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網路治理論壇讓我看到的事

網路治理論壇有個特別的地方,因為它涵蓋的議題很廣,所以相對解釋的時間也多,如同其他專業領域一樣,若不是長時間參與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內去了解對方在說什麼。

然而,網路治理論壇就是一個把所有人,從網路的末端使用者,到技術專家、研究學者、政府人員聚集在一起的地方,也是一個突破舒適圈的地方,在這個平台,你要把平時掛在嘴邊的術語讓不同領域的人了解,而且不能讓對方誤會。我最常舉的例子,就是有次在一份文件裡看到「Big Four」,作者指的是Facebook (現在的 Meta)、Amazon、Netflix、Google,科技領域的人、股票投資者在前段時間裡常掛在口中的「FANG」,但同時我也想到了四大會計事務所:KPMG、PwC、Deloitte、EY。不同領域的人有不同的專業術語,就像國際貿易裡有許多保險縮寫:CIF(Cost, Insurance, and Freight )、FOB (Free on Board)。在網路治理論壇裡,你會遇到大量的縮寫,因為有些字真的太長,而且你也會遇到很多人自創的縮寫,像是台灣的年輕人們會把台北車站說成「北車」、西裝外套說成「西外」一樣。

有一陣子疲於參與各種論壇的會議,很簡單的說,要弄懂縮寫不難、要弄懂法案就是花時間去讀和向長官請教,但這論壇愈來愈不具有包容性,甚至排他性愈來愈強,大概是我這兩年在網路治理論壇裡比較錯愕的地方。技術專家們的自恃甚高,對於初入門者、不同領域的人的排擠很明顯,甚至刻意的想要把技術、網路基礎架構的部份獨立的與其他議題分開,也有技術專家認為網路治理的領域裡,應該由技術專家為領導,再來聽其他團體的聲音;也會聽到有技術團體的人不願參與網路治理論壇的討論;而有些人權團體也不願意參與技術社群的會議,有人直接就媒體上指責 ICANN 會議的參與者、決策者太白、太歐美,也有人指責網路治理論壇裡充斥著不知所云的人權分子與恃才傲物的研究學者。

以一個非技術人員也非人權團體的角度來看,我只覺得愈來愈多的討論是傾向同溫層的聊天,就算是跨領域的專家也大多是各說各話,很多題目是為了參與會議而設,而不是真實的反應與討論問題——儘管是把實際的問題拿出來討論,現場的參與者也只能算是倡議者,而無法動搖政府決策或是商業團體的聯盟。但相反的,商業團體的的聯合行為,政府是有法可管,而且非常明確的是基於保護消費者權利所設,當商業公司在討論併購並自認為做的是對上下游有利的事時,政府部門會去算出實際的面向,而不是隨便說說而已。那民眾的力量,則是反應出聲音,讓政府人員知道,哪些商業公司的決策是會傷害消費者權益、傷害利害關係人。

然而,最好討論平台就是網路治理論壇。

去年上完外交基金會(DiploFoundation)的科學外交(Science Diplomacy)課程時,我都會想想,自己在這門課裡學到了什麼?有一堂課裡,我們討論到,「以證據為基礎的科學外交,培養人民擁有科學素養」,是十分重要的事。這個想法是可以應用在網路治理討論查核不實資訊。科學講究的是實事求是,而這樣的精神,就是網路治理常談的媒體素養之一,使用者要能查證、辨識資訊來源,這樣就可以減少被不實資訊傷害的機會與受傷的程度。外交基金會給予每個人的訓練之一,就是辨識資訊來源,學員的論文作業裡引用的文章、文章的來源,都要附在文件裡,引用的來源也是評分標準之一。不斷的訓練裡,學員就會感受到哪些媒體是具可信度、哪些內容看看笑笑就好。你不會在一份外交文件裡引用內容農場的文章,也不會在一份談論網路普及的論文裡放上某位商業人士在抽了大麻後的迷矇眼神。

我還記得自己在2016年進入網路治理領域裡的熱情與不得其門而入的無助,然而從2018年開始參與外交基金會編排的具系統性的課程後,減輕了那份來自於非技術人員的自卑,尤其以下這段影片,讓我的感觸最深。

希望能先看完這支1分30秒左右的影片,再繼續閱讀下去。

參與網路治理論壇的人可能都是來自己該國、某個領域的專家,但在論壇裡,與一般的使用者一樣,幾乎都是從「零」開始。在某個領域所鑽研的愈深,可能愈無法忍受一般使用者的囁嚅,說這群人無病呻吟,但其實就是一般使用者找出問題,並創造商業利益,讓公司有利潤可以繼續營運。

我在APRICOT 2018見到 Geoff Huston 時,短暫的交談裡,他認為是科技造就經濟活動,沒有科技就不會有經濟行為。所以偶爾會在他的某些文章裡,看到他引用大量的經濟學理論。有次與長官在計程車上談話,他談到經濟學的基礎是個體,一個人、一個家計單位、一間公司、一個國家,就是個體。以我記憶裡的個體經濟學談供給與需求,只有供需相等時(理想上),才會進一步去談生產者剩餘、消費者剩餘和社會福利。如果有新技術而沒有需求,其實也就不會有經濟產生;有消費者需求但沒有生產者供給(技術)也沒有用。當然,在某些技術創新者的認知裡,消費者並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所以才有行銷。在網路治理論壇裡,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只有技術獨裁者才會覺得法學與技術是唯一值得討論的,那出來的東西大概就與早年的台灣政府網站一樣,只有這群人覺得好用,卻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我稱之為技術者的傲慢,就如同別人指著受高等教育的人說,那是知識分子的傲慢一樣。

在 Ginger 的影片裡,就會理解到每個人都可以在網路治理論壇裡發言,因為網路就是一個工具,只是每個人使用它的目的、行為不同,為了要能在同一個平台可以溝通,就需要有共同的語言。透過教育,每個人都會找到共同的語言來交流、溝通,而不是互相爭奪話語權。

也因為這支影片,我回想自 2018 到 2021 年之間參與外交基金會的課程與訓練,他們就是把網路治理論壇作為外交的平台之一,如果自外交的角度來看,其實技術成份比例不高,但經濟、文化、網路政策、媒體傳播,都會在課程的範圍裡,也會鼓勵每個學員講出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思考模式,不同於台灣學界會去在意發言者的背景、師承於誰這種與網路治理無關的八股思維。

當人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斷標準與看事情的角度時,就不會言之無物,也會比較自信與在,不會在一場討論裡只會喊社群平台侵犯人權、政府侵害人權這種口號,而是進一步去討論如何讓使用者可以帶著資料在不同平台間使用,不僅創造商業利益,促進新平台的出現並利益使用者找尋更符合自己需求的平台,而不是不得不的被迫使用一個平台;也不會一直說人工智慧會提高失業率、侵犯人權這種沒有根據的話,而是會去討論如何讓人工智慧來協助政府部門的工作、提高工作效率、創造共同的利益,例如,圍標會損害公共利益,丹麥就有資料科學家透過演算法分析政府標案並預防未來可能發生圍標(Collusion Detection In Public Procurement Using Computational Methods),或是討論如何運用科技來加速執法的效率。可以進一步像歐盟議會的議員,透過線上會議和大家討論如何避免這些執法有侵害隱私、損害言論自由、程式誤判的情況,而不是只在街頭、社群平台喊著:侵害人權。

我自己覺得,網路治理論壇好玩的地方在觀察人的行為。尤其是看到某些人在自己的舒適圈裡可能被拱著、呵護著(我曾在一次的網路治理論壇裡看到講者的後面跟著4、5個他們自己國家的人),但在這個平台上,你可能只是一個「Nobody」,特別是你無法準確表達出進一步的內容,只能看著別人流利的說著媒體標題而造成台下歡聲雷動時,那種心理落差和反應、現場所有人的表情與行為,其實是個很值得作為心理學和行為學的觀察場域。

這也是為什麼有不少團體在呼籲要積極教育其他參與者的原因之一。

透過教育,是讓你言之有物,其次是避免你跳出舒適圈遭受的打擊太大,儘管已經有不少人陪著你,在開始時讓你覺得你是被呵護的,但你在舒適圈裡的地位愈高,通常也會摔得更痛,也不用期待別人會幫你,因為當一個人只會抱怨與囁嚅時,沒有人能幫忙。最後,當你有自己的想法時,就會進一步去衡量發言者說話的背後利害關係,以台灣來說,當這個人發表自己的看法時,你可能要想想他的發言為他自己、他的組織團體將帶來什麼樣的利益,是有更多政府案子可以做?還是想樹立自己在這個圈子裡的形象。所以也不需要人云亦云,用這個領域裡的人常說的一句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Agenda」。

感謝外交基會讓我參與了科學外交的課程,所有參與課程的講師與學員都寫了一篇文章,科學外交在自己工作領域的影響,我的文章:Science Diplomacy and Internet Governance。大家的文章集結為文件:Science diplomacy capacity development: Reflections on Diplo’s 2021 course and the road ahead

我也感謝我自己從2018年開始,自己存錢、付錢參與外交基金會的網路治理課程,跳出舒適圈的代價不小,但我覺得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算值得。嗯,這是題外話,Ginger 的課是我修網路治理課程裡,分數最低的,因為我真的不懂外交。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電影筆記]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

片名: 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 導演:Arturo Ripstein 演員:Marisa Paredes、Fernando Lujan、Salma Hayck 等待是一件痛苦的事,對老年人猶是如此。我們常常在等待一件事,等著長大、等著畢業、等著有個完美的家庭、等著死亡…。有時等待的結果是甘美的,但往往等待的結果常出人意料之外。 這部片子是絕色影展8的電影,改編自馬奎斯的同名小說「沒人寫信給上校」。 在看這部影片時,只要影片中出現雨景或是談到鬥雞就會有種錯覺,會想起「百年孤寂」裡那場下了三年的大雨,把馬康多都下毀了,會想起易家蘭和老邦迪亞就是因為鬥雞,而必須離開原本的住處,移居至馬康多,開創一個空虛的繁華。 「鬥雞」彷彿是罪惡的淵源,在這部電影裡,「鬥雞」讓上校失去了兒子;在書裡,「鬥雞」讓新婚的老邦迪亞殺了亞奎拉,不得不和易家蘭離開原本的村莊。 再仔細想想,其實都是因為「女人」。上校的兒子是為了馬戲團裡的女子而參與鬥雞,卻被人殺死,讓上校和上校的妻子孤苦無依,每天只能等待那筆被承諾的退休金;老邦迪亞因為鬥雞比賽勝了亞奎拉,卻被嘲笑性能力,無法讓易家蘭懷孕(其實是易家蘭害怕生下帶有豬尾巴的小孩而不願意和老邦迪亞行房),而殺了亞奎拉。女人和鬥雞彷彿是所有悲傷的來源一樣。 上校每逢星期五就會穿戴整齊到河邊去等待那封通知信,和他同年的老人應該是快樂的含貽弄孫吧?但是兒子意外過世後,他無法和同齡的老人一樣,等著孩子結婚生子,年紀如此蒼老的他只能等待死亡,也許那封遲遲不來的通知書是維持他活著的一個理由,那隻害他兒子死亡的鬥雞,可能是他懷念兒子的慰藉。在電影裡,我看著一個老人二十年來每天起來都要面對老婆的嘮叨,我不知道片中的她對那隻鬥雞到底是充滿了恨或是含有其他的情感,但能確定的,她和所有兒子的媽媽一樣,怨恨著兒子有了女友(這個女友還讓她的兒子沒了命),擔心已故兒子的女友要來搭訕她的丈夫,怨恨著他的丈夫讓她在如此貧困的生活,她曾經可是個眾所皆知的大美女,卻過著下一餐不知在哪的生活。寫到這,我想到百年孤寂裡的卡碧娥。 卡碧娥是在一個謊言裡長大的女孩,受著貴族般的教育,生活裡儘是貴族的禮節,但在她成長的家庭裡,每天靠著編葬禮花圈、喝稀薄的巧克力水維生。當她參加選美比賽獲得冠軍時,又被席甘多帶到馬康多,過著一般家庭主婦的生活,還用病態

為什麼我支持《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

在經歷許多次反抗台灣政府所立的網路相關法案後,我其實沒想過除了《數位通傳法》草案外,我還會再支持另一部法律草案,雖然 《數位通傳法》草案還壓在某處,但如果有人讀過《數位通傳法》的草案,再讀這部《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就會知道這部草案的重要性,而且也可以顯示台灣網路使用者的成熟度,更重要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引入國際網路治理多方利害關係人機制的法律草案,而且是用在正確的地方。 有興趣想知道我在讀法條時的筆記和當下的感想,可以看我這則  Tweet 。這篇不使用逐條讀法條的方式來寫,因為那會讓人昏昏欲睡,我也不去比對歐盟《數位服務法》,因為我在讀《數位服務法》草案時,該草案特別強調是加強歐盟 E-Commerce Directive  ,而不是取代它,而且更多著重在預防盜版、仿冒,保護消費者的法案。所以當有輿論提到參考自《數位服務法》的《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限縮言論自由時,我其實是一頭問號的,但一直到今天我才有時間讀《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這篇文章出自於我的個人經驗和閱讀法案的心得,與擔任的職務無關。 如果最近注意一下網路的資訊,有幾件事該注意一下: 有許多人在社群平台,如Facebook或是其他網路看到一些廣告,而這些廣告可能是要你支持台灣農產品、台灣製的產品,結果你收到時,上面還寫著簡體字,通常這是所謂的一頁式廣告詐騙,而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在 2019 年時就有新聞稿在警告「 一頁式廣告詐騙多 小心查證保障多 」,之後像公視或是其他單位都有相關的活動在提醒大家小心這類廣告。但目前這些廣告其實多數不易處理,因為不容易取證、保留證據,等到追查到時已經找不到對方了。 有不少親密照片與影片在情侶分手後,被報復性的上傳到情色網站或透過即時通訊傳到親友的帳號裡,或是被洩露個資,遭到公開的霸凌。 之前有一個專題:「 青春煉獄:網路獵騙性私密影像事件簿 」,光是讀完這個專題報導我就覺得受傷。 有人使用 Deep Fake 把台灣名人的臉部照片合成至色情影片再上傳至色情影片平台,今年 7 月才被判刑。 還有許多創作者藉由網路分享作品時,被人盜用,甚至有國外的使用者修改台灣人的作品去參與比賽還獲獎。 有一次打電話問某個部會,如果消費者在國外電子商務平台買東西,但資料被外洩怎麼辦?雖然政府願意協助,但衡量至國外打官司的時間和成本,就會讓人卻步。 有些行為在現實世界裡有法可管,例如《兒童與

5天的聯合國 IGF2022 會議速記

這張照片是在疫情開始的那年,2019 年 2 月,我要前往迦納,在衣索比亞機場轉機時所拍下的日出。在疫情結束後,聯合國在 2021年宣布第 17 屆的網路治理論壇在衣索比亞的 Addis Ababa舉辦,也是一個巧合吧! 2021年時的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以下簡稱 UN IGF)在在波蘭舉辦,當時不少人在好不容易解封後飛往波蘭。今年則是在相隔 17 年後回到非洲大陸的衣索比亞,並且參考當時在波蘭的格式,除了實體會議外,也有線上會議室。 一些背景資訊 今年的舉辦日期自 11 月28日至 12 月 2 日, Addis Ababa 與台灣的時差約 5 個小時。今年的大會 主題 是大家很常在台灣媒體聽到的「Resilient Internet for a shared sustainable and common future」並分為 5 個主題: Connecting All People and Safeguarding Human Rights  Avoiding Internet Fragmentation  Governing Data and Protecting Privacy  Enabling Safety, Security and Accountability Addressing Advanced Technologies, including AI  如果有興趣了解這些題目怎麼產生的,又不想讀英文,可以參考我另一篇文章:「 從2022年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主題觀察疫後全球網路治理議題趨勢 」了解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各個主題形成的過程和複雜性。 大會所提供的資訊 這張畫面是閉幕典禮後,由官方放在大螢幕上的參與資訊,從每位致詞講者所提到的,可以得知今年超過 300 個議程在這 5 天內進行,並有 4,000 人報名參與。從 網站上 也可以看到更仔細的引導。 今年的個人觀察 也許從 2017 年開始參與 UN IGF 至今,加上慢慢熟悉裡面的機制、縮寫和不同領域的術言,對我而言今年的內容很精彩,而且參與的角色非常的具多樣性。 自去年時就開始感受到各國政府對於網路的介入已經不是像以往用資料保護法或資安法相關的法令來介入,而是透過各種法遵要求各企業配合,像是歐盟的GDPR、DMA和DSA;也陸續讀到很多國家的競爭法主管機關會調查網路平臺、科技公司、衛星公司、遠