汁過敏所以只點紅茶,從其他桌上都可看到多數客人們都點金桔檸檬,偉展的前同事們也都點金桔檸檬,我想那應該是招牌飲料。

另一個重點是店裡的音樂,不是快節奏令人消化不良的流行樂也不是西餐廳裡那種濫觴的抒情樂,更不是二十四小時的新聞馬拉松-是典雅但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古典樂。不是那種氣勢磅礡的管弦樂或交響樂,是適合用餐時聽的曲子,也有歌劇。在吃飯時聽古典樂的好處是會細嚼慢嚥,這樣的進食方式不會傷胃。我是配著音樂吃晚餐的,慢慢的吃,雖然我很挑食,但也吃光了整整一碗飯和咖哩裡的肉和馬鈴薯,還幫偉展吃了兩塊排骨(因為他幫我吃光青菜和胡蘿蔔,所以他吃不下了)。

辛香料百科的圖像老闆為了讓客人了解咖哩的配方,還準備了小道具,現場教學,告訴客人荳蔻的種類、荳蔻要磨過而且要用手工才不會流失香氣,蒔蘿、孜然粉、羅望子等香料配什麼肉才會提出味道,他說:「配方告訴你也沒關係,要怎麼煮、火候如何控制,那又是另一門學問。」聽到這番話,我腦海裡自動浮出大哥的影像,哈哈。感謝travel & living和Discovery頻道,老闆在說什麼香料時,腦海裡還能出現那個植物變成香料後的影像,老闆還有本看得出來很常翻閱的香料書,偉展一看到就對我說:「那不就是妳最喜歡的書嗎?」是啊!我跟偉展說,要是有那個錢還真想去摩洛哥的菜市場走一圈,每家香料店都逛一遍,聞聞各家的特殊秘方就心滿意足了。

老闆堅持店裡的咖哩和小菜不加鹽和麵粉的,也就是煮出來就是因為香料植物配方種類多而口感飽滿濃郁,不需要用麵粉糊裹住味蕾,而青菜也是加一點點鹽以保持鮮綠和提味,不過我沒吃就是了,偉展是覺得青菜蠻鮮甜的。老闆還讓客人親手磨肉荳蔻,那種香氣讓我終於理解香水中所謂的「東方調」、「辛香調」是什麼味道了。

我的口味比較淡,所以今天這樣的調味很符合口味,至於所謂的「小辣」不是一般市面那種死鹹的辣,也不是辣喉嚨或辣胃,吃完也不會嘴巴腫起來,像偉展點的南瓜排骨,我有舀一點醬料來吃,剛入口有水果的香甜味,之後從味蕾傳來的那種辣保證後勁十足,會有點麻。嗜吃辣的人可以挑戰大辣,老闆也很鼓勵吃辣味的咖哩。

當然,創業是辛苦的,在這間小小的店出名後,因為和位於公館店名相同而讓原本的老闆想收回牯嶺街的店面,這中間的曲折也是一段故事。但從老闆敘述的過程裡,一般人在遇到這樣的挫折,比方說開店時因為搞不清楚配方而流失客人,早就撐不下去了;一個計程車司機,跟著旅行團到語言不通的印度,別人是去旅遊,他是去了解香料,日本搶救貧窮大作戰節目裡的主角都沒有他這麼認真;遇到要回收店面的情況,他也能冷靜以對。我相信認真的人,上天都會看見也會給予回應,而中間的挫折也只是一個考驗。他很堅持店裡真材實料,由於香料上的成本節省了,所以給客人的回饋就是每一口都是滿滿的香料,不用調味的化學粉劑來調配飲料,有堅持、善良的人,老天也一定會疼他。

  • 店名:原味咖哩屋(和公館那間無關)
  • 店址:台北市牯嶺街5巷1號。
    從牯嶺街進去的話,巷口是牯嶺街小劇場,應該也可從南海路教師會館對面的巷口進去。
  • 電話:(02)2396-1877
  • 營業時間:早上十一點到下午三點;下午五點到晚上八點。
  • Google Map地圖連結
  • 店面沒有特殊裝潢,但乾淨整潔。期待有印度異國風情裝潢的人,會與心中想的有很大的落差。


一定會有人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放上這張塔羅牌?這是我醒來時抽到的牌,叫作Synergy(Six of Worlds),本來以為是昨天會遇到需要合作的事,但我卻在這間小小的咖哩屋裡遇到了一對努力打拼的夫妻,聽他們努力的故事以及集合眾人之力(例如帶他去印度的導遊、客人的回應)所達成的創業夢。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Tags: , ,

留言

  1. 找一天要來去嚐嚐,看妳寫得好像真的很好吃,最愛印度口味的咖哩了,離南海路滿近的,或是從重慶南路二段走過去也不遠。

    回覆刪除
  2. 嗯...我吃過印渡風情,的確和台灣常吃的咖哩味道不同,這間的咖哩,你也可以去試試看:)
    記得你是個可以挑戰辣的人,應該會很過癮吧!

    回覆刪除
  3. 已找朋友約好,星期日晚間去嚐嚐,到時再跟妳分享用餐心得。容顏好厲害,居然記得我可以挑戰辣的,我記人都沒妳強。

    回覆刪除
  4. 哈哈,你的網誌介紹很多餐廳,已經變成覓食參考的網誌之一了,尤其是看你在南川的記錄,認識這麼嗜辣的人也不多。

    記得分享照片哦!我再去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

參與 1 月 11 日的「資通安全管理法」公聽會感想

如果有人讀過由去年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 Richard H. Thaler 的《不當行為》,也許就會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理性的經濟學者,而不被衝動或個人習慣沖昏頭進行不當的消費。書中所提到的一些概念其實更可以運用在各個場域裡,包括已參與幾次的座談會到今日公聽會的「資通安全管理法」。
法學專家們的疑問 大概整理了幾點: 如何避免技術性的規避或離開市場?行政救濟的相關事項。擬這套法案時參考美國、日本、新加坡等這些國家的依據是什麼?是經濟或科技發展情況還是剛好搜尋到這個國家有這套法律,所以拿來用?這部「資通安全管理法」的主管機關是台灣的行政院,行政院主要是整合政策的功能,本身無執法的能力,僅能要求被管制者義務執行,也就是主管機關的管制責任是空虛的。參考的國家都有編制專責的單位與規劃預算,如果在台灣這套法令通過了,開始實行了,有編制的人力嗎?執行的能力嗎?可能沒有。「資通安全管理法」有主管機關,但「個人資料保護法」沒有主管機關。這兩部法一樣重要,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