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關於1月16日的民間開放資料社群座談

關於1月16日的民間開放資料社群座談,一邊趕一個簡報,一邊聽老調新唱。簡報送出後,來mur 一下自己的意見,不過不太方便說太多自己的工作內容。整體面的內容除了看官方的hackpad外,也可以看一下:快評:1/16的行政院開放資料座談
  1. 公股法人部份:政府部門的一個案子出來,可能還包括許多工作項目,昨天與一個廠商洽談,他們就擺明不接政府標案,因為裡面的管考行政流程可能會耗費更多人力與時間,同時專業度不同,他們希望有效運用自己的人力資源。所以說公股法人與民爭利?如果你深入這個產業,我想你會改觀。
  2. 政府網站建置很難看、要打掉重來...等相關議題。我先前寫了一些關於政府網站從建置規劃到管理(連結),政府網站的規範除了隨時更新之外,技術、主流是隨時在更新的。往年每個政府網站都要Flash,現在說不要Flash要RWD。政府網站又有不同層級規劃,部門網站、計畫網站甚至是臨時的頁面,都有不同的需求,如果一個中央層級的政府部門網站,隨時要迎合時下潮流做更新,所涉及的人力與經費,也不是那麼容易就過立院那一關。畢竟政府網站著重的是功能:內容、能否即時傳達資訊,而不是流行時尚。
  3. 以Google Analytics的數據去推論政府網站、計畫頁面是否有存在的價值?有達到宣傳的效果?以行銷的立場來看是不客觀的。我們只能說政府網站、社群平台的使用是政策宣傳的手段,而不是最終目的,以政策推廣的角度來說,我透過網站、社群平台、報紙、廣播、雜誌、電視廣告、車體廣告等各種媒體做露出,儘量去接觸各個社會階層的人民,所以我們可以用各個不同的數據去衡量。而各個網站的成立又有不同的訊息接受族群,從網站流量上的推論應該是這一群人在某個時間點對這個議題、這個網站內容有興趣,而不是該網站是否有成立的必要。
  4. 法人公開資訊會有許多曝出的地方,如果各位有讀過經濟部科學技術研究發展成果歸屬及運用辦法(註2),就會知道相關成果技術與運用、技轉資訊都是必要公開的,同時也會在各種公開管道上做訊息揭露,如公聽會、說明會等訊息都會集結在報紙、網站等公開媒體。所以不知道資訊可以從兩個角度去看:
    • (1)你是否習慣去瀏覽這些公開媒體、版面?
    • (2)刊登的位置是否洽當?這又涉及媒體採購預算。
  5. 已經夠多聯盟、協會了,還有必要成立一個Club嗎?
  6. 如我在睡前說的,這些提議的後續成果追蹤?是提出來倡議而已?還是有人監督落實執行並使成果永續?在World Bank已經討論關於Open Data的永續,而我們還在談開放資料的定義。
  7. 原則上同意副院長說的,當我收到資料盤點清單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你要我怎麼填呢?只要長官說沒問題,我當然可以給你,但今天如果資料提供單位是各法人、各專業科時,我怎麼可能代各法人說:可以?我想工業局副局長一定有很深的體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 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 導演:Arturo Ripstein 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 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 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 「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 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 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 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

活在網路世界的巨型高牆內

中國政府在網路世界裡築了一道「高牆」,一方面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其國家內部網路使用者進行內容審查及言論的控管,另一方面也擋住外界的網路產業在其國內快速增長,扶植中國內部的網路科技產業,也透過這個技術讓台灣部份研究單位無法讀取其政府公告的法規文件,這道被戲稱為 Great Firewall (GFW) 的「網路長城」,常成為世界諷刺中國網路治理的事件,同時也是自認享有網路言論自由的台灣人們嘲笑的對象。 不過,我也常問自己,除了目前我們所瀏覽的網頁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是我無法透過現在的瀏覽器視窗裡看到的資訊?我們目前所看到頁面、資訊,雖然不像中國網路使用者一樣只能閱讀通過政府審查的資訊、被過濾過的資訊,但還是有著一般人看不到的網路世界,那個被統稱為「暗網」(Dark Web) 的網路世界,就如同海平面底下的冰山一樣,一般人無法瀏覽,但可能透過影視作品的宣傳略知一二,一般人的對「暗網」的認知就是:非法藥品、非法的槍枝彈藥流通、暴力或情色的影片、虐待兒童青少年等不合法的影片或資訊、都使用無法被追蹤的加密貨幣進行交易...等。 正確的說,就如同這篇文章開頭所使用的圖片一樣,我們平常看到的網路世界就像是海面上方的冰山,它十分的巨大,渺小的人類站在冰山之前其實看不到全貌,更不用說在海平面底下的冰山,我們也無法了解它有多深、多巨大。 誰有權力決定使用者發言的權力? 「網路碎片化」(Internet Fragmentation) 這個詞已經被濫用到各種定義都有,只要是有心的人,都會用這個詞來恐嚇網路使用者。 2015 年時,APNIC 的首席科學家 Geoff Houston 便寫了一篇:「 Thoughts on the Open Internet - Part 2: The Where and How of "Internet Fragmentation" 」,在這篇文章中談到政府透過法規管制或民間企業透過對網路不同層級的控管、施予壓力,都會影響網路世界與經濟的發展,在該篇文章中談到了許多對基礎建設的控管方式。在 2016 年時,網際網路先進 Wolfgang Kleinwächter、William J. Drake、Vinton G. Cerf 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 出版了《 Internet Fragmentatio

關於未來人才特質的感觸

曾經在 2017 年一個冷死人的冬夜裡苦思如何定義「數位經濟」?需要什麼樣的人才?那時讀到 1995 年《The Digital Economy: Promise and Peril in the Age of Networked Intelligence》書中這段文字: The digital economy requires a new kind of businessperson: one who has the curiosity and confidence to let go of old mental models and old paradigms; one who tempers the needs for business growth and profit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employees, customers, and society for privacy, fairness, and a share in the wealth he or she creates; one who has the vision to think socially, the courage to act, and the strength to lead in the face of coolness or even ridicule. 簡單譯如以下,應該有更好的譯法: 「數位經濟需要新型態的生意人:具有好奇心和信心能去除舊有的思維模式與既有方式;根據員工,客戶和社會對隱私,公平和分享他或她所創造的財富的要求,調整業務增長和利潤的需求;一個有遠見的社會思想,勇於行動,勇於面對冷靜,甚至嘲笑的力量。」 在同一年,因緣際會下遇見了作者 Don Tapscott,我們聊到關於相關人才的能力與需求時,他提醒我:「妳身邊的服務生,她會操作手機、會操作電腦,可是她的工作內容並不需要會用電腦。」 這段話在這幾年來一直都在我的腦海裡,也因為台灣談「數位轉型」、「數位化」、「資訊化」談了好多年,卻始終停滯在管理與執行階段,最常聽見的不外乎是:「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樣的人才」和「成本太高,先能維持現有營運就好」。 我反覆的思考到底是「現有市場沒有提供足夠數位技能職位給新一代的年青人工作?」還是「現有職場上的職務對於數位技能的需求已經飽和?」 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