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澎湖行(2-1)七美→馬公→23.5蔚藍玻璃屋

23.5蔚藍玻璃屋-三樓蜜月套房外的躺椅
早上大約八點半,我們就醒來準備吃早餐,民宿的阿媽和大姐很早就起來幫我們準備了。走出房間才知道早上下了一場雨,不同於台北下雨後的濕熱,七美的空氣在下過雨後十分的清新,還可以聞到青草的味道。早餐很豐盛,不過因為大姐他們都還沒用早餐,我們也不好意思吃太多,偉展邊吃邊說他自己還是習慣中式的早餐。


用過早餐,在退房前又騎車到雙心石滬一趟,此時的石滬處於漲潮的狀態,此時的天色還沒有很亮,於是我們又繞回民宿整理行李。七美風情是十點退房,我們向坐在門口的阿公道別,坐在摩托車後座的我來不及向在廚房中忙碌的阿媽,也找不到親切的大姐向她們說聲再見,是我此行的遺憾之一。
漲潮時,陰天的雙心石滬
漲潮時,陰天的雙心石滬
我們載著行李又再回到石滬,此時早上從馬公到七美的遊客已經陸續的到達石滬附近,同時,也有兩三台遊覽車或小巴將遊客一車一車的載往欣賞石滬的平台上。下圖是天氣稍好時用Rainbow V拍攝的石滬,底片用的是Rainbow 7,可以看到遠方的海面上已經有遊艇陸續駛往七美:
漲潮時,晴天的雙心石滬
漲潮時,晴天的雙心石滬
預計回程是搭十一點半的船,在一個小時內我們騎著車把七嶼島繞了一圈,轉來轉去的,之後的陽光實在太炙人,看時間差不多了,便回到港口還車。偉展在4日晚上就買了暈船藥,民宿的大姐建議我們在登船前一個小時到半個小時就要吃藥,偉展先買一點鹹的東西讓我墊胃,在喝了暈船藥後,我們卻等了一點半小時,也就是十二點半才從港口離開。
這次搭船的人比較多,除了昨晚住在七美的遊客之外,也有一大早就到七美來的遊客。我們選擇坐在快艇的上層,即船長室後方,想說上層的人比較少,空氣應該比較流通不易暈船。也許是因為在回程時已喪失了去時的那種興奮感,也許是因為天氣真的太熱了,也許是因為人多,總之,當船到了望安時,我已經快受不了了,中間也曾經昏睡個兩次,卻被陽光給曬醒,我死命的撐到馬公港口,真該慶幸早上沒吃太多東西,更沒傻到吃含牛奶成份的食物,否則那位坐在我前方的遊客會十分悽慘,不過我真的沒有吐啦!只有乾嘔而已,幸好那時已在馬公港口外了。
上岸時已快下午兩點,走過港口那充滿海港獨特腥臭味的堤岸,原本偉展想到菊島之星前的星蟲咖啡休息並等到下午三點,23.5蔚藍玻璃屋的老闆浪子開著接駁車來接我們,不過,當我們看到那棟廢墟,偉展卻有一種感傷,畢竟那是他當兵的重要回憶之一,他總是在那裡點杯咖啡,然後看雜誌或寫信給我。
既然沒有咖啡喝,我們就到我第一次去澎湖時,偉展帶我去的那間海鮮餐廳吃午餐。在澎湖吃海鮮其實還是要注意一下,如果沒有菜單,點菜前先問清楚價格,當然也可以不要太計較,難得出來玩就只要開心就好。偉展點了一盤海鱺魚生魚片(8片)、一條雪花石斑魚做一魚兩吃(清蒸和煮湯)、一盤炒絲瓜、柳丁汁,我一個人吃光一大碗白飯,價格就不方便說了,但在港口旁的餐廳裡就是一分錢一分貨,且那條雪花石斑魚真的是新鮮美味,其他的餐點也不差。問我為什麼沒吃海膽?說真的,我不敢吃,也不想在大熱天裡拿自己的腸胃開玩笑。
稍晚來了另一桌的客人,他們高興的聊著夜釣小管並吃小管沙西米的趣事。這次到澎湖,我們沒有安排這類的活動,更不用說什麼餵海鱺或烤蚵仔的活動,一來是我們不想行程被綁死,二來也是坐船坐怕了。聽到其他人講到小管沙西米,我就想到那年在海上看到的那些不知名漂流物和船長良心的建議,並在心中祝福這家人的腸胃健康。
用餐完畢也已快三點,才走出餐廳,偉展就接到浪子的電話,等了一下就看到23.5蔚藍的接駁車,車子也是深藍色的,車上前座除了浪子外還有一個年輕人,大概是日後負責接送的工作人員,因為沿途看浪子都在帶他駕駛,除了我們外,還有一家人在車上,大概是第一次到澎湖,一路上問著浪子要怎麼玩澎湖?有哪些交通工具等問題。
經過馬公市區,浪子簡單的介紹著馬公市區的地價、一棟又一棟的豪華飯店(其中生意較差的一棟看起來還真像去年到南科出差時住的商務旅館),大概是在經過菜寮的路上,偉展提到他以前在澎湖當兵的事,我想,男人大概就是提到當兵的事就沒完沒了,像是當不完的兵一樣。我只想起第一次到澎湖,就住在那附近的金沙灣旅舍還有之後二天都住在海岸民宿裡熱情的阿姨。經過跨海大橋時則想起那令人難忘的海棠颱風,還有跨海大橋旁賣仙人掌冰的阿媽及她的貓!
浪子是盡責的老闆也是熱愛澎湖的澎湖人,一路上還會細數整個澎湖縣有幾所國中小學,除此之外,也可以到他們的部落格去讀他們對於澎湖觀光及經營民宿的一些想法。到了23.5蔚藍玻璃屋,我想不用多做介紹吧?在我第一年到澎湖時這本身就是赫赫有名的民宿了,我還記得那年偉展載著我經過民宿時還特別停下來遠遠的看著,那年還沒有今年我們住的這棟城堡建築,如果沒記錯,2005年經過時,玻璃屋周遭好像也沒什麼建築?
到了玻璃屋,浪子拿了鑰匙給偉展並笑說:「既然你曾在這裡當兵,就不用多作介紹囉!」便放我們上三樓了。我們住的是這棟城堡的三樓,其實我還沒住過這麼豪華的"民宿",進門時其實有點被嚇到,因為裡面的一切裝潢漂亮到讓我不想離開房間,而且,我很快就拿起了梳妝台上的留言本開始閱讀,讀著每個房客在這裡的甜美與幸福的回憶。不過,我還沒讀完就睡倒了,有點像上個月的某天晚上在家突然睡著一樣。坐船實在太累了,我們又一路睡到快五點,是被將要落下的陽光曬醒的。23.5蔚藍的房間面向北邊都有一扇大落地窗,可以看到很美的夕陽和日出,還有后螺沙灘,但夏天時就要拉上稍微擋光窗簾,一來是可以在下午時間降低房內的溫度,二來是...在下午時間從后螺沙灘望向這棟美麗的白色城堡,浴室和窗台旁邊是一覽無遺的,這點是我們隔天下午離開前,我跑到堤岸上拍照才發現的,讓我們兩人尷尬的轉頭望向大海。
下午到晚上的行程就另外再寫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國際合作不是只有聊天和簽署MOU

這是第三次參與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簡稱 TWNIC )所辦理的 IP 政策資源管理會議 ( IP Open Policy Meeting, 簡稱OPM,以下如果有再提到都會寫為 TWOPM )。第一次參加時覺得有點像研討會,第二次匆匆忙忙的在活動進行到一半就要趕往柏林參與 Freedom Online Coalition 年會,這是第三次參與會議,留下一點心得記錄。
因為自己接觸的領域也多在應用與末端消費者的使用研究或是政策治理,較少接觸到網路基礎建設端的「政策(Policy)」或是「治理(Governance)」。消費者應用端都常較容易理解,也容易獲得共鳴,以行銷與管理的角度來說,談應用端的投入成本不高,回收速度快,自然大家也都會一窩蜂往末端應用來談:網路行銷、應用⋯⋯簡而言之就是以最少成本行發大財之目的。

關於 2019 年的網路治理議題

註:原文寫於今年三月,刊登在 Medium ,不過再兩個星期就是 TWIGF 了,所以把這篇文章搬回來,也邀請各位讀者們一同參與今年的 TWIGF。如果在現場遇到的話,歡迎一起交流,以下是會議資訊:
TWIGF 2019 年度論壇時間:2019 年7月5~6日(週五和週六)地點:中華電信總公司大樓 (臺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一段21-3號)主題:建立開放、包容、信任、創新的數位社會TWIGF 網站及議程
在 2018 年時,全球的網路治理活動圍繞著:網路安全、個資保護議題、歐盟的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 (GDPR)、Facebook (或其他企業)販售或不當使用使用者的資料,進行操弄使用者行為…等議題,並在這些議題下衍生出更多隱憂,例如區域合作、各國打造更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等。2018 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IGF)的主題是 “ The Internet of Trust” ,在於建立信任,而 2019 年的主題則以三個方向為主(英文頁面):
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數位包容 Digital Inclusion 安全與具有彈性的網路是數位經濟成長的先決條件和對整體數位環境有益。 Security, Safety, Stability and Resilience: Security and Safety are prerequisites to economic growth and a healthy digital environment beneficial to all.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