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澎湖行(3-3) 回程

跨海大橋上的景色

離開燈塔,我們到了路邊一個同時展示奇石的小吃店吃冰,我一直都蠻喜歡仙人掌冰搭配芒果冰淇淋的味道,這間店的冷氣很冷,但其實消費不算低,所以我們兩個人一起吃一盒冰,在店裡吹冷氣吃冰的同時,另一個大姐就開始向我們推銷她的藝品,我不反對推銷,畢竟人家是在做生意不是和你搏感情,所以聽聽之後,挑了幾個可以送人的小飾品,我沒有特別殺價,因為我相信今天對別人殺價,總有一天是要還的,而且,以後也不會再去啦!

離開這間店後,我覺得肚子裡一肚子都是水,早上喝了咖啡和美味的海鮮湯(麵線),在二崁聚落也喝了一瓶風茹茶,下午為了避免因為一直流汗使電解質不平衡又買了一瓶寶礦力混著水喝,剛才又吃了一盒冰,幾乎肚子裡都是水,也因為早餐吃的飽又加上天氣太熱,我們一直都沒什麼胃口,直到下午三點多,我受不了一肚子水的感覺,於是我們決定去找東西吃。

在離開玻璃屋前,23.5蔚藍的老闆娘很用心的告訴我們沿途有哪些地方可以吃,而且還很仔細的和我們分享心得,例如哪間店的魚是老闆自己捕的,哪間店的魚比較有特色,她都會很有耐心的說給我們聽,不過呢!我們的偉展先生幾乎還是憑著他當兵時的記憶要帶我去他當兵時,上級(我忘了是哪個官階)帶他們去吃的小吃店:沒有富麗堂皇的裝潢卻有著好吃又價格實在的小吃店。

於是我們找到了這間叫漁翁島的小吃店,小吃店的外觀,如果不是當地人也許不會進去吧?十分簡單的小房子,在炎炎夏日裡,只會匆匆的閃過,如果不是早上有老闆娘提過,也許我們不會停下來。我們走進店裡,老闆招呼我們坐下的同時,也正好有一對客人離開。偉展一坐下後就跟我說:「就是這間店!當兵時就是來這裡吃的...blah blah...。」我當時一方面還沒適應店裡的光線,二來是肚子餓到頭暈,眼睛就緊盯著菜單不放,但我完全不會點菜,在參考老闆的建議後,我們點了涼拌魚皮、清蒸魚、海蛤蜊湯。

涼拌魚皮
涼拌魚皮

清蒸魚
清蒸魚

海蛤蜊湯
海蛤蜊湯

一直到老闆進去廚房後,偉展才告訴我,他當兵時最好吃的,就是這裡的高湯麵和滷菜,有次上級還請他們吃海鱺魚生魚片,而這裡的海鱺魚生魚片又新鮮又好吃。我無言的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海鱺魚生魚片是因為市場價格太貴,老闆不想賣,所以我們也沒堅持點,涼拌魚皮是偉展建議要點的,至於為什麼沒點高湯麵呢?偉展說,那個好吃是好吃,不過擔心太油我吃不慣,所以沒點。下圖是我們吃的這餐的照片,清蒸魚真的好吃!裡面的菜脯也很好吃,魚皮也很讚,沒有腥味,不過在極度喜愛吃魚的老媽看到照片後說那個是鯛魚的魚皮,不知道是不是鯛魚,而清蒸魚是龍針魚。在我們用餐的過程中,有一個高高的男生進來用餐,點的就是高湯麵和小菜,我想,沒吃到高湯麵真可惜,不過這一餐吃的十分經濟實惠,偉展說這間店是吃粗飽的,我覺得,這店裡的食物真的好吃極了,回到台北後,我還是很想念那脆脆的魚皮和沾魚皮的五味醬,還有那道和菜脯一起蒸的魚,這兩道菜我都是第一次吃到呢!後來我看玻璃屋老闆娘畫給我們的地圖,這間小吃店在203公路的25.5公里處,有一個大停車場,不過關於這間小吃店,其實可以參考澎湖自助旅遊 玩家-爪蛙與心如-漁翁島鄉村美食‧(澎湖美食、澎湖餐廳、澎湖料理)

小聚落一景距離和民宿約好接送車的時間還早,於是我們又騎到跨海大橋上拍照,也騎回白沙再去附近繞繞。通梁古榕旁有一個小小的村落,我猜很少有遊客會想走進去吧!我們走了進去,在這樣的陽光和溫度下,又覺得到了另一個國度,可惜我拍不出來那種美,而且,此時的我也已經開始有累的感覺了。

最後,我們回到民宿的餐廳還摩托車和等接送的車子。此時,老闆娘正在聯絡住房的客人和確認訂金的事。在我的感覺裡,23.5玻璃屋的老闆其實比較少和客人接觸,所以無形中是白臉的角色,老闆娘因為要接觸金錢和聯絡客人,只得扮起黑臉。我們在餐廳休息時,老闆娘正在和一個客人喬訂房的事,我們從對話裡大概知道是有個客人要訂房,在訂房時老闆娘已經提醒他們要住房的那個日期已經沒有房間了,但是,這個客人硬是匯了錢並打電話跟她說,他們就是要在那間入住。老闆娘也打電話請他們改別天,但對方不接聽,而電話留言也不回應,直到快入住了,對方才打來說他們已經匯訂金了,就是要那天住宿。第一次見到老闆娘就覺得她應該是個直性子的人,當然,兩個人一言不合加上手機通訊也不是那麼容易把事情說清楚,再加上當天早上有個住房的客人沒把錢付清就跑走了,做生意的人一天內碰到這麼多鳥事當然心情就差了,也就難免大小聲了起來。後來,老闆娘還是忍著脾氣問對方還有住在哪些地方,接著,她依照客人說入住的其他民宿價位,用我們的電腦幫這位客人找了其他同等價位的房子,並聯絡這些民宿。為什麼是我們的電腦呢?因為裡面的無線網路訊號可能有些問題她無法上網,而我們是帶小筆電和3G網卡,所以上網是蠻通順的。

後來,我就跑去外面把剩下的底片拍完,底片拍完後才查覺到,我沒拍到落日。好吧!還有數位相機可以用,於是我從海邊這處回頭要拍民宿,卻發現,唉!民宿的玻璃真是一覽無遺啊!也許當初在蓋這棟蜜月館的用途是在他們兩夫妻養老用的畫室及休憩的地方,所以,這對喜歡自然陽光的夫妻是沒有想到所謂"太陽很大"這件事,於是,站在海邊其實是一覽無遺的,如果在窗邊或陽台上晃啊晃,海邊的人都能看到房客的動作,而且,因為採光太良好,反而造成房間溫度過高,不懂事的房客大概會在出門時開一整天的冷氣傷害地球吧!也是一種電費的額外支出。

下午的后螺沙灘

和另一對住房的旅客一起搭著接駁車到馬公機場,也許因為小朋友讀書和交通的關係,老闆一家現在是住在馬公,而不是住在民宿裡,所以老闆娘也和我們一起搭車離開。離開車子前,也許是因為一天的工作結束,老闆娘也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線條也變得柔和許多,坐在前座的她回過頭來告訴我們,機場的登機門處有她的作品,我們承諾一定會去看,誰知道,離開車子後,還有一連串的事情讓我們根本沒辦法去找老闆娘的作品。

到了機場,偉展想碰碰運氣,到航空公司的櫃台前問現場有沒有機位可以候補,得到的結果是還得等一長串的名單,我搖搖頭,只好照原訂的時間,領了機票後準備去二樓登機門大廳休息,而且在車上時就發現,那天似乎有個特別美麗的日落,也許可以在登機門外拍幾張夕陽。拿了機票正要往手扶梯走去,一位小姐衝過來問我們是不是要候補機位,剛好有兩個,不過座位是分開的,但為什麼會跳過那長長的名單我就不清楚了,小姐也請我們別張揚。

總之,我們提前一個小時登機,登機前被通知登機門壞了,於是我們只好拖著行李跑到廣播的另一處登機門,怎麼找都找不到,兩個人急翻了,偉展跑去問機場裡的服務人員,一番折騰,終於找到登機門,夕陽在一陣混亂中只剩下一片火紅的天空,也找不到娘子的畫作。我們拖著行李排隊,倆人都感到十分的疲倦。

回程搭的是小飛機,座位很小很擠,坐我旁邊的是一個體格比較粗勇的男生,也許是因為座位太擠,他一路上動來動去,連帶我的座位也跟著晃動,我轉移注意力到窗外那片火紅的天空,不知是錯覺還是什麼原因,還見到遠處的雲層裡有一道閃電。回程的路上雖然因為座位太擠和晃動而不舒服,但還好窗外的景色彌補了這份遺憾,夜裡的台灣十分美麗,像是繡上了金銀雙色線一樣在黑夜裡閃閃發亮。

下飛機前,一位男性空服員看到我們手上的黑糖糕笑了出來,我也聳聳肩一笑置之,出去玩嘛!下了飛機,我直接打電話叫車,完全不想搭剛通車的內湖線捷運。這趟出門是有帶電腦的,所以大概知道內湖線通車時的慘況,為了避免提著大包小包行李又疲憊的我們自討沒趣(台北人對大包小包的人是極度無禮的),我們寧可多花點錢搭計程車回家,也順便照顧一下運將的生意。

回到家還有點時間,我們行李放了就跑去推拿的醫生那大修一番。當然,晚上是很好睡的了。

終於,在八月初把整個遊記結束掉

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聽死神說故事--偷書賊

書名:偷書賊(THE Book Thief) 作者:Markus Zusak ISBN:9789866973420 作者網站: Markus Zusak 譯者:呂玉嬋 出版:木馬文化 封面取自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於小小書房。 這個夏天讀《偷書賊》和《失物之書》,會在兩本不同的故事裡看到同一個時空背景所發生的故事,同樣是發生在孩子身上的事,同樣在說文字的力量,但《偷書賊》的節奏比《失物之書》緩慢一些。我盡量不要比較這兩本書,因為這是很無聊的事,但在閱讀的過程裡總驚訝這兩個故事有那麼多巧合之處,不是情節上的相似,而是在人物角色和背景總是有相似或是對立的情況出現。 《偷書賊》的女主角是被德國夫妻領養的莉賽爾,原本也要一同被領養的莉賽爾的弟弟卻死於火車上,莉賽爾在遭受與父母分離及弟弟的死亡後,在精神上受了極大的創傷,幸運的是領養她的父母是故事書中最仁慈的角色,給了莉賽爾完整的愛,不同於此時期裡其他的孩子可能瀕臨餓死或是送入集中營或是在街頭流浪被流彈波及,莉賽爾因為養父母的照顧和周遭的朋友、躲在地下室的猶太人…還有偏愛她的死神。 這個故事的特別處之一,敘述者不是主角或是任何一個書中的角色,而是沒有時空限制,總是旁觀的第三者,特別是在二戰的年代,無所不在的死神,戰場、集中營、巷弄裡,特別的是,這個死神總是想要表現祂冷酷無情和輕蔑人類的一面,但實際上我們從書中讀到的,是祂憐憫人類、輕視、無奈、驚訝人類的個性,也像人類一樣會抱怨工作、具有詩意、幽默感,也就是具有人性的一面: 人類只有在一天的開始與結束時,才會觀察顏色的變化。 但是對我而言,一天當中,每個短暫片刻都呈現出不同的色度與調性。 光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包含了幾千種不同的顏色:蜜蠟黃、柔絲藍、陰鬱黑。 我是做這行的,當然特別注意顏色的變化。 …她貫徹始終,只要經過三十三號的門口,從沒有忘記吐痰,還會外加一句「死豬」。我發現德國人有個特點:他們真的很愛豬。 這個具有人性的死神成了說書者,祂說著在戰時會發生在任何一個角落的故事,然而我們透過祂的眼睛,看到一個帶著色彩、煙硝味濃厚、心驚膽跳與眼淚的故事,祂不儘是旁觀者,同時也是貫穿整個故事的主要角色之一。 整個故事讀起來有對納粹主義的不滿也有對當時情況的無奈。裡面對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的描寫也很貼切,莉賽爾和猶太人麥克斯分別經歷了不同程度的打擊,也產生了同樣的症狀,

為什麼我支持《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在經歷許多次反抗台灣政府所立的網路相關法案後,我其實沒想過除了《數位通傳法》草案外,我還會再支持另一部法律草案,雖然 《數位通傳法》草案還壓在某處,但如果有人讀過《數位通傳法》的草案,再讀這部《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就會知道這部草案的重要性,而且也可以顯示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成熟度,更重要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引入國際網路治理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法律草案,而且是用在正確的地方。 有興趣想知道我在讀法條時的筆記和當下的感想,可以看我這則  Tweet 。這篇不使用逐條讀法條的方式來寫,因為那會讓人昏昏欲睡,我也不去比對歐盟《數位服務法》,因為我在讀《數位服務法》草案時,該草案特別強調是加強歐盟 E-Commerce Directive  ,而不是取代它,而且更多著重在預防盜版、仿冒,保護消費者的法案。所以當有輿論提到參考自《數位服務法》的《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限縮言論自由時,我其實是一頭問號的,但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時間讀《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這篇文章出自於我的個人經驗和閱讀法案的心得,與擔任的職務無關。 如果最近注意一下網路的資訊,有幾件事該注意一下: 有許多人在社群平台,如Facebook或是其他網路看到一些廣告,而這些廣告可能是要你支持台灣農產品、台灣製的產品,結果你收到時,上面還寫著簡體字,通常這是所謂的一頁式廣告詐騙,而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在 2019 年時就有新聞稿在警告「 一頁式廣告詐騙多 小心查證保障多 」,之後像公視或是其他單位都有相關的活動在提醒大家小心這類廣告。但目前這些廣告其實多數不易處理,因為不容易取證、保留證據,等到追查到時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有不少親密照片與影片在情侶分手後,被報復性的上傳到情色網站或透過即時通訊傳到親友的帳號裡,或是被洩露個資,遭到公開的霸凌。 之前有一個專題:「 青春煉獄: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光是讀完這個專題報導我就覺得受傷。 有人使用 Deep Fake 把台灣名人的臉部照片合成至色情影片再上傳至色情影片平台,今年 7 月才被判刑。 還有許多創作者藉由網路分享作品時,被人盜用,甚至有國外的使用者修改台灣人的作品去參與比賽還獲獎。 有一次打電話問某個部會,如果消費者在國外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但資料被外洩怎麼辦?雖然政府願意協助,但衡量至國外打官司的時間和成本,就會讓人卻步。 有些行為在現實世界裡有法可管,例如《兒童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