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08台灣競爭力論壇-17日的筆記

一直沒有提到第一天的開場和主辦單位:
  • 主辦單位:行政院經建會(CEPD)、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市美國商會、中華經濟研究院(CIER)、台灣經濟研究院(TIER)
  • 會場:台北福華文教會館前瞻廳(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三十號)
第一天,對記者們而言,重頭戲其實是開場,記者、攝影機追著張忠謀先生跑,閃光閃到眼睛都快瞎了。但第一天的開場,其實不像一般會議的開場這麼簡單,90%都用英文在講,張忠謀先生以英文作Opening,美國前商務部副次長Paul A. Lindon當然是以英文演說,之後天下遠見出版的創辦人高希均先生雖然有用中文在講,但80%以上的內容也是英文。Paul London的主題是Aspects of U.S. And Taiwan Competitiveness,高希均先生所講的主題則是From Global Competitiveness to a "Balanced Society" Taiwan's Policy Option,提到了CSR、Soft Power與兩個P:Peace與Prosperity。不過我看17日的報紙多著墨在張忠謀董事長的Opening,Paul London的演講只是稍稍一段或幾句話帶過,完全沒看到高希均先生的報導。當然,這樣的討論內容如果遇到不懂的字,真是鴨子聽雷,我是看到別人頭戴翻譯機才知道原來有提供翻譯。以下有兩點,應該是Paul London演說時所抄下的:
  • Set rules for competition, not price.
  • Innovation, make possible for people to get money.
還有另外兩點,來不及記下來。
16日下午的十二個議題要在17日早上的六十分鐘內完成結論的報告,平均每個議題只有五分鐘,議題如下:
  1. Education
  2. The social context for competitiveness
  3. Financial sector
  4. Healthcare
  5. State efficiency
  6. Industrial policy an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7. Physical infrastructure
  8. Service Sector
  9. Tax reform
  10. Openness, competition, and deregulation
  11. Human resources
  12. Environment and energy
其實多與國家政策有關,同時,在第二天做總結時,十二個議題聽下來,把台上專家們結論整理如下:
  1. 政策鬆綁:不論是在教育、租稅、建設、醫療制度、吸引外籍人才上,學界和業界都認為政府干預太多,外籍人士來台工作,如果要取得居留權,都被迫要求放棄本國國籍,而許多政策也讓企業界或學界無法吸引外籍人才也無法留住國內人才,政府的許多政策反而是讓國內人才帶著資源往外跑。據McKinsey的統計,有250萬人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工作。以教育而言,在場的教授都認為政府的干預讓台灣學校無法提供能與周遭國家競爭的薪資來吸引國外人才,也沒有完整的軟硬體設備來留住人才。在醫療產業的發展上,台灣有很好發揮的空間,可是受限於法令和不平均的資源分配使台灣的醫療產業一直沒有良好的發展,也使健保支出不斷的在拖垮我們的經濟,學者們建議在未來,公立醫院要法人化,私人醫院要公司化。
  2. 全球化與擴充國際視野:跨國與跨平台資源的整合,鼓勵台灣企業參與國際標案,對於國外企業提供單一窗口對應,可以減低國外企業來台的門檻。至於台灣學生的國際觀,首先要著重在學生的英文能力,儘管政府提供許多鼓勵學生或學生者出國研究學習的計畫,但也要想辦法留住人才或拉回人才,而不是只當技術購買者。台灣的學生也要能夠陪養自己具有領導專才,而不是一昧的當個追隨者。
  3. 政府的角色:政府是經濟法規的建立者,但不要過度干預,市場失靈狀況發生時,政府應是最後的處理者,面對全球化的挑戰時,也要能設法處理許多外部性問題。國際組織的評比可以提供政府作為參考,但不需要過度在意。在投資社會資本上,政府應規劃長期的工作計畫,但要避免意識型態的操作(就是說不要回到舊時KMT時代的操作方式),同時在衝突發生時做好危機處理。
  4. 能源與環保:對於全球暖化與減碳,現任政府的目標在前幾年較為保守,平均一年只減少1%的二化碳排放(我覺得還是保守一點好,沒有那個能力就不要說大話)。多發展替代的能源,Biofuel、Nuclear的發展,同時也要注意這些替代能源的安全性,將能源民營化與自由化,提高台灣能源的價格(聽到這我還真的愣了一下,你要百姓怎麼過日子?)。
  5. 媒體:媒體民營化,需要自律與盡社會監督的責任(不要再風花雪月和扒糞了),公共電視也應面對市場壓力及需求並自負盈收。
  6. 學術研究與教育:加強中高階人力的國際觀,並正視國內人才外流(西進)的問題,並應該發展如大學城般的教育環境,學校的教授不應該只是專注於自己的升等論文,也應該多輔導學生,而研究所碩士班學生的定位應屬於應用及教導技能以讓這些學生在畢業後能進入職場應用,而博士班則是定位在研究,大學生則著重在人文的教育,同時學者們對於要不要那麼早分流也都持保留的態度。
  7. 人力資源:與會的人士都提到了企業應該要提供實習機會,民間也應該提供類似的輔導組識,讓學生提早適應社會現實狀況及了解自身的權利,不致於當學生從學校畢業後出現適應不良的狀況;企業應該把員工當作是長期合作的夥伴,而非侷限於消費的關係。業界的人士希望在提供學生實習機會時,政府也能比照僱用弱勢族群般提供類似的優惠政策,同時也不要侷限於只有本國學生,而是也開放給國外的學生來台灣的企業界實習藉此留住年輕的人才。
  8. 開放市場,不要過度保護。
  9. 第六倫的建立及照顧弱勢族群:談CSR(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企業社會責任、Business Ethics與廉能的政府。
上面的九點是我依照今天的筆記整理出來的內容,中間有兩次出去上洗手間,所以,很可惜的沒聽到在Tax Reform的議題上的內容,元大金控的顏慶章董事長在時間掌控上十分精準,所以當我洗手間回來時已經換到下個議題了,而另一個議題Financial Sector,我試著去理解台上道富銀行台北分行的黃總經理所要表達的內容,但她的Powerpoint字實在太多太小,內容雖然充實,五分鐘的時間裡有一半都在介紹昨天的與會者...。
最後的總結是由世新大學的薛琦教授以Adam Smith的國富論來做總結(因為我們在討論如何提昇國家競爭力嘛~):
The annual labour of every nation is the fund which originally supplies it with all the necessaries and conveniences of life which it annually consumes, and which consist always either in the immediate produce of that labour, or in what is purchased with that produce from other nations.
整場聽下來會發現其實台灣的政策的確是相當保護本土產業及本土勞工,也因為過度保護導致對國外人士的高門檻,無法吸引國際間的人才,同時也造就了過度保護下的員工(或學生),就像孩子在過度保護下會因為過於安逸,沒有警覺心,行為也變得過於天真單純而失去競爭力。
很難想像這些主題與一般我們市井小民的切身相關議題有什麼關連,就連坐在後方的記者,把錄音筆放在一旁就開始上網亂逛,但是政府立法單位就是透過這樣的議題,參考業界與學界的意見來制訂法案,而這些法案就與民間切身相關了。可惜的是,我總覺得民間要傳達意見的路途很遙遠,雖然經建會表示透過這樣的論壇已了解針對什麼樣的法案需要做鬆綁的動作,也表示會成立一個網站窗口讓民間能透過窗口來表達意見,但是,這真的能改善台灣的經濟環境嗎?還是只對那些競爭力強的企業提供更多的資源呢?這條路實在是很漫長啊!

留言

  1. 晚上和偉展在壹陸壹討論,他看了全部的名單,覺得Tax reform和Financial Sector是需要去聆聽的。

    偉展也認為不能全部靠政府,如果可以,就向業界拉據攏人脈與募集資金去聘請外籍人士來台授課。同時,在著作方面,他覺得台灣的老師都過於著重學術研究,把自己關起門來自己研究,所以不要說人才外流,台灣自己教育體系應該怎麼管理?

    台灣的教授很少像國外學者一樣,我想主要原因是他們在國內時,讀書過程一帆風順,但鮮少有配合業界實做的經驗,也沒有業界的人脈或是管道募集資金。在這些學者在抱怨政府過度干預及薪水不能調整的問題外,也應該想想,為什麼不自業界募集資金?遠見雜誌就每年都會邀請國外學者來演講,為什麼大學院校就抱怨經費不足無法提供此一支出?為什麼業界不願協助他們?

    目前已有不少跨國公司提供實習機會,學生只要主動就可以找到相關資訊,比方說L'Oreal、P&G都有提供實習機會。開放國外學生來台灣實習,就某方面來說也許可以刺激台灣的學生,讓學生有危機意識了解到自己多缺乏競爭力,但在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因為缺乏競爭力,使得台灣的學生無法獲得實習機會。偉展說:「陣痛還是要讓它發生的。」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