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ovie]最遙遠的距離

花蓮七星潭

  • 片名:最遙遠的距離(The Most Distant Course)
  • 導演:林靖傑
  • 演員:桂綸鎂、莫子儀、賈孝國
  • 上映日期:2007年11月2日
  • 網站:官方部落格

失戀的人、經歷過失戀的人、發卡的或被發卡的人,在看這部電影前先多帶幾包面紙進放映廳裡。這部電影講的是社會中三個不同階級的人在面臨情感或事業的挫折時,各自找尋療癒方式的過程,而在這樣的過程裡,這三條平行線在這個點上交集在一起,然後再發散,也許在未來他們還會有交集的一天。

電影由小湯(莫子儀)在充滿潮音的睡眠中醒來,匆忙的上工,卻經由前輩的提醒才體會到自己早已失業,無力的蹲在路邊哭泣開始。鏡頭轉到阿才(賈孝國)與援交女在旅館房間中對談的畫面,從他低沉的嗓音講出的詞句,如角色扮演、藝術治療,我們可以知道他是高知識分子,可能是從事心理工作方面的,而他與援交女的對話裡,他讓她面對自己的恐懼更甚而去克服恐懼。再轉到剛搬到新住所的小雲(桂綸鎂),從接電話的期待到失落,她無助的坐在角落裡喝酒,再到男友突然出現的驚喜與肉體纏綿。

片中比較令人驚豔的是阿才的角色。相較於一般上班族的小雲和屬於自由業的小湯,阿才是整個社會階層中屬於較頂端的醫生,而且是心理諮商相關的醫師,他所擔任的職業是救贖其他人沉淪的心靈或是放出其他人心中躲在陰鬱角落裡的獸,但醫生也是人,他心中也有不為人知的痛楚。

我們看到開頭時阿才與援交女的放縱,他以角色扮演的方式「治療」援交女心中的恐懼,之後又看到他與少婦交談,他所說的字字句句都讓少婦心有所感而哭泣到不能自己,但他說的每一個字句都帶有著憤怒的情緒,不是幫少婦治療,而是兩個同病相憐的人,一個用言語引導,另一個用眼淚發洩憤怒與失望。阿才的放縱是到影片中後段才知道原因,他雖然一直擔任治癒別人的角色,但他也需要被治癒,所以一個早晨醒來,他拋下白襯衫和花領帶,他聞著衣服上發出的味道(也許是醫院的藥水味或是性交時所沾染的體味),拋下醫生角色所給人的高道德規範,穿上寬鬆的服裝象徵放鬆他對自己的高規格要求,離開灰濛濛的台北,拿出那張喜帖奔往台東,這個台北人逃離都市的後花園。他與檳榔西施的調情到被小湯解救,我在想,也許他想藉由這樣的一個挫折來解放自己,他一直都是別人眼中「正面」的角色,這其實是一種很大的壓力,所以在私底下他以扮演「負面」或「被動」的角色:被欺負的援交女、任西施操弄的檳榔(調情後,西施:『你是誰啊?』阿才:『我是一粒檳榔』)、躺在床上遭遇仙人跳的受害者。

小湯的角色是錄音師,在他的旅程裡,他所寄送的錄音帶無意間解救了處於辦公室戀情及扮演第三者的小雲。小湯的旅程是一個自我療癒,他自己很清楚,在山上在海邊,錄下大自然的聲音,完成一個未曾實現過的夢想。不過就像片頭經由前輩的提醒他已失業一樣,透過阿才的引導和角色扮演,他開始釋放積壓的情緒。導演拍攝的這一段,在我的感覺裡還蠻危險的,雖然由兩個人念台詞演出,但他們的對白太容易擊中曾經有過感情創傷的人,容易再揭開他們的瘡疤。阿才低沉冷靜的念出所有失戀者心中曾經出現的台詞,小湯扮演分手的女友,說出對他所說的話。這種治療方式很直接、很痛,看著蹲在角落裡哭泣的小湯說著:「我會好好的…」我哭了,不過很快的也停了,然而左後方好像有個觀眾被觸及痛處,一路擤鼻子到影片結束。

小雲扮演的是很常見的上班族女性,她與上司發展辦公室戀情,她是別人的第三者。她很痛苦,在一番雲雨後要聽身邊的男人對其他女人說:「我愛妳」聽這個男人對另一個女人撒謊,她也會想,當這個男人在電話的另一端對自己說:「我很忙」「有會議要開」的時候,他的身邊是不是也躺著另一個女人?但她只能躲在陰影裡喝悶酒,聽著這個剛在她身上發洩完的男人對其他女人許下承諾,聽著他對其他女人說「我愛妳」,在辦公室這樣的空間中聽著他與其他女性調情。

如果不是在這一場電影中,導演加入了小雲跑到台東,拿著耳機和信封找尋寄件人和錄音地點的話,小雲這個角色太薄弱了。聽阿潑和雨漣說在台北電影節裡這一段是沒有出現的,而我在聽到影片中一個阿伯質疑小雲:「這樣有意義嗎?」從電影院出來後到睡前,我在想這是導演對電影理想追求的投射嗎?每個人的一生中都在追尋自己的理想,在這個過程裡,我們會尋求長輩的意見,但不同世代的人對同一件事有不同的看法,加上我們的社會環境及教育都在把我們訓練成結果論的人而不是一個注重過程的處事態度,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受到同輩或是長輩的質疑,如果沒有堅定下去的話,最後我們也會質疑自己的理想,甚至放棄,最後庸碌的過完一生,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在離開這個世界時,會不會為自己未完成的夢想而感到惋惜?感到平白走這一生的無奈?

最後看到阿才脫序的穿上潛水服在馬路上泅泳行走,蛙鞋在馬路上叭答叭答的響著,我閉起眼睛聽著他急促的呼吸聲和蛙鞋打擊地板的聲音,像是節拍器一樣規律,像是心跳一樣穩定的收縮跳動,伴隨太平洋海浪拍擊海岸的聲音,伴隨呼嘯而過的行車,他專注在人世間淚海中泅泳的過程,他的崩潰與眼淚融化在蛙鏡後面,就像他平時在與病人諮商時,他戴上了冷酷平靜的面具,讓人感受不到他的情緒,他在治療自己。

小雲和小湯在台灣的最南端海邊,聽著海潮,沒有望向彼此而是望向遠方,也許兩人在感情上都已釋懷,在這條路上都有所成長,找回了自己使自己完整而不是藉由情愛或是另一個人來完整自己。


碎碎念的部份:

  • 感謝阿潑和雨漣,這部電影很特別,是我今年看的第一部國片。為什麼還沒看《練習曲》和《色戒》呢?因為宣傳太大太多了,讓我想要冷靜一點再寫。
  • 看到桂綸鎂站在防風林中,我想,她也許覺得熟悉吧?淡江宮燈步道旁有一處松林,當風吹過時就會聽見松濤,也是淡江女生宿舍叫松濤館的原因。至於有沒有松鼠在那裡「嘎嘎嘎」?倒是沒有聽過。我家外面樹上的鳥每天早上都在嘎嘎叫,吵的我睡不著。
  • 看這部電影前,不要喝太多水。
  • 還好導演沒有在結束前讓他們兩個望向對方,不然就太老梗了。
  • 英文片名是The Most Distant Course,我想與「距離」沒有關係,而是與人生課題、劇中三人在這個旅程中的過程有關。
  • 照片是夏天的七星潭,那裡真的很漂亮。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