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菊花與野草

上圖是九層塔的花穗,還可看到幾片生命力不差的茉莉。

我們會鼓勵所謂的生物多樣性,然而在動植物界似乎還是採去蕪存菁的方式,把所有的資源只留在一個機會上。

我參考了許多種植菊花的建議,如果要讓花苞綻放,就必須移除其他的小花苞。於是在星期六下午,忍痛把菊花原有的的 7、8 個花苞剪到剩 3 個,並把周圍的土鬆開、施肥、澆水,今天早上讓我吃驚的是,頂端那個花苞已從原本的墨綠,開始染上淡黃色,花苞不大,但看起來似乎有開花的機會,於是再忍痛把剩下的花苞剪除。

我不知道那染上淡黃色的菊花花苞是否會綻放,畢竟它長在一個在清晨會被太陽直射的爛角度,旁邊還有九層塔、迷迭香、左手香...這些生命力強大的野草,還有已經被我拔除三、四次,卻仍然自原地長出來的某株野草,偶爾還有鴿子、麻雀帶來的什麼植物會長出來。僅管菊花的根部有再長新葉、新花苞出來,但要看到綻放的花,只能留頂端的花苞,相較之下,旁邊那移植過來的九層塔,從當初萎靡瘦弱的樣子,到現在約30公分高,且已經開了好幾個紫色花穗,十分強壯,根本不需要煩惱會不會開花、是否要再分枝。

菊花嬌弱,卻是花中四君子之一,也是許多文人喜愛的對象,也會寫詩讚誦它,聊齋裡還有菊花的花妖與人結婚生下後代。人們會在過年時,在廳堂上擺放盛開的菊花討個吉利,國道一號在彰化的路段,夜晚菊花田催花的燈亮如白晝。僅管花苞再多,卻只能留一個,把所有的營養和資源都留給頂端的那顆花苞。

水果也是,你要吃到甜美、多汁的橘、梨、芒果、桃子、草莓,在長成前都要先疏果,把那小小的果子移除。琦君的《橘子红了》裡就提到,要有美味、喜氣美麗、價格好的橘子,就要把小小的癆丁橘摘除。

如同菁英家庭只生一個,把資源留給那個孩子。

我想到那長在早晨太陽直射位置的菊花花苞,我已經盡力把其他瘦弱、註定開不了的花苞給剪除了,其他的就看它怎麼和野草競爭養份了。

野草生命力很強大,但頂多被人們拿來調味或烹煮,增加菜餚的滋味,不會被放在廳堂上觀賞喜愛,不會有文人為野草吟詩作賦或寫下傳誦百年的小說,在市場上販售也不如一朵嬌弱的菊花或浪費大量水資源的草莓好價錢。遇到不識貨的,只能被當作野草根除。

人不是植物,先天的環境雖然無法選擇,但心境還是可以自己選擇的:可以開心的當個為生活增加滋味的野草,或在生存競賽中努力爬上頂端的菊花。

上圖是星期六還剩下 3 個花苞的菊花,今天早上已經被我剪到剩下離鏡頭最近的這一個,開不開得成?就看它自己了。

更新一下,今天是 5 月 27 日,台灣進入 COVID-19 的混亂,這朵菊花終於在一個月後開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衝突的人性

有些事情,雖然說放在心裡會好一些,不過,這幾天下來,我對人性這東西有不同的體驗,為了避免情緒性用字,簡短的寫寫就好。 貪小便宜 並不清楚瀏覽這個Blog的族群(年鹷層/職業/居住地...etc.)分佈在哪,所以我要說的情況可能只有某些人能理解。 也許有人參加過某些政府舉辦的課程或會議,這些活動通常都是機關主辦,但委由外面的單位來辦活動,不論是半天或全天,多少都會有所謂的休息時間讓與會人員活動一下提神或上廁所,也可以讓台上的講者休息一下。通常,委辦的單位都會供一些小茶點或飲料讓與會人員及講者食用,主要目的是在於幫這些人提神。 不過我卻遇到一些奇特的狀況: 有次,我看見一個阿姨,她攔住了拿著盛滿點心茶盤的小姐,請服務人員稍等一下,接著,阿姨打開了手提袋,把大半的點心裝進自己的手提袋裡,當空了一半的茶盤再被放進教室時,阿姨又去拿了幾個茶盤上點心食用。 有次,某個課程的下課時間,第一次提供的即溶咖啡喝完了,與會者直接站到工作人員的服務桌前問:「還有沒有咖啡?我沒喝到。」還有人說「點心沒有了,我沒吃到。」另一個人,趁著工作人員在準備物品時, 順手 就拿走了還在排盤的點心,其他人也就有樣學樣的跟著做,甚至 主動 到工作區域裡翻動委辦單位的工作箱。 有次,我看到有幾個其他單位的人拿著杯子問工作人員:「這次你們怎麼沒有提供咖啡?所以人比較少囉?」 有次,某間辦公室的小姐經過會議室,拉住工作人員,問說:「請問你們這次有提供像上次一樣的咖啡嗎?」當工作人員表示沒有時,她一臉失望的離開。 當台上的主講者因辦活動而贈送禮品,主要目的在於鼓勵大家多接觸相關議題,所以禮品中有一本相關議題的書,而禮品的收受者在會後,悄悄的問工作人員:「有沒有其他禮品可以選擇?」 委辦單位為了鼓勵大家參與會議或想得到一些新的想法及回饋,所以提供了一些小小的,推廣用的禮品,但是要先填寫問卷才能拿禮品。總有人不繳回問卷就要拿禮品;也有人表示沒帶筆,只要拿了贈品筆就有筆可以填寫問卷;也有人說他家裡有兩個小孩,只拿一個回家會不公平;也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完全漠視工作人員的存在,拿了就跑。 要錯大家一起錯 有次,同事在會議現場請教台上某位講者(來自於評定公家機關網站的單位),是不是非中文母語者,在瀏覽網路時,都習慣主選單在上方? 這個講者的回答是超過90%的外國人都習慣主選單在 左 邊,而另一位某個英文報的業者也十分堅持這

〔HK〕第一批照片

在按下快門前多想一下,不過太久沒按快門,反而沒有好成品。 用AGFA Isola I拍的120相片,底片分別是Kodak Portra 400和Fujifilm Pro800Z,交給Lomography沖洗。昨天已先通知我下載了。 總覺得顏色有點奇怪,可是自己不是專業攝影師,自己技術不好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文章內容是相片:

關於花精的FAQ(4)--使用篇

這部份有十六個Q & A,內容很多,我想應該可以解決在使用花精上最常見的疑問。 花精是芳香療法嗎?是保養品嗎?是藥品嗎? 花精應該算是順勢療法的一種,可以外用也可以食用,不能說是保養品,因為沒有保養品用在皮膚上的直接效果,可以確定的是,花精並不是藥品也不含所謂藥品的效用,但它確實能藉由自花朵萃取出來的能量來平衡人心中的負面情緒。 花精買回家之後要怎麼使用? 通常買回家的花精我們被稱為Stock Bottle,裡面有濃度較高的酒精,所以只要放在陰涼處通常可以放很久,但是如果你的居住地方較悶熱,還是建議放在冰箱裡會比較恰當。平常我們在使用的被稱為Treatment Bottle,調配方式如下: 你要先有一個30ml的玻璃瓶,要有滴管,可以少於30ml,買回家後先用沸水煮5分鐘。注意滴管部位的塑膠不要放到熱水裡。 在已消毒過的30ml玻璃瓶中加入礦泉水或是乾淨的飲用水。 從每個花精的Stock bottle裡各取出兩滴花精加到這30ml的瓶子裡。 每天喝四次,每次取四滴,加入水或是飲料裡,或是直接滴四滴到嘴巴裡。 如果你要搭配急救花精的話,加入Treatment Bottle中的急救花精是四滴,其他的花精還是以每種兩滴為主。 我已經有使用其他的花精了,我可以混用巴哈花精嗎? 原則上是不建議。像是如果你本身已經有澳洲花精的急救花精,就不建議再混合巴哈花精的急救花精。 花精在調配上最多幾種?可不可以三十八種全用? 一般而言一瓶Treatment Bottle裡最多不超過六種花精,因為太多的花精可能會讓你看不清楚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可能短期內改善了某種情緒但長期而言是沒有改變的,也有可能會互相抑制。但因為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有些人可能只需要一種或兩種;有些人可能需要調配到七種或八種,甚至有些人需要三十八種全部,當我們真正的了解自己的情緒問題出在哪裡時,就知道適合的花精到底有哪些,再慢慢的排除掉不需要的花精。 用錯花精會不會有不良的影響? 不會,花精是很溫和的東西,簡單的就成份上而言,它就是水而已,頂多加上了白蘭地防腐,特別一些的說法是,花精多了自然界的能量。花精所改善的是我們的負面情緒或是較黑暗的性格,如果選擇了不適合的花精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影響。 如果我已經有其他品牌的急救花精,而且還有很多,我一定要再重新買巴哈急救花精嗎? 不用,選擇最適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