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用機會成本的概念去選擇自己的人生方式

在推特上看到這篇,很感慨。我不知要從哪裡說起。我不評論一個維權份子為什麼如此會對待一個女人,基本上,台灣也有不少同樣的案例,而且這幾年來還不時聽聞。感情的事,不是外人可以指指點點的,但對人施暴,就說不過去。

我記得2016年,我在台北第一次參與 APrIGF 。會議結束後,很興奮的和同事分享 APrIGF 裡對於平權的概念、為女性提升權力的理想。長官直接的問大家一個問題:「為什麼這些會議會主張讓女性投入經濟活動裡?」到現在還是沒有答案。

最近新聞上和偶像藝人離婚的李小姐用十分口語、平易近人的方式讓大家了解一個受高等教育、具有工作能力的知識份子,全心投入生育和家務的「機會成本」是多麼的高昂,但從沒有人去注意過這件事。像是洗衣機、洗碗機、掃地機器人⋯等工具,其實是在讓人可以跳脫「誰」必須從事家務的窠臼裡,而是讓家中的每個人都可以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在照顧自己或是專注於工作上的產出。在我想反駁男人取笑女人希望找家事服務業者來整理家裡是得了公主病時,男人回了我一句:「在妳家,誰做家事?」我很想說,這種男人都是涎著臉嘲笑別人有公主病的媽寶男。

必須感謝李小姐連日的文章喚醒了很多婦女們爭取自我權益的意識,我希望女性們請繼續努力,有女兒的家長們,請想想,你希望自己的女兒在日後是過著這種生活嗎?你希望自己才華洋溢的女兒能有自己的人生舞台,而不是當別人家的生育工具吧?

忘了是在2009還是2010年,我本想轉去讀諮商,所以先去補習班透過函授方式上課,雖然是函授,但最重點的諮商輔導是要回補習班看錄影的。有次看錄影,裡面的老師提到,她在家裡會有一個固定的時間點,有家事公司的人來幫她整理家務,而她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專心寫作、編教材。她如果把這份精力用在家務,她也許得花更多的時間完成家務,但就不會有那麼好的教材、那麼生動的教學,這個機會成本有多高?那是10多年前的事,台上的老師,她可以算是這個領域的權威了,她解釋完卻還要道歉。因為她的分享,我覺得女性應該是要能有權力選擇貢獻社會的方式,而不是花時間在家務和生育裡。

我們不要用平權的概念,用「個體經濟學」來看,台灣人最喜歡談 CP 值,最喜歡用成本/效益來評估事情。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以有經濟活動產出能力的成年人,叫他們去做不拿手的事情,要付出多大的機會成本?例如我不睡覺寫這些廢話,我已經很糟糕的健康只會更惡化,英文的報告也沒有寫完。我更不相信有多少男人會對被剝削的女性感同身受,男性們也只會感到更深的被剝奪感,還會來嗆我沒憑沒據沒考量文化差異。

既然是在談平權,所以不論任何性別,都是可以參與經濟活動,都是有產出,都能創造經濟的一份子,也許用經濟學的角度去看,就不會覺得沒有什麼公平與否、誰被誰剝奪的問題。但如果有男性要抗議中華文化、女權主義者對他們的壓迫,我也是不反對的。大家可以互換角色一下,每個人都很辛苦,如果你可以選擇降低機會成本,那麼也請你讓你的伴侶有權力選擇降低人生的機會成本,他/她也許在其他舞台更好,為什麼要浪費他/她的人生?

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有些人能力很好,選擇把家務當作自己的事業經營,用自己的能力和知識去管理一個家,更有聲有色,這是每個人的選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練習看公部門網站

2021.09.05 / 很多人來瀏覽這篇,這是 9 年前的文章,在採納許多人的建議後,國發會已經讓許多政府網站陸續更新,同時,我也離開「網站企劃」這個工作好一陣子。常常都是離開後再回頭看,會有更多感想,而且也比較不負面。如果你看到這篇或在搜尋引擎中看到這篇,請你也看看我在 9 年後寫的這篇文章: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當我實際與國外的團隊一起工作,從他們的需求來看台灣政府網站時,覺得台灣政府網站並沒有太差,進步的速度看起來有點慢,除了從業人員的求好心切外,也要考量改版後民眾可能找不到資訊的挫折感。就看新的文章吧!人不能一直活在過去。 台灣政府網站的改變 (2021年更新自己對政府網站的認知) 。

21個關於愛情的人生場景

唱作俱佳組演員(左至右):李宏鳴、李忠琪、江翊睿、史茵茵、德仔、陳品伶 劇名:I Love You, You are Perfect, Now Change(簡稱: LPC ) 售票資訊: 兩廳院售票系統 地點: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地址:台北市敦化北路120巷50號B1 地圖 票價:$750/$1,500(兩廳院會員打九折,學生憑證打八折) 嵐創作體: 官方網站 | 部落格 很愛「聽」音樂劇,因會經濟因素很少看國內的表演,都是買CD回來聽,自從去年看了嵐創的拜訪森林後,就很希望每年至少看一場國內的表演。還記得去看《 拜訪森林 》後心情的激動,淡水本來就很美,北藝大的校園及夜景也很美,音樂和演員都很棒,唯一的缺點是離舞台好遠。雖然驚豔於國內也可以聽到這麼美妙的英文音樂劇,但好像少了些什麼。 今年嵐創作體有兩齣劇,原以為錯過了,還好今年還有這麼一部,剛好雨漣在找團購,我們就決定去囉!偉展很希望在北藝大,不過這次在台北的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要趕去其他地方會近一些。 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把二十一段愛情場景全部演完,從神創造男女的開始,男女之間的情感從生澀的戀情、花樣年華的戀情、拉警報的求愛、追求婚姻、妥協、婚禮、婚姻與家庭的經營及在幾十年後夫妻之間是否還存有當初的悸動,就在這些場景裡全部演出。 這部戲在國外演了十二年,感覺起來,人類的戀情模式在這十二年中沒有太大的改變,儘管男女之間的距離從表面上看起來愈來愈少,甚至女性從以往的被動轉為主動或主導戀情,但總是像劇中所演出的一樣,男女之間的關係一直都沒有改變-其實女性心底還是希望自己是被動、被呵護、被了解的那一方。 整個劇中讓我印象深刻的總共有三段,在開始之初的Tear Jerk,這是讓我會心一笑的片段。那次看完《最遙遠的距離》,雨漣、阿PO和我三個人在聊天,我說偉展因為工作的關係,如果看比較文藝的電影,他會睡著,所以我會自己去看試映會,偶爾我們會租一些比較輕鬆的劇情片或喜劇片一起看。其實我們第一次一起看電影,是看他送我的《The Big Blue》DVD,在片尾我們兩個人一起流淚,我一直沒有問他為什麼。昨天晚餐時我就問他了:「為什麼那個時候你會流眼淚啊?不會是想睡覺,眼睛流淚吧?還是被劇中兩個潛水員的友情感動了?」他本想不理我的,最後他說:「才不是感動,是覺得男主角的結局太悽慘了。」 於是我告訴他美國版的Happy End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會議中關於資料自決權的討論

這一週是 聯合國電子商務週 的會議,主題是Data and Digitalization for Development。時間是4月25日至29日,這次是混合型會議,實際地點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但就算是線上會議,在亞太地區的時區(台灣是 UTC+8)也是下午四點開始到晚上十二點,要跟會議其實是蠻累的。也不建議再回頭看錄影,因為會浪費更多時間,加上聯合國電子商務週的討論很多都是高度理想化的。 外交基金會(Diplo Foundation)每天會替大家整理相關的重點,可以參考他們的 頁面 ,也提醒大家可以參考: Promotion of trustworthy data spaces and digital self-determination 。就不需要那麼累去跟會議。不過昨天有一場討論是關於「資料自決權」(Data self-determination),這在台灣比較少被討論,多數的討論會停留在「資料主權」(Data Sovereignty)和「資料在地化」(Data Localization)。 不討論「資料自決權」的原因很多,企業不會希望政府做出規定,政府可能也擔心如果人民討論起資料自決權,在法治教育不是那麼足夠的社會,會在行政上出現很多麻煩。歐盟的資料保護法GDPR,大多數人會想到GDPR第17條的被遺忘權,但其實很少人再進一步想關於資料自決權。 國際網路競爭網絡(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Network ,ICN)和英國競爭和市場管理局(CMA)都有發現這點,網路企業會因為網路效應、規模經濟,用一些手段提高消費者的轉換成本、學習成本,讓消費者必須被綁在自己的服務平台上,例如,穿戴式裝置,各位手上的智慧手錶。Fitbit 的使用者如果想要更換其他品牌的智慧手錶,可否把資料從 Fitbit攜出,和 Garmin 或是 Huawei、Samsung、Apple watch 上使用?很難,非常難用。這樣的議題大家可能會想到歐盟最近通過的數位市場法(Digital Market Act,簡稱 DMA)、數位服務法(Digital Service Act,簡稱 DSA)主要還是限制平台的行為、資料的使用,若是關於資料的治理政策還要自歐盟要達成的目標、還有其資料治理相關的法規,如歐洲議會在今年4月所通過的 Data Governance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