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公民新聞是媒體?還是罵政府的管道?

還記得第一年在舉辦教育農民的課程時,因為覺得這是免費且對農民與農企業來說算是一個福利,我向公民新聞網申請一個帳號,同時也把它定義在對外宣傳的管道之一。自97年到99年一直都還算順利,但一直到100年,也就是今年,出現了一些不必要的紛爭,而這樣的紛爭來自於就是公民新聞網對網站自身的經營方式定義和自稱公民記者本身的素質。
台灣的農業一直有一個奇怪的狀況,大抵是產銷的環節各有些問題,又或是一窩蜂的狀況,常常會有生產過剩又或是生產不足,造成國外(不是只有中國)要下大訂單卻訂不到產品;國內卻有生產過剩,老農與小農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滿腹苦情不知道要向誰訴說的狀況。
好在還有許多有為青年出現幫他們發聲,或是為了希望政府重視而採取了激烈的手段,結果要漂白卻漂不回來了。
基於我們所承接的計畫屬性,每年我們都會辦一些教育訓練,課程的內容分屬財務規劃以及大家都很喜歡的創新行銷,也感謝我的朋友們常會提供一些相關新聞,我也都還能Catch到時事。
在辦這個課時,我也是膽顫心驚,前三年只負責推廣,今年負責設計創新行銷課程。也因為每年的問卷都是我在整理,所以還知道聽眾們渴望能由哪些講師來分享創新行銷的經驗。
課程設計並得到同意公布後,我便到相關的網路平台去做推廣,特別是之前常使用的公民新聞平台,他們有一個農業新聞專區,感覺上也有不少相關的農業新聞在上面刊布,雖然總有些讓我看了三條線掛在臉上的怪新聞,但大抵上也算是宣傳管道,今年也就繼續使用了這個平台。想不到,一個自稱公民記者的非相關領域記者,讓我對這個平台扣了幾分。由於我在宣傳內容裡已明確定義在農民與農企業,並不希望多餘的媒體去做報導,加上每年的創新課總是座無虛席,我們都會開宗明義的要求農民及農企業優先受理。
這位記者女士打來便表明身份是公民新聞網的記者,並要求到現場參與,以便幫我們做宣傳,並能以不同的角度來做報導。
當我問了她平時是負責哪一方面的新聞?有無記者證明?她十分粗暴的回答,她是公民記者,而她平時負責的新聞並非農業新聞,同時,在這樣自家的平台上,連新聞訊息內容也不好好讀清楚,還說:「我找不到貴單位的名稱」眼睛真大。
基於聽眾們都要坐到地板上去了,我只能拒絕她。加上她口語的態度是:「我是記者,我有權利採訪。妳沒有權利拒絕我。我採訪妳,是妳的榮幸。」
本人素來討厭自認是無冕王的記者,妳是記者又如何?妳是農民嗎?是農企業經營者嗎?妳的報導真的有利於農民嗎?還是只是讓妳找個藉口找政府麻煩?向管老師反應後,事情不了了之。
最近一次,則發生在上星期五,這件事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但這位打電話給我的先生,我要勸你,不該為了反對而反對,這樣只會害到那些瀏覽者,他們少了一個管道知道一個免費的課程。
我不對的地方在於,我只是把課程的內容、上課時間、地點、議程寫在裡面,基於公民新聞台的角度,他們認為這是招生簡章,他們要的是事件的報導而非招生簡章
每個平台都有不同的遊戲規則,以前你讓我放,今年你不讓我放,用這個理由,我就當你改了遊戲規則。但這位先生之後說的話,讓我覺得,他這一切只是單純針對政府單位所做的抗議舉動:他說:
「我看妳每一篇文章的開頭都是行政院農委會、行政院農委會(不知道他重覆了幾次),妳知道這樣會引起瀏覽者不良的觀感。」
之後,我想他大概是壓抑很久吧!用一種壓抑的客氣說:
「所以,妳要自己下架文章,還是我幫妳下架?」

我覺得我被威脅了。也許這位管理者平時閱讀多了小農受到不公平對待的報導,便對行政院農委會的相關新聞都抱持著反感。平台經營者有自己的風格無妨,但請在說話及決策前衡量後果,得利與受損失的,是哪些人?
由於公民新聞網已表明不歡迎張貼招生簡章,而我們分析了往年從公民新聞網過來的民眾及瀏覽量並不多,再加上年初與那位女士、星期五打電話給我的那位先生的態度與措辭後,我們決定不會再使用公民新聞網這個平台放送這樣的免費課程訊息。
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農夫們農忙之餘哪來的時間上網?
只能可惜這個管道的閱讀者,儘管沒來報名,卻也不會再在該頻道取得這樣的訊息。
於是我懂得一件事,為什麼民眾總找不到政府的資源?一來是,政府網站的確不好用,有很多隱藏的資訊,二來是媒體依自己或經營者個人的偏好去選擇要刊登文章,去塑造某人是神,某人是混蛋,某單位只領錢不做事。很自然的,宣傳管道少了,民眾找不到福利,還不罵政府嗎?這點,媒體也要擔點責任吧!
我自己寫部落格,所以很清楚隨便的一個blogger要自稱是媒體是很容易的事。你應該是讓人家公認你是一個媒體,而不是你自溺、自High,只為小眾服務,如果你真的覺得,這樣口語上欺負執行單位,逼迫我們把課程下架,並以此沾沾自喜的話,那實在很令人遺憾,同時,也請你想想那些沒機會看到課程訊息的人們,想想你的意氣用事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問題不在於區塊鏈

這個星期在台灣,有一場盛大的「亞洲區塊鏈高峰會」,因為在準備 TWIGFAPrIGF 2019 的會議資料,就沒有報名。看了INSIDE 整理的逐字稿,不禁坐在電腦前抽動著嘴角。對於需要經過銀行或是第三方、第 N 方擔保的支付工具,都應屬於建立信任的數位支付工具,如果一個以加密貨幣為交換工具卻還要經過銀行,那都不是「區塊鏈應用」,或可說,它還在重建信任的過渡期。

自接觸區塊鏈應用以來,不斷的聽到網際網路的大老們、前輩們、經濟學者們都在極力反對區塊鏈技術,很多人權團體、媒體、各國央行、金融體系都對於區塊鏈的特性大加撻伐:
過度集中、非去中心化。整個網際網路是個過度中心化的系統,大概很少有人去想網際網路的架構和特性。ICO 是詐騙。老實說,這就是一個人要不要被騙一樣,你不能說投資失敗就是被騙,ICO 是一種賺錢手段,但是「投資」還是「投機」?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應用。加密貨幣是數位(電子)支付的一種,大家常常把加密貨幣作為數位支付的代名詞。台灣政府對於加密貨幣的態度較偏向視之為虛擬貨幣、商品,而不是正式的法幣 (Fiat Money)。無法移除不該保有的資料。有些人權團體表示會有人把婦女、孩童受虐的照片或裸露的影片上傳到區塊鏈上,且無法移除。把這個問題歸咎於區鏈技術實在很莫名其妙,畢竟暴力傷害人類、動物的行為就是非法行為,當影片或照片上網後,會迅速的傳播與擴散,有些是存在私人的硬碟裡。但該注意的重點在於:(1) 這些虐待、強迫裸露、拍攝這些影片與照片的犯罪行為根本就不該發生(犯罪預防)、(2) 這些存在私人硬碟裡的照片與影音檔根本就不該被擴散 (民眾教育)、(3) 基於前面兩點,政府應該加強自己的責任,而不應該強迫平台業者對使用者的內容進行審查,內容審查是侵犯言論自由權的。智財所有權的問題。例如用作品完成時的時間戳記 (Timestamp) 可以證明是自己的作品,但今天如果有人把這篇文章用他自己的帳號,把文字內容上傳到 IPFS (星際檔案系統,Inter Planetary File System),頂多就是在之後加註原始作者是誰,上傳者不是原作者這種尷尬的情況。所以日後若是使用自動化的分潤系統,要怎麼去證明作者是誰?如何分給哪些人?交易速度慢,無法因應全球金融、資料交換的大量工作。反觀,網際網路被大量應用的年代初期…

參與 1 月 11 日的「資通安全管理法」公聽會感想

如果有人讀過由去年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 Richard H. Thaler 的《不當行為》,也許就會開始學習如何當一個理性的經濟學者,而不被衝動或個人習慣沖昏頭進行不當的消費。書中所提到的一些概念其實更可以運用在各個場域裡,包括已參與幾次的座談會到今日公聽會的「資通安全管理法」。
法學專家們的疑問 大概整理了幾點: 如何避免技術性的規避或離開市場?行政救濟的相關事項。擬這套法案時參考美國、日本、新加坡等這些國家的依據是什麼?是經濟或科技發展情況還是剛好搜尋到這個國家有這套法律,所以拿來用?這部「資通安全管理法」的主管機關是台灣的行政院,行政院主要是整合政策的功能,本身無執法的能力,僅能要求被管制者義務執行,也就是主管機關的管制責任是空虛的。參考的國家都有編制專責的單位與規劃預算,如果在台灣這套法令通過了,開始實行了,有編制的人力嗎?執行的能力嗎?可能沒有。「資通安全管理法」有主管機關,但「個人資料保護法」沒有主管機關。這兩部法一樣重要,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