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從2022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主題觀察疫後全球網路治理議題趨勢

照片:2020年2月拍攝的衣索匹亞阿迪斯阿貝巴機場

自2017年起參與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 (以下簡稱IGF)「國家、區域倡議組織工作群組」(National Regional Initiatives Working Groups,簡稱NRIs)平時所舉行的網路會議。在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期間,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也分別在 2020年舉辦線上會議、2021年在波蘭卡托維茲辦理實體與網路同步的混合型會議,因網路會議工具的普遍及便利性,有興趣者皆可以藉由網路視訊平台、網路社群平台參與。

2022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主題投票結果

2月23日至25日為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進行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第一次公開會議 [1] 。在23日的全球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會議除了討論本年度網路治理論壇工作時程及各討論群組之間的議題及2011年會議的改善建設,IGF秘書處也公布了在今年1月14日至2月14日對全球所進行的網路治理論壇主題調查的結果。

在參與投票的全球191個利害關係團體組織中,投票者有39%來自於公民社群,技術社群占投票數28%,私部門占20%,政府部門占9%,國際間政府組織占4%。整合投票者所送出的524個主題,整合出1140個議題中,今年全球網路治理倡議社群所關注的前三個主題分別是:網路安全與信任、新興科技和創新、全球通用和有意義的連結 [2]

「網路安全與信任」(Cybersecurity and Trust)一直是全球網路社群關注的主題,自筆者參與的2017年起,網路安全一直受到全球網路治理社群所關注,在每年的全球提案中,都是各年度的重要主題,今年度關於提供兒少安全的線上環境,是最受關注的議題,其次分別為網路攻擊和衝突、網路安全演練、信任和可信度的措施與衡量、立法和監管議題,都占議題投票數的10%以上。

在「新興科技和創新」(Emerging Technologies and Innovation)主題下的各種議題裡,今年度最受到關注的則是人工智慧、物聯網、智慧城市,而5G和熱門的加密貨幣在今年度受到關注的程度較低。在2017年於日內瓦舉辦時有7場區塊鏈應用討論的工作坊,2018年於法國巴黎舉辦的年度會議時有13場關於區塊鏈技術的工作坊,之後由於加密貨幣社群本身較少參與網路治理論壇社群的討論,加上全球政府陸續立法嚴格監管加密貨幣與數位資產,分散式帳本區塊鏈技術在今年的得票數更低。

在「全球通用和有意義的連結」(Universal Access and Meaningful Connectivity)主題裡,較受關注的議題分別是取用(網路)和連結、能力發展、親和力、線上教育、邊緣化及弱勢族群⋯等,由於連續兩年都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如何讓每個人都能連結上網路成了重要的議題,除了遠距工作、視訊會議讓每個人都需要可負擔且足夠頻寬的網路外,學童因為需要在家透過線上教育學習卻缺乏足夠的設備與足夠品質的網路,或是因為該國家的連網費用較高,造成學童權益受損,也是持續關注的議題。

在今年度的主題調查裡,在前述的3個主題後,是「資料治理」。由於「資料」已被視為重要的資產。在議題投票的結果中,資料隱私和保護為投票者最為關注的議題,其次為跨國資料傳輸、資料服務和大數據。從國際立法監管的角度來看,2021年的G7會議中,G7成員國將討論制訂跨國傳輸資料的架構 [3],歐盟執委會也在本年度2月23日公布了「資料法案」(Data Act)[4] 以使2020年11月所提出的「資料治理法案」(Data Governance Act)[5] 則更為完善,明確的訂出哪些人可以使用歐盟各經濟部門所產生的資料以創造價值,同時闡明了連網設備所產生的資料不應該單獨立法保護,則是涵蓋於其中,以確保資料可以被使用。

自秘書處的統計中,可以了解投票者多以公民社群的身份投票,表達的是以自己或社群的意見為主,所以可以自此觀察網路使用者對於網路安全、如何信任網路的憂慮其實都出現在中各主題中。

與2021年聯合國IGF主題投票結果相較

與2021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會議主題投票相較,2021年全球仍受到疫情影響,雖然已在討論疫後的發展,但多數參與者仍關注全球通用與有意義的連結議題,尤其是在聯合國秘書處秘書長所提到的《我們的共同議程》與《數位合作藍圖》皆提到希望全球都能連線上網,所以除了受到疫情影響無法上網的情況外,還有較低程度開發國家、全球南方國家的網路連線及參與,都是2021年所關注的議題,其次則是網路安全,第三則是新興科技。

到了2022年,自全球網路治理主題投票的結果中可以觀察到,全球網路治理社群已將關注焦點放在疫情後的發展,主題的順序也回到網路安全及信任為第一順位,其次是新興科技與創新,第三則是「全球通用和有意義的連結」。由於亞太地區的東加王國在年初時受到火山爆發的影響,除了海底電纜登陸站在第一時間被海嘯淹沒、海底電纜受到毀損外,平時仰賴的衛星通訊在此時也因為火山灰的影響而無較好的連線品質,造成網際網路與行動通訊中斷,相信相關的議題還會持續在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與全球網路治理倡議社群中討論。

2022年聯合國IGF會議相關時程

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第二次及第三次公開會議預計分別在今年的6月與9月舉辦,除了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公開會議及其他各工作小組的會議外,今年度也成立由相關利害關係團體、國際間政府組織、歷年與今年曾主辦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的國家和未來的主辦國家代表、現任和歷任的IGF多方利害關係人諮詢小組主席,將選出32人組成「IGF專家小組」,並將在3月31日至4月1日於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進行「IGF專家小組會議」(Expert Group Meeting)[6],將針對如何改進整體IGF的形式與改革,同時針對擴大多樣化參與IGF的流程與IGF秘書處的營運進行相關的組織討論。

2022年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將於第四季時,在衣索匹亞的阿廸斯阿貝巴舉辦實體與線上同步的混合型會議,這也是自2011年在肯亞奈洛比舉辦後,相隔11年再度踏上非洲大陸舉辦網路治理論壇年會,相信也是十分重要的里程碑。

註:


本文於 2 月 24 日刊登於 TWNIC Blog :從2022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主題觀察疫後全球網路治理議題趨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 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 導演:Arturo Ripstein 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 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 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 「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 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 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 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

為什麼我支持《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在經歷許多次反抗台灣政府所立的網路相關法案後,我其實沒想過除了《數位通傳法》草案外,我還會再支持另一部法律草案,雖然 《數位通傳法》草案還壓在某處,但如果有人讀過《數位通傳法》的草案,再讀這部《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就會知道這部草案的重要性,而且也可以顯示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成熟度,更重要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引入國際網路治理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法律草案,而且是用在正確的地方。 有興趣想知道我在讀法條時的筆記和當下的感想,可以看我這則  Tweet 。這篇不使用逐條讀法條的方式來寫,因為那會讓人昏昏欲睡,我也不去比對歐盟《數位服務法》,因為我在讀《數位服務法》草案時,該草案特別強調是加強歐盟 E-Commerce Directive  ,而不是取代它,而且更多著重在預防盜版、仿冒,保護消費者的法案。所以當有輿論提到參考自《數位服務法》的《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限縮言論自由時,我其實是一頭問號的,但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時間讀《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這篇文章出自於我的個人經驗和閱讀法案的心得,與擔任的職務無關。 如果最近注意一下網路的資訊,有幾件事該注意一下: 有許多人在社群平台,如Facebook或是其他網路看到一些廣告,而這些廣告可能是要你支持台灣農產品、台灣製的產品,結果你收到時,上面還寫著簡體字,通常這是所謂的一頁式廣告詐騙,而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在 2019 年時就有新聞稿在警告「 一頁式廣告詐騙多 小心查證保障多 」,之後像公視或是其他單位都有相關的活動在提醒大家小心這類廣告。但目前這些廣告其實多數不易處理,因為不容易取證、保留證據,等到追查到時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有不少親密照片與影片在情侶分手後,被報復性的上傳到情色網站或透過即時通訊傳到親友的帳號裡,或是被洩露個資,遭到公開的霸凌。 之前有一個專題:「 青春煉獄: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光是讀完這個專題報導我就覺得受傷。 有人使用 Deep Fake 把台灣名人的臉部照片合成至色情影片再上傳至色情影片平台,今年 7 月才被判刑。 還有許多創作者藉由網路分享作品時,被人盜用,甚至有國外的使用者修改台灣人的作品去參與比賽還獲獎。 有一次打電話問某個部會,如果消費者在國外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但資料被外洩怎麼辦?雖然政府願意協助,但衡量至國外打官司的時間和成本,就會讓人卻步。 有些行為在現實世界裡有法可管,例如《兒童與

5天的聯合國 IGF2022 會議速記

這張照片是在疫情開始的那年,2019 年 2 月,我要前往迦納,在衣索比亞機場轉機時所拍下的日出。在疫情結束後,聯合國在 2021年宣布第 17 屆的網路治理論壇在衣索比亞的 Addis Ababa舉辦,也是一個巧合吧! 2021年時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UN IGF)在在波蘭舉辦,當時不少人在好不容易解封後飛往波蘭。今年則是在相隔 17 年後回到非洲大陸的衣索比亞,並且參考當時在波蘭的格式,除了實體會議外,也有線上會議室。 一些背景資訊 今年的舉辦日期自 11 月28日至 12 月 2 日, Addis Ababa 與台灣的時差約 5 個小時。今年的大會 主題 是大家很常在台灣媒體聽到的「Resilient Internet for a shared sustainable and common future」並分為 5 個主題: Connecting All People and Safeguarding Human Rights  Avoiding Internet Fragmentation  Governing Data and Protecting Privacy  Enabling Safety, Security and Accountability Addressing Advanced Technologies, including AI  如果有興趣了解這些題目怎麼產生的,又不想讀英文,可以參考我另一篇文章:「 從2022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主題觀察疫後全球網路治理議題趨勢 」了解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各個主題形成的過程和複雜性。 大會所提供的資訊 這張畫面是閉幕典禮後,由官方放在大螢幕上的參與資訊,從每位致詞講者所提到的,可以得知今年超過 300 個議程在這 5 天內進行,並有 4,000 人報名參與。從 網站上 也可以看到更仔細的引導。 今年的個人觀察 也許從 2017 年開始參與 UN IGF 至今,加上慢慢熟悉裡面的機制、縮寫和不同領域的術言,對我而言今年的內容很精彩,而且參與的角色非常的具多樣性。 自去年時就開始感受到各國政府對於網路的介入已經不是像以往用資料保護法或資安法相關的法令來介入,而是透過各種法遵要求各企業配合,像是歐盟的GDPR、DMA和DSA;也陸續讀到很多國家的競爭法主管機關會調查網路平臺、科技公司、衛星公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