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2BioTech(圖多字多)

今年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在生技月的生技展中擔任工作人員。以往生技月裡會去設攤的是另一個計畫,今年則是我所服務的農業科專計畫[1]
農業科專展場
小組們為這個計畫忙到翻天覆地好長一段時間,中間還歷經期中審查及新案的收件及審查會的舉行。終於,這些都在幾天內展覽結束了。每個人平均輪值一天到一天半,我和另一位研究人員負責7月26日的開幕並在27日南下到高雄參觀資策會創研所的IDEAS F.A.R.M。
中間會有其他研究人員來輪流,休息時,我便到其他攤位去晃晃。
生技展比較像是B to B的專業展覽,有許多廠商、政府學研單位會在現場展示成果及技術交流。可能是為了希望能招攬人氣,所以把醫美的議題也放在其中,與技術交易展[2]不同的是生技展有一個十分明確的主題:生物(化)技術,所以農業、生技、生醫的主題都會在其中,政府單位也會佔相當大的比例。
今年生技展的大會之星是「穿梭3D機器人微創手術新境界」,利用3D與機器人的技術可以做到遠端手術。這個展區分三個部份:讓民眾體驗微創手術的訓練過程、3D影像手術環境和機器人輔助手術。
模擬手術中的3D畫面,要載3D顯影眼鏡。 
上圖:模擬3D手術進行的畫面。
模擬手術中病房的畫面
上圖:摸擬手術房的照片。
在現場也看到了關於AR(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3])運用在骨科手術的簡介。在行銷案例中,會看到行銷公關們把這樣的技術應用在一些行銷活動上,較多屬於娛樂性質,之前在G+有一個討論串[4],是關於對AR的想像與實際應用。
看到現場運用在骨科手術的介紹,雖然沒有展示影片,但我腦海裡出現CSI紐約在有一集中,好像也是運用AR技術去找出子彈(兇器)位置的畫面。
在許多廠商展示中,有些是展示醫藥技術的,有些是包裝技術的。多數攤位只是匆匆看過,但也有幾個是比較印象深刻的:一個是馬偕醫院與台灣微測公司所合作的溯源基因檢測,可以檢驗父系與母系血緣的來源。這個技術會讓我覺得十分侵犯隱私,就算是自己去做,也會擔心這些基因資料會不會被挪作他用?但據說歐洲國家的人好像不少人會去做這樣的檢測動作。
另外則是成人紙尿褲的廠商,與馬偕醫院合作的配配樂遊戲組,算是遠端照護的一環。需要復健的病人不需要在醫院與家之間舟車勞頓的往返,租一組這個遊戲組,醫生可以進行遠端控制,將復健歷程記錄下來,並觀察病人的復健程度來調整題目的難易程度。
配配樂遊系組
上圖:配配樂遊戲組
下圖的圖片已經看到品牌了。不過這是一個概念性的產品,尚未實際商品化。廠商的說法是因為有些看護機構的人手不是那麼的足夠(也可以說是願意從事看護工作的人愈來愈少),加上每個人的皮膚敏感度不同,紙尿褲的感測器會去進行紀錄,到尿量到達需要更換時,就會呼叫看護人員來為臥病在床的老人家進行更換紙尿褲的動作。這是一個矛盾,當一個看護機構的人員不足時,你會放心把老人家交給這樣的機構去照顧嗎?但這個想方不至於太奇怪,除了這個技術可以應用在遠距醫療外,台灣現在的狀況的確是一個看護可能要同時進行很多工作,僅管機構裡人手不足,還是會有人把老人家送入這樣的安養機構。
紙尿褲的監控技術
上圖:遠端照護情境說明圖
所以,這個廠商還是很聰明的把觸手伸到「雲端」。但我對於「雲端」的實際概念還是很模糊,加上目前聽到的「雲端服務」其實聽起來就像購物或媒合平台甚至是伺服器廣告,只能用:「雲深不知處」去形容,所以就不予置評了。
現場也有衛生署的攤位,現場有一些中草藥的研究成果出版品免費索取,但我比較有興趣的是電子病歷及病人隱私這一塊。那陣子正好在舉行健康與醫療資料的加值應用公民論壇[5],想說現場有衛生署的人也許可以問到一些資訊,結果,衛生署的展區除了書本及幾個服務人員外,可以用唱空城來形容。
至於醫美的展區,由於我對台灣的醫美產業感到失望,所以就完全不想多了解什麼,只是和同事跑去買了一小盒香膏,並發現保健食品的攤位變少了,而醫美的攤位變多了,而一個B to B的展覽出現這樣一區B to C的展區,實在是很突兀,更突兀的是,有不少是其實都是在醫美展區,幾乎沒有人會到政府單位的展區來看,當然,長官除外。
文中提到的連結可參考以下:
  1. AGTECH農業科專:https://agtech.coa.gov.tw
  2. 技術交易展: http://www.inventaipei.com.tw/
  3. 擴增實境:維基百科-擴增實境
  4. 關於QR與AR:https://plus.google.com/101331416601860766739/posts/AkmbamKATAp
  5. 健康與醫療資料的加值應用公民論壇: http://event.pansci.tw/hmiacf/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為什麼在這個年代,線上與會還是如此困難?

2020年的這個鼠年春節,就如同某個長輩說的,歷史記錄上,每逢鼠年就少有好消息出現。從2019年末,中國開始傳出肺炎的消息,到了春節這個亞洲人口大遷徙的期間,讓病毒更容易隨著人的移動而擴散。這場肺炎對旅遊業、交通運輸航業的經濟衝擊,應該會造成嚴重的傷害。

在一月初時,我收到邀請去印度參與一場討論建立人工智慧政策的工作坊的信件,談到對方協助辦理機票、住宿和簽證。

【reading】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書名:《愛在瘟疫蔓延時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作者:Gabriel Garcia Marquez重讀《愛在瘟疫蔓延時》 英文的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還沒讀完,就先把《愛在瘟疫蔓延時》給讀完了。似乎讀馬奎斯的小說,對於拉丁美洲的歷史都需要一點了解,因為我不了解,所以只能把它當小說看,從書中的導讀、前言、或譯序裡都強調了最後結局的意喻,而我只能從《愛在瘟疫蔓延時》、《百年孤寂》、《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及電影「沒人寫信給上校」裡看到主人翁裡對「愛情」的執著。<
《愛在瘟疫蔓延時》是很平實的愛情小說,講的是一段橫越半世紀的愛情,也是我們很常見三角戀愛,也許夾雜了婆媳問題、社會地位的認同與因為堅持著愛情卻將這份愛情移轉到其他女人身上的縱慾,還有不可避免的婚外情、戰爭、霍亂,這份愛情到後來就像小孩子在賭氣一樣,阿里薩等了五十年,直到費爾米納的丈夫過世後,第二次再向費爾米納表白,帶著她離開居住的城市。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演員:Tim Roth配樂:Ennio Morricone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只有那艘大船,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