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網際網路10年小記

Photo by Adli Wahid on Unsplash

2019年是個很特別的年份,除了世界各國迎來選舉之外,World Wide Web (WWW)誕生 30 年,網際網路慶祝誕生 50 年,而台灣的 INSIDE 也在今年慶祝滿10年,並舉辦徵稿活動,主題是:「2009 至 2019 在網路、科技與新創,你認為最重要的一件事是?」

10 年發生大大小小小的事都出現在腦海裡,全球的、台灣的,還有更多事是我未注意到的。我想了很久,造成全球衝擊最大的一件事?斷網?Facebook 和 Cambridge Analytica 的事件(2018)?網路安全?電子化政府?第一台 iPod (2001) 或 iPhone (2007) 出現?能對全球使用者使用行為改變的「事件」還有什麼?

想來想去,好像只有在2009年,Satoshi Nakamoto 讓 Bitcoin 系統實際上線後,對網際網路使用者、夢想家、改革者、經濟學家、財金專家、投資人、掮客、政府、古老守舊的財金系統,從思想面到應用面都引起了極大的迴響--不是極端的厭惡,就是極度的狂熱。

從 Bitcoin 到 bitcoin 再到區塊鏈,有人看待區塊鏈是一個分散式的儲存系統,而這本來就有其他類似的系統在全球運作,也有人看待區塊鏈是一個加密的記錄資料庫,也有人把它應用在電子支付、資料交換、數位資產的所有權,也有人認為它不過是衍生性金融商品的一種,畢竟有不少人用炒作 IPO 的觀念在炒作 ICO。網際網路之父 Vint. Cerf 直接說他不需要區塊鏈
Don Tapscott 所主持的 Blockchain Research Institute ,還有其著作 Blockchain Revolution 都是啟發許多人對於區塊鏈的興趣與想像,甚至投身其中,對於區塊鏈將改變整個世界的理想是深信不疑的。

與其一直執著在這個世界是否需要區塊鏈或是區塊鏈會不會改變世界,我反而注意到,因為Bitcoin 白皮書的出現,改變了許多人對貨幣、密碼學、加密技術的興趣,還激發了各種的想像,特別是「去中心化」的基礎思想,也激起了民眾對於政府過度集中化管理、貨幣政策的反思。各種形式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各種使用場景的想像也紛紛出現。

Bitcoin 白皮書出現,其標題寫明了:
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並在摘要第一句話註明:
A purely peer-to-peer version of electronic cash would allow online payments to be sent directly from one party to another without going through a financial institution. 
這段話讓所有人開始反思「銀行」在現實世界交易中的角色、功能與提供的服務?它所收取的費用是否合理?是否於其提供的服務與品質相當?在其他現行的電子支付方式裡,至少都要透過銀行或是至少有一方機構在處理交易的事項、身份的核對、或是收取維護與營運系統的費用,但Bitcoin這套支付系統就是 A 付給 B多少錢,B 就實收多少錢,A 也不需要再支付手續費。這也迫使全球金融財務系統察覺應需要改變,避免被排除在金融交易作業之外,甚至考慮使用區塊鏈技術。環球金融電信協會 (SWIFT) 便採用 Hyperledger Farbic 來開發跨國結算的交易系統,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更透過 Corda、Hyperledger Fabric和Quorum 三種架構來開發加速銀行間的清算和支付系統。如果要以實際發生過的事情來對照,大概就像是 VoIP 出現,導致電信產業在語音通話生意上的產生危機意識一樣,我相信現在有許多人對於「打電話」這件事的想像應該不是拿起話筒、按鍵撥號,而是打開即時通訊軟體,找到對方的ID,直接透過網路對談,當然我直接省略了背後的通訊協定、網路協定、編碼之類的基礎理論。目前可以觀察到電話還是存在著,我們的手機還是保有傳統的電話通訊功能,而 Bitcoin 系統的初始目的也不是要消滅銀行,而是不讓銀行擴張自己在交易流程中地位,例如為了預防詐騙,而過度收取交易對象的身份資料、擁有這麼多個人資料、敏感資訊卻沒有妥善保存、又或是在一筆交易中收取過高的手續費。

在以往有各種代幣或是數位化的代幣,但因為當時的網際網路的發展與資訊教育普及和度不如現在,加上「政府」的權威管理,人們對於「代幣」的想像還是處於商品階段。在 Bitcoin 白皮書所提到的 Peer-to-Peer 理念下,也開始刺激人類的想像力,例如去除第三方、去中心化,甚至直接挑戰國家的貨幣政策。在有些影片裡,有些區塊鏈技術狂熱者開始不滿意各國政府藉由操弄匯率作為政治目的談判籌碼,進而想挑戰國際金融法規藉由發行代幣與電子支付系統,更甚者在資本充裕的情況下,挑戰全球貨幣政策。發行貨幣的權力從政府變成幾乎人人可行。有一些曾經在媒體版面上被高度討論的數位貨幣,它的基礎概念會比較接近John Nash 所提到的 Ideal Money,在 John Nash 的假設裡,未來全球的貨幣種類會減少,會趨向區域性可以在區域內各國流通的貨幣,且具有長期的穩定性。
In the near future there may be a smaller number of major currencies used in the world and these may stand in competitive relations among themselves. There is now the "euro" and the inflationary tradition of the Italian lira seems to be past history now. And there COULD be introduced, for example, a similar international currency for the Islamic world, or for South Asia, or for South America, or here or there.
我的想法是,Bitcoin 白皮書出現之前,也許有人想挑戰央行、法定貨幣的地位,但總會因為技術、時間、國際政治情勢各種因素而失敗。Bitcoin 白皮書出現的時機與當下的環境,讓每個人開始思考國家貨幣政策對個人、社會、區域至全球政治局勢的影響,也同時讓人思考「貨幣」的定義與價值,也很難得的,幾乎每個經濟學家都要被問一輪關於 bitcoin 的看法。例如就有人問 John Nash,bitcoin 是否就是他所不斷提到的 Ideal Money?不過,幾乎經濟學家們對於 bitcoin 都沒有好感,認為它不具有社會價值、無法提供社會正向的功能、不具有長期穩定性、如同鬱金香狂熱一樣...等。

除了網際網路公開被世人所用,不再僅限於軍方或是校園研究使用後,我想不起來還有什麼技術或產品能有這麼大的討論。當然,有人會提到物聯網、智慧城市、5G、人工智慧的出現,但這些其實也不是在這十年內出現,更早就有人在提類似的概念,就如同區塊鏈裡許多應用的技術,在更早之前都有人提過,但會直接挑戰到國家貨幣政策等級技術的,大概就是從 Bitcoin 白皮書出現開始。

Bitcoin 白皮書也刺激了其他類似技術出現,更進一步的讓各種原本在現實生活裡、網際網路上的行為開始往區塊鏈的應用發展。就如同網際網路出現,大家試著把日常生活中的行為藉由網際網路來協助解決一樣,試圖運用新的技術來解決生活裡原本就存在的問題,也刺激了許多哲學性、社會議題、人類行為相關的討論,這反而是我樂見,更希望能持續下去。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Movie] Longford--是使命而非成就

電影名稱:迷情(Longford)文中台詞出處及電影資訊:IMDb--LongfordWikipedia--Myra Hindly:Myra Hindley米拉·韓德麗朗福德伯爵的真實身份:Frank Pakenham圖片來源:Amazon:Longford這部電影在星期六下午播了一次,星期日的颱風夜又播了一次。中文片名被翻為《迷情》,大概是譯者或片商覺得片中的朗福德伯爵(Lord Longford)對獄中的Myra Hindley有份特殊的感情,所以把中文片名取得這麼煽情吧!然而這部電影叫Longford,所以重點不是放在到底Myra Hindley是不是謀殺孩童的主要兇手,也不是伯爵對Myra是否有特殊的情感,而是,在經過這些考驗後,伯爵對於自己信仰及寬恕的信念是否依然堅定。從影片中可以知道伯爵曾經是個德高望重的上議院成員,平時會去探望監獄中的囚犯,輔導他們並幫助他們重回人生的正途,甚至不惜幫他們大肆舉行慶祝會。這樣的行為看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不是滋味,好事的記者甚至在報紙上刊出標題抨擊他為犯人的付出。Myra Hindley和她的男友Ian Brady因為犯下令人髮指的謀殺孩童案件被判終身監禁,伯爵在見過Myra後,決定幫她爭取申請假釋的機會,中間也因為年事已高及自己特立獨行的行事作風在政治鬥爭中喪失了升為議長的機會,甚至被強迫退休,在他曾經見過Ian Brady,懷疑Myra在獄中的良好表現是否只是作戲,甚至為了Myra,毀了女兒的新書發表會,與妻女不諒解的連續挫折下,他還是支持著Myra,堅守著人性本善的信念,直到Myra說出其他兩個孩童的命案,這對努力為她奔走的伯爵和後來轉為支持為Myra申請假釋的妻子Elizabeth而言是最大的背叛,也是對信念最大的考驗。伯爵本身是個由新教改宗的天主教徒,從劇情裡也知道他曾經精神崩潰過,靠著妻子與信仰的支持,他重新了自己的人生,但當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被Myra所利用,再回顧自己為了這件案子所損失的一切,最大的不值則是當他發現自己對Myra的信任只是被利用時,他再度面臨了對人性與信仰的考驗。他的名聲被毀了,讓人以為他對於Myra有著遐想,他幫助虐殺兒童的兇手是個令人無法接受的事實。他無助的在告解室裡告解,也許他也想起了Myra曾對他說,她已重返天主教的懷抱,也向神父告解,她讀了《懺悔錄》,感受到她心中的兩個聲…

參與網路治理線上課程的經驗與感想

「網路治理」四個字在台灣,對多數網路使用者來說,是很陌生的詞。從2016年中旬開始參與相關的會議活動,到現在2020年,四年的時間在這個領域裡,但處於台灣的我,一直覺得缺少了某些重要的資訊,每年開完台灣網路治理論壇,我最常問自己的問題是:「這就是網路治理嗎?」我相信每年的議題都具有當年度的代表意義,也極具有當年的代表性,只是對我自己來說,就像是拼圖裡少了幾片什麼,在台灣似乎不會在這個場合裡談到、政府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也不希望再增加議題的更多或直接的利害關係人,就像是看到公開在網路上的法律案件,有一大段被抹除,身處於其中,只能霧裡看花,愈走愈偏頗。也曾經向一些朋友請教自己該補足的知識,但我的目標也不是成為工程師,許多很棒的建議,也無法解決我的問題。台灣有很多很棒的線上教育平台,也有很多傑出的講師,相信與參與的學生們也都有很好的互動。但目前台灣的網路治理裡,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前輩、專業人員、學者,可以從不同面向切入各個議題,但還沒有完整的線上課程內容,如果只聽一位或兩、三位講者來講,加上缺少國際與會的機會,可能會和我面臨同樣的疑惑。全球網路治理其實有著共同面臨的問題:「語言」,就算是聯合國有六種官方語言,但在舉辦各種會議時、網路治理論壇時,還是以英文為主要的溝通語言。以2017年線上參與的實際經驗,聯合國的官方中文口譯是會打馬虎的,當他翻譯來不及時,就會以「這個、那個」來呼攏線上的中文聽眾。亞洲國家有不少國家、經濟體系是以英文為官方語言,但有些專業人員還是習慣以自己的母語、常使用的語言來表達意思,於是也會面臨英文說得流利的參與者不見得可以說出正確的技術知識;而具有專業知識的技術人員,不見得可以準確的用英文表達出自己的意見。因為平時交流還是以普通話為主,所以我也在2018年的 APrIGF 會議上吃過一次語言的虧,所以我也想藉著參與國外的課程來增加英文的能力。當然,每個專業組織都致力於將知識用當地的語言表達出來,希望能讓更多人參與,所以一直努力的鼓勵參與者用自己的語言寫作,這我會在稍後提到今年所參與的Internet Society課程裡再細談。ICANN、APNIC、Internet Society 都有提供免費且十分專業的線上課程,今年還有 Virtual School of Internet Governance 也加入了網路治理的線上課程教學,如果要參與國際網路組織…

[電影筆記]愛情之必要-編織戀愛夢

導演:Jocelyn Moorhouse配樂:Thomas Newman演員:Winona Ryder、Anne Bancrot、Ellen Burstyn、Kate Nelligan、Alfre Woodard原著:How to make an American Quilt作者:Whitney Otto曾經在HBO看過這部電影兩三次,印象裡沒有全部看完,但對幾幕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基本上它並不符合目前市場上的胃口,對現在的年輕人而言可謂老套,但配樂很不錯,裡面有一些感情橋段卻是在現實世界裡常常看到。在 這部電影裡談到幾段不同的愛:母女、姐妹、夫妻、友情、愛情,除了兩性關係外,還有親子關係。記得小的時候,身邊就有幾個單親家庭的同學,由於來自單親家庭,他們無法肯定自己,也許在待人接物上給人感覺特別的孤傲,但其實他們的心裡缺乏自信,他們的心裡常會像電影中的Finn,在小時候會懷疑父母的分離是 不是因為自己的關係,直到他們成長後,可能因為單方面父親或母親的言行而無法對婚姻或是感情擁有信心,甚至會像Finn一樣的採取逃避的態度。Finn 在夏天時藉著寫論文為由,來到姨婆家並考慮是否要與未婚夫Sam共同經營兩人世界,但她就和所有的女人一樣,對於婚姻生活無法肯定,也由於因為父母離異, 較常與母親接觸的她很難想像一段感情能長遠的維持下去,甚至有著現代女性的獨立自主觀念,就算結婚了,也想要在婚後保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從電影裡看起來,會進行拼布這項手工藝的年代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年代,從我閱讀的小說裡有提到街坊鄰居們一起做拼布棉被的年代,女人還沒有投票權。現在應該很少會有人進行集體做拼布棉被了吧?當我看到一群女人在進行這項工藝時想起蒙哥瑪利寫的「清秀佳人」系列的小說。這其實是三個世代女人的故事,Quilt的成員是屬於兩個世代的女人,對於愛情,她們勇敢的去追求,即使她們的丈夫(情人)只是玩弄感情、老是拈花惹草、不 在身邊或是與自己的姐妹不小心發生了關係,她們始終都待在丈夫的身邊,這是舊世代的女人的愛情觀,如中國那句古言:「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中間的世代, 如Marianna和Finn的母親。Finn的母親是嬉皮族(從服裝、結婚照和Finn自己說名字很嬉皮猜測),她在相當年輕時與Finn的父親結婚, 但又離婚,離婚後不斷的換著男朋友,因為她想找到屬於自己的愛情,同時也與前夫保持著朋友的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