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mur]普通人的雜感

買了這台2133,我才開始接觸所謂的Linux,不過,它用的是SuSE Linux,不怎麼支援繁體中文,但它的圖形化介面做的還讓我蠻容易懂得如何操作它,多試幾次後已經安裝了幾個自己慣用的套件和軟體,由於我十分依賴 Google,所以,像OpenOffice無法輸入中文的情況下,我就跑回Google Docs來打字。

我想起之前有個人留言表示既然用Linux用的那麼辛苦,為什麼不轉成widows,而且很多人也都這麼做。的確,這是一個減少陣痛期的方法,只是,如果一直受制於同一套軟體的話,對我自己來說是件很無趣的事,當然,還有自己已經厭倦了M$總是無止盡的漏洞,無止盡的要求更新,有很多明明不是那麼方便的檔案管理方式,一點都不親善使用者的設計卻要求著使用者一定都要照著它的規定走,如硬體的升級以便讓它的新系統跑的更順暢。

說了這麼多有的沒的,都還沒說到重點,重點是,我們太習慣接受不合理的一切,也就是說,從KMT管理台灣這幾十年來,台灣人溫吞的個性對於他們所立下的不合理的要求,他們的官場文化一併接收,連貪污、走後門都理所當然的照單全收、有樣學樣。人民能怎麼樣呢?一句「日子還是要過」就已說明了老百姓們的態度。

11月03日,我走在美麗的中山北路上,在大同大學的門口,看到一台又一台的警車,上面載著的應該是要去維護秩序的警察吧!整條中山北路有種肅殺的氣氛,不過是中國的官員,居然出動了這麼大陣仗,連其他國家的元首來台灣都沒見過這麼勞民傷財的陣仗。接下來的幾天,抗爭的新聞頻傳,我卻覺得自己像處在兩個世界裡,一邊是熱血沸騰,另一邊是冷漠以對,即使偶爾話題講到,也只是談論而已。直到星期四的夜晚,我拖著疼痛的身體走到中山北路時才看到三個綁黃絲帶的人經過,那天晚上看到的新聞和Twitter上似乎不太一樣,新聞都在譴責抗議人士的錯,說這是民主退步,說這些行為丟了台灣的臉,我卻覺得,如果就任這個官員輕鬆來去,那才是丟台灣的臉。

昨晚我看到T台的某個談話性節目,上面打了個標題,寫說這個官員離開台灣是因為他心軟,不要讓台灣再有更多的流血衝突。簡直是秀逗了才會打出這種丟臉的標題,我氣得馬上關電視-明明就是夾著尾巴走,還要為他歌功頌德。

有一群學生,他們走上街頭,為自己的訴求做出抗爭,但新聞節目裡都沒有說明他們在抗爭什麼,家裡的人問我,我還得開電腦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其實只有三件事,但這三件事談何容易:

  1. 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公開向國人道歉。
  2. 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應立刻下臺。
  3. 立法院應儘速修改限縮人民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現在夜很黑,外面很冷,有一群學生們在自由廣場上抗議著,奇異的是,我看了晚間新聞,卻只報導了下午同樣在自由廣場進行的,一些學校所舉辦的廣告創意展。另外,今天媒體還不斷報導著所謂經營之神的告別式,政治人物如何無禮的在人家的告別式上指桑罵槐,而媒體好像在拍馬屁似的把這些無禮的行為播送出來。一切彷彿天下太平,什麼事都沒發生,大家還是日子照過,就像是明明Windows Vista很難用,許多廠商在laptop出廠時還是bundle了這個難用的OS,懂得如何改的人就改成XP,不懂得改的人就只能去適應它,總之都是買 M$的帳。明明就是不合理的事,我們卻因為習慣了這些不合理,而視為理所當然。家人看到了學生的訴求,他們說,在那麼厚臉皮政黨執政下,怎麼可能做得到?但至少有一群人努力的表達了他們的訴求,而不是默默的任人欺負,雖然知道這些訴求達成的機率微乎其微,他們還是去做了

我看到了某些人對於民進黨黨主席的指責,卻對於她的回答感到失望,相較於遊行前她一句英氣凜然的「有事我負責」,她在面對指責時的言行卻是令我失望,就像那些讓人失望的政客一樣,遇到事一樣打太極,都是別人家的錯,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

於是人民只能繼續失望,繼續溫吞的過日子,「日子還是要過」,不然怎麼辦?推倒一個政府會不會帶來更大的野狼?會不會帶來更大的混亂?對只能單方面接收訊息的人而言,他們不知道台北還有一個角落在為民主發聲,台灣還有很多地方在支持著這些人。我很慶幸自己還不算是完全不知世事變化的人,透過網路的傳播能讓家人知道有一群人還在努力,儘管有可能最後的結果只是悄悄的結束(期中考要到了吧?),但我希望著,這群人能為未來帶來改變,而不是我這一代多數溫吞的逆來順受的態度過生活。

真希望台灣能有點改變,人民不應該只想著政府要如何照顧人民,沒有用的,他們自顧不暇了哪有時間照顧人民?還是自己照顧自己吧!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對台灣即將更換的數位身分識別證的幾個疑問

在 2017 年時,台灣政府相關部會就不斷用各種藉口,要將現行的卡式身分證更換為結合更多功能的數位身分識別證,例如:多卡合一可以讓民眾的皮夾薄一點、許多國家都換成數位身份證,所以也要換。台灣的人權團體不斷的提出疑慮,提醒民眾若是實施數位身分識別可能會面臨的風險,試圖喚醒民眾的警覺心。

吵吵鬧鬧至今,只要是反對數位身分證的人,就不會收到內政部或是其他相關活動的訊息,就如同當初資安法一樣,反對的人就讓他們不知道訊息一樣,甚至是在社群媒體上對提問也是封閉、選擇性的回答。

今天看了三篇文章: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權會):晶片身分證:為誰造橋鋪路? (2019/08/22)中央社:數位身分證明年10月換發 未來結合手機免攜卡 (2019/08/22)中央社:徐國勇:不換新身分證無罰則 恐無法投票 (2019/05/16) 看起來數位身份證是勢在必行了,但報導中的內容則讓我覺得這些都無法構成說服民眾 (我) 更換數位身分證的理由。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

閱讀歐盟區塊鏈技術運用於身份識別的報告與台灣的數位身分識別證

中午時間,我在查詢相關資料,回覆信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自己在查詢資料時,總是先從歐盟的資料著手?很多人會反應為什麼要查歐盟或 OECD 的資料而不先使用國內的資料?其他國家的研究資料不能用嗎?」

這幾年的心得是,在歐盟和 OECD 的報告裡會提供研究方法,公開告訴每個人,他們的數據來源、取得方法、怎麼推估、根據什麼政策框架,有什麼研究限制,這些公開的研究條件,都經得起外界審視和質疑,所以在檢查其合理性後,可以使用這些報告。

以區塊鏈技術運用在身分識別用途來說好了,在 GDPR 公布後,裡面的條件都規範了資料使用和流通的限制,對於喜歡不經告知就擅自挪用、交易的企業來說,使用資料的成本與門檻都提高許多,許多科技業者也質疑,在需要資料發展創新科技,如 AI 和區塊鏈,或是自主駕駛車輛,也需要大量的地理交通資訊,在 GDPR 這麼嚴謹的限制條件下,要如何發展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