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讓官僚變得性感

看完TED的這支影片後,突然想要回Blog嘰嘰喳喳一下。
珍妮佛‧波卡:打造更好的政府
工作的地方,主要業務是在為政府做一些研究案,不過先說明,我的工作並不如研究人員一樣看數據或幫政府擬定政策擔任政府智庫。
在我還是接案工作者時,剛好接了一些委託出來的網站製作案,通常就是公部門機關有一個研究案,裡面除了政策、研究及績效評估外,或多或少會有一個網站建置的部份,這多半是為了展示成果所成立的,當然各機關計畫成立網站的目的不盡相同。
為了讓網站更能與國際水準接軌,研考會決定讓政府機關的網站都有一些統一的標準,例如:無障礙網頁標章以減輕網站閱讀障礙、在政府網站頁面中寫入metadata,讓民眾依據不同的需求,可透過我的e政府網站(http://www.gov.tw)更快的找到自己所要的資料。
當我因為接案的工作經驗而有現在的工作機會時,稍微有一些機會接觸到我們政府的公務員,剛開始,我也一如以往的天天開罵,明著罵、暗著罵,甚至已經有職業傷害,想去看精神科醫生。
有人曾經跟我說:「官僚,是不可動搖的。因為它維持了這個國家的運作,確保它穩固,不會動盪不安。」
當我看到影片中的講者這麼說著時,眼淚也快掉下來:
「……因為政府就像個巨大的海洋,政治只是表層六英吋的水。在表層之下,是我們所謂的官僚制度。我們用這個詞時,總帶著輕蔑,但就是這種輕蔑,讓這個為我們所有,我們繳稅供養的東西,一直跟我們作對,變成另一種東西 是我們讓自己變得無力。」
也許這就是這幾個月來我最常聽到的:選出這樣的政府官員、造就這樣的政府,是我們的「共業」。這不是只有這幾年,是數十年累積下來的,是更早,比我們這一代人還曾經為了小蔣過世時站在升旗台前為他默哀時更早,可能是我們的爸媽還是小孩的年代就累積下來的。
工作這三、四年下來,我發現一件事:其實政府官員們也是人。當他們離開辦公室時,他們也是子女們的爸媽、也會擔心孩子們未來找不到工作、也會擔心擔了這個責任導致沒有工作收入。當他們卸下技正、科長……等職稱時,和我們一樣,在捷運車廂裡,你不會知道早上開罵罵的那個政策,執行的事務官員也和你在同一車廂裡。
也許是民族性使然,當老百姓遇到一個令人失望的政府,選擇的是自力自強,把這個政府當作不存在。事實上,台灣社會很明顯的變成「政府一個世界,民間一個世界」的狀況,卻忽略了一個現實是:「只要活在這片島上,都無法逃離這個政府的控制」於是我們看到阿塱壹古道、美麗灣建案、Now.in事件、樂生療養院、王家拆除事件、美國牛開放進口、目前國人健保資料的各種被應用、加值並開放提供申請的現況……等問題都顯示了人民忽略了政府與法令的存在而對自身造成了傷害。
最後,我們還有令人害怕的未來:年青人們無法順利就業、人才外流……等。我自己沒有孩子,但我的一些朋友們已經是為人父母了,看這些小朋友們或小朋友們的照片,聽到有些人因為經濟狀況不敢結婚時,真的會很感慨。是否,在未來的世界與台灣,我們不再聽到孩童們的歡笑?
從不贊成繼續用忽略的態度去面對這樣的狀況,而這樣的年代,也不適合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搞什麼革命的流血動作(雖然聽過有些人說,政府再這樣亂搞下去,人民就要暴動了),當然,也不贊成繼續搞悲情抗爭,因為現實生活的狀況是多數人自顧不暇了,也沒有多餘的同情心了。
我比較贊同的是去了解這個政府的運作方式,找出可以改善之處,並一起協助去改善它,不要說不可能,只要願意,我相信會有可能的一天。這個過程將會很久,不是十年、二十年,也不是只有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完成。
「……如果我們要讓政府為民服務,就得把官僚制度變得性感,因為它是政府實際工作進行的地方,我們必須參與政府機器的運作。……」
「那些已經放棄政府的人,現在該問問自己:『想留給後代子孫怎樣的世界?』你必須看到那些巨大的 後代必須面對的挑戰,……沒有政府,無事可成,但政府,必須更有效率。幸好,科技正開啟新的可能性,徹底重整,政府的功能,讓效能確實擴大,方法是強化公民社會,現在的新世代,是跟著網路長大的,他們知道一同參予並不難,只要有正確的系統架構就行。」
之前去參加TEDxTaipeiChange,裡面的每個主題,都讓在座的每個人有感而發。因為科技已經開始進行改變,很多人藉由資訊科技知道這個世界的變化,這是上一代的人為這一代人所努力而來的資訊及發言自由。
「……這些應用程式就像小小的數位記號,提醒我們:『我們不只是消費者,也不只是政府服務的對象,繳稅以享有服務』不只是這樣,我們是公民,如果我們要改善政府,就要先修正公民精神。」
昨天晚上,我在Facebook上看到老查在舉辦了「一卡皮箱」活動後的心得:
「今天在『一卡皮箱』沈芯菱說得很好:如果人可以活75歲,那麼就是900個月。所以她把一張劃了30X30個格子的紙放在書桌前,每個月底塗掉一格,留下的白格子就是剩下的人生。你的紙還剩多少個格子呢?」
「我想,重點不在於塗掉了或剩下了多少個格子,而是--你用什麼塗掉過去的格子,以及打算用什麼去塗掉空白?而最公平的一點是,每個人擁有的格子和塗去的速度,都是一樣的」
這一秒是過去,下一秒是未來,你是否為你未出世的孩子打造一個開放健全的政府與社會環境呢?想想他(她)們的笑容、他(她)們的小手環抱在你的身上、想像他們在大學畢業時不用再憂心忡忡自己的就業問題,也能快樂無憂的結婚生子,而你也能抱到自己的孫子,這不是很好的未來嗎?
與其在咖啡店裡、twitter、網路上抱怨有個爛政府,還不如做些可以互相幫忙改善政府運作的事吧!我知道有人寫了一封信建議家鄉鎮公所將網頁改版,而我自己也做了嘗試,但可能我的角度只站在網頁親和力的提升,所以永和區公所拒絕了網頁改版這件事。每個人可以做的事都不同,也許像影片中所提到的,寫應用程式(APP)協助社區改善,不會寫APP的,也可以用任何一種你能做到的方式去參與它,例如,我們先來練習看公部門網站,從上面了解一些資訊。
「亡羊補牢,為時未晚」,這句話正適合用在現在。

推薦閱讀:改變的問題意識|Schee徐

留言

  1. 建議搭配以下演講服用,效果更好。

    《冷漠,其實並非公民不參政的原因》
    http://www.ted.com/talks/dave_meslin_the_antidote_to_apathy.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TED上真的有很多很棒的內容。
      希望這篇不會讓人覺得是在責怪人民冷漠。
      不得不說,有些行政流程繁複到令人覺得進入門檻很高,也是有原因的,不是要刻意阻擋,而是以防萬一。
      這篇寫完後,我想到很多人,他們的確是真正透過自己的方式去改變的,如大王菜鋪子的王福全先生、千金米的翁董事長、壹陸壹的老闆、喜願小麥的施總監、TM、屏東的鳳梨王子、Schee……,還有很多不認識人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訴大家這片土地很好,很有希望及對人的尊重與信任。
      又一堆。其實,我只想說,用自己的方式從身邊、鄰里做起。比方,下公車時對司機表達感謝,很多人都這麼做。
      官僚制度不管換什麼政黨都不會有彈性,公文用字不會更好懂,畢竟那是一個國家運作的方式。
      但我們一定要了解並參與,不是推翻,那只會造就另個官僚。:)

      刪除

張貼留言

請勿匿名留言,待審核後才會出現。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參與APNIC 47會議心得

自 2018 年開始擔任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aiwan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 ,簡稱TWNIC)國際事務委員會委員,此次與 TWNIC 一同參與本次 APRICOT 2019 / APNIC 47 會議,由於參與的行程多與 APNIC 47的議程有關,以下就只簡稱 APNIC 47。
會議資訊:

會議網站:https://2019.apricot.net會議照片:APRICOT 2019 關於網際網路的第九層 本次APRICOT開幕式邀請到網際網路學會(Internet Society,簡稱ISOC)總裁兼執行長 Andrew Sullivan為大家開場致詞,主題為「Up and down the stack through a nerd’s eyes: Making the Internet better the Internet way」在其致詞中提到了網際網路的第九層,相當耐人尋味。開放式系統互連通訊參考模型(Open System Interconnection Reference Model,簡稱 OSI Model)為七層,但隨著整個網路科技的改變,及與每個人的生活事務高度連結,在業界甚至調侃有所謂第八、九、十層的說法,第八層被戲稱為「office politics」,第九層為「blinders」,第十層則為「users」。

創新政策中所談論的包容性

最近因為工作所以也在讀其他的東西,主題之一是 Inclusive Innovation。從 2017 年參與 APrIGF 、IGF 至今,Inclusive Innovation 一直都是必要討論的議題之一。Inclusive 並不是將所謂的縮短數位落差包裝於這樣的文字之下,而是藉由政府制訂政策,來提供社會金字塔底層、被排擠族群加入社會活動的機會。

先前參與了聯合國高階數位合作專家小組會議 (High Level Panel Digital Cooperation,簡稱HLPDC) 的線上會議,在這場線上會議裡的不同講者都提到了 Inclusive Innovation 的基本精神,就是藉由這些發展的新興科技,AI、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IoT 來協助縮短不同國家與區域間的落差,國際間較明顯可知的,如非洲、發展中國家,他們都想藉由數位科技來協助他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快速,但使用這些新興科技的同時,同時也需要建立相關的機制來保護人權、資料、隱私,建立使用原則與機制。在會議中有人提到可以透過聯合國體系來建立通用性的原則或體制,例如 AI for SDGs、AI for Good 之類的議題。

關於2018年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2017年辦理了台灣網路治理論壇(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以下簡稱 TWIGF)後,陸續也有許多單位或有興趣的朋友加入論壇中的 Multi-stakeholder Steering Group (以下簡稱 MSG),TWIGF 今年也舉辦了幾次座談,努力讓台灣的民眾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與其相關的範疇,並持續舉辦會議讓與會者透過親身參與,體驗與了解什麼是「網路治理」和「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

TWIGF 在 2017 年的主題是「數位衝撞之契機 – 經濟、安全與人權之和諧發展」並將子議題分為:數位經濟、網路安全及網路人權,參與者約有兩百多人也刊登上《Global Information Society Watch(GISWatch) 2017 Special Issue - Internet governance from the edges: NRIs in their own words》,藉由此機會讓國外的讀者了解台灣網路治理的發展狀況。 網路治理論壇的精神:對話才是重點 不同於台灣習慣的研討會、座談會模式,主持人或與談人可能會準備大量的投影片向參與者簡報。TWIGF 會議裡有主持人、與談人和參與者三個角色,與會重點是主持人、與談人、台下參與者三方針對該場次主題的對話,並非與談人的個人演講;三方可能分別在不同領域裡有不同的專業,依照主席宣布的議事規則進行討論,沒有多餘的簡報與演講,在該場次 60 至 90 分鐘的對話時間裡,透過「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找到彼此對議題的共識。對話可能包括了爭論、對談,參與者都是熟悉該議題或對議題有興趣,在彼此尊重與包容的前提下發言與討論,透過對話形成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