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拍照病

四號公園
我想,我大概得了一種不拍照會死的病。就像寫blog一樣,這個拍照病也維持了很久,從我有第一台數位相機到現在,我的相機已經泛濫到自己都感到討厭的程度。
在網路上,有個網友要用5000元的價格出售Lomo的LC-A,就是之前店裡客人說要花七千多元買的那台相機。我回信問了他價錢及機器的保養狀況,並詢問一些新手才會問的問題,他很好心的告訴我關於Lomo市場裡的黑幕,我評估了一下真實性,賣七八千的賣家其實有店租壓力,再加上他們在誠品有通路,也得付誠品費用,所以賣得貴也是沒辦法的事,簡單的說,貨品交易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在去年底,買了二手的Olympus mju wide 80後,我驚覺大家都蠻會保養相機的,於是我開始在二手相機市場找尋合理價格的二手LC-A,也發現二手的LC-A只要是五千元左右就可以考慮購買,至於有無小人頭或是哪個年代出來的相機,見仁見智。後來我又找到一個相機賣家,發現另一德國製的相機Minox,目前是被徠卡收購了,功能大致上和LC-A接近,二手的價格也只有LC-A的一半,和賣家講好價錢,就等賣家寄來了。
之後應該就是把Diana Mini賣掉吧!雖然它很小,但我實際使用Diana F+並轉用135背板後,我覺得Mini真是浪費底片的傢伙,而且因為有F+,所以閃光燈是不可能搭著賣,mini如果不搭閃光燈其實很難賣,二手價錢大約只有1100元的價錢。不過我又想不起來如果要拍120時,120配件放在哪個相機包裡!
光是Holga 120那台就賣了要半年,而且向我買的女生(因為她的姓名很中性,所以特別強調要寄到女生宿舍)是為了135的回捲背板才向我買的,基本上,我還賠了一千元才把Holga120賣出。
也許我可以出租給辦公室的同事,要玩的人自付五百元,借他們玩一個月。
晚上被問到自己常用的相機是哪一台?大概是現在用的Mju wide 80,雖然不能重曝,但拍出來的效果一直都不差,而且我也沒有好好的實際使用它,加上機器裡的正片,也才拍了四捲。用這台相機的好處在於我不需要考慮太多,除了構圖和不能打閃光燈的場合外,我都交給相機自己去決定,又因為不能重曝,所以腦袋裡就不用想重曝的照片能不能看。於是我漸漸遠離了數位相機,也沒再去想要不要存錢買S90之類的,我覺得,底片機真的很特別,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你也不能確定底片裡的影像是不是自己腦海中的影像,更有趣的是,我發現很多人對底片拍出來的照片更是喜愛,而許多數位相機大場也很努力的在自己的相機模組裡加入lomo元素。
有一陣子我拿數位相機拍照拍到完全倒胃口,因為所見即所得,也不喜歡修片,常拍出一堆當下看OK但傳到電腦裡又很沒感覺得照片,所以我停了很久,不想再拿數位相機,甚至只有在工作時才帶數位相機,因為拍會議是不需要浪費底片的。反正拍下來的影像,對當事人並沒有多大的意義,也看不到所謂的感動,在打閃光燈時,我只看到僵硬的表情,還有那看似銳利又不乾脆的圖片,看到後來,真的是麻痺了。
拿相機拍照這種行為是一種掌控權,喜歡拍照的人多少都有點控制欲和占有欲,拿單眼相機的人更是如此(光圈快門都是自己控制),拿數位單眼的是有控制欲但又缺乏自信,看那些喜歡拍SG的傢伙,用佛洛依德的說法,他們簡直把相機鏡頭投射為自己的生殖器官,肆無忌憚的向女體發洩自己的欲望,捕捉那些青春的影像並占有。我猜,喜歡使用底片機的人是有一點被虐傾向的。除了掌握相機的基本性能及按下快門去捕捉光影這點是自己可以掌控之外,底片上的影像大概有30%是無法自己決定的,於是要等待沖洗這些過程,或是把這些底片交給另一個人去決定,當然,自己沖洗照片的人大概是控制欲超強的人吧!以上只是我個人的胡思亂想而已,如果有人覺得被冒犯了,還是說聲對不起。
會有這些想法大概是看了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的書吧!天亮了,還是睡覺好了,我不喜歡blogging到天亮的感覺。
上面的照片是Diana mini拍的,雖然模糊,但顏色還不難看就是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瑪歌皇后(Queen Margot)

原著:La Reine Margot作者:Alexandar Dumas中譯:瑪歌王后出版社:遠流 大眾讀物 新浪漫小說經典導演:派提斯薛賀演員:文森培瑞茲、依莎貝拉艾珍妮、薇那荷西、丹尼爾奧德伊、尚雨格安拉德
我是先接觸小說再看電影,五專時曾與同學在學校圖書館借來看,誰知道限制級、血腥的內容讓兩個女生不好意思在公眾場合繼續觀賞。小說原著是大仲馬寫的瑪歌王后(La Reine Margot),台灣是由遠流出版社於1994年出版。小說裡有幾條主線:亂倫、偷情、當年天主教與胡格諾教派的宗教戰爭、法國瓦洛王朝家族內部的王位爭奪戰、納瓦爾家族(後來的波旁王朝)與洛瓦家族的政治聯姻、母與女、母與子、男人之間的友情、女人之間的友情。大致上可以分為這幾條線,由於大仲馬在寫作時總是先根據事實再依照個人對其中人物的喜好作編寫,所以在小說裡,總是真實人物與虛擬人物並存。影片和小說一樣,開頭都是以亨利.納瓦爾與瑪歌的婚禮做開頭,再帶出當時整體社會環境的不安,很清楚的這是一場政治聯姻,能安撫國內的宗教紛爭。如果只看電影,大概只會看到瑪歌與兄弟之間的亂倫,當她與拉莫爾相遇後的激情與宮廷政治的黑暗,由其是邁迪西(Catherine de Medicis)對安茹公爵(亨利三世)的偏愛演得有點像是母親與自己兒子亂倫。在書裡講得就沒有電影演得這麼露骨,反而是很浪漫的將瑪歌與拉莫爾、昂利埃特與柯柯納、柯柯納與拉莫爾之間的情誼,有詩歌有愛情有政治;在政治上,查理九世與兄弟間的爾虞我詐,與母親和官員間如何鬥法,與納瓦爾國王之間矛盾的情誼。大仲馬筆下的查理九世的確有一個國王的處事方法,雖然在電影裡他似乎是個神經質、抽搐、嗜血、被母親控制的傀儡國王,不過他在母親的控制慾下仍能在政治屠宰中活得還不錯,依據歷史來說,他的確有一個私生子,而在Michel Zevaco另一部小說「白太陽騎士」裡也出現了這麼一位角色。在小說裡是這麼寫的:「一頭黑髮,容光煥發,長長的睫毛罩著一雙淫蕩的眼睛,嘴唇又紅又小,脖子長短適度,身材豐滿而又柔軟,一對小巧的腳裹在緞子的高跟拖鞋裡。」在宮廷裡,女人是最好也是最美的武器,如此一個美麗的女子,從一出生就被母親訓練成迷惑人心的高手,除了在政治上作為聯姻的尤物外,同時她也是吉茲公爵的情婦、三個兄弟的「好姐妹」。不妨這麼說好了,美麗的她其實是個自主性很強的女人,對性、愛,她知道在政治裡沒有真正…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