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語言是進入網際網路的第一把鑰匙

Image by Pete Linforth from Pixabay 

全球化與網際網路發展的影響下,英文成了國際間通用的語言。使用網際網路必須要先透過26個英文字母,或至少得先記住幾個入口網站或搜尋引擎網站的英文位址,再自透過搜尋或入口網站的連結找到自己的目的地。

自圖 1 可以得知在網際網路裡最常被使用的前十大語言:英文的使用人口數為第一,其次是中文 (無特別區分正體中文或簡體中文),第三為西班牙文,除了英文的普及性造成使用人口較多外,中文的使用人口數也不遑多讓。雖然這三種語言為全球使用人數居多的語言,然而在網際網路的內容上,則有不同的呈現。

圖 1 網際網路使用的前10大語言與其使用人口數統計
資料來源:Internet World Stats - Top Ten Languages Used in the Web (2019.04.30)

從 圖 2 可以得知,至2019年9月17日前,網際網路中的內容過半以上都是以英文來呈現,其他語言占比多數都不超過10%,中文僅占1.6%。就比例上而言,中文使用者是網際網路使用人口數的第二多人口,但網路上中文內容的資料僅佔整體的1.6%,更遑論其他更少見的語言內容不到0.1%。
圖 2網際網路內容使用的語言文字
資料來源:W3Techs.com - Percentages of websites using various content languages (2019.09.17)
除了網路的內容多是以英文呈現外,網站位址也是由英文的26個字母 (a到z)、阿拉伯數字 (0到9) 與連字符號 (-) 組成,透過對應 IP 位址,讓一般網路使用者不需要記住 IP 位址就能找到網站,然而非原生語言的網址,對於其他語言的使用者來說,仍有進入障礙。

對於非英語系國家人民來說,因為傳統文化的影響,讓性別因素影響了女性接受教育的權利,或是因為戰亂、經濟等因素,造成女性或是弱勢族群無法接受第二或其他外語的教育,在聯合國17個永續發展目標中的第 4 個目標,便是「確保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並為所有人提供終身學習機會」,在各國倡導網路教育平台及各大學都藉由網際網路開設課程的趨勢下,如果能降低女性與弱勢族群的進入網際網路的門檻,將會有助於達成該目標的達成,而國際化域名將會提供一定的助力,讓非英語系的族群較容易進入網際網路領域。

網際網路相關組織在國際化域名的努力

ICANN則自2003年開始著手進行國際化域名(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s,簡稱IDNs)的相關工作,讓不同語言的使用者都可以透過自己熟悉的語言及文字輸入網址,進入網際網路的世界,取得網路上的資訊。IETF在 2003 年 3 月發布了三則與 IDNs 相關的 RFC,分別為:
  1. RFC 3490 IDNA: Internationalizing Domain Names in Applications
  2. RFC 3491 Nameprep: A Stringprep Profile for 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s
  3. RFC 3492 Punycode: A Bootstring encoding of Unicode for 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s in Applications
在2009年之前,我們所知的頂級域名 (Top-Level Domain,簡稱 TLD)僅可使用英文字,但2009年11月之後,便可以藉由IDNs,申請不同語言文字,如中文、阿拉伯文、西里爾文的頂級域名。2010年至2014年之間,則是透過快速通道計畫(Fast-track),在根區域 (Root Zone)讓38個國家和地區頂級域名(Country code top-level domain,簡稱ccTLD)可以使用不同語言的文字,例如:”.台灣”。 直到2018年12月31日止,已有302個ccTLD被放入根區域中。

除了頂級域名外,ICANN也在2013年時進行為根區域(Root Zone)「標籤生成規則」(Label Generation Rules),藉由該機制來協助不同語言文字中,有效的IDN標籤和異體字的存在。

IDNs在全球發展狀況

ICANN 除了利用 Universal Acceptance 計畫來實踐真正的多語言的網路社會理想外,也持續執行推廣IDNs。

圖3 是由 IDN World Report 藉由開放的 gTLD 文件與每個 gTLD IDN 相關的"A記錄"國家與 ccTLD 社群的年度調查表所得到的數字,將 gTLD 與 ccTLD 的 IDN 申請數量合計所得到的數字。該圖顯示了自2013年後至2018年間,申請IDN數目的增長。俄羅斯、南韓、德國、台灣、日本在這段期間都有所增加,也顯示了有其需求存在。
圖 3 World Map Growth of IDNs
資料來源:IDN Report

申請 IDNs 的好處與挑戰

DNS讓每個網路的使用者不需要依賴記 IP 位址,而是可以透過對應可讀性較高的域名,讓每個人容易記得網址,而 IDNs 則是更進一步打算做到透過網路使用者習慣的原生語言,就可以輸入網址、寄送 E-mail,方便讓使用者取用(Access),並降低進入網路的第一道門檻。

就網際網路的商務應用來說,如果是打 算到其他語言國家建造在地化的網站,以協助在當地市場的銷售,也可以在自己國家申請該當地語言的泛用型域名(Second Level)。在台灣除了可以申請中文的泛用型.tw域名外,在 2018 年裡,也陸續開放了泰文、日文、韓文、法文、德文的泛用型.tw 域名服務,也就是網站的擁有者若想針對前述語言使用者提供相關的服務,不妨也將IDN的申請搭配該語言文字的內容,作為增強網站服務的在地化 (localization) 的手段之一,也能加強在該語言使用者心中的印象。

IDNs 的最終目的是希望能協助降低語言門檻,讓各個不同語言的人,不需要藉由學習英文或其他語言,而是以使用者本身習慣的原生語言輸入網址,進入網站。由於 IDNs 的對象屬於熟悉該語言文字的使用者,所以頁面內容也需要使用同一種文字,以達到整體網站的一致性並增加留住使用者在網站上的時間,也較能降低抗拒的心態。

自另一個角度觀察 IDNs 的優點,除了降低進入網路的使用門檻外,同時也可以使該語言的文字在網際網路上流通,維持網路的多樣性,增添對不同文化的包容性。網際網路在討論「包容」(inclusive)時,不是只有談論如何縮短數位落差與經濟成長,同時也包含了對性別、種族、文化、語言的包容,也能該整體網際網路生態體系更為健康。

在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浪潮下,大家可能會由於使用人數偏多的語言,認為單一外語即可。但全球化並不代表英語化,使用 IDNs 還是要回到最原始的目的:「讓對使用該語言的使用者,可以使用自己較習慣的語言來進入、閱聽網站的內容,讓網際網路的文化具多樣性。」

儘管如此,IDNs 的實踐與通用仍有相當高的挑戰,例如瀏覽器、郵件伺服器、行動載具對不同文字在網址上的包容性並不一致,使用者本機所安裝的應用程式、操作系統對於特殊文字的包容性,又例如在漢字的使用上,日本、韓國、中國、台灣⋯⋯等使用漢字的國家也有所謂的異體字或同義字的複雜,且非拉丁語系文字與 DNS 的對應需要依照前述的三個 RFCs 來轉換、處理、對應。有許多消費者末端所使用的應用程式並不支援 IDNs,而電子郵件的往來更是重要,郵件伺服器若無法接受 IDNs,也無法讓訊息通過電子郵件傳遞。例如,當使用者在網站上申請註冊成為網站會員,在填寫電子郵件位址時輸入「中文繁體字@中文.台灣」時,有可能會因為以往的郵件伺服器的 IDNs 通用性不足,而無法傳遞註冊確認信。

在 IDNs 無法在全球完全普及的情況下,反而增加了進入門檻,也只會讓消費者對於 IDNs 的推動與使用完全無感。不愉快的消費經驗只會讓消費者更抗拒使用這樣的服務,也影響了網站擁用者使用 IDNs 的意願。除此之外,消費者可以透過搜尋引擎、社群平台來找尋相關的網頁內容,加上英語教育日漸普及、網際網路的科技也不斷的在改進,可以透過線上同步翻譯來減少閱讀英文或非慣用語言的頁面內容⋯⋯等各種方式來降低非英語慣用國家進入網際網路、取得網路上知識的門檻,這些對於 IDNs 的推動都有一定的挑戰。

結語

儘管網路科技進步與英語教育愈來愈普及,都能降低網路使用者進入網際網路的門檻,使用IDNs 時也要注意網站內容是要與 IDNs 呼應,有可能增加相對應的管理成本,但也不應該因此而停止實踐IDNs與通用性、易取用性的相關作為。反而更應該站在少數族群的立場,降低他們便利的網路使用門檻,更能增加網際網路的多樣性與對不同文化的包容。

參考資料:
  1. Internet World Stats - Top Ten Languages Used in the Web (April 30, 2019) 
  2. W3Techs.com - Percentages of websites using various content languages (Sep. 17, 2019)
  3. 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Knowledge Platform
  4. ICANN, Internationalized Domain Names
  5. At-Large , Background: IDN
  6. World Map Growth of IDNs, IDN World Report
  7. TWNIC, 國際化域名標準-標準介紹
本文亦刊登於台灣網路資訊中心blog-語言是進入網際網路的第一把鑰匙,版權屬台灣網路資訊中心,若需轉載本文,請先向台灣網路資訊中心洽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讀 2019 世界經濟論壇「全球競爭力報告」和「全球風險報告」

    自從把重心放在網路治理領域後,比較少去關注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一些報告。最近看到一些媒體、政府部門的新聞稿在慶賀台灣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已前進到 12 名,刻意彰顯自己的政績,都讓我感到十分有趣。通常排名進步有幾種可能:1. 台灣真的競爭力提升了不少,2. 其他國家/經濟體系的評分下降,3.評分的方式改變。
    於是我看了自己在 2015 時所觀察歷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的「不利經商因素」(The most problematic factors for doing business),從 2011-2012 至 2015-2016 的報告中,「政策的不穩定性」和「低效的政府官僚」一直都是台灣兩大不利經商因素。在 2019 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裡已經看不太出來明確的項目,但在另一份報告 Global Risk Report 裡,從 2018 年起就有相關的項目。

    [電影筆記]變與不變之間-海上鋼琴師

    片名:海上鋼琴師 (The Legend Of 1900)導演:朱賽普托耐特(新天堂樂園導演)演員:Tim Roth配樂:Ennio Morricone忘了是自何處看到這部電影的訊息,看到這張壯麗的海報時卻沒想到這部電影除了在講述片中主人翁「1900」的一生故事時,其實也在暗示著在我們的人生中,也和1900面對著同樣的抉擇:「變?或不變?」這部電影如我預料中,在台灣上映沒多久就下檔了,畢竟它不是主流電影,但看過的人都知道這是部值得一看並加以思考的電影。在人的一生中總會遇見許多抉擇的機會,當我們面對選擇時都會有這個疑問:「變或不變?」將要結婚的男女們在結婚的前一天可能不是在興奮自己將要步入另一個階段,而是在問自己是不是真的該結婚?夏天畢業的大學生們問自己是要維持學生身份或是步入就業市場?片中1900曾經想為了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女孩而有了下船的念頭,但當他走到一半時卻停住了,最後僅將帽子扔向天空,當帽子落入海後,他旋即回船上。這種感覺像不像我們在無法做決定時乾脆拿個十元銅板,往天空一拋讓十元或人頭來決定?有沒有人想過如果帽子是飛向陸地呢?我想,他還是會回船上而不是到陸地上找尋那個美麗的女孩。在電影板討論區曾看到有些人為了1900擬了到了陸地上的各種結局,有人說就算他找到了那個女孩,還是得面對人生各種現實面(有點像公主嫁給王子後並不會有幸福快樂的問題,仍免不了家庭問題一樣),看了不禁莞爾,因為電影歸電影,真的要牽扯到那些問題那就是人生了,我們可以說人生如戲,但戲不見得如人生。在他回船上後對阿康說的話是我認為他不會下船的原因,對於可掌握的人生與不可掌握的人生,他選的是可以掌握的人生,即使要他放棄心中那份愛,更由此可知,他不是一個風險愛好者。我們何嘗不是如此?在經濟學裡擬定了三種投資人:風險規避者、風險愛好者和風險中立者。以台灣的風俗民情來看,對於投資,極少數是風險愛好者或是規避者,大多數都是風險中立者,其實我覺得更應該可以稱之為「投機者」,這是題外話。回到主題,面對人生而言,我們每個都是風險規避者,對於不可預測的未來,都希望能降低風險,每個人都希望能夠風平浪靜的過完一生。我們總是處心積慮的想讓自己的人生風險降到最低,但又想得到最大的利益;每個人都知道風險與報酬是呈正相關的關係:風險愈高,報酬就愈高。1900對於不可掌握的未來抱持著規避風險的心態,他的世界只有那艘大船,當他的…

    [photo]這是容易上癮的樂趣

    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照片右下方的那台灰色Vivitar,這是阿線寄給我,也是我第一台需要使用底片的相機。當時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會對這種需要裝底片的相機會上癮,因為再怎麼說,都不會像數位相機那麼方便,可是即拍即看,所見即所得。誰知道,碰上它就走上一條不歸路,接著為了避免這台Vivitar被相片館的人拆壞,它算是退役了,我買了一台黑色的Rainbow V。它小巧好帶,攝影時除了光線的考量之外,其他不用想太多,按下快門,轉動捲片軸,再拍攝就好了。也因為它小巧好帶又簡單,所以市面上又出了一些同類型但名稱不同的:藍仙姑(我一直想到酒)、小松鼠...之類的,但其實都脫離不了Vivitar。後來我又買了Holga 120GCFN,而且因為120底片不好買,就把它換成135的機背,但原本的135機背不能回捲底片,拍一捲要拿底片很麻煩,所以又花錢買了一個可以回捲的135機背,不過,120相機實在太大台了,心裡一直想把它賣掉,但說真的,挺捨不得的。我不是那種天生具有什麼良好審美觀的人,國小的美勞課成績都是爆低的那種,所以在這種稍微需要考慮構圖的攝影方式對我來說還蠻困難的,不過,它真的很好玩。下午和以前出版社的同事聊天,她看到我拿著Dianna Mini,她問我這和一般相機的差異在哪?我說了一堆有的沒的理由,其實最主要的就是-樂趣。Dianna F+是當初我在考慮買Holga時的另一個考量,現在想一想,當初是應該要買Dianna F+的,雖然這種相機我到現在都還摸不熟,不過,若是當時買的是Dianna F+,我可能就少了一些現在的煩惱。Dianna Mini很小,很好帶,適合我放在包包裡帶著四處走,今天帶出門的結果是一整個歡樂,重量比Holga少很多,也比我的S80少很多,唯一的缺點是捲片時會卡住及少了閃光燈,有些地方拍起來可能不太清楚。其實我今天拍的相片不多,還不知道沖洗出來的結果是什麼,剛好在收桌上的盒子時,突然想為這四台相機拍張照,那當然是數位相機最快囉!所以,貪快的話,還是留一台數位札機囉!隨選歷史閱讀: Powered by Stuff-a-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