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澎湖行(1)七美

退潮時的雙心石滬
再次來到澎湖已經是偉展從澎湖退伍三年後,三年可以改變的地方很多,馬公市區裡的頂級飯店多了好幾棟,菊島之星前的星蟲咖啡已經變成廢墟,清心小吃店前的7-11變成了壹咖啡,澎湖也多了不少主題式民宿。改變是一定會發生,端看我們自己能不能接受而已。
這次前往澎湖完全都是臨時決定,趁著偉展和我都能休假,兩個人匆促的訂了民宿、機票,大概有點也是賭運氣,如果老天真要讓我們再去澎湖,一切應該都會很順利。這次的行程真的蠻順利的,一票難求的機票也訂到了,極為熱門的23.5蔚藍玻璃屋也讓我們訂到景觀十分好的蜜月套房,拍到了在台北很難看到的日暈,回台灣前也臨時被通知候補到機位,在機上看到美麗到不行的夕陽、鳥瞰夜裡燈火像是繡上金線銀線的台灣,這次的行程真的很順利,除了到澎湖的當天下午在馬公市區遇到的那場大雨之外。

我們坐早上九點二十五分的飛機,到澎湖時約一點小時,踩入馬公機場大廳,四年前的回憶湧現,剛到澎湖的偉展來接我,我則是被曬黑的嚇到認不出來。在機場大廳,偉展打電話給以前當兵時接送他們這些阿兵哥的計程車的大姐,想不到電話還有用,大姐馬上到機場把我們接到馬公市區。一路上聽這位大姐在聊偉展他們當兵時的事,由於偉展他們那年是十二個士官一起到澎湖,所以這位大姐對他們的印象很深刻,我邊聽邊覺得好笑,這些開計程車的大哥大姐們對營區裡的狀況搞不好和這些阿兵哥們一樣都是同步更新的。
偉展以前當兵時,這位大姐都把他們載到郵局前下車,一來是他們在附近租了一間小房子可以休息,二來是偉展總是會先去郵局拿我寄給他的信再回宿舍。我們在郵局前下了車,在馬公市區裡找了間店吃點午餐,七月四日的行程是直接到七美過夜,在車上時大姐有叮嚀,坐船前千萬不要喝甜的東西,不然一定會餵魚,所以在吃午餐時我們很慬慎,就怕在船上吐個東倒西歪超難看。吃過午餐,我們在馬公市區裡閒晃,誰知道下了一場超大的雨,偉展邊拖行李邊笑,因為再次來到澎湖就又遇到一場大雨。經過四眼井,我們被雨淋到受不了,便又回到街上找了間店坐下來喝杯飲料等雨停。
偉展安排第一天晚上在七美住在七美風情民宿,這間民宿的老闆在馬公市區也有一間民宿,剛好中午時老闆娘人在馬公,所以順道載我們到南海遊客中心,訂一點半前往七美的快艇船票,從馬公到七美的船票是四百元,一點半的這班船是當天增加的班次,而且,我們上船時,加上我們也才只有四個乘客。大概是因為現在的人玩七美都只停留半天,早上一大早出發,中午回馬公的關係,像我們這樣住七美的人真的愈來愈少吧!船上的乘客少,就比較沒有導覽,但隨船的大哥也是會來和我們聊天,而偉展則是興奮的跑到客艙外接受浪花的洗禮,而我因為很無聊的穿了條裙子,所以只能待在船艙內拿著相機拍窗外,其實這次拍了不少,可是我懶得上傳太多,哈!
桶盤嶼
出我意料的,也許是因為船上人很少,所以我沒什麼暈船的狀況,只是航程中間被船晃到睡著,卻又因為敲到窗框醒來三次。在經過虎井時,隨船的大哥跟偉展說島上有超大的蜈蚣,還來拿泡酒,偉展當兵時就曾被小蜈蚣咬過,所以他聽起來小小的頭皮發麻。晃到七美,船停下來我才覺得頭暈,到了岸上被偉展假裝嘔吐的聲音嚇到跑開。我們租了車便決定先到住宿的七美風情擺放行李,並稍做休息再開始行程。
七美風情真的就是民宿,住在傳統的建築裡,感覺得像南投鄉下的三合院,我們的房間是有獨立衛浴的套房,這件套房可以說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該有的都有了,整齊清潔,有一種回到南投或台南的感覺。後來,我看到在外面的浴室,反而喚起我小時在台南白河外婆家的記憶,外婆家的浴室是建在室外的,其實在南投也是,都是共用的。到了民宿,阿媽帶我們進了房間,一路沒暈船的我們反而是到了民宿後才出現症狀,兩個人昏睡到五點半才醒來。
五點半時,天空還是亮著的,由於七美的美景都在東岸,而我們住的民宿離雙心石滬非常近,所以車子騎了就前往石滬,也因為住在七美,所以我們不止看到退潮時的石滬,也看到了漲潮時的石滬。沿著海岸,除了石滬外可以看到小台灣,還有清澈可見底的海岸,雖然位處東邊而不見夕陽,卻因為無障礙物可以看到東邊映照的彩霞,非常非常的美麗,不知不覺會狂按快門。晚上我們在港口隨便吃了點東西,還有大拇指大小般,一盤要兩百元的炒九孔,逛了一下七美的便利商店(因為除了在壹陸壹旁的雜貨店,我再也沒看過傳統雜貨店了)後,便回到民宿洗澡休息。
七美是一個十分鄉下且自然的地方,天黑了之後,港口的燈也全息了,我們在回程的路上發現放牧的羊兒都跑到路中間,是的,我一度懷疑七美是個羊比人多的地方。偉展因為疲倦加上連日的拉肚子,在洗過澡後就睡著了,我則是一個人走到庭院裡想看看月亮和星星。
走出房間,其他的住客正嚷著要去夜遊,一位大姐問我要不要同行?我搖頭說想留在原地看月亮。後來我才知道,那不是房客,而是阿媽的女兒帶小孩回來過暑假,他們在七月三日下午坐船到馬公再坐快艇回到七美。當大姐和她的女兒們都去夜遊後,就只剩民宿的阿媽和我在院子裡,我等著天上的雲散開好讓我看一眼在台北已喪失光亮的月,然而當時天空的景色卻使我想起Félix Vallotton的<月光>,由於我在97年黃金印象展覽時買了一張複製畫,所以對畫中的景色印象深刻,當我親眼見到類似的雲彩時,有種很激動而想掉淚的感覺。
和阿媽一起在庭院中看著月夜的景色,我的台語並不輪轉,可以說十分的糟糕,但勉強和阿媽能用簡單的字句溝通,阿媽說之前有幾個中國人到他們民宿過夜也在庭院裡烤肉,這幾個中國人不會說台語,但也熱情的叫著阿媽阿媽,也邀阿媽和他們一起烤肉,我問阿媽十點多了怎麼還不睡?她說還在忙著整理隔天要去民宿住宿的房間,阿媽還拿了一罐她自己熬的風茹茶給我,跟我保證她煮的風茹茶比外頭賣的還要純。後來,去夜遊的大姐回來了,她說要載我到雙心石滬那去看其他島嶼上的燈光,她說那十分的美,我實在不好意思麻煩她那麼晚了還要騎車,之後她也問我早餐要不要和她們一起吃?並問我們要吃地瓜稀飯還是地瓜籤?我覺得住民宿的一個特色就是和民宿主人有互動,所以很感激的和他們一起用早餐,由於偉展的身體狀況不太好,我請阿媽幫我們準備稀飯,吃一點飯也比較有元氣。之後大姐一家人熱鬧的坐在庭院裡,我本來很不好意思的回房去睡了,但後來實在睡不著,加上醒來的偉展告訴我外頭的雲終於開了,看得到月亮,不過月亮太亮了所以看不見星星,但我還是起身去看月亮。
的確,月色很美,農曆十二日的月光在較無光害的七美島上是可以照出影子的,我相信在石滬那一定有十分美麗的景色,但仍不然貿然叫偉展帶我去看夜景,一來是遠處海面已經有閃電,二來是深夜島上的羊兒都擋在路上很危險。因為月亮的光亮太亮,這天晚上是看不見星星滿天的情景,大姐說,平時是可以看到滿天星斗的景象,但今晚的月色太亮,星星都不見囉!大概十一點多,我們又回房去睡了。

留言

  1. 哇,今年不少朋友、同事都前撲後繼的去澎湖走走哩。想不到容顏也去了一趟喔

    回覆刪除
  2. 大概有點擔心,有了賭場和核廢料後的澎湖會變色,所以都急著去一趟吧!之後還會再寫,不過只能利用非上班時間寫囉!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TW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離 TWIGF 2019 舉辦的日子有點時間了,而且多數時間在準備 APrIGF 2019 和參與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加上兩年下來已經有自己偏好的議題,有些議題在台灣有技術性質的場次討論,但技術專家也較少參與討論性質偏重的網路治理論壇,所以今年沒有在 TWIGF 提案,但參與了兩個議程,當然也在其他的議程有發言,不過也沒有太多想法。

今年參與的兩個議程:
How to make the multistakeholder model work: case study on the Philippine National ICT Ecosystem Framework女性在ICT領域的就業機會和未來 (TechGirls) 以下只分享我個人的心得,不代表其他參與者或這個議題的內容,也不代表 TWIGF 。

參與 APrIGF 2019 的會後感想

從Vladivostok回來後,花了一些時間完成了我的出國報告。

感謝 TWNIC 讓讓我以國際事務委員的身份參與 APrIGF 2019 ,等到他們把報告公開在網站上後,才能公開發表自己的心得。

如果想要了解這次的會議裡談論了哪些主題、我個人參與了哪些討論會,可以參考大會的網站和我的出國報告,我會在文章之後附上連結。

這一篇其實是我個人與會的心得,很多事因為已寫在公開的出國報告裡,所以不再重複。

台灣女性在 ICT 相關產業的情況(更新至 2018 的資料)

去年五月時寫了一篇「願天下的女性都能享受自己選擇的人生」,事隔一年,主計總處、內政部的詳細報表資料已經找不到了,只找到粗略的分級,所以今年也不打算更新太多項目,只大概更新一下資料。關於資料這件事,如果政府繼續排斥將這些資料完整的公開,我覺得整個開放資料或政府公開資訊都只是做做樣子,有交差就算了。

在我開始更新資料前,先讓大家看一下這是讓我今年在主計總處統計專區裡所下載回來的資料,表頭是「臺灣地區15至64歲已婚女性曾因結婚、生育而變更職務之情形」,但只有依學歷來區分,無法看到以年齡來分組的統計資料,但這份資料的主題不就是以年齡來分組嗎?

後來我找到 2016年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報告」,其實就是去年使用的資料,所以只好再去找尋其他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