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拍照病

四號公園
我想,我大概得了一種不拍照會死的病。就像寫blog一樣,這個拍照病也維持了很久,從我有第一台數位相機到現在,我的相機已經泛濫到自己都感到討厭的程度。
在網路上,有個網友要用5000元的價格出售Lomo的LC-A,就是之前店裡客人說要花七千多元買的那台相機。我回信問了他價錢及機器的保養狀況,並詢問一些新手才會問的問題,他很好心的告訴我關於Lomo市場裡的黑幕,我評估了一下真實性,賣七八千的賣家其實有店租壓力,再加上他們在誠品有通路,也得付誠品費用,所以賣得貴也是沒辦法的事,簡單的說,貨品交易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但在去年底,買了二手的Olympus mju wide 80後,我驚覺大家都蠻會保養相機的,於是我開始在二手相機市場找尋合理價格的二手LC-A,也發現二手的LC-A只要是五千元左右就可以考慮購買,至於有無小人頭或是哪個年代出來的相機,見仁見智。後來我又找到一個相機賣家,發現另一德國製的相機Minox,目前是被徠卡收購了,功能大致上和LC-A接近,二手的價格也只有LC-A的一半,和賣家講好價錢,就等賣家寄來了。
之後應該就是把Diana Mini賣掉吧!雖然它很小,但我實際使用Diana F+並轉用135背板後,我覺得Mini真是浪費底片的傢伙,而且因為有F+,所以閃光燈是不可能搭著賣,mini如果不搭閃光燈其實很難賣,二手價錢大約只有1100元的價錢。不過我又想不起來如果要拍120時,120配件放在哪個相機包裡!
光是Holga 120那台就賣了要半年,而且向我買的女生(因為她的姓名很中性,所以特別強調要寄到女生宿舍)是為了135的回捲背板才向我買的,基本上,我還賠了一千元才把Holga120賣出。
也許我可以出租給辦公室的同事,要玩的人自付五百元,借他們玩一個月。
晚上被問到自己常用的相機是哪一台?大概是現在用的Mju wide 80,雖然不能重曝,但拍出來的效果一直都不差,而且我也沒有好好的實際使用它,加上機器裡的正片,也才拍了四捲。用這台相機的好處在於我不需要考慮太多,除了構圖和不能打閃光燈的場合外,我都交給相機自己去決定,又因為不能重曝,所以腦袋裡就不用想重曝的照片能不能看。於是我漸漸遠離了數位相機,也沒再去想要不要存錢買S90之類的,我覺得,底片機真的很特別,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你也不能確定底片裡的影像是不是自己腦海中的影像,更有趣的是,我發現很多人對底片拍出來的照片更是喜愛,而許多數位相機大場也很努力的在自己的相機模組裡加入lomo元素。
有一陣子我拿數位相機拍照拍到完全倒胃口,因為所見即所得,也不喜歡修片,常拍出一堆當下看OK但傳到電腦裡又很沒感覺得照片,所以我停了很久,不想再拿數位相機,甚至只有在工作時才帶數位相機,因為拍會議是不需要浪費底片的。反正拍下來的影像,對當事人並沒有多大的意義,也看不到所謂的感動,在打閃光燈時,我只看到僵硬的表情,還有那看似銳利又不乾脆的圖片,看到後來,真的是麻痺了。
拿相機拍照這種行為是一種掌控權,喜歡拍照的人多少都有點控制欲和占有欲,拿單眼相機的人更是如此(光圈快門都是自己控制),拿數位單眼的是有控制欲但又缺乏自信,看那些喜歡拍SG的傢伙,用佛洛依德的說法,他們簡直把相機鏡頭投射為自己的生殖器官,肆無忌憚的向女體發洩自己的欲望,捕捉那些青春的影像並占有。我猜,喜歡使用底片機的人是有一點被虐傾向的。除了掌握相機的基本性能及按下快門去捕捉光影這點是自己可以掌控之外,底片上的影像大概有30%是無法自己決定的,於是要等待沖洗這些過程,或是把這些底片交給另一個人去決定,當然,自己沖洗照片的人大概是控制欲超強的人吧!以上只是我個人的胡思亂想而已,如果有人覺得被冒犯了,還是說聲對不起。
會有這些想法大概是看了日本攝影家荒木經惟的書吧!天亮了,還是睡覺好了,我不喜歡blogging到天亮的感覺。
上面的照片是Diana mini拍的,雖然模糊,但顏色還不難看就是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百年孤寂的一些感想

馬奎斯的小說,買回家的那天晚上就讀的欲罷不能。第一次閱畢,只能感受到文字所帶給我的感受,當我讀第二次、第三次後,總在生活裡的某些情境下憶起書中的情節與書中人物的苦悶。這場空虛夢幻開始於愛情與理想-老邦迪亞帶著易家蘭與朋友們離開家鄉,開創了馬康多這個奇幻的城市;也結束於愛情與理想-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的亂倫生下了預言中帶著豬尾巴的嬰兒,之後倭良諾翻譯完吉卜賽人的手稿,整個馬康多毀滅。這個家族的女性:易家蘭的堅毅性格與匹達黛的沉默付出;叫亞瑪蘭塔的女孩總是勇敢追求愛情而心態扭曲;這個家族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著自己生命中的目標,亞克迪奧的狂妄無羈,先是追求情欲,他的兒子追求名利;老邦迪亞追求著心中的理想(新的生活、發明);小邦迪亞追求政治上的勝利與心靈的平靜、席甘多與席根鐸兄弟兩人,哥哥追求的是欲望的滿足,弟弟追求的是心靈上的滿足與事實的存在;卡碧娥追求的「當女王」的夢想,而這個家族又與吉卜賽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當我啃食著書中文字時,馬奎斯的文字也在我的腦海裡建立著一幅又一幅的圖像:從有著鳥鳴鐘與銀杏葉的美麗城市、莉比卡張著大眼驚恐的坐在小椅上吮著手指的灰藍色畫面,;卡碧娥處於高地的城市除了虛偽的白色聖潔外還有一種孤獨的藍色;小邦迪亞與莫氏柯蒂近乎於天真的愛情與最後政治鬥爭的失敗而封閉是一種苦悶摻著靛藍色的灰;美女瑞米迪娥的升天是白色與藍色的純潔,對比著卡碧娥愚昧的世俗、席根多與席甘鐸在死亡前的面容與棺木被放反了墓穴、美美為了愛情的放蕩、最後倭良諾讀完吉卜賽人留下手稿的那一陣風…所有的畫面總蒙上一層昏暗的黃色光,對我而,那是一種孤單與遺忘。當我身在雨下個不停又溼冷的淡水時,腦海裡閃過的是書中四年多的雨季;當妖精國王講到失眠時,我腦海裡浮現的是馬康多的集體失眠;當夏日一陣風拂過,閃過的是倭良諾最後發現整個邦迪亞家族是一場夢幻的空虛與毀滅。而黃昏的夕陽,總讓我想起倭良諾與小亞瑪蘭塔放肆的愛情。我們總在生命中追求著自己的理想,如書中的每個角色:追求愛情、追求名利、追求所謂的「真實」,總在生命的最後一刻才發現自己的一生甚至所看到的一切是一個虛幻的畫面,就像馬康多,這個城市從未存在過,對書中的人而言,馬康多是存在著的,但對我們而言馬康多是虛構的、建構在文字與腦海裡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我腦海裡建構出來的世界,這個城市是我心中的馬康多,眼裡所見的是腦中點線面建構出來的空間,而我的心情就…

【隨手記】不歡迎匿名回應者

致 小白先生/女士,你的編號是47,727,就是喜歡當藏鏡人是吧?只要是匿名回應,管你留了什麼好的、壞的、非商業性、公益活動,我就是不放出來。要說什麼好話什麼義正言辭,回你自己家說去,在我這裡,少用匿名在這裡長篇大論,具名回應是種禮貌,你對我沒禮貌,我何必把你說的話放在自家的部落格裡?柯南說:「兇手是會回去案發現場檢視自己成果的。」這是貓玲玲提醒我的,哈哈哈。Technorati Tags:

智慧城市不是只有得獎、入圍而已及參觀智慧城市展感想

之前參與了第8次的火箭聊天室,講者Roy Lin提到了:「當大家在提到『智慧城市』四個字時,想到的多半是:智慧停車、智慧燈柱、智慧巴士...等項目,多是以科技發展的角度,卻沒有自設計師的立場出發,也沒有人想過是要以『智慧』的方式來處理城市生活裡所面臨的各種問題。」不斷反思這段話。

智慧城市不止是在談解決方案,更在談系統整合
打造智慧城市並不是談如何拿到ICF(Intelligent Community Forum)的智慧城市評比,更不是拿裡面的評量標準拿來當作是施政的KPI,若要讓居住於其中的市民有感,應該要先找出都市中需要被解決的問題,例如利用政府開放資料找出都市中的閒置空間,實際去探訪這些閒置空間的規劃是被作為停車場、公園或乾脆荒廢的一塊地,又或是透過資料視覺化來顯示城市的脈動,藉此可以在未來進行商圈規劃或是都市更新發展等。有些國家如新加坡便是與日本合作智慧節能系統,鼓勵國內的新創研發,投資海外的創新研發,並應用在國家發展中,以期讓人民的生活更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